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飞宇苏映雪〕〔萧萧梦里天使来〕〔全球示爱慕太太〕〔秦岩程清璇〕〔女主有个鉴渣系统〕〔重生之御医〕〔王爷你作弊〕〔妙手狂医〕〔影后常年热搜〕〔画令天下〕〔山河运〕〔被夺舍之后〕〔甜蜜的冤家〕〔贴身战兵〕〔老婆的头号黑粉〕〔我是污妖王〕〔美女大小姐的贴身〕〔都市极品医神〕〔超级狂兵〕〔一世长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闹舒州
    “大郎君,现如今我们根本就无法进入舒州刺史府,那坐镇府城内的就是昔日的左拾遗孟昭图。你说现如今该怎么办?”崔世基的副手见到自己一行人被困在驿馆之中三天,连门都出不去。若不是刺史府那边安排了专门的守卫在门口值守,只怕自己这天使之臣还要被那些愚昧的老百姓给打了。只是这些守卫衙役虽然隔开了外面老百姓各式各样的谩骂和攻击,但是却也将他们死死地困在了驿馆之中,连出门都被拦了下来。

    “我们本来就是鸠占鹊巢的,薛郎君没找人将我们给砍了已经是看在昔日的情面上手下留情了,你还想怎么样?”崔世基也有些苦恼,他在扬州传旨遇冷,中途前往寿州的时候在淮南军的地盘上差点就没得去,各式各样的关卡搜查已经算是客气的了,现如今——

    “算了,你去找下门口的衙役,把我的名帖给他,就说我河东崔家崔世基,想拜会一下孟昭图孟刺史,烦请给个面子。”崔世基这几天想来想起终于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还需要得到对方的认同。尤其是,薛洋很明显就是针对自己,直接将孟昭图这个昔日田令孜的死对头给调了过来。幸亏此行来的是自己,要是旁人,只怕这舒州城外的驿馆早就要上演武行了。

    副手将名帖送了出去,但是很明显的,衙役脸上那一股若有若无的嘲讽还是让他心头一股无名的怒火上涌。自己拿着唐皇的诏令前来出任舒州刺史一职,却被硬生生的堵在了城外。那些百姓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成群结队的在此间经过,各式各样的辱骂还有无数的砖头石块这几天都扔进来几大车了,除了第一天自己这些人还敢站在外面,剩余的几天只要外面有人自己这些护卫就只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否则的话那不断扔进来的砖头柿子砸也能将自己这一行十几人给砸死。

    不过今天这些衙役也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有些同情起这来自西川行宫的天使上官了,接过名帖之后还和他说了几句话,只不过就这几句话却让崔世基的副手面色大变,匆匆返回屋子里。

    “郎君,外面现在都在传言,说我等一行违背民心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听说已经有人在写传奇戏本子,要把郎君您和太师都写成佞臣,当做,当做——”

    “当做什么?”崔世基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孟昭图的反击,这是要借助百姓给自己定罪啊,一旦民情汹汹依照这孟昭图的个性,肯定会上万民书,然后要求直接罢黜自己。

    “当做田令孜这个大宦官的走狗!”副手说完之后见到崔世基脸上变得异常难看,在旁边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半晌之后才道:“郎君,属下说个不该说的话,郎君真不该趟这趟浑水,这扬州的薛郎君,才多大就能够掌控这么多兵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多强势。偏偏咱们家老爷和晋国公可好,平白无故的居然打这等强人的主意,而且还让郎君您亲自过来,这不是明摆着把郎君送到薛郎君的屠刀下面了吗?这舒州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扬州薛郎君那帮人的起家之地,属下听那些当差的说,在舒州说小郎君三个字都是专指薛郎君的,其他人都不配。你看看这些老百姓对他多拥护。这一次就算是左拾遗不来,郎君,只怕我们也坐不稳这舒州刺史的大位。我看您还是早点考虑对策吧,舒州商贸繁华,真要被人写到了传奇戏本子里去了,说不得很快整个天下就都知道了,到时候郎君您的前程,还有崔家的名声——”

    副手的话让崔世基整个人都垮了下来,在来淮南之前,他在途中是考虑过无数个方案,想要在薛洋和田令孜的中间求得一条生存之道,同时也想在舒州做出自己的一番成绩,也免得在朝堂上说起年轻一辈,就只有他薛洋一个人专美于前。虽然薛洋在西川行宫那边因为田令孜的原因很多时候都没多少人提起,但是他的年纪以及现如今年纪轻轻就直接牢牢把持着这个大唐最富庶的地域却逼得所有人都不得不正视这件事。甚至不少人暗地里教育子侄的时候就让他们向薛洋看齐。毕竟在如今这个时代,有枪才是草头王,有足够的大军加上占据的地盘富庶,百姓人口稠密,自然是得到了所有人的羡慕。

    少年得志,年少成名,成了他在西川的标签,以至于就连崔世基这样的世家公子也是暗地里想要和他比一比,看看究竟这位少年郎比自己高明多少。而此次来舒州无疑给了崔世基一个机会,因为薛洋也是从舒州起家,断断三年多时间,昔日的少年如今已经是手握一道生死的大员。他崔世基如果能够拿下舒州,那么未必就不能在此间闯出一番名堂,比他薛洋差。

    崔世基在房内沉默良久,渐渐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开始冷静的思索这件事。但是此时在刺史府内,孟昭图却已经不愿意再等了,霍同宇的办法虽然他同意,但是崔世基毕竟他认识,他本身还是很看好这个年轻人,至少比起其他的世家大族子弟来说,卓有才干而且谦逊有礼,真要将其名声给弄坏了,孟昭图还真于心不忍,所以在找来杨易之后,直接道:“这春耕在即,我们也不能老是这么和崔世基耗下去,依我看,还不如来一次狠得,将这小子逼走。”

    “孟刺史有主意了?”杨易是早就接到来自军政部的命令的,对于这件事权听从刺史府吩咐,所以温言笑道:“不知是什么办法?”

    “这是崔世基送来的崔家名帖,崔世基这小子倒是懂得进退,在自己被围住了进退不得之后就打算避开此前的刺史之争,想用崔家子弟的身份前来拜会。”孟昭图道:“既然如此,还不如我们给他在路上让百姓给他堵住,先吓一吓他,然后来到刺史府之后挑明了告诉他,舒州刺史没有主公的同意,即使唐皇要把太子派过来也无济于事。”

    不知为何,杨易看着孟昭图的笑脸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位看起来严谨甚至有些严苛的文官大员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有种不靠谱的感觉,不过不等他想明白,孟昭图直接道:“杨指挥使,明日我刺史府已经暗地里组织了部分民众,会在崔世基来我刺史府的必经之道上堵他。你安排点军中的兄弟们混进去,除了要煽动百姓去把事情闹大之外,也是在必要的时候从百姓手下将这个崔世基的命保住,别真打死了。”

    此时的杨易算是知道到底是哪里不靠谱了,孟昭图此前根本就没有组织过类似的这种民众的活动,所以他自己在布置任务的时候都是含含糊糊的,而且给杨易吩咐的任务居然是先打人然后再去救人?这自己到底要怎么跟手下的那些大头兵说明白?再说让他们混进百姓之中,那要是出手重了只怕一拳头就能直接把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崔世基给打趴下,

    不过似乎看出了杨易的为难,霍同宇在旁边道:“指挥使,不如这样,你安排两队人马,一队负责打人,一队负责见机行事救人。打人的只要见到救人的上场就停手,这样一来兄弟们想必也能够明白。”

    总算是听到了点靠谱的主意的杨易黑着脸出了刺史府,霍同宇见到孟昭图似乎还在想着自己的计划,忍不住开口道:“孟兄你就放心吧,有杨指挥使出手,明日崔世基肯定会如你所愿,被打得半死,但是却能安然无恙来到我刺史府和你见面。只是我有些好奇,你为何要让军方出手?这样好像是有意要保这个崔世基一命,不然的话就那些百姓,你只要派个人进去扇一把火,告诉他们崔世基要进刺史府了,他肯定会被百姓你一拳我一脚给打死。”

    霍同宇的疑惑孟昭图明白,不过自己的心思被对方窥破,他倒是没露出什么神色,反倒是摇摇头道:“这个崔世基可是朝廷中难得的有才能的后起之秀,在他父亲的保驾护航之下,想来不管舒州之行如何,回去之后都会再进一步。我这也是想给皇帝陛下留点人才,免得都被田令孜给糟蹋干净了。”

    “你呀你呀,算了,主公向来也不大会理会这些,只要能够真心为天下百姓谋福祉,主公都不会将其拒之门外的。让他历练历练也好,这将来的大唐天下,终于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不然的话就算主公有逆天的才能,也无法挽救这积重难返的天下大势了。”霍同宇摇了摇头,对于孟昭图的心思他已经看明白了,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反正在他看来就算是唐皇还都长安,除掉田令孜,这大唐也早就是日薄西山,摇摇欲坠了,就算是留再多的人也无济于事。

    不过霍同宇虽然明白了孟昭图的心思,但是在对待崔世基这件事上他们二人的看法还是一致的,所以很快就让人通知崔世基,告知他孟昭图明日也就是中和三年二月十七,在刺史府召见他,同时为了他的出行安,守卫驿馆的衙役到时会会权护送他们进出。

    霍同宇让人上门传话的这种态度还是让崔世基松了口气,至少在他看来,自己的第一步总算是踏了出去。所以第二天他是一早就起来准备,不仅仅让所有随行的人换上了崭新的官服,而且他还精心挑选了好几样礼物准备送给孟昭图。

    一行人从驿馆到城外的刺史府要经过几道主大街,在如今舒州工商急速发展的今天,城内的建筑面积早就不够用了。在淮南军强势崛起之后,舒州百姓都已经习惯了在城外开辟出新的城区。甚至很多人在城外做买卖,在城内居住,两地都有房子。

    所以尽管崔世基这一路上刚出驿馆不久就被百姓发现,顿时间原本就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百姓几乎是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自发的在沿途堵截。对于他们来说舒州的繁华和自己生活的富足可跟朝廷没有一点关系,这一切都是那位小郎君带来的。可是现如今朝廷不仅没有给小郎君升官,还把淮南观察使的官给罢了,送给了北面的杨行愍,现在手又要升到舒州来了,这简直是在断舒州的后路。所以就算是孟昭图不暗中安排,这件事传到现在为止,所有的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对于敢来摘桃子的崔世基他们能够忍到现在已经是足够有涵养了。

    而现如今在得知崔世基一行要去刺史府,这在百姓看来就是准备接管刺史府大权的,自然他们不可能放过,所以几乎是一声呼哨,周边无数的百姓将崔世基的马车彻底堵在了大街上,动弹不得。很多百姓脸上那恶狠狠的模样甚至就连在旁边值守的衙役都心惊胆战,不自觉的开始让开了原本还算严密的护卫圈子,生怕被这帮暴怒到极致,只需要一颗火星子就能彻底点着的百姓给伤到。

    岂料这些衙役这一让却让旁边的百姓误会了,以为这些衙役也想加入自己的队列之中,所以原本还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辱骂迅速开始朝着暴力的方向蔓延。原本崔世基站在马车上还不断的向周边的百姓解释起自己到任之后的施政纲领,信誓旦旦的话语在此时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很快这场声势浩大的驱逐朝廷任命刺史的行为就变成了大街之上的街头殴斗。虽然崔世基带来的人手都有两下子,但是在百姓几乎是源源不断上前,其中杨易的亲兵充斥其间之后,这些人迅速被打倒,愤怒的百姓直接将崔世基从马车上扯了下来,然后一把大火直接将他的马车点燃,车头的两匹驮马也被强行卸掉。

    他本人更是在断断的片刻之间挨了无数的拳打脚踢,原本一声月白的长袍此时根本就看不出什么颜色,而且东一块西一块被扯掉了前襟和袖子,就连头上的官帽也不见踪影。这还是杨易安排的另外一队人手见到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控制,直接上前强行将崔世基一把架走,不然的话他可能今天真要被愤怒的百姓直接打死。

    不过杨易的亲兵只是将崔世基带走了,他手下的人可没有人理会,所以不多事就被打的进气少出气多。这还是人群中那群亲兵拼命的招呼百姓,利用崔世基消失来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