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桑榆陆凉城〕〔分身的次元聊天群〕〔学神今天表白了吗〕〔长生不老混都市〕〔荒野幸运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妃倾天下:王爷请〕〔重生媳妇有点甜〕〔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你就吃点吧〕〔魔改红警在超神〕〔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落难男尊国的女尊〕〔极品天医〕〔衿生今世〕〔空间农女种田忙〕〔万欲妙体〕〔万灵苍穹〕〔最强重生之学霸女〕〔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零八章 断敌后路
    “弟兄们吃完了就赶紧出发,第三都和第二十一都的兄弟们现如今可都在黄冈内没着没落呢。”一行大队后勤辎重车辆从兰溪出发,顺着颠簸的山路不断往前走,这些辎重兵都是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匆匆驱车前行,生怕耽误了时间。后勤部紧急命令几乎是一道接着一道催促大家伙加快速度,逼得这些人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而且这些后勤辎重大队中不少年轻人也是心心念念着想要冲进黄冈城内,和第三都并肩作战,好战后凭着军功调到正军之中。

    淮南军从岳西起家开始,后勤辎重厢兵和正军就是泾渭分明,职责分工不同,不到紧急情况这些厢兵是不会要求和正军那样出现在战场第一线作战的。要想转入正军除了新兵处每年一次的选拔之外就只有能够立功转入正军。如今淮南军连战连胜,数年之间就打下了偌大的疆土,正军的待遇也是水涨船高,福利待遇甚至好到让普通百姓眼红不已,自然这些年轻人也都是各个心向往之。

    “敌袭!”一众辎重车队刚刚转出山口进入平原地带,忽然前方出现了无数兵马的身影,紧接着无数的呼喊声就从各处传来。但是此时这支辎重队已然被无数兵马包围住了,铺天盖地的箭矢开始伴随着他们的出现呼啸而至,猝不及防之下,整个辎重大队乱成一团,不少人直接被一*箭雨射成了刺猬。

    “大家随我退,撤回去。”负责领军的一名将领声嘶力竭的呼喊,同时招呼之配发了一柄单刀的辎重兵不管不顾直接往后撤退,将这漫山遍野的无数辎重粮草全都扔在了一边。

    “营正,那是第三都的救命粮,不能就这么扔了,我们去把它抢回来。”辎重兵逃走,这些莫名出现的兵马也没有追赶,只是将这些大车截住之后立即带走。刚刚逃出生天的那些年轻人纷纷找到自己的押队营正,要求出兵将其夺回来。

    “我等只是辎重兵,不是专职征战的正军,随我回去汇报军情,以后运输粮草只怕要派军跟随了,这已经是第三次被人打劫了。”押队营正脸上显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压制住这些人的怒火之后灰溜溜的跑了回去。只有拖在最后的两个年轻人边走边嘀咕。

    “老三,我们摸回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刘瑾那孙子的人,要是的话今晚就混进去烧了他的大营。”其中稍微年长的那位被自己身边的幺弟的主意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就咬了咬牙道:“你我去年的新兵选拔就落选,今年只怕也一样,不干点大事怎么进正军?出来的时候你那嫂子的老子娘可是说了,要是不能立功当正军,就不要上门提亲。”

    “那就走吧,趁着现在营正没心思管我们。”幺弟一拉自己的三哥迅速消失在后面。此时的两人是不知道他们之后的举动直接让这场大战在短时间内迅速急转直下,以至于战后陆明还专门找到两人。

    而在后勤辎重不断被打劫之后,兰溪这边也暂时停止了粮草运输,水师那边开始调动船只准备启动水路运输,只不过黄冈附近并没有专门的水路连通城池,所以水运粮草依旧困难重重。

    这一切都直接暴露在刘瑾和吴忠泽等人的眼皮子底下,在得知这些消息之后众人都更加放心,同时指挥兵马严守各地,防止黄冈城内的陆明和李天成冲出来。而也就在这时,淮南军的另外一支兵马也昼伏夜行,从兰溪秘密出发直奔黄州治所黄陂城而去。为了加快速度,何兵甚至让十三司沿途安排足够的人手进行隔断,避免过早被暴露。

    得益于何兵本身就是蕲州人,所以这一带的地形了然于胸,什么地方有山地什么地方有河流什么地方是人烟稠密的村镇,他根本就不需要十三司的指引就能够自行选择出一条最合适的道路行军。大队人马以最快的速度越过黄冈,从武湖的间隙之中穿了过去,然后借着运输粮草的机会提前进入武湖的水师战船,从武湖出发沿河而上直接朝着黄陂而去。这条路线是陆明在出发之前就安排好的,为了隐藏自己的意图,甚至盛宏晔在安排水师战船进入武湖地区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知晓。十三司更是全程掩护,防止被人过早得知。

    何兵这边登上战船之后启程,等于他和陆明一手导演出来的这一场戏也快接近尾声。只不过在此时却发生了让交战双方都目瞪口呆的事情,中和二年六月初九夜,刘瑾围在黄冈城外的大营大半夜的忽然燃起了大火,烧红了半边天,连带着将整个大营都闹得鸡飞狗跳,无数睡得迷迷糊糊的士兵乱哄哄的被喊起来之后还以为淮南军打过来了,一窝蜂的开始往外奔逃,差点让整个军营跟着哗变。

    “怎么回事?刘瑾那边炸营了还是走水了?”这么大的动静除了城外乱哄哄一片慌乱之外,自然也惊动了城内的淮南军,陆明大半夜的和李天成被负责值守的陈武喊到了城楼上,奇怪的问道:“还是你们十三司安排人手摸进去的?”

    “别,可不是我十三司干的。”陈武急忙摇头道:“要是底下人安排的肯定会事先向我汇报。八成是他们营中士兵自己不小心着火了吧?这几日不是每天都有这种情况发生嘛?只不过这一次大了点。”这时节能够控制住驻军军纪的只怕除了淮南军因为陆翊这位大将军坐镇使得上行下效军纪很好之外,其他的藩镇兵马能够约束士兵征战就不错了,往日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军纪可言。自然这营内各种各样的状况也就时常发生。这几日城内的淮南军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失火的状况发生,本来都以为没什么,但是这火势越少越大,很显然不是不小心点燃的,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陆将军你看,这火势冲天,其中似乎还有浓烟传出,是不是辎重着火了?”李天成在两人交谈的失火一言不发,此时忽然抽了抽鼻子道:“你们闻闻,这是不是有些米香传来?这么远还能传过来,只怕真是刘瑾的辎重营被烧了。”

    他这话一出口顿时让所有都在看热闹的淮南军士兵都一阵心惊,这一下反应过来之后都纷纷叫到:“这是谷物烧焦的味道没错。”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此时烧了刘瑾的辎重那岂不是——”陈武一句话未说完但是陆明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一拍手笑道:“不管是谁,都是帮了我们的大忙,等到打完这一仗你们十三司好好查查,我要请他吃酒。这火势这么大,只怕他的辎重营算是被烧了十之五六了。”

    “天成,明日开始刘瑾如果前来攻城,那么说明他的粮草不多,你领军守城,防止他狗急跳墙。”陆明笑道:“算算时日,这一两日何兵就会有消息传来,倒是你我一起冲出去,彻底击溃他。”

    “大战将至,为何我忽然想去睡一会呢?”陈武见到两人一边商议后续的守城办法一边想着出击的策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笑道:“这打仗的事都是你们的,我这个十三司营正可不敢干预,我还是回去睡觉去。”

    这边城楼上三人嘻嘻哈哈,喜笑颜开,甚至连带着这些守城的士兵都开始跟着看热闹,不时指指点点的时候,城外的刘瑾和吴忠泽几人却是乱成一团。一开始刘瑾也以为是淮南军有援军前来袭营,所以慌里慌张的就派兵去防御,将自家那些烧得狼奔豕突的乱兵当成了淮南军,根本没顾得上去救火。结果打了半天之后才发现闹了个大乌龙,才想起来着火的方向是辎重大营,顿时号角急转,无数的兵马放下兵器开始手忙脚乱的去灭火。慌乱之中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火势从辎重营开始朝外蔓延,将周围的厢兵帐篷给点燃了不少。这样一来,火势没压下去,反倒是让营内着火的地方变得更大,更大的混乱逼得无数的士兵开始冲出营寨。

    好在这时候吴忠泽反应过来了,一面疏导乱兵出营暂避,一面让自己手下兵马携带水具灭火,如此一来才缓缓控制住局面,只是此时刘瑾营内的辎重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刘瑾和吴忠泽的兵马在联军之中是最多的,自然所拥有的辎重粮草也最多。结果他的粮草被这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逼得联军原本充裕的粮草一下子减少了近四成。

    天明时分的时候,吴忠泽见到了灰头土脸的刘瑾,两人是欲哭无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兄,事到如今,只有从黄陂再调拨粮草过来,否则我军只怕会先撑不住。”吴忠泽是本地地主,调拨粮草虽然让他肉疼,但是倒也不是大事,蕲黄等地本来就土地肥沃,粮食很多。此时反应过来的他是一脸后怕,指了指远处的黄冈城道:“幸亏这把火不是淮南军安排人放的,不然的话你我现如今只怕都要跟着败兵不知溃逃到什么地方了。”

    他的话也让刘瑾点了点头,这火看起来的确和淮南军没关系,不然的话昨夜城内兵马出城趁乱攻击,只怕自己的兵马绝对会被彻底冲散。所以当即点头道:“事到如今还请吴兄赶紧调粮过来,这几日我再派人去看看淮南军那边后续的运粮车队有没有跟过来。”

    “你我还是下达严令吧,这样的事八成是我们军中士兵疏忽所为,如果不能断绝只怕还会有祸事发生。”吴忠泽打了个寒颤边走边道:“走走,如果再有下次那城内的淮南军一定不会在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他一走刘瑾也赶紧去安排善后,他这边几乎半个大营都被烧光了,不仅仅要安顿士兵,而且还要清查纵火之人,一时之间大营之内再次纷乱不已。

    “三哥,可惜了,如果能和城内的正军取得联络,昨夜只怕他们就杀出来了。”淮南军的那两名辎重兵此时身着刘瑾沔州军的服饰,躲在一边暗自懊恼不已。

    “别急,这几日我们再想想办法。”老三看了看周围的乱象摆手道:“不管怎么说,你我也是烧了这么多粮草,也是与大局有益。回去上报之后肯定会被第三都收留的。”

    这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丝毫没想到,远在西面的黄陂城,何兵也是一脸兴奋的看着被自己强行抢到的城门乐得哈哈大笑,不断招呼手下的士兵冲入城内。他们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在黄陂城清晨打开城门的那一瞬间忽然出击,让那些还打算趁着清晨人少可以继续睡个回笼觉的守城军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直接打散。偌大的黄陂城一州的治所之地就这样被自己拿下,以至于何兵自己都感觉不真实。

    “快,你们水师赶紧回去,去运兵,这黄陂城既然被拿下就绝对逃不出我淮南军的手掌心了。”何兵的哈哈大笑,这些战船迅速返回开始从后方运兵,而第十七都也在厮杀大半个时辰之后成功控制了城内的局势,将留守的所有兵将全部制服。

    “指挥使,我们就守着这黄陂城吗?”何兵刚刚进入吴忠泽的刺史府,身后亲卫就上前问道。

    “守什么城啊?你去让十三司想办法立即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对了,那个吴忠泽不是有个宝贝儿子嘛。你去想想办法,让他不着痕迹的逃出去去报信,这样才会更真。”何兵想了想之后低声吩咐道。

    亲卫当即去安排,这场演戏的办法还真让吴忠泽的儿子在当夜逃了出去,虽然亲卫带着人追了大半日,却终于让对方逃了出去,顺便还抢走了一匹马。

    而这个消息伴随着吴忠泽的儿子逃到黄冈快速传播开来,甚至十三司的传递速度都没他快,这一下彻底让已经部署兵马攻城两日吴忠泽和刘瑾彻底章法大乱。

    “原来陆明这臭小子打得是这个主意,故意在黄冈城外吸引我们的兵马来攻击,自己却让何兵偷袭我黄陂城。”吴忠泽是气的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但是还是咬着牙找刘瑾商议道:“如今我等后路被断,再迟疑耽误的话只怕会被对方前后夹击彻底崩溃的。”

    “为今之计该如何行事?”刘瑾也没了主意,只能直愣愣的问道。

    “杀回黄陂,夺回城池。”吴忠泽一字一顿,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话语让刘瑾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