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尊倾城〕〔诡命阴倌〕〔天下卿〕〔庶妃惊华:一品毒〕〔洪荒之乾坤道人〕〔明末求生记〕〔王者荣耀之最强外〕〔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怎么就火了呢〕〔我混烘焙圈的〕〔重生野性时代〕〔仙墓〕〔糟糕,寒太太又生〕〔大周王侯〕〔洪荒之不朽圣道〕〔娇宠田园:娘子,〕〔神道仙尊〕〔我混烘培圈的〕〔重生八五,霸道军〕〔我的出场自带旁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二十五章 盐铁之争
    “崔郎君别来无恙乎?”孟昭图端坐在舒州刺史府正厅上,见到衣冠不整,满身伤痕的崔世基被杨易的亲兵带到面前,原本还打算紧绷的脸色差点没绷住,幸好旁边的霍同宇咳嗽了一声之后才让其正了正神情,道:“一别两年,崔郎君不想会在舒州和我孟某人相遇,真是天意弄人,不知郎君来我舒州所为何故?”

    “崔某不才,自是奉唐皇昭命,前来舒州走马上任。今日虽然颇多狼狈,然则毕竟是进了这舒州刺史府大院,还请孟刺史遵命而行,莫效小人之举,让崔某为难。”崔世基刚刚的确是被吓得够呛,当年在长安随行巡幸西川的时候都未曾这么狼狈,不过毕竟是大家子弟,见的世面也多,短短时间内,他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拱手朝着孟昭图一礼之后道。

    “唐皇远在西川行宫,只怕是未必知晓今日舒州百姓之舆情吧?依本官之见,崔郎君还是三思为好,不然,今日接下这刺史之位,明日就该被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喊杀了。”孟昭图对于崔世基的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恍若无觉,反倒是一句话说的崔世基脸色都开始变了,“再者说,唐皇昭命现在何处?本官为何不曾知晓?”

    “孟刺史这是要枉顾唐皇昭命于不顾了是吗?”崔世基面色一冷,随即道:“当日在扬州传昭之时,薛郎君可是接过旨意的,孟刺史今日如此推脱,只怕是要陷薛郎君于不忠之境地。”

    “哼,众人皆知,唐皇宠信田令孜那个佞臣,所以才会派你来舒州,企图断我家主公根基,此事真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孟昭图一拍案几,冷笑道:“如此乱命,不遵也罢。今日本官已经准备好了上陈表文,还有舒州百姓的万民书,稍时就会一起送往西川行宫,到时定要叫那吾国吾民的宦官知晓,舒州,不是他能够染指插手的。”

    “今日本想将你一起砍了,以首级送往西川,也好让唐皇惊醒,宠信佞臣,迟早误国。若不是我家主公念你也算是有些本事和才学,不忍这天下大乱之际,有贤才未出蓬蓖便遭夭折,你以为你今日能走得出这舒州百姓的围追堵截?”孟昭图双眼之中似乎冒出了一阵火花,盯着崔世基那急剧变化的脸色道:“识相的,就自行离开吧,不然的话可别怪本官没有提醒你。”

    “好啊,你们淮南道还真的要反叛朝廷了,今日我崔某人便离开这里,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几时?”崔世基脸上一红,一甩袖子,看着孟昭图冷笑道:“朝廷勤王大军已经节节胜利,你淮南道偏安一隅,难道也想和那逆贼一般,被天下共剿吗?”

    孟昭图丝毫没有理会这崔世基临走之前那恶狠狠的话语,反倒是旁边的霍同宇在他走后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个崔世基此前的态度可不是这样,难不成真是刚刚被吓到了?”

    “吓肯定是被吓到了,所为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他这等大家族出来的青年才俊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只是若说被一番恐吓就能吓住的,那他也就不是崔世基了,我只是担心田令孜还有后招,这种投石问路的办法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难道这其中不是有鬼吗?”孟昭图摇了摇头,随即道:“霍兄,如今崔世基走了,想来舒州一事也告一段落,你也正好启程前往扬州,向主公汇报此事,顺便提醒主公担心。”

    孟昭图的担忧霍同宇是感同身受,所以他是没有丝毫的耽搁,当天下午就从舒州出发前往扬州,而一身狼狈带着身边的侍从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离开舒州的崔世基此时的目光也定在了扬州。

    “你是说,崔世基在舒州被百姓打了一顿?”霍同宇尚未抵达扬州,十三司的传讯就已经到了薛洋身边,对于崔世基被打,薛洋倒是摇了摇头,孟昭图的这一招虽然看起来荒唐,但是携民自重的法子在此时无疑是最有效的。反正远在西川的唐皇和田令孜也无法前来舒州一探究竟。只不过这崔世基随后前来扬州的消息倒是让他一愣。

    “这崔世基难不成还打算来扬州找我打一场官司不成?”薛洋摇了摇头,放下这只有寥寥几行字的十三司的信函,皱眉道:“还是田令孜还有什么后招尚未使出?”

    “这个臣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那崔世基不出数日即可抵达扬州,到时候有没有后招我们一看便知。”袁袭也是跟着摇头,半晌之后苦笑道:“如今等着对方出招也好,至少可以腾出手来让民政部忙完春耕再议其他。”

    薛洋和袁袭想不出来崔世基二度前来扬州到底为何,只能放下猜测等着对方先出招,而事实上崔世基在三月初抵达扬州之后并没有来找薛洋,反倒是前往了扬州的盐院,也是朝廷在淮南道内设置的最大的一个盐院,分管淮南道及周边数十州盐铁转运、专营等事的机构。

    盐院是肃宗皇帝即位平定安史之乱以后,在各道设置的专司盐铁专营、转运和售卖的一个机构,归盐铁转运使管理。此前高骈兼任盐铁转运使的时候,扬州的盐院就是整个东南地区最大的盐铁专营机构,后来虽然高骈的这个职衔被田令孜褫夺,但是扬州盐院实际上还是起着同样的作用。只是在薛洋让陈烨和马天明搞晒盐之后,才将淮南道境内的盐院等机构一股脑给端了,所有官员使役部打发回家,盐铁交易也收归淮南观察使府管理。

    崔世基的这番举动自然无法瞒住薛洋,而且事实上扬州盐院被取缔之后,原本的办事机构已经被后勤部占据,变成了一个食盐分销之所。崔世基连门都没有踏入就被人撵了出来,如果说在舒州,孟昭图他们好歹还要花心思来对抗唐皇昭令的话,那么在这里,根本无人搭理崔世基的天使身份,甚至就连他手中一直都未曾拿出来的诏书也被人粗暴的扔在了地上。

    “主公,这个田令孜是要收回盐铁专营权了。有盐就有铁,当涂那边只怕也被搅扰了。”崔世基在扬州的遭遇迅速传到了薛洋这里,惹得前来汇报舒州一应事宜的霍同宇悚然一惊,随即道:“他这是在为战后收拢天下财权而未雨绸缪。”

    “是啊,同宇所言甚是,扬州盐院这一招是明,那么当涂那边就该是暗了。”袁袭点点头道:“唐皇还都长安,如果没有足够的钱粮,如何能够稳住这愈发做大的天下各路诸侯?维持朝廷运转,宫中开销,那一项都需要无尽的钱财来支撑。现如今主公被夺了淮南观察使的头衔,原本应该送往喜欢的税赋被羁留扬州,那田令孜如果不想损及颜面,就只有另想他法。可天下能生钱的也就寥寥几宗买卖而已,盐铁首当其冲。”

    “当涂那边主公是否需要派人前往坐镇?”霍同宇听完袁袭的话之后朝着薛洋问道。

    “那倒不用。”薛洋摇了摇头道:“淮南道十四州的盐铁生产和交易很集中,除了扬州和楚州,就只剩下当涂和黄州两地。如今黄州那边大军云集,铁矿场刚刚开掘,除了我们自己外人根本无法知晓,而当涂沈家也不会有事,想来田令孜唯一能打的也就是扬州了。等着吧,这崔世基还会上门的。”

    “同宇,你既然回扬州了,就去和严先生交接一下,领头把户司管起来,如今我淮南军下辖之地税赋逐月攀升,农工商税的比率也不断变化,我需要户司能够尽可能的将数据账册做细致,以便将来能有一个参考。”薛洋此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顿时笑道:“另外将盐铁税的事重新落实下去,后勤部和马家近日之内就要加大往市场上供给食盐的力度,户司和各地府司衙门必须有所准备。”

    让霍同宇回来接管户司是一早就定好的事情,曾经做过多年主簿的他对于政策和税收这一块比起其他人更多一份心得,所以霍同宇当即抱拳拱手之后才推了出去。

    不过薛洋有一点没有想到的是,崔世基此时并没有来找他,反倒是派人去联络被遣散打发回家的原盐院的那些盐官税丁衙役。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在短短数日之内就将滞留在扬州境内的上百人都串联了起来,在中和三年三月十七,在马天明和陈烨二人商议好的,大规模对外倾销食盐的时候,将盐铁司团团围住,甚至还和值守的衙役发生冲突。

    这些骚乱虽然被很快的镇压下去,但是就在当天扬州市面上,就流传着一则小道消息,说是盐铁司的食盐是私盐,所以价格便宜,私盐买卖属于重罪,一时之间竟然吓得那些原本负责分销的盐商不敢上前,扬州原本的盐业市场也陷入停顿。

    “这个崔世基,还真是小聪明不断。”消息传到淮南观察使府内,薛洋和从舒州赶过来的陈老爷子哑然失笑,不过这也看出田令孜对于盐铁专营的志在必得,否则的话不会在鞭长莫及的情况之下还会如此费心费力的筹谋。

    “让暗卫出动,对于暗中作乱的一律不要放过,我倒要看看田令孜有多少人可以派出来。”薛洋摇了摇头让向杰去下达命令之后道:“既然那些盐商不敢接手,世叔,不如陈家联络徐家他们先把这事情给接下来吧。盐铁关乎国计民生,田令孜苦心孤诣,我们也是不得不重视。”

    “我淮南军麾下的州郡,由陈家为主联络其他商家组建统一的食盐分销商行,由各地官府扶持,迅速将食盐价格压下去。而在外面,则利用我们的价格优势,击垮朝廷的盐院,将食盐主导权抢到手,必要的时候十三司会派人协助。”薛洋的话让陈老爷子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旁边袁袭就跟着笑道:“主公让陈家和十三司插手,只怕这田令孜真的会急眼了,原本我淮南境内的食盐产出就很少,依靠的都是外地转运,所以食盐价格才会愈发高涨,如果这价格一旦大跌,那田令孜从高相公手中抢过去的盐铁转运使只怕是要做到头了。而且十三司也可以借助陈家的食盐分销将在中原等地的网彻底铺开。”

    “事关生死,不得不谨慎。”薛洋没理会袁袭的话,反倒是给陈老爷子倒了一杯茶之后笑道:“世叔之前是否派人回过光州了?”

    刚刚还被薛洋的一句事关生死吓了一跳的陈老爷子被他下面的这句话问的一愣,随即点头道:“李罕之一走,听说光州那边政局也在动荡,我陈家在光州的基业虽然早先就放弃了,但是能够捡起来一点是一点。”

    “既然这样,主公,莫不如让吴明在光州以陈家人的身份出行如何?对外就直接开盐行,就开在杨行愍的眼皮子底下。”袁袭一笑,随即点头道:“如此一来,杨行愍一定会助我们一臂之力的。”

    “少来,军师有空还是想想该如何铲除田令孜分派到各地的那些线人吧。”对于袁袭的提议薛洋大手一挥,直接将他赶了出去。不过也正如他所言,此时不论是他还是袁袭,其目光都放在了境内伴随着围堵盐铁司而涌动的那些暗流身上。在崔世基这颗明面上的棋子之外,田令孜布置在淮南道境内的所有暗子才是十三司要关注和打击的目标,所以几乎就在盐铁司那边绕过此前的那些盐商开始另择渠道销售食盐的同时,一场围绕着盐铁之争的交锋在淮南道境内正式展开。为了逼迫田令孜低头,这一次袁袭和向杰两人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在盐铁司稳住了销售渠道之后,立即雷霆出手,以十三司串联各地,在周边五个州郡同时出手,围绕着扬州为中心,几乎是在一天之内,查处,围剿、缉拿了大批的前盐院官员、税丁和衙役,还有大量的身份不明的外地人。将这些天在各地闹事的这些不法分子几乎是一网打尽,同时对于那些拒不执行盐铁司训令的部分盐商,十三司直接上门,将家族主干人手部拿获。

    这场迅捷之极同时规模浩大的缉拿行动在随后伴随着扬州盐政逐步回稳之后开始向外传播,让无数人从梦中惊醒的同时,也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扬州对于盐铁的看中。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看中,使得在扬州才暗地里指使人手活动没几天的崔世基再次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齐欢〕〔仙古天尊〕〔午夜游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