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渺渺浮往昔花〕〔我爸给我二十亿〕〔盛世玄凰〕〔穿书之影后她黑化〕〔我真没想高调啊〕〔死得其所系统〕〔青天有鉴〕〔重生之大圣传说〕〔邪性总裁太难缠〕〔万古界圣〕〔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我真没想修仙归来〕〔神医仙婿〕〔永恒国度〕〔巧女喜当家〕〔六零俏佳人〕〔娱乐圈如此美好〕〔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佞臣惑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一十章 一战定蕲黄
    “全军突击,给我宰了刘瑾,本将亲自给他请功。”何兵那疯狂的笑声让第十七都的士兵犹如发了疯一般冲了上去,竟是丝毫不顾及自身阵型在冲击的时候已经变得乱哄哄的。几乎所有的将士全都依靠着衣甲的眼色边辨别敌我。无数的底层将领此起彼伏的呼喝让各部将士就近组成一个个进攻的箭头,冲锋向前,硬生生的将刘瑾的出逃之路给堵得严严实实。

    “十七都的速度怎么这么快?”陆明正在中军指挥各部逼迫刘瑾出逃,从而将对方的队形击溃。结果很快就察觉到了异样,淮南军的号角居然在战场之外出现了,而且刘瑾的乱兵也不断的开始往回退,似乎前面碰到了阻碍一般。

    “让陆盛率领本部,给我杀上去,斩了刘瑾。”陆明眼珠子一转迅速改变部署,让人上前去找陆盛传令的同时,传讯李天成放弃拦截安州和申州兵马,和陆盛合兵一处,先斩杀刘瑾,断绝联军的中军希望。如此一来虽然陆明和何兵没有来得及沟通,但是却不约而同的将目标放在了刘瑾和他的中军上面,三个都近两万人在在战场之上逐渐形成了两个争锋相对的箭头,朝着刘瑾的将旗步步推进。

    乱战之中淮南军的小队战法逐渐发挥出了自己超越寻常的威力,三人一组不断上前,长枪手和刀盾手攻防兼备,弓箭手则在战场之上就近寻找组合,一支支冷箭不断的为前方的厮杀提供远程支援,为无数的攻击战队开辟道路清除障碍。如此层层推进之下,犹如钝刀子割肉一般,一点一点的将刘瑾身边的兵马全部击杀。再加上陆盛和李天成两部的精锐汇合之后,其攻击的势头在数量庞大的兵马驰援之下锐不可当,刘瑾的沔州兵马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渐渐地不论是何兵还是李天成和陆盛都靠近了刘瑾的中军,将他最后的屏障都纳入到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李天成更是亲自持弓,箭飞如雨,将刘瑾身边的将领逐个点杀,让其中军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刘瑾是沔州刺史,本身就是文官出身,他自己根本不懂得战场指挥之道,在身边的将领被李天成射杀之后,他就彻底失去了军队的控制权,被何兵和李天成、陆盛三人合围之后,庞大的兵力被逐渐的隔离出来,乱哄哄的朝着上来驰援的安州和申州的兵马冲了上去,双方乱成一团,其原本的战力本就十成当中去了七成,此时这最后三成也彻底丧失,乱军四散而逃,在黄冈城外被淮南军三军合力彻底击溃。

    陆盛此时和李天成算是卯上了劲,两人带个各自的亲卫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和刘瑾手上最后的亲卫展开最后的厮杀。陆盛手中长枪抡起,一股股凶悍的劲风迅速扫荡出一条道路,几招之下迅速打开局面,将刘瑾身边的亲卫击杀数人之后,长枪一指,直接朝着已经不断后退的刘瑾刺了过去。却不料忽然之间一道急促的风声响起,一道乌黑的羽箭后发先至,直接扎到了刘瑾的脖子上,让其胖硕的身躯轰然倒地。

    “天成,你这是什么意思?”陆盛回头恶狠狠的盯着李天成,却被对方根本无视,带着自己的亲卫开始不断吹出号角,指挥自己的第二十一都开始反身朝着申州军冲了上去。逼得陆盛也只能咽下这口恶气,长枪一挑,直接将刘瑾的尸身挑了起来,跟着怒吼道:“沔州军听着,刘瑾已死,速速放下兵器,负隅顽抗者杀无赦。”他是一脚上前直接将连滚带爬扛着刘瑾将旗的护旗兵直接踢翻在地。

    刘瑾的尸身和将旗一倒,再加上越来越多的淮南军一边厮杀一边跟着陆盛纵声高呼,被杀得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转的沔州军开始成群成群的被淮南军逼得放下兵器蹲在一边举手投降。等到何兵冲上来的时候,甚至陆盛身边的战斗都已经停了下来。

    “我去,陆盛你可不地道,这么快就将刘瑾给宰了?”何兵一句话让陆盛脸色更黑了,直接没好气的道:“你还不赶紧上去,小心第二十一都再将安州和申州那两个混账给宰了,你可就什么都捞不到了。”

    他这一句话让何兵如梦方醒,急忙冲了过去,第十七都加入之后安州和申州两军本来就兵少,此时在沔州军大量举手投降之后变得更加势单力孤,被何兵和李天成联手一南一北合围在其中,很快包围圈就开始越来越小。

    “放下兵器,饶尔等一命,在负隅顽抗,就是步刘瑾后尘,身首异处。”陆明带着自己的亲卫上前,派人朝着包围圈里齐声高呼。在此山穷水尽之时,这道命令几乎是让所有的申州和安州军将士喜出望外,逃出生天,顿时慌不跌的扔下手中的兵器,迫不及待的举手跟着淮南军一队队走出来。那几个核心的地方军将领甚至连安州和申州刺史都没放过,直接抓了过来。

    “安州刺史耿继忠?申州刺史黄章?”陆明看着被押上来的两州刺史,冷笑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起兵对抗淮南观察使的训令。将这两个逆臣绑了押送扬州,交给主公处置。各部立即将俘虏押到黄冈城内,等到后勤队到来之后移交给他们。”陆明让陆盛带兵处置俘虏,打扫战场,然后带着李天成和何兵边走边道:“黄州如今快要平定了,何兵,既然是你打下的黄陂城,那么吴忠泽就交给你追击了。第三都和第二十一都立即进入沔州、安州和申州,将淮南道西面屏障彻底握在手中。”

    “陆将军,您是主将,还是坐镇黄州和蕲州吧,其他三州主力兵马已经被拿下,只需要一营前往即可完成控制州府。”何兵笑道:“再说黄州乃是将军老家,率军回乡哪能不回家一趟?”

    “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阿谀奉承了?”陆明看着这家伙的样子忍不住哑然失笑,随即摇头道:“十三司已经接到北方的紧急通报,扬州主公也有军令传来,着我等尽快平定岐黄,然后举兵前往申州布防,一方面防止寿州盛唐大战之后杨行愍趁隙打申州的主意,同时也是防备北方蔡州等地的秦宗权的窥视。”

    陆明的话让何兵点了点头,他对于大的战略布局没有多少概念,但是也不是痴傻之人,陆明的话他自然明白其中的含义,所以跟着道:“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扫平黄州的余孽,天成率军从安州南下一路南进将沔州收入囊中,也免得被南边的钟传觊觎。如此待我收复黄州之后率兵北上和将军在申州回师,必能阻秦宗权南下。”

    “如今申州境况不容乐观,北面秦宗权投靠黄巢之后,对申州是虎视眈眈。而现如今杨行愍在王播在盛唐城下也不知何时分出胜负。然则杨行愍此行是倾巢而出,王播一介匹夫誓难抵挡。寿州被拿下之后,西面就是西面光州就是他下一步要进军的所在,我们绝对不能晚了,必须在向冲指挥使到达之前,守住申州屏障。”陆明作为蕲黄等地的淮南军主将,自然知道扬州大本营对于此地的一些军事安排,所以在安排完军务,三人分散之后立即找来陈武,让他安排人将此战经过迅速传回扬州,同时让舒州的向冲做好准备,择日前来换防。他的性格不适合这种绵密的防守部署,再加上第一都向来是跟着向冲走的,在陆翊的最新部署之中,蕲黄等地的淮南军各部会重新组建第一卫,向冲接任陆翊的统军大将军之职。他则带着第三都坐镇舒州,和陈瑜筹建组建第四卫。

    陆明这一下算是在安排战后各军的部署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黄冈城外的这一战彻底打掉了蕲黄等地的反抗势力。在随后吴忠泽也被拿获之后,整个黄州彻底陷入群龙无首之地。在杜荀鹤从扬州抽调过来主政之后,黄州和蕲州一样开始逐步平稳下来。

    而第三都跟着陆明北上的时候,李天成也进入安州地区。安州虽然地方军的兵力弱,但是其地盘却丝毫不逊色黄州,比起申州和沔州加起来的地域都要大。所以第二十一都甚至在陆明已经进入申州接管了申州和信州之后,他还未来得及南下沔州。最后还是何兵派出部分兵马和水师一起抢在钟传动手之前进入沔州,拿下了汉阳等地,将钟传堵在了沔州南边。

    而在随后何兵接到了钟传出兵的消息之后,顾不得和陆明汇合,第十七都和盛宏晔的水师大举南下,直逼江州地界,当着敌我双方无数兵马的面斥责镇南军趁虚而入侵犯淮南地界,大军杀气腾腾,和拿下了沔州那边的镇南军差点真刀真枪的厮杀起来。如此不顾一切的做法让钟传大感头疼的同时也逼迫对方不得不将前出的触角又缩了回去。

    何兵虽然没有按时北上和第三都汇合,但是向冲却带着第一都和龙剑锋的第十一都过来了,在持续的后援兵马抵达之后,蕲黄等地的淮南军兵力大增,五个都三万多兵马不仅仅让本地的各大豪族不敢有任何异动,也让钟传和赵德枢暗自庆幸不已。

    向冲的第一都没有在蕲黄腹地停留,只是留下了龙剑锋坐镇黄州,第一都和他本人迅速北上和第三都换防,接过了防御申州的重任。而陆明则火速返回舒州修整,同时将舒州和霍州的防务接了过来。短短十几日之间,淮南军就将两地的主将更换过来,一时之间让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这其中的含义。但是不论是前方的向冲和陆明还是扬州大本营的薛洋和袁袭、陆翊等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番调整之后,淮南军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中和二年七月初一,第三卫高济所部越过滁州东北边界,进入楚州地界。同时薛洋也在扬州下达了讨伐毕师铎的命令,宣布起七大罪状,扰乱地方、祸乱楚州、背弃百姓,着令淮南军第三卫统兵大将军高济征伐之,同时着令楚州刺史赖同辉配合淮南军行事。

    淮南军的这一番动作和举动让外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也让身在寿州盛唐城下的杨行愍感到了一股难以言明的寒意。和其他人不同,他是深切感受到了薛洋此举的用意,在申州被向冲接管之后,这位擅长防守,性情沉稳的心腹大将足以阻挡住任何敌人,同时也断了自己进军光州之后的西进之路。而高济率军出楚州也同时威胁自己之后在濠州的步伐。一举一动不仅仅让淮南军的地盘大增,而且提前一步将自己算的死死的,逼迫自己只能不断北上,从而和庐州这个统治中心越来越远,一旦到时候自己遭受道攻击,必然会让原本就脆弱的后勤运输彻底崩溃。

    “你们都说说,我军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杨行愍阴沉着脸,甚至连即将就要开始的大战都没心思管了,独自沉吟半晌之后抬头问道。

    “末将以为还是先拿下盛唐和寿州,将我庐州军之根本搬到寿州,然后伺机北上,以参加勤王的名义打败秦宗权,夺占蔡州。”刘威的话得到了李神福的赞同,但是却让杨行愍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如果真的如刘威所言,那自己岂不是被薛洋逼得步步后退?这对方进一步自己就要退一步,到时候能够退到哪去?

    “你们安心去打好这一仗吧。传令回庐州,让军师启程来盛唐,想来军师已经有了对策了。”杨行愍挥手打发了刘威等人之后,有些头疼的看了看东南,苦笑道:“难不成真的不如他?昔日的一位军中文书,没想到如今居然能够纵横捭阖,将我逼到了如此地步?”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远在扬州的袁袭却在薛洋面前微微一笑道:“向杰汇报,杨行愍在盛唐已经准备妥当,只怕此时已经开始拉开架势了。”

    “盛唐一战,不论成败,我军的北境方略都已经部署妥当。军师,让陆翊下令,从速组建第四卫吧,以陆明为主将,陈瑜为副将,将黄杰的第五都和骑兵都都放进去。”薛洋微微一笑,脸上风轻云淡,丝毫看不出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