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独一:霸道爹〕〔剧透你的生命值〕〔最狂赘婿〕〔终极全才〕〔首辅家的小娇娘〕〔绝命毒尸〕〔我的爱情得了一场〕〔他有很多好习惯〕〔妻命难为〕〔病娇男神的偏爱满〕〔爱妃已经三天没打〕〔我之青春告白书〕〔掌欢〕〔我把聊斋带给全世〕〔厉少又来撒糖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重生之都市仙帝〕〔步步为局〕〔神医毒妃〕〔小可爱你被逮捕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四十三章 北上南下
    &a;nbsp&a;nbsp&a;nbsp&a;nbsp“主公,吴明已经将我军即将北上的消息送到了朱全忠手中。”薛洋见到向杰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顿时笑道:“光是这个就让你如此兴奋?不至于吧?朱全忠猜也能猜到我军不会坐视宋州大乱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主公猜得没错,王重荣入境河南府的消息也被张全义送了过去。”向杰在旁边笑道:“朱全忠和大齐军决战的日期不远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也就是说张全义已经倒向了朱全忠了?”袁袭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难怪,如今中原地区能够让他有所依靠的也就是朱全忠了。其他几路诸侯包括我军在内都是鞭长莫及,难以持久在中原逗留。这个张全义辅佐诸葛爽一心一意经营河南府,想着能够重现中原荣光,除了依靠一路强势诸侯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好出路。”

    &a;nbsp&a;nbsp&a;nbsp&a;nbsp“中原虽好,却位处天下之中,四面受敌,周边也无险可守,一马平川,在乱世根本不足以支撑一路诸侯崛起。”李振在旁边笑道:“再加上听说诸葛爽已经重病,所以张全义能有如此选择也不为奇。不过接下来难保张全义不会倾尽全力支持朱全忠打赢这一仗了。”让黄巢入境宋州和朱全忠争锋是他一手策划的。而事到如今双方已经开始短兵相接,李振却有些感叹道:“要想断朱全忠的念想,逼迫他全力一战,只怕光靠王重荣还不够分量,还必须引入其他势力介入,让朱全忠放手一搏才行。”

    &a;nbsp&a;nbsp&a;nbsp&a;nbsp“各位放心,此事交给我十三司。”向杰一抱拳匆匆而去如今中原局势看似是勤王大军各自为战,然则各路势力却相互牵连,牵一发则动全身,要想稳坐钓鱼台,只有未雨绸缪,将一切变数都事先算好。这极大地考验着执棋人运筹盘算的能力。所以淮南军北上征战看似是大军征伐,然则这战场之外的角力才是最凶险的。自第四卫随薛洋进入亳州之后,几次大战和中原战局的几次逆转都无一不在说明情报和运筹帷幄布局的重要性。也正是依靠着这种背后推手,薛洋才能够举重若轻的调动这互不统属的各路大军彼此串联,让他们始终按照自己的预想出现在合适的地方。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向杰虽然将挑动李克用所部南下的任务接了下来,但是此时已经秘密穿越宋州,准备直接深入并州大地的吴明却时不时的眉头紧皱。李克用和朱全忠是截然不同,这位沙坨部族的领袖,如今并州大地最强的藩镇首领如果光靠用谋略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

    &a;nbsp&a;nbsp&a;nbsp&a;nbsp“李克用,这位飞虎子到底在想什么?如此大举南下进入中原的时机连王重荣都看到了,难不成他真眼瞎不成?”吴明手中有十三司送来的关于李克用和他河东节度使旗下各大将领的基本资料,但是他这都研究一路,眼看着已经进入河东地界,他却越来越迷惑。河东节度使名下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大将,文臣很少,甚至连带着谋臣也都是手下将领临时充当的。这样的势力若是放在战场之上,说不得会所向无敌,再加上手中那支远近闻名的游牧骑兵,按照吴明的估计,只怕拉到战场上一对一硬拼,自己背后的淮南军能不能赢都难说。

    &a;nbsp&a;nbsp&a;nbsp&a;nbsp但是这样一个势力如果真的放在争夺天下的大局之中,吴明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能够赢得最终的胜利。作为一个在淮南道内部混了十几年江湖的吴明,自然能够明白谋略在这其中所起到的作用,有时候根本就不比一支强大军队小。

    &a;nbsp&a;nbsp&a;nbsp&a;nbsp“看样子不能用对付朱全忠的办法去对付李克用了。”吴明在八月中旬的时候进入并州,开始调动十三司提前进抵并州的暗线商议此事的可能性。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此时有一件事吴明不知道的是,在他北上并州准备攒动李克用南下的时候,实际上汴州和宋州的战事已经开始了。沈勇接替吴明之后,将宋州前线的暗线情报呈递体系改了一下,使得信息传递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而且在如今双方大战在即的情况之下,各路斥候纷纷出动,也让十三司的情报刺探变得方便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看样子是不能等李克用了,不过如此也好,杨希古这种硬碰硬的攻势也能帮助朱全忠下定决心,毕竟如今他除了进入河南府和张全义合流,然后给王重荣当副手,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薛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既然如此,我军也从谯县转移北上吧。”

    &a;nbsp&a;nbsp&a;nbsp&a;nbsp“主公,你先看下这个吧,赵犨已经带着残部从陈州撤了出来,正在往鹿邑转移。”袁袭在旁边匆匆而来,道:“这是赵犨送过来的情报,杨行愍近期动作很大,很有可能在王成的兵马退回申州之后进入蔡州。”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看来秦宗权被我们给打狠了,所以惹来了他的觊觎。”薛洋微微一笑道:“而且这个杨行愍未免有些小家子气,总想着和我军一争高低。”

    &a;nbsp&a;nbsp&a;nbsp&a;nbsp对于薛洋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袁袭也是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不过随即就笑道:“杨行愍如何动作不管他,蔡州既然他想争,那也随他。我已经让向杰派人去挑动被黄巢收编的秦宗权部将,给他填填堵。不过这个赵犨要来亳州倒是能够帮我们一个大忙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哦,看样子军师已经想好了?”薛洋笑道:“也罢,让陆明率军先行北上,骑兵都留下随我在谯县等着,看看这个赵犨能不能遂了军师的心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商议好之后,由陆明统兵北上,先行进入宋州的谷熟附近,威逼尚让的大齐军主力侧翼,为留守宋城的袁敬初争取一点撤离的时间。但是在襄邑方向,杨希古却已经和朱全忠的宣武军主力展开了正面厮杀。

    &a;nbsp&a;nbsp&a;nbsp&a;nbsp杨希古原本就是黄巢的姻亲,位居大齐军四相之一,本身还是僖宗的朝臣,只不过在黄巢攻陷长安的时候,跟随金吾卫大将军张直方一起投诚,成了黄巢军中的重臣。此时的他坐镇领军攻击襄邑,和朱全忠大军正面对峙,再将大齐军的家眷移交给尚让之后,腾出手脚的杨希古在襄邑城外和朱全忠临阵对决了五六次,每一次都凭借着优势的兵力将朱全忠逼得步步后撤。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此时杨希古身边站立的一人如果淮南军的高级将领在场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林远图的身形伴随着杨希古一起站在襄邑的城楼之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卫相,淮南军已经启程北上,在左相大军的南面,势必会对宋州战局产生极大的影响。依属下之见,是否提醒左相,让他分兵围剿?以免给目前的局势带来隐患?”此时的林远图一身戎装,根本就看不出此前在舒州的时候那股子书生之气,在说到淮南军的时候也是一脸平静。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远图啊,你还在记着以前的事情是吗?总想着再回去和那位淮南节度使分个高低?”杨希古却对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仿佛很了解,所以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就让他听出了林远图的话外之音。

    &a;nbsp&a;nbsp&a;nbsp&a;nbsp“确实记得,若不是当时薛洋强行将我父子扭送长安,我父亲他也不会重病不治。”林远图低声说了一句之后随即道:“不过卫相放心,远图知道事情轻重缓急,此时是我大齐的生死存亡之秋,个人恩怨在此时不该提,一切都应以大局为重。”

    &a;nbsp&a;nbsp&a;nbsp&a;nbsp“既然你知道,那我这有件差事需要你去办。”杨希古看了一眼林远图,眼神之中透出一丝欣赏的神色。他自然是知道这位年轻人当初刚来长安的时候吃过多少苦,那时候长安新破,内外混乱,根本就没有任何秩序可言,就算是他们这些已经投诚大齐的官员,也是朝不保夕。而这位年轻人丧父不久,居然能够在混乱的长安城里生存下去,还顺势抓住了大齐这个靠山。依靠着大齐刚刚建立的时候黄巢宣布大赦天下的机会成功的进入了大齐军高层的眼线,一步步走到如今这个位置。

    &a;nbsp&a;nbsp&a;nbsp&a;nbsp“你立即前往左相中军,将这封信送给他,然后就留在中军听候差遣。”杨希古掏出一封信递给他之后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卫相的意思是?”林远图一时没听明白,有些愣神道:“如今我军和朱温这个叛徒厮杀正是当时,卫相为何让我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我大齐军的方略也在改变。”杨希古道:“黄皓的虎狼军不日就要从雍丘地区撤离,和我军合兵一处,先期剿灭朱温的主力,然后回头一同收拾葛存周这支偏军。”

    &a;nbsp&a;nbsp&a;nbsp&a;nbsp杨希古的话让林远图一阵皱眉,随即道:“卫相可是觉得目前我军和朱温在襄邑附近相互僵持,短期内难以取胜?所以准备让黄皓的虎狼军回军?如此一来岂不是平白的给了朱温机会,让他可以得到葛存周的支援?”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觉得葛存周区区两万偏军一旦离开雍丘的城墙,还能和虎狼军相抗衡不成?”杨希古冷笑道:“朱温是得到了两万援军,但是我却得到了我大齐最精锐的虎狼军从旁侧击朱温的侧背,依靠着襄邑城墙之便利,我军自可趁势一举将朱温彻底剿灭。”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不是想要和淮南节度使整个高下吗?待我扫平朱温,和左相合兵一处,自当奏报陛下,让他独自领兵和会会淮南军。”杨希古的话让林远图沉默了,平心而论,虎狼军抽调回来的确是解开目前僵持局面的好办法,毕竟虎狼军是大齐军中唯一一支全员齐装铁甲的精锐,只有在目前襄邑这边的阵而野战之中才能够发挥出最强的战力。这一点确实不是葛存周能够比拟的。但是林远图总觉得此时忽然决定调回虎狼军里面有些什么隐患,只是他一时之间没能够弄清楚,再加上最后一句让他独自领兵的话,也一下子打到了他的心坎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传令下去,从明日起,大军急攻朱温大营不止,务必不能让他有察觉的机会。”杨希古在林远图走后立即派人去各军传令。襄邑的战事一时之间变成了整个送州大战的焦点。骤然压力倍增的朱温本来军力就不如杨希古许多,被逼得在这里野战之后,满腔的谋略一下子都发挥不出来,以短击长,让他根本就发挥不出自己的长处来。而且目前宣武军所处的位置也非常恶劣,葛存周在雍丘,他在襄邑,袁敬初还在宋城,看似摆成了一条长蛇,横亘在宋州和汴州之间,左右逢源,然则实际上却被大齐军各个分割,彼此之间无法串联一气,时日一长难免会被对方各个击破。

    &a;nbsp&a;nbsp&a;nbsp&a;nbsp“军师啊,如此可不是长久之计,存周虽然在雍丘拖住了虎狼军,然则我军在襄邑却连战连败,真让杨希古那个书呆子逮到了一顿胖揍,只怕我军坚持不了多少时日了。”朱全忠在大营之内来回走动,嘴角都要起泡了,见到谢瞳进来急忙一把拉住他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主公,这是斥候送来的最新急报,转机已至,只是子明这里只有一条险招,就怕主公不敢动啊。”谢瞳苦笑道。在朱全忠面前也不需要太过于讲究礼仪,实际上朱全忠懂得也不多,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夫人在这方面有研究。他还是那个一着急就会蹲在地上直抓头皮的那个朱温,没多大变化。

    &a;nbsp&a;nbsp&a;nbsp&a;nbsp“黄皓这个傻大个动了?”朱全忠长吁一口气道:“那军师的险招是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谢瞳说了什么没人知道,但是黄皓的这个虎狼军一动,也飞速送到了另外一人手中,当袁袭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是顾不得和李振在陪着赵犨谈话,匆匆起身去找薛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说来,军师也觉得,朱全忠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薛洋正在和陈烨在城外一面查看最新送过来的新式武器,一面询问扬州那边的情况,见到袁袭匆匆而来将情报递上来之后微一沉吟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朱全忠唯一的机会了。若是他放过了,只怕就算是我军立即投入战场也无济于事。一旦虎狼军顺利和杨希古汇合,依靠着庞大的兵力和虎狼军的战力,沙坨骑兵来了也啃不动。”袁袭笑道:“就算是朱全忠看不到,那谢瞳也一定会提醒他的。前后无路之下朱全忠一定会孤注一掷,想要依靠这一手逆风翻盘。”

    &a;nbsp&a;nbsp&a;nbsp&a;nbsp“军师,你马上告知赵犨,让他来刺史府等着,亳州也该扔出去了。如此一来我军才能轻装北上。”薛洋点了点头道,然后看了一眼陈烨道:“不过后勤部要和十三司密切配合,这个赵犨虽说是绝境之下投靠于我,但是难保不会有坏心思,而且我军后勤在时溥未曾北上之前还要依靠亳州通道,不要被人端了后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