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每天都在劝〕〔卿本红妆之朕不嫁〕〔锦上添〕〔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女总裁〕〔重生主神混都市〕〔我竟然是富二代〕〔我不是超级警察〕〔香港1968〕〔年少有为〕〔米奈希尔之力〕〔全能护花学生〕〔一品丫鬟〕〔重生嫡女,腹黑王〕〔家有悍妻怎么破〕〔乔夫人她总想着离〕〔巧女喜当家〕〔龙回都市〕〔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几家欢喜
    “主公,今日十三司可是忙的四脚朝天,这一叠子急报都快堆到房顶上了。”中和二年七月十五,恢复了平静和繁华的扬州城显得异常的热闹,刚刚在瘦西湖陪着陈潇潇和张沐雪俩女玩了几天刚回来,袁袭就和袁袭匆匆找到他笑道:“主公这几日好安逸啊,可怜我这个军师是殚精竭虑,一脑门子事。等到将来主公可要给我好好告个假才好。”

    “看军师这欢快的步伐想是没什么坏事吧?”薛洋招呼袁袭和严明坐在一边笑道:“让我瞧瞧都是些什么消息。”

    “蕲黄收复了?向冲的第一都已经到了申州,倒是不错。”薛洋点了点头,将这份情报下之后微一沉吟道:“申州地处淮南道西北端,将来除了防御蔡州秦宗权南下,对内要掣肘杨行愍在光州的举措,西面还要防御山南道的东侵,向冲坐镇蕲黄倒是没有问题,然则缺乏一位有效的州刺史处置民政,不知严先生可有人选?”

    “主公麾下文臣历来稀少,虽则我观察使府竭尽全力培养,礼司也在各州开启科场,征辟人才,时至今日,如果是普通州郡之才,要也能应付,但是申州如此要地,事关重大,只有抽调些旧人才可。”严明苦笑道:“臣之所以跟来就是想请示对策,将来主公下辖之地日益扩大,这治理地方之人可没办法短缺。”

    “那就在州之上再设行省,第一个就在这蕲黄之地试试。”薛洋沉吟半晌之后说出的方案却让严明两人有些不解,这自己正说着文官短缺,能够主政一方的地方官员缺乏,怎么薛洋接过来的话居然是再加一个行省呢?不过这个方案本身严明倒也没有意见。实则是其实此时州郡之上已经有了上级行政机构,那就是道。从唐初将全国划分为十道开始,道这个行政机构就逐渐开始从虚转实,等到了唐末,道以及所为的节镇实际上就已经在充当州郡的上一级行政机构了,只不过不论是严明还是薛洋对于这种粗糙原始的地域划分都不满意而已。

    “算了,此事民政部制定出一个细则条陈出来,和孟昭图商议一二。毕竟我们这群人里也就他真真切切在朝廷中枢待过。”薛洋摆摆手道:“先让望江知县汪德邵过去充任申州刺史,等到以后再说。”

    “呵呵,这个吴明还真是把事都办成了?王成虽然大败而回,但是倒也带回去两万多人马,有寿州等北部城池在手,倒也能够拖延一时。”薛洋继续看着十三司的情报,旁边袁袭则跟着笑道:“寿州南部是大别山,山区地势,人口稀少,而且霍州也还被我军控制,只有北部是平原,人口稠密,中原等地流亡之民也多聚集在那里。而且王成其人比起他的表兄王播,才能要高出一截,有吴明在旁边教唆帮忙,只怕杨行愍短期内要平定寿州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个王成倒是个可用之才啊,听说他在盛唐城时,民政上处置的很妥当。”严明在旁边插话道:“让十三司想想办法,到时候拉到主公麾下,不论充任文臣还是武将,都肯定能够出任州郡刺史之职。”

    袁袭白了这个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家伙一眼,见到薛洋在沉吟不语,开口道:“主公是在思索杨行愍和戴友归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军师有何高见?”薛洋见到他胸有陈竹,点点头道:“杨行愍和戴友归只怕是已经察觉出来是我在背后捣鬼,军师以为戴友归可有反制之策?”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袁袭摆了摆手道:“小动作肯定有,然则吴明这一计是阳谋,就算是戴友归看穿也无济于事。庐州军本身就只有四万多人,这已经是杨行愍穷兵黩武不计后果扩充而来。如果短期内拿不下寿州,那么他手头的兵马会彻底拖累庐州民生。所以臣以为就算是戴友归有心想算计,也会忍到收服寿州全境,杨行愍有了回旋余地之后才会施展。至于小动作嘛,”袁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道:“也不排除他暗中派人插手高济在楚州的战事,将毕师铎引入濠州,或者干脆使阴招让毕师铎在楚州背水一战,拖住高济的脚步。”

    “戴友归和杨行愍就全部交给十三司处置吧。”薛洋想了半晌之后摇摇头笑道:“如今楚州那边第三卫三万多人,高济用兵之能比起毕师铎要高出不知一筹,有赖同辉在苦苦坚守,自可见招拆招,不必理他。”

    “主公,如今我军北面只剩下第三卫一路在征战,臣以为楚州平定之后可以择机筹划南线战事了。”袁袭笑道:“江南富庶,不比中原久战荒废,拿下之后立时就可给我军带来助力,严先生也不会为了军需发愁了。”

    “你还知道你们军政消耗啊。”严明本来还在考虑薛洋所说行省的事情,以他看来在蕲黄五州试点倒也无妨,他打算近期和孟昭图商议一二,此时忽然听到袁袭将话头转到他和民政身上,忍不住笑骂。

    “须得尽快处置了境内的纷争,只怕淮南军北上之日不远了。”薛洋这句话让两人停止了调侃,袁袭见到薛洋看到了最下面的那份从西川发过来的情报,顿时沉声道:“如今黄巢的大齐军已经彻底退出关中,在河中一带也被步步紧逼,若不是华同数州还在掌控之中,只怕退入中原之路都被断绝了。”

    “黄巢虽败,然则乱军一向韧性十足,就算是败了数阵,官军想要将他们驱赶合围,一时之间也难以做到。臣以为至少年底之前,我军出兵之时机尚未成熟。”严明的话让袁袭摇了摇头道:“目前就要看占据着蔡州的秦宗权的反应,他手下占据的这块地盘和华同等州郡相连,地域广大。如果黄巢军退入此地的话,说不得我军就算是不出兵也不行了,保不齐黄巢就会南下。”

    “让陆明在舒州筹备第四卫,让陆翊将陈瑜所部调过去,尽快磨合。如果出兵的话就带第四卫前行即可,其他各部按照军政部方略执行。”薛洋点了点头,之所以让向冲带着新组建的第一卫坐镇蕲黄之地,在申州布防,就是害怕如果黄巢一旦从蔡州南下,蕲黄等地必然会首当其中。更何况,对比袁袭等人,薛洋可是知道这个秦宗权是何许人也,有这等人在蔡州盘踞,申州很快就会变成厮杀不止的战场。与其坐守,还不如趁此机会以出兵勤王的机会,将这隐患扼杀在萌芽之中。在将杨行愍逼到了寿州替自己分担来自北方的乱象之后,这申州终究是需要自己分兵去把守,不然南进计划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执行。

    扬州的薛洋和手下这一文一武定下最后的方略之时,盛唐城内,刚刚拿下的城池中尚有小股的散兵游勇在作乱,不过不论是杨行愍还是刘威戴友归等人都无心去关注,之时吩咐田覠带人镇压,几乎所有的军政高层都聚集在王成的府邸商讨下一步的方略。

    和扬州那边尚且算得上是未雨绸缪相比,杨行愍和戴友归就显得愁云惨淡了,盛唐一战,结果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最后王成出乎意料的将寿州军救出,一路北逃,刘威看似大获全胜。不仅俘虏了上万人手,补齐了此前的损失,而且盛唐城内和王播留下的辎重也对缺兵少粮的庐州军不无裨益,但是刘威却一点喜悦的神色都没有,反倒是眉头紧皱。

    “都说说吧,下一步该如何行事?”杨行愍见到众人沉默,咳嗽了一声问道:“我已经调后方文官前来盛唐,到时由我亲自坐镇盛唐城,给大军运输辎重补给。”

    “主公,此战之所以未尽全功,是末将料敌失误所致,请主公责罚。”刘威上前一跪到底道:“枉我平日自负,然则却被人在眼皮子底下钻了空子,实在是罪该万死。”

    “起来,此时也怪不得你,要说失误是我杨行愍失误了。”杨行愍将刘威扶起来笑道:“胜负乃是兵家常事,不要沮丧,此战虽然没有达成预想,然则毕竟斩了王播。寿州内部大乱,还需要你统兵北上,速速拿下寿州府城,让我杨行愍有了回旋之地才可。”

    “主公,为了弥补过错,我已安排人手前往楚州,说服毕师铎在楚州牵制淮南军高济所部,为我军奔袭寿州解除后顾之忧。”戴友归面带愧色道:“臣有罪,也不敢多言,只愿尽心尽力为主公分忧,才可稍减愧疚之心。”

    “军师和诸位乃是我股肱之臣,都无过错。有我杨行愍在,区区受挫我庐州还受得起。”杨行愍大手一挥道:“诸位安心打仗,一切有我在背后支撑。”

    “主公,奔袭寿州应该趁早,让王成没有时间整合王播旧有势力,如此才能突袭而胜。”刘威和戴友归对视一眼相互点头之后抱拳道。

    “军前大事,你自行决断即可。本府既然任命你为全军都统,那么所有的军机大事,你自可一言而决。”杨行愍拍了拍刘威的肩膀笑道:“我和军师只管后勤和军情刺探,其他所有事皆由你做主。”

    杨行愍的决定让刘威感激涕零,此时此刻杨行愍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的心头热血重新燃起,也让前来听训的李神福等人各个都摩拳擦掌,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寿州,宰了这个关键时刻坏事的王成。

    而此时败退回到寿州的王成是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一切了,他在回到寿州之时,吴明已经在城中等待。败兵虽然精疲力竭,四万大军损失过半,而且更要命的是王播这个领头人还阵前被杀,城中一片混乱,但是好歹王成也跟着回来了,算是让所有迷茫的势力看到了希望。

    王播在占据寿州之后就将原本终于张翱的势力全部打落马下,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寿州本地的豪族,他们对于王播这个草莽之人根本就不屑一顾,虽然慑惧于对方的强势和兵马,在王播活着的时候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此时王播的死讯一传过来顿时开始兴风作浪。

    “将军只管安心整顿兵马积极备战即可,这些人和家族交给我来处置。”吴明找到王成的第一句话就让对方安下了心思,两人在秘密商议片刻之后,分头行事。王成以王播表弟和寿州兵马使的身份整合寿州兵马,同时安抚王播的家人和王氏族人,而吴明则直接以陈家和扬州薛洋的身份给各家各户送去了一份名剌,要求各大豪门在此危难之际务必全心全意辅助王成稳住府城局势,不要被外敌钻了空子。

    “吴营正,你这办法只怕难以凑效。”跟随吴明而来的阿贵摇了摇头,对于区区一份名剌就想让这些大小家族偃旗息鼓,只怕是难以起到什么效果。

    不过吴明却笑道:“你等着吧,听说戴友归的人也跟过来了,我这招叫投石问路,目的不在这些家族身上,而是在戴友归的细作身上。等到这些细作和这些家族联络上,你就雷霆出手,斩断这些家族伸出来的触手,震慑住这些人。如此短期之内必然可以收到效果。至于这份名剌嘛,实则是给他们一个机会,如果有谁能够主动前来投效,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人。你通知一下陈家主事,将陈家能够掌控的家族单独列出来,免得误伤。”

    吴明看似平常的话语却让阿贵这位执掌十三司暗卫的头子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吴明这根本就是要在寿州城内搞恐怖气氛,以杀戮来压制矛盾爆发,好为王成争取时间,只怕后续的兵员和粮草也都会着落在这些人身上,到时候只怕这些家族根本就笑不出来了。

    “算了,我还是执行命令吧,剩下的都靠你谋划了。”阿贵匆匆走了出去,决定好好当个助手,不操心这些让他都感到害怕的事情。但是吴明却冷冷一笑,看了看天色,转身让自己的亲卫匆匆进来,秘密安排下去。

    而伴随着他的这些动作,整个寿州城开始风云变化,在失去了王播的压制之后,匆忙上任的王成根本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去掌控一切,再加上吴明和戴友归的人充斥期间,寿州注定从此不再安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