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击的龙虾〕〔高塔之旅〕〔黑铁打野王〕〔生死游乐场〕〔新秦记〕〔如果爱情有来生〕〔超脱进行时〕〔大明英侠传〕〔快穿之戏精系统能〕〔东晋北府一丘八〕〔都市极品邪僧〕〔不做教主夫人〕〔隐龙赘婿〕〔晚风残〕〔混在帝国当王爷〕〔金陵故〕〔嘉平关纪事〕〔太古丹尊〕〔农女有田超给力〕〔妖孽弃少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零三章 明修栈道
    扬州城内,刚刚经历了新政的波澜,本地的世家大族和大商家豪门遭到重创,家族内部势力重新洗牌,大量的庶子和往常被压制的非主流势力在各地府衙的支持下上位,接掌家族之后全面导向薛洋为首的淮南观察使府。如此一来使得薛洋在扬州推行的新政真正到了收尾阶段,农工商三业改革之后释放出了巨大的活力,扬州原本摇摇欲坠的颓势迅速被止住,各地的商家船队重新涌入之后除了带来财政税收上的巨大突破之外,也让各地物资的流通速度大为增强,直接带动了周边各州郡的发展。

    “主公,这是第二卫孝常送来的战报,宣州已然被拿下。”在内部稳定之后,薛洋也终于将精力和视线转移到了外面,在袁袭将最近蕲黄等地的战报和十三司的情报汇总递过来仔细看了看,皱眉道:“这个钟传到底要做什么?真想在蕲州和我淮南军开战?”

    “应该是拖延之策,李家添自从被打掉水师主力之后虽然竭尽全力恢复,然则目前尚不具备和盛宏烨的第三都决战的实力。他如此在大江之上牵制我水师主力,应该是向延缓陆明攻占兰溪的脚步,一来为沔州刺史刘瑾等人争取时间,二来保不齐自己也有些心思。”袁袭将刚刚第二卫的战报翻出来笑道:“主公请看,孝常如今在宣州已经结束战事,不如让他率军向池州等地逼近,威逼江州和洪州等地侧背,逼迫钟传老实下来。”

    “听说宣歙观察使领池州刺史窦潏之前被高骈强行罢免,一气之下重病在家,沈勇在来扬州之时将他也请了过来,不知最近好点了没有?”薛洋点了点头之后道:“既然已经让第二卫出击了,那就不要客气了,隔着池州根本威胁不到钟传,那就索性拿下池州,兵进雷池。”

    袁袭笑道:“臣也听说过这个窦潏,在池州主政之时,池州刚刚被黄巢乱军肆虐过,是他安抚民生,重建州郡才让池州缓慢恢复了元气。稍时,臣和沈勇先行一步去看望一下,主公抽时间再去一次,想来他一定能够倾心归附的。有这位老刺史在,和州定然能够快速纳入到主公麾下。”

    袁袭和薛洋商议完毕之后立即和陆翊下达军令,着令第二卫筹划攻略池州事宜,准备策应陆明在蕲黄等地的行动。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陆明在浠水河摆出一副*阵,自己暗中率军往北急进从罗山渡过浠水河的时候,被他牵扯进来的盛宏烨在蕲口江边也下达了一系列的军令,第三都以两艘福船领头,带着剩余的二十多艘战船摆成大阵朝着对面李家添的水师船队疯狂冲了过去。

    这一幕吓了李家添一大跳,他没有料到这位从江防水师将军竟然如此不顾一切,自己现如今的身份可不是蕲州水师郎将,而是镇南节度使旗下的水师主将,代表的是钟传的脸面。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没有丝毫顾忌,等到李家添反应过来的时候,为首的两艘福船已经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孔,弩箭的呼啸声压过了大江之上的波涛,让李家添一瞬间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迅速升起,当即是毫不迟疑的拼命招呼手下各船立即掉头往南准备撤回江州码头。

    “现在想撤是不是有点晚了?”盛宏烨站在旗舰上领头带着船队和张大秋一左一右分进合击,顺风之下其速度快捷无比,虽然没有将李家添的旗舰堵住,但是后尾的七艘战船转头过慢,被一下子堵住了,随即两支船队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在江面上交叉而过,组成一个庞大无比的包围圈。

    “传令各船,立即攻击,给我彻底烧了这七艘船,让李家添和钟传好好看看,敢阻我淮南军行事,杀无赦。”盛宏烨也没有理会李家添逃走,反倒是在围住了这七艘战船之后开始号令各船停下脚步,开始当着江州的面近距离虐杀这被围住的七艘战船。只见刹那间弩箭呼啸声带着无数的火光泛起,各船上弩箭和投石车纷纷对准目标,只是一轮齐射之后,七艘战船就已经有船只起火,大火带着浓烟腾空而起,除了带来了死亡和杀戮之外,更是在向大江南岸刚刚停下脚步的李家添和江州城内的镇南军宣示着淮南军的威严。

    这是一场刻意制造出来的杀戮,水师第三都的所有战船几乎都按照一种默契排队射击,腾空而而起的火油罐在空中不断向中心汇聚,无数的弩箭也带着急促的金属破空声将所有反抗者的身形全部扫落江中,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江面,映衬着这冲天而起的大火,让只能在旁边干看着却始终不敢上前的李家添差点咬碎了钢牙。盛宏烨的第三都只有两艘福船,剩余船只都是淮南军历次缴获其他水师和水贼的战船中较大较新的船只。这是一支新组建的船队,但是自己却依旧无力与之抗衡。那可想而知,等到以后对方的水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这种看起来犹如小山一般的福船对方是源源不断下水,其一艘表现出来的战力足足比自己这边三艘最新的战船表现出来的还要强大。

    李家添之所以会被钟传说动南下加入镇南军中,就在于他在长期和淮南军接触之后发现,依靠自身的实力他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对方在拿下扬州之后李家添就下定了决心,打算投靠钟传,依靠对方已经拿下三州控制住整个江南西道中部地区的财力自己才有一战之力。但是让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是,自己这边刚刚投靠过来,钟传承诺的船只才刚刚开工,就再次被淮南军水师碰上。

    江面上七艘战船无一幸免,大火燃烧起来映红了整个江面,盛宏烨已经收兵开始北返,江水中还有许多水兵在挣扎求生,但是李家添却脸色苍白,知道身边李佳锦提醒才木然的挥手让其他船只上去救人。

    “传令下去,水师分兵,张大秋率军前往浠水河,支援步军第三都,剩余战船随我继续巡航。”盛宏烨的旗舰上令旗高高飘扬,随后这支船队就迅速分成两部,张大秋率领一队沿江继续西进,抵达浠水河和前期的分舰队剩余战船汇合,伺机扫清浠水河沿途的障碍。

    不过此时水师的这一番举动陆明和第三都是不知道了,甚至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他们的初衷。中和二年四月二十日夜,在历经两天的长途跋涉,陆明亲自率领的两个营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兰溪城附近。

    “指挥使,已经和十三司取得联络,他们会通知明日一早,让对岸的兄弟们发起渡河攻击,吸引曾保全的注意力,然后我军直扑兰溪,捣毁他的老巢。”第一营营正陆盛是陆明的远方侄子,但是在淮南军如今已经成体系的军官升迁面前能够在第三都做到营正的位置说明了他本身的能力。

    “那就告诉兄弟们,在这小林子里再猫一夜,不要生火了,就着干粮吃一点,等打下了兰溪,我请大家吃酒去。”陆明狠狠的咬了一口后勤部给他们准备的干粮,含糊不清的下达了隐蔽命令。伴随着淮南军的规模越来越大,后勤部给大军准备的干粮也是越来越合理。陈烨在巢县附近建立了一个大型的专门制造军中干粮的作坊,用米面鱼肉等混合食盐煮熟,然后强力压榨成砖头一样的块状物,这样远程行军之时只要看开放入大锅中煮开即可放心食用。不过此时陆明他们吃的却是另外一种面饼一样的干粮,适合在不便生火的时候食用。

    两个营熬到了第二天早上,第三都在浠水河对岸的部队声势浩大的攻势让兰溪城内的曾保全投入了大量的军队沿河设防,甚至他自己本人都亲临第一线督战。第三都将士乘坐这些天制造好的木筏一字排开在浠水河河面上硬生生的铺开了一条路,让无数的将士在河面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冲上前去,不到三十丈宽的河面上两军竟然在短时间内集中了近万人投入战斗,双方将士你来我往,鲜血瞬间沿着木筏的缝隙流入河水之中,让战斗越发激烈。

    “指挥使,对岸的兄弟们已经发力了,曾保全已经亲自率军截杀我军前锋,此时正是我突袭兰溪城的好时机。”陆盛面色兴奋的站在陆明身边道。

    “你领头带领第一营在前开路,拿下兰溪。”陆明点了点头之后陆盛和第一营开始从小丛林中立即率领本部出击,从兰溪城的北面绕了过去。兰溪城是依山傍水建造的城池,城墙主料是从山中开采出来的巨石,甚至为了方便,城北就直接依靠着山峰建造。所以陆盛从山脚小道摸到山上然后从山上往下攻击,一下子彻底打乱了城内原本的防御体系。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前面浠水河的战斗之上,根本没有料到山上突然会出现大量的淮南军,所以一下子被陆盛彻底打蒙了。甚至在他领军冲入城内的时候,城南和城东的守城士兵都没有察觉到异样。

    “第二营跟上去,尽快打开城门,从背后攻击曾保全。”陆明带着亲卫催促第二营跟上去之后,兰溪城内就再也没有了反复,陆盛顺利杀到了城东,将城门打开之后顾不得清扫城墙上的其他敌人就直接杀了出去。

    曾保全沿河设置的防御工事还是非常强悍的,无数弓弩射出来的箭矢压得第三都寸步难行。第三都是淮南军中盾牌手和刀盾手数量最多的主力战队,但是在曾保全以逸待劳的强势弩箭大阵面前也无法取得取得进展。弓弩相互交替守护,依靠着人数的优势,曾保全的箭矢大阵甚至几乎没有间断过,而且还派人不断破坏第三都的木筏,使得前方的道路因为木筏的动荡而开始不稳,也让不少士兵失足落水,更加加剧了混乱。

    曾保全见到自己的布置让对方吃了个苦头还没来得及高兴,身后忽然出现了无数的喊杀声,黑衣黑甲的淮南军忽然打开城门从背后突了上来,沿途无数的弓箭手被对方横杀当场,精心布置的箭矢大阵开始大乱。

    “曾保全,你的死期到了。”陆盛在陆明没有跟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两个营的统领了,也是除了陆明之外第三都为数不多见过曾保全其人的将领。所以在见到被自己冲散的兰溪军中曾保全想要逃走顿时大喝一声,带着身边的将士疯狂跟上,双方在浠水河岸边捉对厮杀。

    陆盛在激斗之中拼着被曾保全身边亲卫看中一刀的危险,长枪猛然间往前一刺,直接将其挑了起来。

    “曾保全已死,兰溪军立即放下兵器投诚,否则杀无赦。”陆盛顾不得查看自己的伤势,用力一举,带着曾保全尸身的长枪被直接扔了出去,这一下算是彻底打乱了兰溪军的部署,也让原本就因为腹背受敌而混乱的军心彻底消亡。

    “这个臭小子。”陆明在后面将陆盛的举动看在眼里,摇了摇头,不过却没再多说什么。兰溪军军心丧尽之后,对岸的第三都主力迅速跟上,这场战役已经进入了尾声。甚至在曾保全的尸身被扔出去之后,无数的兰溪军就已经开始纷纷扔下了兵器。随后大队人马登岸之后更是直接冲入城内,将刚要逃走的曾保全一家以及大量的军中高级将领的家属全部抓了个正着。

    陆明将城内府库全部查封之后,一面安排士兵利用木筏就地在浠水河搭起了一座浮桥以便于后勤队往来,同时在安排第三都就地修整等待孟昭图派人前来接收城池之余,开始传讯何兵,让其扫荡蕲口等地之后集中第十七都主力驻扎蕲州边境应对。兰溪被拿下不仅意味着蕲州境内大部地域已经被淮南军控制,同时这座重镇易主也也必然让周边的黄州,沔州等地产生震动。蕲黄等地的战略主动权伴随着这场暗度陈仓的计策奏效,已经转移到初来乍到的淮南军手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