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路〕〔公子如兰,美人如〕〔村野女人香〕〔八零福运娇娇女〕〔战士之天狼劫〕〔重生之时代霸主〕〔最强妻管严〕〔妙手狂医〕〔重生:令妃的逆袭〕〔都市透视医尊〕〔最佳赘婿〕〔最强枭皇〕〔圣手玄医〕〔我真不是学神〕〔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大亨崛起〕〔甜蜜的冤家〕〔逆道狂枭〕〔婚内有诡:薄先生〕〔都市至尊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二十章 朱温投唐
    中和二年进入九月份,淮南道境内逐渐战火消弭,不论是杨行愍还是薛洋都在忙着处置政事,安抚民生。就连盘踞在泗州境内的毕师铎此时也放缓了脚步,没有大举突入濠州。

    “主公,这是阿六送来的十三司西川密报,说是黄巢的大将朱温率军在同州归顺大唐。”向杰匆匆而至,打断了刚刚从楚州回来,正在和严明商议楚州和赖同辉的安置问题的薛洋。

    “同州?”薛洋皱眉不语,同州可不是其他地方,是长安东出河中和中原的东大门,此地一旦被朱温献给官军,必然导致黄巢乱军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局势变得更加艰难,甚至可能一蹶不振。时至今日他已经记不清当初黄巢当初是如何从河中等地退出来了,但是朱温投唐无疑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催化剂,甚至可以说是,自从黄巢和尚让不愿意援助朱温抵抗王重荣开始,其失败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主公,朱温连带同州一起投唐,只怕北方局势短时间内就会急转直下,王铎率领的官军下一步必然占据更大的优势,甚至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其逼到中原一带。”袁袭皱眉道:“他这一举只怕会加速整个北方迎来更大的变局。”

    “是啊,要想从中分一杯羹,就要切中插手的时机。”薛洋放下手中的密报,来回走了几次之后道:“十三司前段时间不是策反了润州刺史赵宗全吗?让他尽快北上扬州,如果可能就将他和赖同辉两人对调,然后民政部尽快将内政在两地铺开,着令第二卫派兵进入润州,第三卫高济所部沿白水塘一带布防,守住北上通道。着令水师筹备船只,在扬州等地集结,做好随时介入北方的准备。”

    薛洋这一系列的布局让袁袭等人脸色一凝,这无疑是打算提前准备出兵北上了,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袁袭和严明两人对视一眼之后还是咬牙开口道:“主公,是否需要再考虑一二?”

    “十三司立即组建中原分部,将沈勇调过去,一方面和吴明配合,探查蔡州秦宗权的动向,另外则是和阿六一起尽快搞清楚黄巢的动向,以及朝廷官军的部署。”薛洋点了点头道:“如果年内不出兵最好,但是后勤辎重和情报刺探还是需要做在前面,避免到时候事发突然而陷入被动。”

    袁袭和严明两人点头而去,分别去安排,袁袭和向杰则一方面将十三司的人手尽快派往中原等地,另一方面袁袭则紧急召回陆翊,尽管薛洋放缓了出兵的脚步,但是淮南军内部的调整还是需要按照这个步骤来进行最后的调整。

    这其中不仅仅涉及到南进方略的执行问题,而且北上出兵的第四卫还需要从从舒州换防回扬州,虽然舒州目前的防卫问题已经不需要大量的军队驻扎,但是作为淮南军的起家之地,此地的兴衰关乎着整个淮南军的成败,境内有大量的设施作坊布局期间,一旦第四卫抽调出来,就需要派遣后续的兵马进驻,这些都需要他和陆翊提前布置。

    “朱温投唐?”陆翊原本在巢县和雷凌商议水师的重整事宜,被袁袭的急讯召回之后看着十三司的密报有些发呆,作为淮南军操持整个军政事务的大将,对于目前淮南军的基本情况他是最了解的,在此时北方出现变故,只怕影响的是整个大唐天下的藩镇势力。

    “军师,唐皇可有诏令传来?”陆翊想了半晌之后忽然问道,这一下不仅仅袁袭反应过来了就连薛洋也是面色一变,随即道:“你的意思是这个朱温有可能和田令孜预先谋划好了?”

    “末将以为应该是。”陆翊毫不讳言道:“此前唐皇传令信使几乎是每月都会来一次催促主公北上勤王,为何这*月份一次都没来过?阿六在西川那边也未曾有消息传来,想来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田令孜将宝压在了朱温身上,他是觉得只要朱温一投诚,那么主公北上的意义就变了。如果不能让各大诸侯在和黄巢乱军的拼杀当中彼此消耗,那么就需要另想他法。毕竟一旦唐皇还都,这天下间的各大诸侯必然也会出现新的变化。”

    “他是在提前布局了。”袁袭跟着点头道:“只怕这个朱温下一步必然会成为唐皇面前的红人,有他在就算是其他诸侯没有和黄巢同归于尽,也必会被眼前这位红人所牵制,从而确保朝廷和他田令孜的权势地位。”

    薛洋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人,点了点头,朱温自从被唐皇改名朱全忠之后,很快就被册封为宣武节度使,驻节汴州,位处中原之中,被其他诸侯当成了靶子。只是后来朱全忠自己有能力,在剿灭黄巢之后一点一点侵吞了周边的其他节镇,才摆脱了这种被所有人当成靶子的结局而已。但是归其原因,只怕也无外乎袁袭和陆翊两人所分析的这样。

    “所以,主公,我军准备北上是必须的,但是在如今田令孜的谋划已经铺开之时,不宜过早冒头,免得被其他诸侯所窥视。末将以为,田令孜此举虽然算计了我淮南军,但是却也不是没有好处,有这个靶子在前面,也能够掩护我军真实意图,甚至必要的时候我军都可以不用大举北上,全力经营南进方略即可。”

    陆翊的意思薛洋明白,在朱全忠投唐之后,不论汴州之地是否能够拿到手,朱全忠的这个宣武节度使都注定会被所有人盯上,毕竟执中原牛耳的诱惑力不是谁都能抵挡得了的。而且最要命的是在朱全忠自身实力未能达到极致之前,他还必须配合田令孜将这出戏给演下去。从后续的历史发展脉络来看,陆翊等人的分析也确实说到了点子上,朱全忠在东征西讨的同时,一直致力于加强和长安的朝廷的联系,这一点比起他的老对手李克用来说,他做的很好,至少在当时他在政治上始终保证了正确性,来自长安的诏令基本上都是倾向于他的。也使得李克用在每次和朱全忠对阵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束手束脚的感觉。

    不过扬州这边正在因为朱温投唐的事情而开始紧急调整部署的时候,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朱温却和自己的心腹谢瞳仔细的商议着投唐以后的归宿。作为在此关键时刻选择改旗易帜的乱世枭雄,他和他手下的同州兵马已经成了影响整个河中战场的胜负手。

    “如明公信我,就不要犹豫不决,此时投靠朝廷,必然会让明公摆脱束缚,从此一飞冲天。”谢瞳见到朱温在此时尚且有些犹豫,或者说拿捏不定,急忙道。

    “黄家以数十万之师,值唐朝久安,人不习战,因利乘便,遂下两京。然始窃伪号,任用已失其所。今将军勇冠三军,力战于外,而孟楷专务壅蔽,奏章不达,下为庸才所制,无独断之明,破亡之兆必矣。况土德未厌,外兵四集,漕运波注,日以收复为名,惟将军察之。”谢瞳的一番话终于让朱温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开始和王重荣派遣过来的特使商议投唐之事,并且当即斩杀黄巢派遣过来的监军严实,,将降表送交西川唐皇行宫。

    朱温的这番举动让心急关中战事的唐皇大喜过望,直呼“此乃天赐上将军于朕”,立即下达诏令,授朱温左金吾卫大将军,河中行营副招讨使,同时赐名全忠,由此朱温也完成了从黄巢叛将向官军的华丽变身。

    而伴随着朱全忠的投唐,黄巢的局势变得越发严峻,黄巢原本的防御体系露出了巨大的漏洞,而且最主要的是朱全忠在投降之后和王重荣合兵一处,利用手中兵将的人数优势,接收了来自河中的大量兵器辎重,摇身一变,声势大涨,连续几战下来,直接将尚让率领的大齐军打的节节后退。而且其潜在威胁也让黄巢坐立不安,朱温的投唐和唐皇对他的赏赐,无疑起了一个坏头,让他手下的兵将在后续的战事中必然是有样学样。

    朱温在河中的一系列变化带动了整个北方战场的巨大变化,原本在北面被压制的李克用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重新凝聚人手,开始逐步稳住了并州的局势,从北面反压黄巢往云中一带突破的势头,逼迫黄巢不得不开始考虑往东进入中原的打算。

    而王铎此时率领的勤王军主力则步步紧逼,在有了朱全忠这支生力军之后,王铎原本的方略也开始改变,由守势逐步变成攻势。在中和二年的最后三个月时间内,在河中等地大举进攻,连续收服同州、华州等关中进出中原的要地,彻底将关中平复。

    关中收复,西川的唐皇和田令孜喜出望外,行宫上下都在筹备还都的事情,但是这个消息传到扬州之后,饶是袁袭和陆翊两人对此有所预料,但是依然被朱全忠的这种连带效应给惊呆了。

    “看样子北方诸侯要加速崛起,在剿灭黄巢乱军之中发展自身实力。”袁袭苦笑道:“如此一来就算是如愿剿灭了乱军,只怕唐皇的权力也会因此而大衰,大唐这天下只怕是要到头了。”

    “确实如此,中原大地不会因为黄巢覆灭而消弭兵祸,只怕会打的更厉害。”陆翊摇摇头道:“如此一来,我军的方略是不是要加快脚步了?”

    “后勤辎重目前有多少钱粮?”薛洋深吸一口气之后问道,他虽然对于朱全忠的投降带来的局势转变有所预计,但是毕竟没有亲临战场,没有料到会转变的这么快,现如今,潞州等地已经接二连三出现了异变,一旦黄巢被赶出河中,进入中原,只怕变局会进一步加大。王重荣等借助勤王而崛起的势力也会跟着互相倾轧,唐皇和田令孜等人根本就无法约束。更何况,在他的记忆里,田令孜在还都长安之后好像就伴随着僖宗皇帝的去世而丧失了权势。

    “钱粮倒是不缺,陈烨在整个中和二年一直在储备粮食军衣兵器,我军除扩充第四卫之外,所余之储备尚足以全军作战半年有余,至于钱财则更多。如若不是南方各地征战不断,商旅往来不便,我军短时间内就可从湖南和江东等地筹备更多粮食供给军用。”陆翊点头道:“主公的意思是?”

    “让阿六去尝试着和杨复恭接触一下,为我们在朝廷埋下一颗暗子吧。”薛洋点点头道:“有了这些家底,我淮南军才能够在下一轮角逐当中占据头筹。”

    薛洋忽然的转变倒是让两人心头一动,袁袭更是点头道:“主公所言甚是,僖宗皇帝还都长安,朝堂之上只怕也会迎来大变,而田令孜对主公又是多有猜忌,此时另寻他人,确实能够在下一轮角逐之中占据先机,而且有了淮南军为外援,想来这个杨复恭也会一改颓势,说不得能够在将来利用他和田令孜的冲突,为我军从中渔利。”

    袁袭并不知晓田令孜的结局,但是其本身就是才思敏捷,薛洋只是一点,他迅速就想到了其中隐藏的意思,虽然对于薛洋言之凿凿的杨复恭有些疑惑,但是却也猜的*不离十。

    “军师深知我心。”薛洋一笑,随即道:“陆翊,督促第四卫加速换防吧,主力兵马来扬州集结,将原本扬州附近留守的各部调往舒州,等来年再说。”

    “对了,赵宗权已经启程北上,想来明日即可抵达扬州城内。”陆翊点了点头,第四卫换防的事情他已经在安排,就等着后勤船队护送来扬州即可,所以想了想之后道:“第二卫目前已经派兵进入润州。”

    “润州一旦在手,这苏州等地必然是风声鹤唳,就算是我军暂时不南下,只怕这些地方和我扬州的关系也会因此大变。”水师自从何胜将江东各地水道之上盘踞的水贼水匪以及各地的水师清扫干净之后,这些州郡的地方势力对于扬州淮南军这尊庞然大物就是惊恐交加,此时南下要道润州被掌控在手,只怕在南境,淮南军的声名也会随之大变。

    “此事倒是不得不提前筹谋。”薛洋点了点头,知道后者心里在想什么,微一沉吟之后道:“你去安排陈烨尽快回一趟扬州,我有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