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尊主嗜宠:甜萌兽〕〔宇宙拒绝毁灭〕〔战国大召唤〕〔奶爸有植物系统〕〔迟到魔王的奶爸人〕〔水神在火影〕〔从荒岛开始吧〕〔带着手办军团在火〕〔星际之宝妈威武〕〔内侍大人〕〔半缘修道半缘君〕〔蚀骨宠婚:早安,〕〔重生八零:福妻有〕〔丹师剑宗〕〔诡异的运气系统〕〔重生之仙帝归来〕〔重生之名门锦绣〕〔道人赋〕〔潜离别〕〔石上梦昙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战惊天下
    “禀报主公,骑兵已经冲散大齐军中军,击杀大齐主将,已经将大齐主力兵马冲散。 . .co”前方的剧变传到陆明这边的时候骑兵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敌军从中纵马驰骋的骑兵在大齐军眼中犹如地域中的魔鬼,但是在淮南军将士眼中却犹如天降奇兵一般,直接在短时间内逆转了战局,将原本应该是一场苦战变成了追击战。大齐兵马主力被击溃之后,腾出手来的杜光义两个都几乎是一刻不停的上前就地抓捕俘虏,配合骑兵将一群一群的大齐兵马和混乱的百姓就地招降,然后一队队的押到一边。当陆明将这个消息汇报给薛洋的时候,前方的战事也随之开始了新的变化。

    后方的剧变也成了压倒尚在顽抗之中的大齐军前部兵马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陈瑜的呼喝之下,丧失了斗志的这些大齐军开始不断的放下武器,少数负隅顽抗的也被冲上来的重甲兵三下五去二直接劈成了两半,血腥的杀戮彻底震慑住了眼前所有的大齐军将士,染血之后变得黑红的重甲兵的甲胄此时看起来异常的刺眼,血腥气漫天而来,让黄杰所部犹如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几乎是所到之处根本没有任何人胆敢摄其锋芒,硬生生的以杀戮震慑住了所有人。

    “主公,从昨夜第十都突袭开始,这几乎是整整打了一夜吧。”袁袭跟着薛洋身边,纵马来到战场之上的时候,整个大战已经接近尾声。李庆先甚至已经率军来到他面前,见到薛洋和袁袭上前之后立即下马拜倒。

    “庆先,你们骑兵都辛苦了。”薛洋朝着李庆先一点头,笑道:“骑兵都立即集合,全军突击大齐军营,给我彻底扫荡整个淮阳,断掉黄巢在淮阳的臂膀。”

    “为主公建功立业,末将万死不辞。”李庆先和夏恒不一样,他是实打实从舒州跟随薛洋走出来的年轻人,所以当即抱拳应诺,翻身上马之后,骑兵都全军立即跟随他的步伐转身而去,沿途之中不断招呼后续人马和夏恒汇合之后朝着西面的淮阳而去。

    “陆明,传令下去,打扫战场,清点俘虏,收军回鹿邑县城。”袁袭在薛洋安排骑兵而去之后哈哈一笑,朝着陆明点了点头,第四卫全军浴血而战,此时各军将士在见到中军飘扬起薛洋的大纛之后顿时全部朝东而拜,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直冲云霄。这是胜利的呼声,也是数万将士在呼应自己的最高统帅。透着杀气和血腥的欢呼不仅仅激荡着每一位淮南军将士的心灵,就连那些被俘虏的大齐军将士在这一瞬间也是怅然若失,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低下了头颅,身上原本残留的桀骜不驯的气息犹如潮水般褪去。

    薛洋和袁袭当先一步朝着鹿邑县城而去,和在城中的向杰汇合。而陆明和陈瑜两人则分头行事,带着淮南军将士一部押着这数万俘虏和无数的百姓开始纷纷朝着鹿邑县城外面的大营而去,这么多的俘虏和百姓已经远远超过淮南军自身的数量,虽然一时之间被淮南军强横的战力所压制,变得老老实实的,但是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扎营哗变,所以陈瑜几乎是全力以赴,丝毫不敢马虎,甚至派人开始紧急朝着后方传讯,让后勤船队紧急过来,准备将战俘先一步押送回扬州处置。而那些百姓则在甄别清楚之后陆续移交给坐镇谯县的李振处置,就地安置。淮南军虽然查封了亳州境内大部分的府库,但是本身军粮还是从扬州水运过来,这些府库钱粮都是筹备用作赈济灾民所用。

    陈瑜这边分出了大量的精力和人力处置战俘和百姓,陆明则让杜光义等人分出人手将受伤的将士全都抬到营中救治,这战后的事情比起打仗还要忙碌。

    “主公,此次大战之后,只怕陈州之围也算是解了,黄巢遭受这么大的败绩,如果再敢纵兵围城,就该陷入四面受敌之中了。”袁袭一面撰写战报让向杰送回扬州,一面让后勤部抓紧时间运送辎重和后备兵员前来弥补战损,同时笑道。

    “只怕不只是黄巢会感到惊恐吧?咱们北面的朱全忠自从阻截住黄巢朝宋州伸手之后,就一直按兵不动,反倒是派人将宋州的政务全部攥到了自己手中,同时派出大量人手在各处征兵,全然不顾自己应该驻节汴州才是。”向杰跟着笑道:“末将已经让沈勇近期赶来亳州,以亳州为中心,将整个中原的十三司分部构建起来,加大对朱全忠的渗透。”因为薛洋的提醒,向杰和十三司对于这位朱全忠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敏感,再加上宋州就被亳州北面,所以朱全忠的动静此时是被十三司摸得一清二楚。

    袁袭将战报写好让薛洋签字之后就让人发回扬州,此行来到亳州已经快到月底,是该让扬州军民来一次大捷报来振奋士气,所以袁袭的这份战报写的是文辞并茂,薛洋读起来都觉得朗朗上口,顿时微微一笑道:“军师,此战之后,若是我以天下兵马副都统的名义传讯朱全忠和时溥,你说此二人会不会遵令前来?”

    “只怕更加不会,不过惊肯定是惊着了。”袁袭摇了摇头道:“我军以一个卫的人马就能在一次大战之中剪除黄巢数万大军加上数万百姓助阵,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些人的预料。如果袭所料不差,不论是朱全忠还是时溥对于主公和我淮南军都会生出更大的警惕,甚至还会在暗中使绊子。所以向杰,马上让十三司传讯第三卫高济,沿途抓紧防范,十三司要派出得力人手监视毕师铎、时溥甚至是杨行愍的一举一动,防止这些人断我军后路。”

    “是啊,我军一骑绝尘,赢得大战胜利,让这些人感到害怕,只怕下一步有可能面临我军独立作战的风险,甚至有心人还会故意引到黄巢军朝亳州而来,诱使敌我两军在亳州互相吞并,从而渔翁得利。”薛洋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一笑,不过随即句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黄巢如何行军,让沈勇暗中筹谋,引到其往北进入汴州最好,实在不行就让其攻打东面,将宋州也拖进来,这朱全忠想要左手渔翁之利,那也得有命才行。”

    “那西川行宫我们是否需要派人报捷?”向杰点了点头,十三司原本就一直在中原各地布局,目的就是要将黄巢引入北方汴州等地,使其能够沿着运河往东进入山东等地,这件事沈勇那边已经有了眉目,此次来亳州和众人汇合就是要着手实施最后一步。不过向杰刚要起身,忽然问道。

    “安排人手去报捷吧,不过也别指望唐皇和田令孜会给我们好脸色,有可能这个田令孜还会打什么坏主意。”袁袭一笑,让向杰自行去安排,自己则安排人手让李振赶紧前来鹿邑协助他一起处置战后事宜。

    不过这场大战虽然薛洋和袁袭只是朝着扬州大本营和西川报捷,但是这么大动静,不仅仅黄巢那边感到震动,周边的其他几路诸侯也在随后察觉到了。等到这些人派往淮阳的斥候回报之后,这场大战的经过才开始在各地流传开来,夏恒和李庆先最后那把大火,直接将大齐军在淮阳的根基全部断送。这一幕让周围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心寒,对于盘踞在亳州的淮南军和这位小郎君也一下子彻底失掉了轻视的颜色,变得异常谨慎。

    “主公,薛郎君在北线亳州已经打开了局面,黄巢大军受到重创之后必然会怒火中烧,下一步肯定会收拢人马前往亳州找薛郎君决一死战。我等可不能慢了。”戴友归是第一个从鹿邑大战中反应过来的,拿着情报只是稍微一思量之后就点头道:“我军应在大齐军全军出动之后奔袭陈州,将大齐军和蔡州之间的联络切断,如此才能够给予薛郎君援手之力。”

    “军师这是准备趁乱拿下陈州是吗?”杨行愍看着戴友归微微一笑,自从将颍州也收入囊中之后,庐州军的势力一下子得到了极大地补充,不仅仅手下兵马涨了一大截,而且地盘和人口的增多,也让杨行愍凭空多了一份底气,至少今年不用紧巴巴的过日子了,连带着这些时日杨行愍都开始着手开始给各军置办新的兵器盔甲。如果能够趁乱拿下陈州,那么他杨行愍掌控的地盘就已经达到四州之地,等剿灭了黄巢,回头收拾了光州和濠州,杨行愍都有自信和薛洋掰腕子了。所以对于戴友归的谋划,杨行愍是欣然点头,让他抓紧时间进行布置。

    不过颍州的杨行愍在戴友归的谋划之下准备趁乱下手,北面宋州的朱全忠和谢瞳则是看着斥候送来的情报有些目瞪口呆。因为此前与淮南军从未接触过,所以朱全忠的宣武军上下对于淮南军和薛洋都非常陌生,冷不防的听到这场大战和战果,朱全忠硬是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主公,看起来我们需要对这位薛郎君重新认识了,淮南军的战力也需要重新评估。”谢瞳揉了揉眉心,然后苦笑道:“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是一鸣惊人,只怕这场大战传扬出去,他真的要名扬天下了。”

    “先生所言甚是,此前我还曾对这位高相公之后接任淮南道的小郎君有些轻视,现在看来是我的错,不该小视天下英雄。只是为今之计,黄巢被这位薛郎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下一步必然会含恨在心,倾尽全力报仇,亳州大战誓难避免,整个中原的局势也会因为他这一战而出现大变,不知先生可有良策应对?”朱全忠摇了摇头,对于扬不扬名的他倒是没在意,反倒是对中原大局感到忧心。这么多年征战,朱全忠在战场大局上面有自己直觉般的见识,他第一时间感到了鹿邑之战之后中原这边原有的局势已经开始彻底改变。

    “敌变我也变吧,黄巢如果东向攻击亳州,那我等在宋州就变成了前线了,那么汴州反倒变成了后方。所以主公不如派遣一军返回汴州,一旦亳州战事重启,我军可以派遣偏军南下参战,主力返回汴州从北面收复汴州,伺机进入东都京畿。”谢瞳说完之后有些叹息道:“只是如此一来徐州等地就势必会被大齐军肆虐,我军下一步的进退之地就小了许多,而且将来的回旋余地也会变得更加险峻。”谢瞳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智慧的光泽,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说的朱全忠不断点头,汴州虽然险峻,周边四邻强势,然则朱全忠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打算,东面的山东和徐州等地就是他下一步的谋划之所。只是眼下鹿邑一战的结果却有可能将这种谋划彻底断送,不论是朱全忠还是谢瞳,都有着一股浓浓的不甘心。

    不过也诚如谢瞳所言,中原大局一旦发生改变,他们就不得不做出改变,否则的话在大齐军的冲击之下,只怕依照目前朱全忠的实力断然难以抵挡。

    “传令让存周过来。”朱全忠沉默半晌之后忽然派人去传令,而谢瞳听到朱全忠传讯让葛存周进来也是跟着点头。

    不过朱全忠可能不知道的是,此时整个战事的当事人黄巢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其反应比他还要大。原本陈州之战虽然陷入僵持,但是在自己源源不断的大军持续攻击之下,城内的赵犨已经逐渐抵挡不住,兵员枯竭之后整个城防也开始松动,按照尚让和秦宗权的估计,月底之前定然可以攻下城池,斩杀赵犨。但是此时却忽然传来噩耗,淮阳那边的败兵陆续逃回来之后整个大战的经过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尚让和秦宗权是满目诧异,黄巢更是差点咬碎了牙齿,盛怒之下的他当即就要提兵去亳州去找薛洋报仇,幸亏秦宗权和尚让两人死命的阻拦才罢休。不过黄巢怒气未消下令全军立即极大攻城力度,秦宗权和尚让两人根本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派人日夜围攻陈州不止。

    “主公,可否让王成大军北上突袭蔡州?”周边的局势因为一场大战而变得诡异莫测,但是坐镇鹿邑的薛洋却在听到匆匆赶到的沈勇汇报之后诧异的抬起头来。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爷,上门女婿〕〔养成青梅甜又甜〕〔重生那些事儿〕〔都市神级教师〕〔农园医锦〕〔美漫之无敌幸运轮〕〔超电磁炮的守护〕〔医女倾城:邪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