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平生至爱你一人〕〔悠闲大玩家〕〔盛世婚宠:前妻,〕〔总裁爹地宠上天〕〔长生不老混都市〕〔重返洛杉矶〕〔全球高武〕〔商场大咖〕〔盛世书香〕〔你是我戒不掉的甜〕〔绝世仙尊在都市〕〔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婚途漫漫:甜蜜新〕〔婚前婚后:腹黑总〕〔一代狂婿〕〔进击的赘婿〕〔高冷总裁霸道来袭〕〔第一好婿〕〔机战天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公开的陷阱
    “启禀都统,帐前都汇报,寿州城内王成已经整合了败兵,严守城墙,另外派人在城北的硖石山驻扎。”中和二年八月初十,刘威的兵马距离寿州城只有区区数十里的距离,除了斥候的前出刺探之外,帐前都的情报也终于送了过来。

    “硖石山?”刘威在马背上摊开地图,看了看之后皱眉道:“军师这个帐前都只怕作用也没那么大,让李神福的斥候去看一下。”刘威随手将这份急报扔在一边,一边催促兵马加速前进,一边沉吟不语。硖石山和八公山都位于寿州以北,王成在硖石山布防根本就威胁不到自己的庐州军。如果真要布置陷阱的话,也应该是沿着芍陂和瓦埠湖布置防线,将自己挡在寿州城外,从而构成第一道防线才是。

    “都统,何事愁眉不展?”李神福本来在前军,但是在接到刘威的命令之后,却一面布置斥候一面拍马过来问道。

    “你也看到了异状?”刘威看了看李神福道:“依你之见,这王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布置后路,除此之外,末将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来。”李神福道:“在硖石山布置兵马,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打开我军的包围圈,将城中的兵马接应出来。”

    “是啊,这个王成确实有些门道,他这样布置就是个阳谋,就算是我等知道,却也无法阻拦。”刘威叹息道:“乱世百年,到底有多少英雄豪杰埋没在草莽之间?这个王成本就是和王播一样的草莽之辈,但是却能够有如此见识,真是恨不得想将他抓过来为主公效力。”

    “都统对于攻城有何高见?”刘威的叹息让李神福一阵沉默,随着刘威来到寿州征战,李神福也深切的认识到自身的缺陷,这段时日他在努力学习,想让自己也能够早日拥有和刘威这样的见识和战场指挥应变能力。

    “虽说我并不看好军师的帐前都的刺探能力,但是王成能够整合城内的各处势力,将败兵拧成一股绳,想来是不会有大差错的。”刘威摇摇头道:“而且不论如何,硖石山布置了人马,所以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才能够彻底将王成消灭在寿州。”

    “好吧,你是都统,我听你的。”李神福一抱拳之后纵马朝着前方而去,刘威所说的办法他能够猜得到,事实上此时在城内的王成也在做最后的部署,将寿州城的城防分派交代给各军分别驻守,自己则让卢静带着本部和征集上来的三千名壮丁作为后备军,随时支援各部。

    “兵马使,硖石山那边——”刘虞侯还没问完就被身边的卢静一把拉住了,但是这几个字却让所有人都一瞬间心神一动。

    “硖石山那边本将是安排了兵马,不过诸位也不用担心,那支兵马现如今还不到时候动用。”王成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出营准备,自己则让刘虞侯留下来道:“本来是准备让你去守硖石山的,但是你这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不适合,索性将最要命的城南和城东交给你吧。记住一个月之内,城防绝对不能有失,否则我等都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末将领命。”刘虞侯一抱拳转身而去,很快,在庐州军尚未抵达城下的时候,城内的大军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守城准备,无数的雷石滚木和弩机都被搬了出来,遍布在城墙的各处,而且各处城墙也都紧急加固过,来来往往的士兵也在不断的抬出各式各样的守城器械,其中有些吴明甚至都没见过。

    “刘将军,你这都是从哪搬出来的东西?还能用吗这床弩?”吴明见到鱼粮道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床弩和老实的弩机,还有各式各样的撑杆投石车等等,左右躲避之后才来到刘虞侯身边笑道:“如何?此战可有把握?”

    “呵呵,特使你就放心好了,我老刘一定会让您大吃一惊的。”刘虞侯指着身边的这大大小小数十架床弩和弩机信心满满的笑道:“这些好东西可都是寿州库藏,很多还是当年朝廷打淮西的时候留下来的。我找人试了试,又修了一下,还都能用。”吴明这些天算是在军中这些将领面前公开露面了,有了这位淮南军的特使在城中,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有一股莫名的信心,类似于刘虞侯这种一心想要露一手以便于日后在淮南军中有个升迁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吴明这两天透露出了淮南军那边几乎清一色都是从底层升上来的将军之后,这些人都是一阵兴奋。唐末这个时代,牙兵牙将和藩镇节度使几乎是一对相互依存的怪胎,一方面藩镇节度使需要牙兵牙将来巩固地位,另外一方面,牙兵牙将也需要藩镇节度使来维护自己地位,所以双方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奇奇怪怪的姻亲和主从关系。在所有藩镇军队的高层,几乎都是依靠这种关系来把持的,底层人士没有特殊际遇根本没有晋升的通道。

    “虞侯,看吧,那边庐州军已经过来了。”吴明和刘虞侯在城楼上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所有的守城器材,尚未布置人手进行值守,吴明忽然指着城外地平线的尽头隐隐然有大片的烟尘弥漫而出,顿时道:“赶紧安排人手进行防守,想来如今的天色刘威不会来进攻了,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

    吴明和刘虞侯匆匆交流之后迅速离开了此地,庐州军抵达城下,他也需要去安排十三司的人继续释放消息,吸引刘威的注意了。硖石山那边在吴明的安排当中可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寿州城内军队的布防由王成负责,他则带着十三司一面弹压城内势力的反抗,一面让阿贵秘密去安排部署,几乎就在刘威在城下扎下大营的同时,十三司这边也将关于硖石山那边的一份详细的部署公文放到了帐前都的面前。

    在阿贵端掉了几乎所有的帐前都在寿州城内的主力暗线之后,那剩余的几个人好不容易得到这份情报,几乎是想尽一切办法要尽快将消息送出去,在当天夜里当他们骗开寿州北城的一个角门之后,隐藏在黑暗中的阿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

    “你是说,李天来的李家还有人混在军中为庐州效力?”吴明听到阿贵说出的这个消息之后有些无奈的摇头道:“这个地头蛇果然不好对付,就算是拆掉他们的主干之后,旁支之中还有这么多势力,能够为庐州效力。”

    “那也没办法,虽然营正的身份在如今军中高层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这些底层的将领可还都不知道,就算是知晓,只怕也知道我军无法飞过来支援,所以庐州军这条过江龙算是提前稳住了局面。”阿贵知道吴明的苦恼,虽然前几天他以雷厉风行甚至是残酷的手段镇压了城内的大家族之乱,但是毕竟时日太短,他在明面上占据上风的同时在暗地里却丝毫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这还是他本身就指挥着十三司这样的情报机构,身边还有阿贵领导的行走在黑暗中的暗卫力量。

    帐前都的人手出城之后直奔刘威的军营,这份几乎详细列举了硖石山驻防官兵人数和防御工事的公文迅速被送到了刘威手中。

    “神福,你的斥候查探的情形如何?”因为是刚刚抵达城下,所以不仅城内的寿州军严阵以待,城外刚刚布好营防的刘威也一样,直接让李神福这位大将来负责夜间值守,在接到帐前都的情报之后李神福第一时间来到帅帐。

    “斥候回报,硖石山已经沿着山间要隘布置了严密的营寨,而且旌旗飘扬,兵马不少,至少有数千人之众,而且防守很严密,我们的斥候根本就靠近不了,这还是有一名善于攀爬的斥候绕道后山悬崖看了一眼才得到的线索。”李神福汇报道:“从斥候带回来的消息看,帐前都送来的这份公文应该没有多大问题,而且这名暗线也是刺史府内积年的老人了,依照王成长期在外和王播的关系来看,他应该看不出他的底细。”

    “我倒不是觉得这消息有假,而是觉得来的太过于容易了。”刘威示意李神福坐下之后道:“硖石山那边的情形如果是王成的后手,那一定是保命的手段。他为何不事先隐蔽好?那样的话如果在两军鏖战之时忽然投入兵力参与攻击,我军猝不及防之下,必然会出现重大损失。可现如今,这些都几乎是轻而易举的被我军查获,而且如今寿州城内四境已封,帐前都这么容易就能够骗开城门?”

    “末将问过了。帐前都笼络了城内李家,而李家有一位庶子在寿州军中任职,今夜刚好是他在防守北城门,所以给了我们暗线暗中打开了城门。”李神福道:“按照暗线的话,如今城内各大势力几乎被王成血腥镇压,各大家族的主干人手全部被抓,只有那些旁系子弟被放回了家,想来这些家族和王成离心离德也有可能。”

    “明日我要去一趟硖石山,神福,你明日带兵先试一下城内王成守军的深浅。”刘威点了点头,随即吩咐道。

    两人商议已定之后随即分头去准备。中和二年八月十一,李神福率领的前锋大军在城南出营备战,而安仁义和田覠两人则分头绕道城东和城西,刘威则带着中军直接移到了城北,将寿州城四面围住。

    “看样子这个刘威还真是生性谨慎,如此明目张胆的分兵很显然是吸引我军出城和他野战啊。”王成拍了拍刘虞侯的肩膀指着城外的李神福的将旗道:“你的对手是李神福,此人就是击杀我表兄的凶手,不要给他机会,否则他一定也会砍了你刘福成的头颅。”

    “兵马使放心,末将没倒下之前,李神福休想踏上我寿州城的城墙。”刘福成摸了摸自己手中的长刀,眼神之中冒出了一阵火光。

    “这里交给你了,我去北城,去盯着刘威这个大都统。”王成从南城直接到了北城的城楼,卢静已经带人在城楼上警戒了,见到王成到来,急忙行礼。

    “你怎么来了?王虎呢?”王成见着刘威的中军在城外列队而立,但是却并没有要进攻的架势,转头问道。

    “去搬床弩去了,他想试试能不能够着刘威的将旗,想给人家一个下马威。”王虎是王家子弟,也算得上是一名虎将了,只是做事有些莽撞,所以王成一直让他跟着自己的副将卢静,想要磨一磨对方的性子。

    “让他消停一下吧,这刘威不是率军来攻城的,他啊,想一石二鸟。”王成摇了摇头道:“硖石山那边都安排好了?”

    “兵马使放心,均已安排妥当,就等着庐州军上钩。”卢静的性子非常沉稳,是王成的心腹,自然知晓自家主将在硖石山那边的布置,所以当即点头道。

    “让王虎守北城,不是让他来进行守城战的,你要死死的盯着硖石山,吴将军那边一有消息会立即前来和你汇合,到时候你要一切遵命行事。”王成拍了拍自己的这位副将,笑道:“打完这一仗,我们去闯一番新天地。”

    王成的话让卢静随即抬头,眼神中透着一丝向往。而顺着他的目光,城下的刘威也已经让副将统兵在此,自己带着亲卫纵马奔驰直奔城北的硖石山。他需要亲自去核实这个硖石山到底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在他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定论,但是作为一个战场指挥者,有时候判定一件事的优劣,不仅仅需要自己的判断,还需要认清楚整个大势。而这,也恰巧是吴明和王成在此间进行布置的原因,寿州城的攻守双方在大战未曾开打之前,目光不约而同的瞄准了这座看起来和此次大战关系不大的一座山峰。

    “列队攻击。”城南李神福如约进行攻城,大队士兵对着无数的攻城器材蜂拥而上,越过前军布置的防线,开始轰轰烈烈的展开了攻城大战。一时之间,无数的投石车开始从后方扬起,巨大的石块开始划过长空朝着刘福成所在的南城疯狂的砸了过来。攻城锤和工程云梯在一*的弓箭手的掩护之下开始步步上前。

    这场攻防战不论是攻防双方的主将还是各自的统帅都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坐镇城内的吴明都有些百无聊赖,他们都在等待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