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全才天医小说〕〔都市透视医仙〕〔隐世佳人赵婉兮〕〔枭妃倾天:妖帝,〕〔冒牌修仙者〕〔极品全能霸主〕〔地下游戏〕〔战少,一宠到底!〕〔九转帝尊〕〔农家小甜妻:腹黑〕〔大佬一直爽〕〔带着房车回古代〕〔修仙之生存手册〕〔快穿之魔王有点甜〕〔晚风残〕〔念再竹镜寒〕〔诱妻入怀:前夫,〕〔奇门小相师〕〔网游之第一符咒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黄巢东进
    扬州薛洋接受了唐皇的诏令,以淮南节度使领天下兵马副都统,准备率兵北上参加在中原的那场大战。但是此时远在中原的沈勇和西川的阿六却不约而同的传来了两份最新的消息,一下子让扬州众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来自阿六的是朝堂之上田令孜一系列的人事命令调整,先是田令孜撤了王铎的勤王大军统帅的职务,调其回行宫朝堂,其后则是加封李克用、朱全忠和时溥三人官职,以李克用为河东节度使,并担任北面招讨使。以朱全忠为东北面招讨使,以时溥为东面招讨使。

    而来自沈勇方面的消息则是黄巢在关中数败于李克用之后,在进入中原之中却趁着王铎大军没有及时跟进的机会,迅速以孟楷为先锋南下蔡州,将投诚朝廷的秦宗权打败,并招降了他。如此一来虽然在关中被李克用和朱全忠连败数阵,但是凭借着蔡州一下黄巢却获得了巨大的战略回旋余地。趁着大胜之际,黄巢已经移兵陈州,和陈州刺史赵犨鏖战不止。

    “主公,黄巢东进之后,田令孜这几道命令简直就是在葬送勤王大军的前途,而且还给主公设置了这么多障碍。”袁袭拱手道:“如今在前线的诸位节度使官职最高的就属主公这个天下兵马副都统了。但是主公面临的困境却是,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听从主公指挥,而且一旦局势败坏,田令孜也会随即将责任全部推到主公身上。”

    “只怕还不止这些,军师你看黄巢目前的进军态势,南下蔡州之后立即往陈州转进,所有战线全部都是贴着我淮南道北方州郡展开,这是逼迫我军不得不北上参战。”陆翊皱眉道:“这一次算是被坑惨了,而且一旦我军出兵北境,那么势必会破坏南进方略,提前和中原诸侯展开角逐。”

    “现在的关键就是不论我们要不要理会来自西川行宫的命令,这一战都不得不打了。”袁袭见到薛洋的眼光停留在陈州的位置上始终不动,顿时明白他的心思,摇摇头苦笑道:“那陈州刺史赵犨手中只有不到一万兵马,只能坚守陈州府城一地,其他州县已经全部丢失殆尽,如果我们不去救援,那就没有人可以去了。时溥在东面,李克用远在并州,朱全忠现在还在河中和王重荣纠缠不清,这可是一个好大的坑啊。现如今黄巢主力尚在蔡州没动,光是孟楷的先锋部队就已经让赵犨苦战不止了。”

    “主公,要不,您以淮南节度使和天下兵马副都统的名义让杨行愍先派兵进入陈州骚扰一下如何?”陆翊在此时忽然开口提议道。

    “陆翊你的意思是?”袁袭皱了皱眉头,对于陆翊的这种提议不太赞同,不过他也知道陆翊的心思,所以只是问了一句就没有再继续,而是转而将目光落在了薛洋身上。

    “让沈勇尽快探明黄巢主力的动向,看看他是准备以东都洛阳为根基还是以目前这种流寇作战的方式进行掠夺地方。”薛洋见到两人停了下来顿时开口道:“如果黄巢心气仍在,必然不会放弃东都洛阳,彼时一定会以洛阳为根基,向四面八方扩张,如此一来其他三路人马迟早会和他接触,到时候战事一起,就由不得他们不出手了。如果是流寇作战,以战养战来抢掠地方的话,那我们就必须从速出兵北上,将他们打疼,至少打出和我们接壤的蔡州和颍州一带。”

    “只怕这个意图要想靠前线的十三司暗线来辨别难度很大,而汇总情报之后再盘算也无法跟上黄巢的步伐,不是上上之选。”袁袭摇了摇头,虽然薛洋的意思很明白,但是做起来难度却非常大。

    不过薛洋已经想到了办法,所以笑着点头道:“关键就在陆翊刚才说的法子,让杨行愍出兵替我们去试探一下,他此时必然不敢直接去陈州,但是趁势北上颍州却还是有可能的。只要他出兵颍州,和颍州兵马合兵一处,那么就和陈州坚守的赵犨形成掎角之势,孟楷的兵马就会陷入两面受敌之境地。到时候黄巢的意图也就能瞬间明了,如果他主力兵马转入陈州,那就让向冲和王成率申州兵马立即北上压迫,吸引黄巢在蔡州决战。”

    “此举倒也是个办法,对于杨行愍来说也不算是算计他,再说主公的意思想来杨行愍就算是看出了后续的招数,他也是不得不出兵。”袁袭点了点头之后道:“事不宜迟,臣马上撰写公文,陆翊你去让十三司通知沈勇和向冲做好准备吧。”

    扬州这边被中原和西川一系列的巨变个打乱了自身的脚步而不得不进行紧急修改补救的时候,其实黄巢东进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寿州杨行愍的面前。戴友归的帐前都虽然在和十三司的对决之中一败涂地,但是就其本身对于庐州军来说确实是意义极大,至少在情报方面,比起十三司的速度并没有慢太多。

    不过杨行愍此时面临的选择就小了不少,陈州和蔡州距离寿州和光州那可是近在咫尺,由不得他不慎重对待。所以几乎是帐前都的消息一抵达,刘威和戴友归等一众庐州军高级将领就齐齐的来到杨行愍的府邸。

    “这个王铎到底是怎么指挥的,二十多万大军,要是交给我,我保证打的黄巢根本就找不着北,现在可好,都让他直接将东都给占了,现在居然都跑到蔡州和陈州了,那要是一旦被其得失,岂不是要借助中原之利席卷天下?”刘威皱眉半晌之后道。

    “席卷天下那不可能,不过对于我军的危害,或者说对于我淮南道的危害却一下子大了数倍不止。”戴友归摇头道:“主公目前麾下的庐州深处淮南军的包围之中,寿州之地被拿下之后原本我军的经略重点改为北方之后就可以脱离扬州掣肘,甚至可以趁着薛洋和淮南军无暇顾及我等之时拿下光州,以此来增加回旋之余地。可如今一旦北方陈州被黄巢占据,和秦宗权的蔡州练成一体,则黄巢军可以在经略中原的同时,分兵南下,首当其中的便是我寿光两地。我军原本在棋局之外,现如今却处在风口浪尖之上。一旦薛洋的淮南军北上和黄巢争锋,就将我军夹在了中间,使我左右为难,成为其牵制黄巢军的一枚棋子。”

    说到这里戴友归也是苦笑不已道:“千算万算,我本想让主公低调行事,短时间内不要和淮南有所冲突,避免被薛洋惦记上,没想到这黄巢东出,一下子打乱了我所有的布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徒叹奈何。”

    “军师,你就别徒叹奈何了,赶紧想想应对之法吧。”戴友归叹息不已,而刘威则是和杨行愍一样眉头紧皱,一言不发。这让安仁义等人有些尴尬,只有李神福在旁边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好说,惹得田覠忍不住了,叫嚷道。

    “现在不是我军应该想应对之法,而是要看扬州那边如何落子布局了。”戴友归摇头道:“黄巢东进之后先下蔡州,秦宗权投降,必然也会大乱扬州的部署,在目前看来,薛郎君的落子关乎整个淮南道的生死存亡,我军虽然实力有所增长,但是在这等涉及到一道之大方略上已经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贸然而动反而会破坏薛郎君的部署,从而影响整个淮南道和北方各诸侯的形势。所以主公,臣以为,让各军收拾兵器粮草,整装待命即可。”

    “军师的意思是,我军这一次应该配合薛郎君行动?”刘威想明白了戴友归的意思,伸手在地图上比划了两下之后点头道:“如此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毕竟薛郎君在申州囤积精锐,但是却始终引而不发,肯定是有所图谋。而如今蔡州变天,陈州大乱,也一定会让他的部署被打乱,跟着薛郎君,说不得会有破局之道。”

    “但就怕薛郎君的破局之道我等参与不了,那淮南军也未必会让我等能够从中渔利啊。”杨行愍深吸一口气之后道:“不过军师所言倒也不错,不管如何我军都要积极整装,随时待命。”

    “主公,不如送信去扬州,向薛郎君说明主公之心思如何?如此一来也可让薛郎君减少一分对我庐州军之猜忌,彼时联手抗敌,整个南方局势也必然会随之一变。”戴友归想了想之后道:“毕竟朝廷诏书之前也送达过扬州,想来唐皇最终还是要让薛郎君领军北上参加围剿黄巢的,我等此时表明心迹,至少可以让薛郎君安心,在对待黄巢乱军上,我庐州军不会拖他的后腿,甚至可以听候差遣。”

    “听候差遣?”戴友归的话让大家有些傻眼,反倒是杨行愍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道:“军师所言甚是,烦请军师拟一份文书送往扬州。对了,不要用淮南观察使的名义,直接用杨行愍和庐州军即可。”

    “主公胸怀宽广,臣佩服。”戴友归自然明白杨行愍此时的用意,当即点头在旁边奋笔疾书,随后杨行愍看过之后签字盖章然后着人送往扬州。

    不过杨行愍和戴友归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第三天也就是中和三年五月初七这天,扬州信使却已经到了寿州,虽然昼夜兼程,快马不断,但是十三司的传令信使却第一时间将袁袭草拟的这份命令送到了杨行愍手中。

    “军师,看样子扬州那边有人和你想的一样。”杨行愍看完这道以薛洋的名义下达的命令,然后转给戴友归之后道。

    “虽说一样,但是臣却落了下风,也难为薛郎君的一番苦心了。主公,可以回复薛郎君,我军克日出兵颍州。”戴友归的话让杨行愍点了点头,当即向十三司信使表示自己会遵命行事,同时当天下午就让刘威安排出兵事宜。

    “李将军,你可知薛郎君让我等出兵颍州最终为何?”当杨行愍定下出兵主将是李神福之后,戴友归起身问道。

    “知晓一些,不过还请军师赐教。”李神福见到戴友归主动说起,顿时脸色郑重,抱拳问道。

    “出兵颍州,除了将我淮南道内部兵力往外延伸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在陈州和颍州之间形成一个互为应援的掎角之势,使得进攻陈州的黄巢乱军心有顾忌,无法全力攻城。同时更重要的在于,逼迫黄巢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戴友归脸上露出一丝神往之色,笑道:“短短数年时间,薛郎君和他手下的文武就可以达到如此高度,实在是让人敬服。”

    戴友归的这一缕神情无人知晓,不过他此时的心思的确是和袁袭等人的想法一样,黄巢东进,不仅仅是出兵征剿的事情,而且还涉及到已经露出峥嵘之相的极大诸侯的战后布局,所以在未判明这一点之前,掌控淮南道生死存亡的淮南军自然不可能轻易露出自己的倾向。这一点也就只有身处夹缝之中的庐州军能够代劳了。而戴友归和杨行愍正是看出这一点之后才主动向薛洋示好,其目的也是不言而喻,就是想向薛洋表明,自己无意在淮南道和对方争雄,减轻对方的猜忌和对自己的压力。

    “主公,寿州内部的政务是否已经梳理清楚了?”戴友归没有随刘威等人去送别李神福,反而站在杨行愍身边问道。

    “军师的意思是?”杨行愍悚然一惊,随即看着自己的这位首席谋士。

    “只怕往后我们都没有精力顾忌后方政务了,北方大战,我等也不能缺席。”戴友归深吸一口气道:“去为主公争取一个更大的官职,我们不能和薛郎君争夺淮南,所以这淮南观察使的头衔,还是不要的好。”

    “军师说的是,只是我们和薛郎君,只怕早晚都不能共存啊。”杨行愍忽然跟着叹息一声道:“说实话,我不想和他对决。”

    “那臣再想想办法?”戴友归忽然眨了眨眼睛,惹得杨行愍跟着哈哈一笑,君臣两人一瞬间表露了自己的心思。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