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青铜你别怂〕〔重生之最好时代〕〔第一战妃:王爷清〕〔笑傲仙缘〕〔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特种兵王在校园〕〔最好的我们〕〔邪神世界里的巫师〕〔我有一支星际舰队〕〔引妻入怀:霸道总〕〔霸道总裁求抱抱〕〔极品全能学生〕〔留里克的崛起〕〔快穿女配开挂中〕〔假如我不是一个演〕〔三国之巅峰召唤〕〔王者荣耀:小青铜〕〔一品丫鬟〕〔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联盟之我是大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零六章 鹬蚌相争
    中和二年五月的最后一天,庐州城外,杨行愍带着手下文武看着城外那一望无际的大军,豪情顿生,登台拜将之时,以刘威为征北行营都统,出兵寿州,讨伐起兵作乱的王绪。王绪是中和元年八月份在原寿州刺史张翱奉昭前往关中勤王之后,趁着寿州空虚,张翱的托付者杨行愍无暇顾及之时,占据了寿州府城。在持续了一年多不间断的征战之后,这位昔日的屠者已然将寿州大部全部收入自己的囊中,拥兵三万余,号称十万大军,虎视寿州。王绪是志得意满,此前高骈返回扬州和毕师铎作战之时,曾在寿州大言不惭,说是让高骈将节度使府移到寿州安置,他手下的寿州奋武军足以镇压一切叛乱,维护高骈的尊严。而在其后薛洋收服扬州开府建衙,以淮南观察使、淮南节度使留后的名义给各州下达命令文告之时,王播也在寿州公然拒绝传令使者入城,其态度狂妄之极。

    不过此时杨行愍看着刘威和两万大军鱼贯而出一路朝着寿州的官道而去,面上的潮红依旧没有散去。庐州如今的局势虽然已经平稳,自己的刺史大位已经稳固下来,但是和已经转移到扬州的薛洋差距却越来越大。在水师越发强盛之后,整个长江以南的州郡几乎没有一家是十万淮南军的对手。甚至在扬州局势未稳的时候,淮南军还能分兵南北,在宣州战事尚未结束的时候,北线数万大军迅速从和州进入滁州,硬生生的断了自己的一个念想。

    “主公,刘威已经走远了,咱们先回去吧。”戴友归这一次没有随军出征,上次在扬州因为他的计策导致最后损兵折将,虽然事后杨行愍并没有责怪他,依旧让他参赞军机,但是他却显然谨慎了许多。不过北上策略是当初他一力主导定下来的,自然知道这其中对于庐州和杨行愍的重要性,所以知道杨行愍心头的担忧。

    “王播不过一介匹夫而已,趁着张刺史率军北上勤王和主公无暇顾及才能够窃据寿州一年多。此时刘威率军出征,还让神福为前锋,区区一个匹夫又如何能与我军相抗衡?”戴友归跟着杨行愍一边走一边低声道:“不出三月,我军定能彻底拿下整个寿州,寿州一下,我庐州之出路就宽广许多,往东往西皆可,不比窝在这一隅之地,时刻受到扬州的牵制和威胁。”

    “军师,听说向杰在薛郎君手下专管情报刺探和军情查询,使得淮南军每每都能先人一步,料敌机先,不知军师对此有何高见?”杨行愍和戴友归回到刺史府之后道:“纵观几次和薛郎君争执,我军之败,除了军力和谋略之外,情报和军情刺探上我等落后太多了。”

    “向氏兄弟四人,老大向冲性格沉稳,善于把握大局,向天和向明两兄弟武艺高强,是难得的猛将,唯有这最后的幺弟向冲,却极善于用间和刺探,再加上和军师袁袭配合,只怕我等就算是想追赶,短期内也难以与之相抗衡。”向氏兄弟本身就是庐州人,和戴友归等人也都相熟,自然对方有什么特长他是了然于胸,所以听到杨行愍的话之后戴友归想了想之后道:“不过如果要对付王播等人,倒也不是那么麻烦,主公既然有这个想法,那某即可去挑选人手。”

    戴友归的动作很快,很快类似于十三司这样的专职情报机构就在庐州刺史府内组建起来,并且很快派出人手去寿州等地。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授命组建情报组织的时候,他和杨行愍念叨的向杰也在庐州城内,而且布置的就是针对这次刘威出征寿州的事宜。和袁袭的想法差不多,向杰等人对于自己的这几位同乡的怨念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就算是薛洋没有让袁袭传令,向杰也早就开始着手操办这件事。在吴明没有感到庐州坐镇的时候,大量的十三司暗线除了在庐州府潜伏之外,还不间断的进出寿州,执行拖延杨行愍征伐寿州的计划。

    “指挥使,刘威已经率军出征,大军两万,以李神福为前锋,预计不日即可抵达盛唐城下。”副手的汇报让向杰点了点头,随即下令道:“立即传讯扬州,汇报刘威出兵一事,同时给舒州坐镇的向冲通报,让他立即派遣部分人马进入霍州,在霍州以北进行防御,切断刘威南下之路。同时让寿州的暗线散布消息,将刘威出兵的消息尽快送到王播手上。”

    一连串的命令迅速从向杰这里发出,一场围绕着刘威出兵的部署立即开始启动,十三司在快马和飞鸽传书不间断的调度之下,将此前部署到位的一张大网迅速拉开,作为始作俑者,向杰此时对于两军交战的结果还不在意,反而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他和其他的淮南军将领不一样,最大的兴趣和天赋都在这情报上面,在得到薛洋不间断的指点之后,向杰在情报上的造诣早已超越了这个时代所有人,在情报机构尚未成熟的唐末,向杰已经组建了一支卓有成效而且能够独立作战的情报组织,并且经过了实战的检验。

    向杰启动对庐州的拖延战术迅速被传回了扬州大本营,袁袭和薛洋相互点了点头,与此同时远在舒州的向冲第一都两个营也迅疾北上,朝着霍州进军。霍州因为是陈家老宅,霍州的知县本身就是陈老爷子的故交,在薛洋占据扬州之后就已经成了淮南军的编外之地,对于第一都的到来,不仅仅县衙众人没什么反应,就连当地的百姓也是理所当然。在薛洋强势崛起之后,霍州百姓言谈举止之中就自发的带着一份豪气,因为这位小郎君虽然是从岳西之地崛起,但是归根究底却是霍州人,所以这些年霍州虽然看起来默默无闻,但是受到薛洋的激励,跟着陈家走出去的年轻人却是一年比一年多,无数的年轻人趁着这波潮流走上了各自的舞台,或是经商或是从军或是游学,让霍州成了名副其实的圣地,也吸引了无数以薛洋为偶像和奋斗目标的年轻人前来朝圣。就连昔年薛洋住过的苍翠山都不时的有人前来观摩,希望从中得到一点启发。

    不过在舒州忙得脚不沾地的向冲却没有一点其他的心思,第一都到目前为止已经一分为三,两个营进入霍州执行拦截任务,切断刘威南下之路,分割寿州南部地区,沿着大别山北部设防,确保霍州大量的后勤作坊和兵备处的安全,一部还要沿着碗口城和望江一线防御,确保舒州南线的安全,另一部驻守舒州府城,和大量调来的新兵一起进行整编操训,预备重建第一卫。

    按照淮南军的传统,凡是陆翊亲自领军的作战编制一般都会成为随后其他部队的样板,然后逐步分拆,扩充整个淮南军的数量和编制。而向冲一般就是在部队分拆之后留守的那个人,这和他本身的性格有关。

    不过向冲虽然在舒州忙个不停,但是好歹后续还有杨功和向明率部过来分担,倒也不会耽误第一卫重建事宜。此时薛洋和袁袭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寿州,甚至就连已经开始重新换装,准备适应南境作战的第二卫和陆明在蕲黄等地的战事都放在了一边由陆翊全权处置。

    袁袭和向杰联手在寿州布置的这张大网除了第一都要在霍州防御,切掉寿州南部地区以外,更多的还是驱虎吞狼之计,鹬蚌相争,最终淮南军渔翁得利。王播在刘威出兵的第三天,也就是从庐州出发刚刚越过两州的州界之时,十三司暗线就已经得到了飞鸽传书,远在寿州府城的王播就得到了消息。这一年多奇迹般从一介屠夫变成执掌一州之地的大员,虽然唐皇的任命迟迟没有给他,但是已经对外以刺史自居的王播在得知杨行愍派兵攻打自己之后火冒三丈,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立即派兵南下支援盛唐城,同时传令盛唐守军严阵以待,阻拦庐州军的进攻步伐。而他自己则尽起寿州等地兵马准备在刘威屯兵坚城之下的时候里应外合,彻底围歼庐州军,然后趁势南下,将庐州收入囊中,和扬州的薛洋分庭抗礼。

    王播的心思在他部署出兵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被向杰察觉,本着将这件事闹大的原则,向杰在一面向扬州汇报一面估摸着刘威抵达盛唐之后也将这个消息散布到了庐州。只不过在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戴友归手中的那个情报机构也露出了踪迹。

    “这个戴友归,还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亦步亦趋无有所长能成什么事?”向杰在吴明抵达之后就开始移交庐州和寿州十三司的指挥权,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忍不住哑然失笑,随即道:“既然戴友归也有和我十三司打擂台的意思,那你找个时间给他点教训,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他会把暗线布到我淮南军的地盘上去,刺探我军的军情。”

    “指挥使,眼下不如留着他们,也正好为我等所用。让他们自己刺探出来的消息,杨行愍和戴友归才不会怀疑,到时岂不是可以真正的物尽其用了?”吴明笑道:“到时候让戴友归打落牙齿活血吞。”

    “既然你有盘算,我也就不啰嗦了,盛唐城只怕会发生连天大战,你视情亲自去一趟,一定要让庐州和寿州两支兵马在盛唐城下互相吞并,相互削弱,给予我军足够的应变时间。”向杰最后叮嘱了一番之后。

    这一盘大棋伴随着向杰的离去,和吴明随后迅速前往盛唐城拉开了序幕。刘威原本的打算的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让他和李神福没有料到的是,李神福的前锋部队攻击盛唐城的时候却遭到了对方猛烈的还击,盛唐守将王城甚至亲自率军发起反击,直接将李神福打了一个猝不及防,无奈之下只能收兵等待刘威的主力兵马抵达。

    “你是说城内守军早就是严阵以待?守军还能在激战之时出城反攻?”刘威的大君主力抵达的时候碰到了灰头土脸的李神福,一问之下大吃一惊道:“我军行军速度已经是极快,你的前锋更是昼夜兼程不断,这盛唐的寿州军如何能够提前得知?”

    刘威说到这里脸色都变了,随即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让李神福收拢兵马,合兵一处,暂时不要贸然出击,他自己已派人星夜回庐州报信,同时要求增加援军。作为战场宿将,刘威本能的已经预感到此战已经不那么简单,盛唐城下十有*将直接迎来庐州和寿州主力兵马的对决,双方摆脱以往逐城逐地争夺的方式,直接在此分出胜负。

    刘威的传讯抵达庐州之时,戴友归也几乎是同时带来了一个类似的消息,十三司散布出去的关于王播的部署也正好被其截获。

    “军师也同意刘威的建议?”杨行愍沉吟半晌之后问道:“我军奔袭盛唐,就算是王播在庐州有眼线,也不可能那么快传到盛唐,除非有人提前走漏了消息。”

    “不是有人走漏了消息,而是有人故意散布了消息。”戴友归点点头道:“包括臣手中的这份情报,应该也是此人故意送过来的,否则我军尚且刚刚抵达盛唐,为何远在寿州的王播的动向就传到了庐州府城?”

    “这可真是身在扬州,不动一兵一卒就能操控远在千里之外的局势变幻。”戴友归的话让杨行愍倒吸一口凉气,喃喃自语。

    “这就是向杰和袁袭两人之功。”戴友归也跟着叹息道:“有此二人在,薛郎君只怕少了许多烦恼,更多的筹谋都能实现,淮南军之威,一半是战场上打出来的,另外一半只怕就是落在他二人身上。”

    “只是事到如今,就算是明知对方如此,我等也不得不按照他划定的道路去走了。”杨行愍平复好自己的心情之后忽然笑道:“大丈夫生于乱世,有这样的对手也是你我之幸,否则都是一帮碌碌之辈,你我又如何能够显出自身的努力?也罢,不论对方是何等谋略,寿州之地我都要定了。军师传令下去,尽起庐州大军,我要亲自领兵前去一决胜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糖婚:神秘娇〕〔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三国处处开外挂〕〔地狱狂兵〕〔万界基因〕〔我在火影画漫画〕〔重生之活在电影里〕〔我不想当巨星〕〔王超之纵横异世〕〔天师上位记〕〔妃谋天下:浴火归〕〔修破玄尊〕〔头号追妻令:老婆〕〔神兽管理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