刚刚更新: 〔那年夏天风很轻〕〔重生嫡女之药妃天〕〔苏酒娘〕〔仲夏夜的秘密〕〔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九指剑圣〕〔医妃攻略〕〔龙王楚炎〕〔妖孽龙皇在都市〕〔安好的小世界〕〔世纪第一宠婚:吻〕〔都市完美男神系统〕〔快穿:我只想种田〕〔逆天双宝:拐来顾〕〔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快穿之妲己的任务〕〔暴力甜妻:帝少不〕〔后宅里的漫画家〕〔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我要大宝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零二章 兵进蕲州
    中和二年四月初十,当薛洋的命令传到舒州的第一时间,早就准备待命的陆明和盛宏烨的水师船队当即启程,从碗口城、望江等码头出发,趁着春水泛滥、大江水路顺畅的时候溯江而上,越过大别山余脉的阻隔,骤然出现在蕲州境内江段。

    盛宏烨的水师船队虽然只有两艘新下水的福船,但是浩浩荡荡二十多艘战船加上后续络绎不绝排成两条长长的队形的商船队却让大江南岸距离蕲州只有一水之隔的江州如临大敌。水师战船护航,商船队载着陆明的第三都用了一日一夜时间就直接冲入蕲口,然后沿着蕲水逆流而上直奔府城蕲州。

    在掩护第三都登岸之后,盛宏烨的水师第三都在蕲州江段日夜巡航不止,防备已经窜入彭泽身处的李家添一行。

    陆明的第三都在蕲州登岸,让蕲州刺史喜出望外,七千大军开到城外,等于是让他瞬间有了底气,所以当即在刺史府摆开宴会,除了给陆明等淮南军将领接风洗尘,更重要的是要将蕲州地方府兵、江防军等势力震慑住,维持住蕲州内部的平稳。

    只不过这种办法却让陆明摇了摇头,按照陆翊给他下达的具体命令,他的第三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彻底拿下蕲州,以此为根基,为下一步淮南军进入蕲黄提供跳板。所以在当天的宴会上,陆明直截了当的宣布了淮南观察使薛洋的命令,告知蕲州本地军兵必须按照淮南军的制式进行整编,并且地方府兵和江防军等建制从即日起全部取消,各军整编之后纳入到淮南军体制之内,军内各级将领必须通过淮南观察使府军政部的任命才可入营领兵,违令者一律当做叛军对待。

    这种强硬之极的态度让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来之前他们这些地方团练、府兵和江防军将领虽然对于淮南观察使府派兵前来有些心理准备,但是本着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心态觉得对方还会对自己以安抚为主。所以虽然对于第三都的强盛军容感到害怕,但是却没有料到出现这种情况。

    乱世之中兵权为大,陆明的这种办法随即就被这些人全部拒绝,而且在陆明的步步紧逼之下,这些人在随后的几天时间内迅速达成了妥协,决定齐心合力对抗陆明和淮南军。

    而身在其中原本想借第三都平衡内部矛盾维持自己的刺史大权的周恒也开始不愿意和陆明合作,原本应该移交的军粮也被扣留。

    “孟昭图来了吗?”这些情况陆明却不屑一顾,反倒是在见到陈武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催促问孟昭图有没有跟来。自从上次向杰将孟昭图从西川带到舒州之后,这位左拾遗是将舒州新政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了解了一个透彻之后才答应在薛洋手下任职。这一次让他前来蕲州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周恒不配合的情况之下,有人能够迅速接管当地的政务。

    “他明天一准到,放心好了。”陈武点了点头道:“另外蕲黄等地的商家我也联络了不少,加上你们兄弟四人在黄州等地的影响力,只要蕲州能被你拿下,这些家族必会迅速倒戈,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不会耽误大事的。”陈武说的大事不外乎自己这些人都是外地人,贸然依仗强大的军力将本地军政官员全部换掉容易引起民间反弹,从而让蕲州内部产生不稳。这也是薛洋在向冲的第一都就驻扎在舒州的情况下依旧要抽调陆明和何兵这两个蕲黄本地将领领军前来的原因。

    “既然如此,今夜我率军入城,你们十三司做好接应,协助我第三都先将府城拿下。”陆明点了点头道:“按照商船队的行程,何兵这小子的第十七都后天才能到,所以第三都只有明天一天时间镇压城内势力。”

    “我已经让十三司暗卫抽调了足够的人手,等到孟昭图接管政务之后协助他,到时你放手出城打仗便是,我来坐镇府城,压制内乱。”陈武的话让陆明放下了心思。当天夜里在十三司从内部放下跳桥之后,蕲州城在猝不及防之中被夺了城关。城内属于刺史府直接统辖的厢兵虽然竭力抵抗,但是却根本就挡不住如狼似虎的第三都士兵的冲击,区区半个时辰的时间,陆明就已经冲到了刺史府门口。

    周恒在此前的战斗中被第三都将士生俘,在陆明见到他的时候是披头散发,身上还带着丝丝的血迹,想来是经过一番拼斗,力竭之后被抓到的。

    “陆将军,本官向观察使求援让尔等前来蕲州,不是来攻城略地夺我城池的。你纵兵攻占蕲州府城,造成诸多杀孽,我要向薛郎君控告你。”周恒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陆明,嘴里面不断的怒吼。

    “既然你想去扬州,也好,我找人送你去。”陆明对他的咆哮不屑一顾,冷笑道:“蕲州本就是我淮南道之内的州郡,却胆敢对淮南观察使府的命令视若罔闻,本将还没问你的罪过呢,居然还敢倒打一耙。周恒,你记住,你的那点心思不要以为别人不清楚,淮南军政统一势在必行,任何人敢逆潮流而动,都是我淮南军的敌人。”陆明说了一句之后挥了挥手,让人将已经陷入疯狂的周恒带了下去,连夜送到扬州。

    蕲州府城一夜之间易主,而且战斗过程很短,以至于直到第二天一早,很多百姓出门的时候才发现站在城内各处巡逻的士兵已经换成了城外的黑甲军团,城楼上飘扬的旗帜也改成了淮南军的军旗。只不过蕲州百姓的生活依旧在继续,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被耽搁。真正引起反弹的还是城内的那些大家族以及原本就和周恒有千丝万缕联系的那些大商家。蕲黄之地在此前黄巢乱军经过的时候被肆虐过,特别是王仙之在蕲州等地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但是这些大家族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真正发迹,甚至不少家族本身就是乱军中的那些骨干滞留本地之后形成的势力。目前蕲州内部的几个军事势力也是那时候形成的,许多大家族和豪门依靠着当年编练私兵,建立土团的机会控制府兵,从而盘踞在蕲黄等地,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

    不过在此时陆明却没有心思和这些家族废话,府城虽然被拿下,但是周恒虽然是蕲州刺史,但是在蕲州的大小势力当中其实属于弱者,之所以能够占据刺史大位多年就是依靠着李家添的水师鼎力支持。所以虽然第三都拿下了府城,但是蕲州大战其实才刚刚开始。

    第三都直接在城内以军管的形式代替了正常的民政,同时按照十三司的指引,第三都直接查抄了五家和周恒属于同一阵营的家族,将其家族主要产业全部查封,人手扔进了大牢。这样一来在第二天孟昭图抵达之后也就有了理清城内势力的由头。

    陆明在孟昭图抵达之后留下了一个大队的人手帮助陈武坐镇府城,主力兵马迅速北上兰溪,兵锋直指这个蕲州北部重镇,同时让陈武给何兵传讯,让后者在蕲口下船,扫荡蕲州南部沿江地域,将蔡山、积布山和黄梅山等地全部拿下。

    兰溪是蕲州重镇,扼守蕲州西北,背靠浠水河,是蕲州境内仅次于蕲州和蕲口的第三座要塞,甚至在陆明的心里,此地的价值比起蕲口还要重要。只要拿下了兰溪,就能够彻底控制住蕲州和黄州两地的大局。

    兰溪盘踞着蕲州境内最大的一个地方势力,蕲州地方府兵营,由当地大家族曾家曾保全统率,足有五千多人。而且依靠着上次抵抗黄巢乱军时积累起来的家底,在十三司送来的资料当中,这里的府兵几乎算是武装到了牙齿,兵甲齐备,而且兵员大多来自各地的山民,好勇斗狠,彪悍无比。此前和刺史府以及其他各大势力争斗之时,他们可是从未吃过亏。

    “让十三司飞鸽传书给水师,派水师小船迅速进入浠水河,沿途打击曾家设置的隘口,同时接应我军渡河。”陆明一边催促各部加速行军一边让人传讯。他本就是黄州人,对于兰溪这样的割据城池他是有过详细了解的,甚至兰溪城他还进去过。知道曾家在浠水河布置了多少暗堡和隘口,否则的话李家添当年肆虐大江的时候早就沿着水路打过来了。

    陆明这边率军朝着兰溪前进,陈武在坐镇蕲州府城的时候实际上已经通知盛宏烨和张大秋准备派水师进入浠水河作战,只不过在分船队出发之后,江对岸的李家添却忽然之间从雷泽之中钻了出来,率军和盛宏烨的第三都水师主力对峙,甚至一度李家添见到盛宏烨是个新人还打算上前偷袭。

    这样牵制盛宏烨的水师第三都主力,一连三天双方都在大江之上互相追逐,虽然未曾开战,但是盛宏烨却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阴谋气息,当即让人快船回舒州报讯,并且就近通知在蕲口作战的何兵做好应对措施。

    盛宏烨的担忧在随后得到了验证,派驻浠水河接应第三都的水师分船队在河口和曾家的人手展开厮杀,被对方诱入浠水河深处之后包围,虽然水师船队依仗着强大的火力杀出了一条血路重新回到大江之中,但是却损失巨大,短期内无法完成策应第三都的任务。

    浠水河河口大战的消息在十三司急报送到陆明手中的时候,第三都距离浠水河已经只有不足一天的路程,而沿途还有两座隘口需要突破。得知计划失败之后,陆明一面让盛宏烨想办法调集水师主力疏通浠水河,一面开始思索独立完成攻打兰溪的可能。

    陆地上的两座隘口虽然险要,但是对于第三都来说却不算难事,在兵备处送来的最新式的武器当中,已经将投石车抛射的攻击样式改进成了类似于弩车一样的弹射样式,这样一来淮南军的攻坚能力瞬间提升了一大截。在一路火油罐不断纵火之下,陆明的第三都几乎没有多少停顿就直接到了浠水河岸边,和对面的兰溪城隔河相对。

    “指挥使,末将已经让人沿河上下搜索了五十余里,均未发现一只渡船,对面的兰溪守军已经沿河设下重重屏障,一旦我军强渡大河,必然会引来强力攻击,该如何是好?”陆明在浠水河挺军的第二天,手下将领就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虽然他们在攻打最后一个隘口和岸边渡口的时候找到了尚未被销毁的三艘小船,但是数千大军携带大量辎重光靠三艘小船,就算是对面无人防守只怕短时间内也无法运过去。

    “是啊,水师送来消息,说为了伏击水师分船队,就连投靠钟传的李家添都出来了,牵制了水师第三都的主力,才让原本应该从河口打过来的水师也暂时撤回了大江。”陆明看着眼前春季涨水之后根本无法徒涉的浠水河叹息一声之后忽然道:“此战必须依靠我们步军自己。”

    “指挥使是有主意了?”陆明的声音陡然间变了,也让手下的将领心头一喜,纷纷围了上来问道。

    “让十三司催促水师船队尽快前来浠水河,打通沿河隘口。”陆明看了一眼对岸之后笑道:“大营之内要营造出一股准备徒涉过河的架势,从明日起派军士去附近砍伐树木制造木筏待命,记得要把声势造大一点,要让对面的曾保全看清楚。”

    “然后第一营第二营今夜集中起来随我往北突进,秘密从罗山附近徒涉淌水过河。”陆明低声道:“罗山附近的浠水河河面宽大,但靠近罗山山口的地方却是一片砂石滩,就算是夏季丰水时节,当地百姓也不用船只就能够自由往来。”

    从罗山过河是陆明在得知水师无法前来之后就一直在考虑的一件事,罗山的地形他比十三司的暗线还要清楚,因为那里他去过,而且早年间在那里逗留了不少时间。所以在摆出了一个*阵之后当天夜里,也就是中和二年四月二十日夜,两个营的精锐在他亲自率领之下消失在黑夜之中。而第三都明面上却大兴土木,一面大肆砍伐树木就地制造木筏,一面则故意让逗留河口附近等待增援的水师分船队数次进入浠水河出击,吸引曾保全的注意力,甚至为了假戏真做,就连盛宏烨那边都得到了陆明的催促,要求水师尽快摆脱李家添的纠缠,进入浠水河协助步军渡河作战。

    此时昼伏夜出秘密朝着罗山急进的陆明自然不知晓,他的这一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不仅仅将曾保全给骗了过去,甚至连带着盛宏烨都被蒙在了鼓里。为了尽快增援他,不仅仅快速传讯扬州大本营,汇报了钟传和李家添的举动,还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甚至在后来被认为彻底改变了当时和钟传的镇南节度使府关系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