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四十六章 桃陵大火
    桃陵渡原本只是雍丘以南一个很寻常的渡口,因为运河和濉河在附近汇合,造就了桃陵渡口较为庞大的水域和一片庞大的滩涂河岸线,使得此地得以聚集了不少百姓靠着两条大河为生。只不过此时,桃陵渡已经因为宣武军和大齐军在雍丘附近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对峙,而逃走一空,整个渡口廖无人烟。

    中和三年的九月份雍丘附近的百姓刚刚经历了葛从周率军平定叛乱得以安稳,就遭遇黄皓的虎狼军侵袭,慌乱之中纷纷逃往雍丘葛从周防守的核心地区躲避战乱。

    “将军,黄皓的虎狼军距离桃陵渡还有不足百里,依照他们的行军速度,想来明日傍晚时分进抵桃陵渡。”斥候的禀报让葛从周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虎狼军的斥候前出本部多少里?”

    “不足三十里,而且沿途斥候分队不多,大多都是沿着大路两边分布,其他方向未曾见过大规模斥候队出没。”这句话让葛存周放下了心思,黄皓的这个安排足够自己在明天傍晚时分多开对方的侦查,从而突然发起攻击。

    “朱珍将军的兵马呢?有没有抵达桃陵渡以西的狮子岭埋伏?”葛从周自己的两万大军背靠桃陵渡,在渡口南边的狭窄地域静静潜伏,而且为了隐蔽,全军都埋伏在滩涂的草丛之中,借助荒草灌木丛掩盖住本来的身形。

    “朱将军的兵马尚未抵达狮子岭,按照我军斥候探查的结果,朱将军应该会和黄皓的虎狼军同一时间抵达桃陵渡。”张归厚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好。和历史记载不一样,他和兄长张归霸跟着葛从周一早就随朱全忠投诚了朝廷。现如今张归霸在襄邑大营协助朱全忠死守,吸引杨希古的注意力,自己则跟着葛从周在此间准备伏击黄皓。只是这原本的援军却在此关键时刻掉链子,不仅仅葛从周闻言色变,他自己也是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

    “为何会延误时机?”朱珍是朱全忠的兄弟,饶是葛从周如今是统兵坐镇一方的大将,对于朱珍却没办法多说什么,只能耐着性子问道。

    “在考城时,朱将军为了不让考城守军察觉,选择了昼伏夜行,耽误了时间。”张归厚叹息道:“原本他还打算在考城附近修整一日,要不是他手下的人拼命劝说,只怕根本就到不了战场。”

    “将军,若是朱珍的三万大军不能按时抵达,光凭我军两万人就算是伏击也根本就打不过黄皓,甚至有可能会被对方趁势反击。毕竟一旦黄皓遭受攻击,很容易就能察觉附近应该还有其他兵马。依靠朱珍怎么可能是黄皓和虎狼军的对手?”张归厚见到葛从周陷入沉默,脸上的神情也在飞速变化,忍不住急道:“末将以为,若是朱珍不能按时抵达,我军宁肯放弃攻击,也要保存实力,不然无法向主公交代。”

    “是啊,无法交代。我若一败,朱珍岂能保全?这五万大军是我宣武军最后的家底,如果失去,襄邑大营只怕一天都守不住,主公除了败亡逃逸就再无生机了。”葛从周叹息一声道:“我宣武军一退,大齐军趁势占领汴州和宋州全境,就可以依托两州之地四面出击,将中原大好的战局彻底搅乱。”

    “那葛大哥的意思是?我们还继续打?”张归厚听出了葛从周话语之中的弦外之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大哥你疯了吗?这根本就打不赢的。慢说我军原本就比黄皓少一万,就算是两军兵力相当,我们手下的人马怎么可能打得过虎狼军?别人不清楚,你我可是亲眼见识过虎狼军的锋芒的。”

    “这一仗我们是不得不打,就算是全军拼尽最后一口气,也一定要将虎狼军斩落马下,否则这头猛虎一旦和杨希古汇合,就再也没人能够制得住了。”葛从周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寒芒,紧接着道:“而且我军也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趁着现在还有机会你我马上改变部署,打一场彻彻底底的伏击战。”

    “大哥有主意了?”张归厚虽然满脸的担忧,但是对于葛从周的能力和眼光还是很信服的,听到对方的话之后马上凑了过来。

    “你把你的本部从桃陵渡北部移到东面驻扎,依靠那座小山丘,准备引火之物。等到明日傍晚,一旦我军和虎狼军交战,我会率军边战边退,径直退到桃陵渡渡口岸边。你瞅准时机放火。这一片荒草就是我们给虎狼军准备的天然战场。”葛从周几乎是一句话就让张归厚如梦方醒,在张望了周围之后道:“将军,莫不如趁着对方未至,我们在此间也可以多布置一些草垛,黑夜之中必然无人关注,而一旦被点燃必然加剧火势。”

    “这些你不用管,我会让人去准备,你马上去筹备吧。”葛从周和张归厚分别之后让手下各部立即开始准备,除了从远处收集柴草在这片滩涂之地堆积之外,还和手下其他将领分说自己的火攻计策的详情。包括在大火烧起来之后自己一方的应对之策。

    这个被逼出来的办法在葛从周随后和手下将领一一探讨之后逐渐补全,在经过一天时间紧张的准备之后,当疲惫不堪的将士钻入滩涂荒草丛中的时候,黄皓的虎狼军也终于抵达桃陵渡口。和张归厚预计的时间差不多,中和三年九月初九傍晚,当黄皓下令就地扎营之后,虎狼军立即在附近安歇。和大齐军其他各部不一样,虎狼军配备齐全的甲胄、甚至还有不少骑兵,全军都是历经大战洗礼的铁血将士,一举一动散发出来的杀气甚至隔着老远都被埋伏中的宣武军将士感受到。

    “放箭!”葛从周亲自领兵坐镇第一线,再见到对方原地停下开始扎营之后,趁着虎狼军这一瞬间难得的松懈,指挥弓箭手立即放箭,拉开了这场大战的序幕。猝不及防之下,葛存周聚集起来的弓箭手递近射击放到了最外围的无数虎狼军将士。

    只不过在葛从周连续三箭射杀了三名虎狼军将士之后,对方的反击随即而至。虎狼军在遭受到攻击之后,几乎已经不需要黄皓临机决断,手下将士在微微混乱之后立即开始自主反击,而且各部之间的配合有条不紊,仿佛一切都是出自本能一般。

    不过此时葛从周根本无心去欣赏对方的这种面对危局丝毫不乱的军容,在将手下一万五千人全部一瞬间投入战场之后,宣武军庞大的攻势也瞬间吸引了所有虎狼军将士的注意。原本打算修整的黄皓也匆忙上马开始指挥全军反击。他不清楚对手到底来了多少人,但是黑夜之中喊杀声惊天动地,光是这厮杀声就足以证明对方人手不少。所以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黄皓让虎狼军三军全体出动,循声攻击,同时让后军开始点燃火把上前,协助前军照亮道路,进行反击。

    如此一来葛从周原本所在的这片区域逐渐亮堂,越来越多的火把加入战场之后,整个形势也逐渐开始明朗。虽然黄皓并没有下达具体的部署,但是虎狼军却在反击之时自动对葛从周的兵马形成合围,并且中间集中起庞大的兵力开始挤压葛从周亲自率领的中军,一步步逼得对方不断后撤。

    其实此时不要虎狼军逼迫,宣武军自己就已经顶不住了。从葛从周率队攻击到虎狼军全线反击,中间断断两刻钟时间,自己精心制造的攻势就被对方逆转,这让他自己都吓出了一声冷汗。这一年多以来只怕虎狼军的战力再次上扬不少,比之从前更加强悍。这些士兵在攻击自己的时候,甚至能够在仓促之中就近配合,组成一个个战场小队然后不断分割自己的兵马,各个击破。环顾整个战场,这种犹如无数柄小刀一般的小队不断对着自己的军阵进行切割,钝刀子割肉,虽然看似缓慢,但是自己手下兵马的数量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快速锐减。对方的攻势并没有什么阵型,仓促之中下达的反击军令,就算是换做葛从周自己也没有办法做出更多的部署,但是虎狼军的大军却依靠着基层将领不断的调整,逐步的将原本散漫的攻击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宽大的包围圈,将自己一举围在了其中,逼迫自己手下兵马不断收缩后退。

    “让各部立即后撤。”葛从周率领自己的中军亲自断后,同时让传令兵死命的朝着手下各军传令,快速撤退,朝着桃陵渡口的方向急速撤退。这样的野战自己手下的兵马根本就挡不住对方的冲击,事到如今,他必须率军尽快撤出,摆脱和对方的纠缠,给张归厚一点时间放火强攻。

    其实此时整个战场局势已经非常明朗,虽然黑夜降临,但是虎狼军却在极短的时间内点燃了大量的火把,以光亮驱散眼前的黑暗,步步紧逼,几乎已经将宣武军尽数压迫在渡口南岸最狭窄的一片区域。这种如潮而动的攻势甚至葛从周本人亲自率领中军和弓箭手断后就无法阻拦。

    从开战到现在一直就在旁边隐蔽的张归厚不需要葛从周特别吩咐,他本就是战场宿将,对于战机的把握有着一种本能的敏锐。所以几乎就在虎狼军全军追击,撵着葛从周的屁股厮杀不止的时候,张归厚的五千人本部几乎各个都在弯弓搭箭。

    “放箭!”张归厚见到草丛之中火把的移动越来越快,当即一声怒吼,整整一千两百名弓箭手在这一瞬间点燃火箭,然后一声呼啸之后,无数的星星点点开始密密麻麻满布天空,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张归厚身后仓促带过来的投石车上一捆捆柴草捆扎起来的火球也被扔出了天空,恍若流星一般朝着远处的战场落下。

    伴随着这些火箭和火球不断落下,原本还厮杀声震天的战场一瞬间大火弥漫,原本就被葛从周精心布置,到处都是柴草堆的这片滩涂河岸滚滚的浓烟和大火取代了激烈的厮杀。九月的秋天,中原大地干燥的天气更是助长了这种大火的蔓延。而且张归厚在下令纵火之后,亲率精锐打头阵,身后弓箭手紧随而上,将一瞬间被大火和突如其来的火箭打蒙的虎狼军将士迅速打落在地。

    “哈哈,随我杀回去,全军突击。”葛从周此时已经被逼到了濉河岸边,甚至很多宣武军将士都已经直接退到了河水之中。但是此时见到漫天大火从天而降,不仅仅葛从周是哈哈大笑,他身边的那些宣武军将士也纷纷杀出,甚至那些退入河水之中的宣武军士兵带着一身的湿衣服冲上去之后发现可以暂时抵挡火势和热浪攻击之后,后续的士兵纷纷效仿。

    葛从周依靠着这种暂时的办法成功的指挥士兵穿梭在越来越强烈的大火之中,开始反击那些烧的狼奔豕突的虎狼军士兵。在大火的助威之下,宣武军终于取得了优势,尤其是弓箭手,成排的箭矢穿越大火之后迅速击溃了虎狼军的攻势。

    葛从周在大火之中打出了一波攻势,和张归厚一起,两路出击之下,虎狼军再也扛不住了。黄皓此时在后方根本没办法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之下对虎狼军做出有效的指挥,而下层士兵和将领的默契在大火和宣武军的双重攻击之下终于支撑不住,大规模的溃散在葛从周连续击杀了数名前线指挥将领指挥终于不可避免。无数的士兵浑身带着大火,不是死在四面八方激射的箭矢和随后追杀不止的宣武军士兵手上,就是连滚带爬被大火烧成了火人。整个战场之上这种凄厉的嘶吼逐渐变成了主流,甚至掩盖了随后而来的喊杀声。

    “不要管那些溃兵,随我速速斩杀黄皓。”葛从周远远的见到张归厚的身形之后一声大喝,随即纵马狂奔,一身湿漉漉的战马此时虽然嘶鸣不止,但是却在大火之中奔驰而去,直奔黄皓的后军而去。虎狼军难得出现这种混乱,所有的士兵在大火面前失去了往日的章法,只能顾及自身的安危,此时只要斩杀黄皓,才能够起到击溃虎狼军的效果。在朱珍始终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的情况之下,葛从周能够想的也只有这一条,让虎狼军失去统帅,短时间内失去战力,给朱全忠腾出一点时间。

    葛从周此时几乎是将大军全部交给了手下各将领自行指挥征战,自己带着中军三千人和一群弓箭手不顾一切的冲向此时还在不断招呼往来的虎狼军后军,也就是黄皓所在的位置。一路之上葛从周手中长弓不断拉动,箭矢如雨而出,任何挡在他面前的都是一箭毙命。他本身箭术就非常了得,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出神入化。断断片刻之间,在他自己越过大火弥漫的战场之后,连续开弓十几次,每一箭都带走一名对手。

    而且葛从周每次出手和手下的弓箭手基本上都是对着人多的地方放箭不同,他出手对准的都是往来呼号的传令兵和那些将领,如此一来虎狼军的混乱开始愈发加剧。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