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闪婚,娇妻晚〕〔史上最强小农民〕〔合成你的文明〕〔神级狂兵〕〔无敌副村长〕〔神工〕〔首席大人的挂名妻〕〔我为国家修文物〕〔返回2006〕〔极品全能保安〕〔疯子眼中所谓的江〕〔妙手回春〕〔苏酒娘〕〔听说超级大佬甜炸〕〔慕林〕〔迟到在你的世界〕〔三界淘宝店〕〔都市重生之仙尊归〕〔第一豪婿〕〔都市无上仙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四十八章 谷熟惨案(上)
    “军师,宋城方向,尚让军一部似有南下谷熟和我军决战之意?”向杰将这份情报递给袁袭的时候,对方一脸的惊诧,旁边原本是过来拉着他一起查看后勤物资的李振更是直接开口道:“尚让此时应该整合兵马尽快打通前往曹州金乡的道路,择机将随军的家属文臣等送往金乡,然后才可翻身或南下或西进和杨希古汇合,阻击各路诸侯的反扑才是。此时南下和我军交战,一不能起到牵制我军的作用,二也不能呼应杨希古所部的作用,而且本身我军就算是分兵进入柘城,光是如今手中半个卫的兵力也不是他们一支偏军所能应付的。”

    “算了,我们去城外大营去寻主公吧,让十三司尽快探查清楚南下的这支兵马人数和统兵人选。”袁袭带着两人匆匆出了谷熟城,将这则急报送到薛洋手中,道:“尚让久历战阵,一项都是坐镇大齐中枢的人,岂能在此时做出这等削弱自身实力而无法对大局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部署?”

    “这倒是个奇怪的问题,算了,既然他要来,那先打回去吧。”薛洋点了点头,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这其中的原委,所以只能一面让向杰的十三司抓紧时间打探更多的消息,一面让陆明准备好在谷熟城外进行大战。

    十三司这边的动作很快,实际上大齐军的日常部署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对于一贯裹挟民众参战的大齐军来说,要想打探出出征兵马的基本情况和统兵将领,几乎不需要费什么时间,只不过暗线送回来的这个消息却让薛洋等人面面相觑。

    “林远图?他如何会在黄巢军中?”袁袭在旁边算了算时间之后皱眉道:“只怕他在进入关中之后长安就已经陷落,所以跟着一并被黄巢掳去。”

    “林远图手中的兵马战力如何?”薛洋摆了摆手,示意不要纠结这个问题,接着问道。

    “皆是普通民众和宋州境内被大齐军抓到的宣武军散兵游勇汇聚而成,人数约在五万人上下,但是老弱病残者居多,青壮年不足一半。只有林远图身边有几千人尚能称得上是正军。”向杰苦笑道:“若不是人数众多,这样的兵马比起老百姓强不了多少。”

    “让陆明率军去应付吧,十三司派人通知王成,加快速度。另外以我的名义传令杨行愍,让他尽快派兵北上雍丘,适时和朱全忠一起夹击杨希古,省得他天天对着亳州发呆。”薛洋这边下达命令的时候袁袭也是有些无奈,杨行愍和戴友归占据宋州之后,就一直对两边的蔡州和亳州虎视眈眈。蔡州还好一点,王成的兵马始终在蔡州南部保持强大的威慑,北部人口密集的地方暂时还被秦宗权控制着。而亳州在第四卫北上之后,赵犨接手之后变成了切切实实的空城,除了境内往来不辍的淮南军后勤人手之外,属于刺史府的兵马寥寥无几,甚至之前赵犨还因为杨行愍在淮阳地区挑衅而不得不紧急求救薛洋。而值此中原大局随时可能逆转的时刻,在这时候还想着扩张领地,袁袭在旁边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让王成在路过陈州的时候给他点压力,率军直接从陈州城穿城而过,逼他速做决断,这个杨化源,记吃不记打。”

    李振对于袁袭和杨行愍的恩怨不了解,在旁边好奇地看了一眼向杰,没想到的是对方的脸上居然也是一般神色,心头不由得一动。

    不过此时薛洋却没有心思去理会杨行愍和向杰两人的怒其不争,反倒是跟着陆明一起出营开始研究谷熟城北哪里适合摆下战场。从宋城到谷熟不足百里路程,可以说两军斥候往来都不需要离开大军多远就能相遇。这么短的距离什么战法都不管用了,唯有以硬碰硬,以强对强。

    “说说你的打算,陈瑜的兵马你暂时是调不回来了。这一仗不管林远图的实力到底有多大,你能依仗的就是第三都、第五都和骑兵都。”薛洋看了一眼陆明笑道。

    “主公放心,对付这样的大齐军,三个都足矣。”陆明笑道:“此战末将必然彻底打出我淮南军的军威来,让这些乱军以后听到我淮南军三个字便闻风丧胆。”

    “那好吧,你们三个人自己筹划自己商议吧。”薛洋摆了摆手道:“从宋城到谷熟不到一百多里地,不论林远图耍什么花样,都不会太远,抓紧时间。”他说完之后就不再过问这件事,将整个战事都交给了陆明等三人处置。

    “大将军,这是十三司转过来的情报,林远图的兵马已经脱离尚让军大营往南而来,十三司沿途设置个三道警戒哨。”薛洋自己返回谷熟城内,李庆先也在随后拿着一份情报找到陆明。

    “那也就是说最多也就是后天,林远图必然抵达谷熟。”陆明点了点头道:“既然他都来了,那我们也就不要客气了。就在这这片开阔地,和他打一场正儿八经的野战,让他见识见识当日我等打败他们父子到底是不是侥幸。”

    “此战由第三都为正面,第五都在右侧,你我两都都摆在明面上,让林远图好好看看清楚,正军的样子。”陆明一边说一边在原地指着方位道:“骑兵都开战之后在左侧和大齐军后方游弋,具体战法夏恒,你和庆先自行决定即可。”对于骑兵都的战法陆明没什么好交代的,他本身在这方面的造诣甚至还不如夏恒和李庆先,所以只是让他们在战场上见机行事。反倒是对于第三都和黄杰的第五都进行了着重安排。第三都在陆明升任统军大将军之后就交给了陆盛带领,作为淮南军中第一个全甲胄的战队,第三都的战力在淮南军的主力当中绝对是名列前茅,而且和其他战队相比,这支兵马近乎于攻守兼备,几乎没有多少弱点,而且还是陆明亲手带出来的,在战场上正面防守,能够让他安心。

    不过不论是陆明自己还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把此战的关键放在了黄杰身上,第五重甲都在全军换装了陌刀和最新式的板甲之后,几乎成了怪物一般的存在,甚至如果不是战马紧缺,薛洋都想模仿当年安西军那样给陌刀兵配备战马,使其能够无条件伴随轻骑兵远程征战。

    陆明这边在紧急部署,清理战场,摆出一个庞大的军阵的时候,林远图那边也已经正式踏上了南下征途。他是杨希古推荐到尚让这边的,只是没想到的是几乎是刚来,尚让就给了他这样一个任务,而且还让他有机会单独领兵。要知道就算是他跟在杨希古身边的时候,大部分也都是作为幕僚襄赞军务。

    不过等到见到这支人数在五万人以上的大军的真实模样之后他才明白过来尚让的意思。这根本就是让自己带着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南下,一方面消耗淮南军的实力,阻止对方在随后加入追击自己的行列,另一方面也是此前大齐军屡试不爽的办法,利用残酷的实战来磨砺手下各军的战力,汰弱留强。

    林远图虽然明白尚让的心思,但是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接过了这样的军令,然后带着这样一支很多人连一件像样的兵器都没有的大军启程南下了。

    不过林远图倒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而是将杨希古送给他防身的三千多亲卫队和这五万大军混编在一起,依靠着这三千亲卫队作为骨干和中基层军官,初步形成了一个网络将大军分布其中,如此一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整编。虽然不知道战力会怎么样,但是至少在明面上看起来整个大军行进之时速度快了不少,而且也逐步整齐划一起来。

    大齐军对于淮南军有一个整体的判断,特别是杨希古那边传来柘城被淮南军拿下之后,尚让和林远图就知道留在谷熟的兵马不会有多少,毕竟从开始到现在,大齐军和淮南军也打过好几次,对方的总兵力有多少还是大致有数的。

    林远图因为整顿军队在路上耽搁了几天,所以中和三年九月二十三上午才匆匆赶到谷熟地界,此时陆明已经率部在城北十余里的战场之上等了他整整三日,期间各军无聊,甚至还修了一圈工事,将这片庞大的空地周边的障碍物全都清空,中军方向,除了弩炮等远程射击大队就近构筑了高地之外,陆明甚至还给自己垒了一个高台,方便就近指挥。

    淮南军严阵以待,第三都和第五都在林远图抵达之后全军开始戒备,黄杰所部甚至已经开始就地更换沉重的板甲。不过这一幕并没有让林远图赶到意外,而是几乎是毫不停歇的立即让前锋一万人投入战场,各军随后兵分三路,冲击第三都和第五都的两翼,试图用人数来冲垮淮南军的阵型。

    “陌刀兵,跟我上。”黄杰领头站在第五都阵前,长长的陌刀倒拖在身后,黑漆漆的刀身在此时仿佛连深秋的阳光都无法让其有一点温度。第五都六千多名将士和自己的这位统帅一样,束手而立,对于冲过来的大齐军兵马恍若无睹,只是一排排各自站好位置,整个战场之上,他们排列的阵型甚至比起第三都还要整齐,每人前后左右相距两丈左右距离,刚好够他们手持陌刀纵横挥舞。

    “起!”黄杰看着对方大队人马一窝蜂的冲了上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脸上冷峻的神色也越来越明显,伴随着这一声明显截然不同的命令传出,以他为首,第一排陌刀兵在一瞬间猛然侧身,双手持刀柄,长长的陌刀一瞬间划过长空。

    “落!”黄杰一声怒吼,手中陌刀在举过头顶的那一刹那闪电般前落,巨大的风声呼啸而至,陌刀携带巨大的威势斜扫而出,迎面而来的数名大齐军将士直接被一刀劈成了两半,鲜血喷射而出,映着阳光,洒落在战场之上。

    而几乎是黄杰同样的动作,第一排的陌刀兵在一瞬间就将冲到自己面前的大齐军将士一刀两半。简简单单的一招却恍若带着无敌的气概,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直摄其锋,断臂残肢在一瞬间散落一地,那些受伤未死的人惨嚎声一瞬间甚至盖住了喊杀声。

    “避”对方如何反应不论是黄杰还是他手下的陌刀兵都根本没有看在眼里,自从陌刀挥起,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任何对手和障碍都不复存在,有的就只有自己横刀劈下,粉碎所有。所以第一排陌刀兵长刀带着鲜血紧跟着这声号令齐刷刷往左疾走数步,而他们身后第二排陌刀兵也在这一瞬间冲上前来,手中陌刀和第一排一样。

    伴随着一排排的陌刀兵踏着这样仿佛亘古不变的步伐和招式上前,一步一步前进,却杀得攻上来的大齐军血流成河,遍地残尸。第五都甚至比起第三都还要早的投入了反攻。和第三都四面出击不同,黄杰对于围攻自己侧翼的大齐军不闻不问,率军一排排踏着整齐的步伐上前,竟然直接从左侧横推了上去。

    “主公,黄杰这陌刀兵的训练很有章法啊,是不是主公出手指点了,不然黄杰那脑子如何能够想得出来?”此时战场之外,能够从容指点这场战争的就只有薛洋、袁袭和李振三人了。黄杰的这种陌刀战法他是第一次见到,而看到对方娴熟的模样和应对各方攻击时有条不紊的节奏,忍不住朝着薛洋笑道。

    “我哪有这本事啊!我大唐自开国以来,善用陌刀者,唯有当年纵横西域,万里无敌的安西军有完整的陌刀传承。”薛洋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感慨道:“可惜啊,安西军如今不在,而且当年李嗣业将军战死,陌刀队从此也逐渐沉积下去,悠悠百年岁月,世间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安西军的风采。第五都能够如今的成就除了黄杰自身的努力之外,还有几名当年安西后人在扬州被陆翊找到,安置在第五都内部,故而才有了如今这番光景。”陌刀只有在唐代有传承,随后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以至于在后世,甚至陌刀的样式都早已经不为人知。

    “主公打算复原当年安西军的传奇吗?”袁袭此时忽然一脸的肃然,甚至看向薛洋的眼神之中也隐隐然带着一种期待,而这一瞬间旁边的李振更是猛然间身形变得异常挺拔,双眼火热的看着薛洋。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