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神豪林云〕〔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创造游戏世界〕〔林云〕〔顶级神豪〕〔我爸给我二十亿〕〔王者之路〕〔季先生你老婆在这〕〔异能精气〕〔全才天医〕〔林羽江颜小说全文〕〔江颜林羽免费小说〕〔足坛最强作死系统〕〔他是小狼狗〕〔蚀骨闪婚:神秘总〕〔重生九零,学霸小〕〔冷王的腹黑医妃〕〔绣华〕〔我老公超暖哒〕〔斗罗之暗神降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反常态
    扬州这里的莺莺燕燕消弭在夜色之中,但是盐政却在东南各地逐步的发挥出薛洋预想中的效果,淮南道内部盐价的骤然降低,加大的促进了周边州郡私盐贩子的活跃,而且淮南盐行那边似乎无意于去查这些盐商是不是有朝廷盐院颁发的盐引,只要拿钱然后找个本地人作保,也可以从淮南各地盐行购买食盐。

    如此方便快捷的办法,顿时吸引得淮南周边各州郡的大小盐商闻风而动,纷纷前往扬州各地,大规模购买食盐,然后回运。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截止到中和三年四月中旬,淮南各地盐行的主要销售对象就已经变成了这些外地来的私盐商人了。

    “主公,周边各州郡的私盐贩子已经将我们投向坊间的食盐中的六成全部买走了。”盐铁司和户司携手,对于外地商人购买食盐的记录结果也送到了薛洋手上,不过霍同宇和马天明都是面带笑容,似乎对于这种把官盐当做私盐卖给这些盐贩子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顾忌一般。

    “加大力度,对于外地商人只要他给钱,要多少就卖他们多少。”薛洋点了点头笑道:“盐铁司和户司这一个多月一来,共计入账多少?”

    “一个月入盐税十一万贯,盐行累计入钱三十五万贯。”霍同宇报出来的数字别说刚刚忙完春耕才回来的严明,就是袁袭等人都惊呆了,有些直愣愣的看着他,陆翊更是揉了揉双眼道:“同宇,你这不会计算有误?这么多?这一月总收入都快抵得上一个州了,而且你们才耗费多少?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确实没什么区别。”霍同宇和马天明相视而笑,看着陆翊更是一本正经道:“要不是主公强令将盐价压制在斗盐五百钱以下,说不得我们的收入还会往上翻一倍不止。”

    “没那么夸张,盐价高了买的人就少了,薄利多销。”薛洋摇了摇头道:“这是西川送来的情报,崔世基回去之后就被田令孜送到长安去了,负责提前返回都城打点銮驾回宫的准备事宜去了。诸位以为,田令孜这是打算收手了吗?还是别有图谋?”

    薛洋朝着向杰看了一眼,后者马上接着道:“目前崔世基留下来的那些人手之中,我淮南道内部的十三司已经大部清除,剩余的一些也已经移交给当地府衙,留待日后处置,只有外地的四大盐商还有大量存在的盐院,他们都是和当地官府勾结在一起,从中阻挠、破坏我们的盐行出售食盐。至于西川那边,阿六已经探明,唐皇近期将召集群臣,应该是要想办法给主公一个台阶,结束扬州和西川行营之间的明争暗斗。”

    “只怕不是唐皇的意思,而是田令孜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吧?”袁袭笑道:“我淮南道的税赋已经上缴了,但是盐税却被主公一扒干净,这田令孜算来算去只怕是亏的血本无归,所以才会着急想办法缓和和主公的关系。”

    “不论他田令孜如何出招,盐政都不会再还给他了,这本就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岂能成了他敛财的工具?”严明冷笑一声,这么多钱光是盐铁司一年的收入就足够养活淮南军了,岂能就这么放弃了?再说盐价一降,所有的物价都会随之下降,这对于乱世的百姓而言才是莫大的恩惠。

    “盐政的事情由不得他做主,如今田令孜手中一没有盐池作为根基,再就是如今朝廷式微,已经没有了号令天下诸侯的实力,田令孜这件事不管他怎么算都算不回来了。”薛洋一笑道:“还是说说这个田令孜的其他条件吧?只怕这一次不论是田令孜还是唐皇都不会放弃让我淮南军北上的事情了。”

    “既然躲不过,那就不躲了。”陆翊点头道:“如今我军四个卫已经全部组建完毕,外加一个骑兵营,我军军力鼎盛,出征中原,倒也是一次宣扬军势的好机会。毕竟一旦黄巢被剿灭,整个中原的局势都会随之大变,我们必须提前宣示我们的强势,才能避免将来被人觊觎。”

    “陆翊的意思我们近期准备北上?”袁袭眼神有些沉吟,随即摇头道:“如今北上的话,就时机而言,如今黄巢在中原已经站住了脚,王铎的勤王大军现如今失去了此前的攻势,等于就给了黄巢机会。田令孜这也是未雨绸缪,如果此时南线没有一支大军牵制住黄巢的视线,那么在河东的李克用和王铎就成了两支孤军,上没有办法形成合力,下无法协同作战,迟早会被黄巢各个击破。而且那个首鼠两端的秦宗权,如果黄巢一旦重新占据上风的话,难保他不会重新倒向黄巢。”

    “军师的意思是?我军此时实际上也是走到了一个关口了?”陆翊听明白了袁袭的话之后,迟疑道:“只是如今我军如今在中原战事不明朗的情况之下,南下方略也无法全面展开,迁延日久也不是长久之计。”

    “十三司在中原的布置已经接近完备,倒是可以随时为大军北上征战提供助力。”向杰说完之后忽然笑道:“我们在这里讨论来讨论去的,万一田令孜不是这么想的呢?”

    “倒也是,这个田令孜每次出手都是出乎意料,还不如看看他打算给主公什么补偿再说吧,如果不行那就学高相公,直接拒接圣旨不就完了嘛。”严明在旁边哈哈一笑,只有陆翊和袁袭两人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薛洋那紧皱的眉头此时忽然放下,心头也顿时明了。

    而此时在西川行宫内,田令孜却连续多日心情阴郁,周边的人在他面前都是小心翼翼,唯恐触了这位晋国公的霉头。

    “阿父,这是兵马大都统派人送回来的急报,催要补给的。他说河中等地岁用已经耗尽,再行征收就算是瓜地三尺也无法获得寄养,目前将士无心征战,饥寒交迫,如果粮饷再不能抵达前线的话,只恐要引起哗变啊。”李朝奉是田令孜的养子,此时拿着王铎送回来的急报匆匆找到田令孜,也顾不得此时他的心情,急切的说道。

    “知道了,下去吧,去告知中书令他们,明日一早随咱家去文德殿请示陛下,如何处置。”田令孜沉默半晌之后才打发走李朝奉,独自一人离开了自己的府邸,去找到唐皇。

    “淮南道的税赋不是已经抵达行宫了吗?为何前线还在催要补给?”唐皇此时是难得的没有游乐嬉戏,听完田令孜的话之后皱着眉头问道。

    “淮南道的税赋被臣截流下来,准备充作陛下还都的耗用,原本东南其他几道的岁入上来之后充作军需已然足够,然则这些州郡,见到淮南道扣留岁入,居然一个个胆子都这么大,胆敢截留朝廷税赋重做私用,对于朝廷派往催收的御史郎官各个都不管不顾。”田令孜摇了摇头,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愤恨道:“他们就是仗着如今朝廷大军都在中原剿匪,所以才敢恣意妄为,再加上薛洋领头,所以觉得陛下您处置不了他们。”

    “啊,是这样吗?”唐皇的语气让田令孜的话说到一半忽然说不下去了,东南各道的岁入固然是没有按时送上来,但是薛洋上缴的税赋其实也没有被留下来,都被田令孜挪用给神策军使用了,再加上盐税被薛洋截断,东南一地的盐税断绝,北方盐税因为战乱收不上来,剩下的就只有西川和湖南等地还能维持,这些钱财根本无法支撑偏居一隅的大唐朝廷用度,更别说这上下人等吃拿卡要。

    “那阿父以为,如今该如何行事?”唐皇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田令孜的反应,所以几乎就在对方停下话茬之后就接着问道。

    “陛下该下昭申饬薛洋,否则天下的州郡大员都会有样学样,到时该如何收拾?”田令孜听出了唐皇语气中的那一丝变化,顿时急道。

    “阿父若有好主意可以让薛洋服软,那朕也不会乱出主意。”唐皇端起一杯酒走到田令孜面前笑道:“阿父,大唐如今需要面对的就是打败黄巢,收复失地,其他的都可以暂时放一放。等剿灭了叛贼,那薛洋这样的人还是可以一一分化打压的。”

    “既然阿父没有意见,那明日早朝就当庭下昭吧。”唐皇见到田令孜没有说话,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后道。

    唐皇走了,只有田令孜留在原地,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他清楚唐皇的心思,在皇帝的眼中,这天下终究是大唐的天下,这天下的臣子也终究都是大唐的臣子。天下再乱,但是迄今为止除了黄巢之外,剩下的藩镇诸侯对于皇帝还是毕恭毕敬的,至少表面上是如此。而唐皇需要的也就是这个,有了臣服才有这李唐天下。而他田令孜的野心,终究也要臣服在这大唐天下的范畴之内才行。

    中和三年四月二十,来自西川的一份昭令再次伴随着传令御史的南下而引发巨大的波澜,这份昭命之中,原本被罢官的原淮南观察使薛洋直接被唐皇任命为淮南节度使,而且加同平章事、兼任天下兵马副都统。

    “淮南节度使?这果然是昔日的计策重现啊。”袁袭接过这份诏书放在一边,拿起阿六的那份急报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一次唐皇的态度很奇怪啊,难不成真是打算让主公震慑住这个田令孜不成?”

    “现在不仅是唐皇的心思奇怪,那田令孜也一样,这一次这份昭命可是唐皇当着田令孜的面颁布的。而且出了出兵诏书和册封诏书之外,还有这个——”向杰拿着最后一份诏书朝着袁袭道:“这个东南盐铁专营堪舆巡视是个什么鬼?”

    “这应该是田令孜的主意,既然明着抢不过,那就索性警告主公,给我们的盐政划定一个范围,同时颁布这个诏书之后,以后东南的盐税朝廷只会找主公一个人要。”袁袭摇头道:“这是打算分一杯羹而已。”

    “他不是分一杯羹,而是分两杯羹。”薛洋接过这份奇奇怪怪的诏书看完之后笑道:“军师说错了,田令孜这是打算收两次盐税,一次收我们的,另外一次继续收以前的那些盐院的,这叫不管我们和外地的那些盐院如何打生打死,盐税他是两头都收。谁交给他保护费,他便支持谁,打的好主意。”

    “十三司南进方略既然已经渗入出去,那就让陈武准备准备,在大军未曾出征之前,协助盐铁司剿灭这些参与的盐商和盐院势力,各地官府如果插手其中,可以便宜行事。”薛洋脸色一正之后道:“同时吴明和沈勇,做好准备,迎接我大军北上中原。”

    薛洋一句话,袁袭和陆翊的脸色也变得极为严肃,第四卫已经做好了准备,然则第四卫和其他三卫不同,第一卫因为目前挂在陆翊名下,第二卫李孝常和第三卫高济都是坐镇一方的帅才,唯独这第四卫新组建不久,两名主将陆明和陈瑜相对来说却差了不少,贸然让他们北上作战,只怕应付不足之下会吃亏。

    “我亲自带第四卫北上。”薛洋一笑,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两人大吃一惊,纷纷摇头。陆翊更是直接道:“主公不可,北上剿灭黄巢虽然重要,但是如今淮南军安危系于主公一人之身,不可至于危险之前,还是让末将前去吧。”

    “不用,此次北上,征战是其次,主要还在于临机处置和王铎等官军的关系,而且唐皇之所以让我率军北上,实际上的心思还是和以前对待高相公一样,你去了只怕会被人欺负,这些节镇的大员会拿我淮南军当垫背。军师随我一起去,参赞军机,你留下坐镇扬州大本营,执掌中枢调度,继续筹备南进方略的准备事宜。”

    见到陆翊还要说话,袁袭却逐渐明白过来薛洋的意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如此也好,主公亲自率军北上,一来可以向唐皇示好,二来也避免王铎压榨我淮南军,三来也能掩护我们南进方略的展开。”

    “既然如此,那就下月初五,第四卫随我北上,十三司和军政部要安排好行军路线,同时让陈烨启动中原等地秘密仓库,以便于大军抵达之后就地补给。”薛洋摆了摆手笑道,“这一次我们也打进中原去。”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