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穿越全能网红〕〔金牌助理:影帝成〕〔阴阳旧事〕〔绝品都市医圣〕〔断琴长歌〕〔都市之至尊高手〕〔都市无上仙王〕〔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异食斋〕〔重生我要当学神〕〔茅山鬼王〕〔最强运动员〕〔美漫世界的武者〕〔我真没想出名啊〕〔道门法则〕〔九龙吞珠〕〔重生之无敌巨蚁〕〔平衡天下〕〔龙回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入局
    “营正,庐州的帐前都暗线已经开始出动和城内的那几大家族秘密联络了,各家各户都派了人上门。”中和二年七月二十,吴明施施然来到刺史府的时候,副手也急匆匆将刚刚收到的情报汇报给了吴明。

    “这么一大早就出动人手了?戴友归调教出来的人倒是尽职尽责。”吴明眼神一凝,随即问道:“都是哪几家?”

    “城东的刘家、张家,城南李家、吴家还有尚家,对了,还有城北的郑家。”副手一一将寿州城内的六大家族全都给数了出来,随即又道:“还有部分中小家族,不过这些人户几乎都和庐州有些关联,其中部分还是庐州那几个大家族的分支。”

    “让阿贵的暗卫去处置这些人,通知暗线,探听到他们勾连的内容和证据。”吴明一面让副手去通知阿贵准备行动,一边看了看自己立身的刺史府大门,顿时笑道:“如今我可是寿州刺史府的主簿,还有两队兵丁可以调动,加上刺史府的衙役捕快,得走明路,讲究证据。去通知昨日的两队人马中午时分来府中报道。”

    吴明这边好整以暇,甚至还有空去翻查寿州刺史府这几年来的卷宗和田赋民册,但是阿贵那边却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在这些帐前都暗线纷纷前出的时候,集中了大批的人马悄然出现在寿州帐前都的据点面前。

    “给我上,把他们全都给我抓起来。”阿贵一声冷笑之后,右手一挥,身后无数的暗卫人手直接就冲进了这个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家商行的所在,将里面大大小小数十号人全都抓了起来,其中还有部分人见到外面有打斗声,直接抽出了兵器反击。只是在阿贵等人早就严阵以待面前,这些反抗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不多时为首的一名中年人满身是血,被两名暗卫给拖了出来。

    “启禀统领,庐州细作已经全部被抓获。”阿贵挥了挥手正要将这些人带走,这位满面是血的中年人却忽然一阵挣扎,怒吼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青天白日的当街抓人,还有王法吗?”

    这一声怒吼和他一身血迹倒是让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虽然很多人一见到血就躲了出去,但是还是有些人停了下来开始对着阿贵等人指指点点。

    “这倒是奇怪了,你们一口庐州腔居然还说有没有王法?看样子戴友归没把你们教好啊,当细作都是个半桶水。”阿贵冷笑道:“既然你要王法,那就全部移送到寿州大狱之中,等着被审判吧,把他们都带走。”

    阿贵丝毫不理会这些人的嚎叫,直接命人将他们拖向寿州大狱,在王成让卢静亲自掌控了寿州城内的一切之后,阿贵索性也借助官府的名义将他们带走,同时命人直接守住那几大家族的出入之地,准备伺机抓捕剩下的细作。

    这一幕很快就传到了在刺史府,在里面坐镇的吴明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这个阿贵,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当十三司暗卫的觉悟,就这么大张旗鼓的抓人,打量着是让我去给他收拾后尾。”他嘀咕了一声之后倒是想起了什么,将手中的民册扔在一边道:“去安排人手立即审讯,尽快得到帐前都的内幕消息。”

    吴明这边在加大力度进行突击审讯,但是阿贵那边动手的消息随即也飞速在寿州城内流传开来,那些原本从各大家族出来的帐前都细作几乎刚出来不久就遭到了阿贵的暗卫迅雷不及掩耳般的打击,短短几日之内就基本上全部被抓,只有少数人被故意放走。而吴明在随后直接以寿州刺史留后、寿州兵马使王成的名义公布了这次抓捕行动的结果,将这帮庐州细作的底细几乎一股脑全部公之于众。同时通报出去的还有除了郑家之外几乎寿州所有的大家族里通庐州,妄图献城投诚的罪证。

    如此一来,整个寿州原本就大战来临,黑云压城的气氛因为这场声势浩大的抓捕行动而变了样。刺史府的断然行动让大部分民众开始感受到了一股兴奋,而几乎是相辅相成的,城内的军营里那越发高涨的号角和战鼓声也逐渐的起到了稳定民心的作用。如此一来前几日不是战战兢兢就是抢购物资粮食的行为为之一缓。

    普通百姓开始安定下来,但是为首的五大家族却开始战栗不安,在吴明送过来的传票面前根本就手足无措,自己才刚刚和庐州来人商议完对策,转头对方就被刺史府一锅端,这其中明显有一股浓浓的阴谋的意味在其中。所以当这些家族家主来到刺史府之后面对吴明之时,都是无一例外的叫屈喊冤。

    “诸位觉得自己冤枉?”吴明特意将从军营中坐镇的王成喊了回来,在刺史府正厅之上见到这些人几乎是众口一词,忍不住冷笑道:“诸位和庐州细作暗通曲款当真以为天衣无缝?这些细作是从你们家中出来之后才被抓的,而且他们的口供都摆在诸位面前,这等人赃俱获的事情难不成还能抵赖不成?”

    “吴主簿,如你所言,这些所谓的庐州细作刚刚从我们家门中走出就被刺史府衙役抓获,这等事情是不是太过于巧合?细作行事多是隐于暗中,如此广而传之可不像是细作,反倒是像公门中人所为,不知吴主簿以为如何?”李家家主李天来越过众人,直直的盯着吴明冷笑道:“恕我眼拙,为何以前从未在刺史府中见过吴主簿其人?不知兵马使将军是从何处寻来的这等奸佞小人,妄图祸害我寿州根基,真该让他下狱去好好查问一二。”

    “是吗?李家主这是在质疑本将的眼光了?”王成一拍案几冷笑道:“既然几位不珍惜本将的良苦用心,那也好,今日就让你们死个明白。”他来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吴明的通报,所以当即一挥手,吴明朝着门口的副手使了个眼色,随后好几人就被十三司的人押到了跟前,同时还送上来不少纸张。

    “这是你们几家和庐州细作联络的线人,我没说错吧?还有这些往来信件。”王成怒道:“我原来不知,你们这些人居然和庐州眉来眼去这么长时间,从张翱刺史尚在之时你们就忙着献城投降了。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今日人赃俱获,你们还妄想着抵赖,真是死有余辜。”

    “卢静,立即派兵将李家为首的五大家族之嫡系主干全都给拿下,抄没家财,所有男女打入贱籍。”王成转身对吴明抱拳道:“庐州军大兵压境,本将需要专心作战,城内一切俱交由主簿代理。”

    卢静带着一众人等迅速上前,根本就不给李天来等人争辩的机会,几个彪形大汉迅速上前,直接将这些人迅速拖走。

    “将军但请安心指挥作战,城内一切包括这些人的异动,都交给我处置。”吴明微微一笑,在王成匆匆返回军营之后笑道:“几位,这么长时间了,看热闹也看够了,出来吧。”他的话音一落,赫然见到旁边的隔断之中走出来三个人。

    “陈鸣、郑煜、张家园见过将军。”三人向吴明刚一行礼就被他给拦住了笑道:“好了,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还是坐下说吧。如今事关重大,吴明虽然授命管控寿州城,但是还是需要三位鼎力相助。”

    “将军放心,我等皆是接到了家主传讯,定会全力以赴听从将军调遣。”陈鸣就是陈家人,虽是旁支,但是在如今陈家已经和薛洋连成一体的情况之下,陈家在各地的旁支纷纷加大了和主家的联系,借着这种情况,陈家的声势已经逐渐重返鼎盛之时。

    “这五大家族被将军查抄,定然会在寿州激起剧变,甚至还会影响民心,如果是太平时日倒也无妨,本将有的是手段来消弭。只是如今,庐州军只怕旬日之内就会抵达城下,接下来必然是一场血腥大战。所以本将今日请三位前来,是有一事相托。”吴明看了看在场的三人,点头道:“这些人除了家族长房主干,剩余的人手我会陆续释放,给他们和城外联络的机会,配合将军行事。我需要你们在他们彻底败露之后,出手稳住寿州城内的民心。但是不能让外人看出来你们是遵从刺史府的命令。你们能做到吗?”

    陈鸣和郑煜、张家园三人相互对视,瞬间明白了吴明的意思,跟着起身道:“将军放心,我等明白。”

    “不知我淮南军何时会来寿州解围?我等也好暗中为兵马使筹备好壮丁和钱粮。”张家园此时突然起身问道。张家是本地家族,但是张家园和陈鸣是好友,在得知了陈家主家的底细之后就清心投靠过来,这几年借着和陈家的买卖来往,发展速度很快。

    “这是观察使薛郎君考虑的事,而且淮南军在西面已经抵达了申州,东部大军也在高济将军的率领之下前出楚州。张家主不必担心,就算是寿州守不住,那杨行愍也不敢对你们下手的。”吴明摇摇头笑道:“诸位尽管安坐,就算是在庐州境内,我扬州商人也是可自由进出,不受阻碍。”

    张家园微有些沉吟,但是陈鸣和郑煜却对视一眼,眼神之中有些兴奋拉着张家园快速出了刺史府,匆匆返回家中布置。

    而吴明在三人走后,则带着大队的人马进入被查抄的那五大家族,将几乎所有的府库财产全部查封,大量的钱粮在随后两天时间内迅速被送进刺史府的府库之中,甚至在查抄之中还发现了他们藏匿的部分武器盔甲。吴明当即将这些东西全部在寿州城展示了一遍,随后当做战利品送进了兵营。

    查封了家财之后吴明更是亲自坐镇审讯这些家族中人,而按照此前的计划,吴明对于各大家族的旁系人手子嗣基本上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以各种理由和借口,甚至暗中给他们透出风声,以被查抄的家财来恕罪,只要签字即可释放回家。这些人和嫡系主干不一样,除了少部分死硬顽固分子之外,大部分随后纷纷被释放。而且吴明之所以亲自前往查封抄家,就是只将这些家族的浮财全部没收了,类似于家宅店铺什么的在随后直接又还给了他们。

    “营正,暗卫已经派人混进去了。”副手在吴明处置完这些之后上前汇报道:“城外也传来消息,庐州军已经越过寿州地界,正朝府城而来。”

    “你把这个消息送给王成,另外让暗线去这些人里面去散布消息,就说庐州军已经杀到。”吴明回到十三司的住处之后匆匆吩咐道:“另外让城外的眼线联络帐前都里面混进的暗线,把这份情报递出去。”吴明从怀中逃出一份皱皱巴巴的信件递给他笑道:“这一次给刘威准备了一个狠的。”

    “只怕刘威在盛唐那边吃了亏,未必肯信这个帐前都送过去的消息。”副手有些迟疑的问道。

    “放心好了,寿州军已经在城外给他们预备了一个陷阱,不怕他们不去钻。”吴明看着寿州城东的那座小山坡忍不住一笑,在目送副手匆匆离去之后也出门而去,不过他去的方向却是军营所在地。

    而在此时,阿贵的身影也悄然出现,几乎是全程跟踪监控着黑夜之中几道身影匆匆从寿州的一处角门离去之后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伴随着这几人的离去,围绕着寿州的争夺,各方势力都在这一刻落下了最后一枚棋子,不论是坐镇寿州的王成,还是已经近在眼前的庐州军刘威,甚至兵马未来但是却提前布局的淮南军在之后的半个月时间内都开始了近乎于惨烈的搏杀,千年古城寿州的命运也由此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

    只是无人知晓的是,也就在此时,除了眼前的这几方势力之外,棋局之外,也有一双眼睛对准了寿州,正在逐渐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巫师降临诸天〕〔华娱大佬刷副本〕〔轮回学府〕〔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陈平江婉全文免费〕〔公子如兰,美人如〕〔重生之明星奶爸〕〔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遮天神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