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炮灰修仙成神路〕〔在二哈身边保命的〕〔这才叫修仙〕〔重生之嫡女反击记〕〔地府供货商〕〔修仙从复制开始〕〔JOJO的奇妙冒险光〕〔三国之导航天下〕〔大灾之年〕〔不死教授〕〔长生四千年〕〔奇门小相师〕〔重生之完美未来〕〔笑傲仙缘〕〔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医武兵王俏总裁〕〔回到过去当女神〕〔邪王宠妻:废材嫡〕〔大玄师〕〔明朝大贪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章 反攻
    “主公,淮南军在谷熟县城外打了一场大战,一战歼敌数万人,兵锋直指宋城,威慑黄巢中军所在,大齐军全线震动。”发生在谷熟城外的这场大战在十三司暗线的散布之下飞速传到了周边各路诸侯的耳中。这个消息对于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的朱全忠而言不啻于天降甘露。以至于郑璠在将这份急报递给他的时候,朱全忠的手都在颤抖。

    “消息确定吗?”朱全忠细细看完之后抬头问道,郑璠是宣武军中执掌情报的主要人物,虽然朱全忠没有薛洋这样后世来客的意识,但是在情报方面还是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和人力,目前他手中的情报机构已经颇具规模,甚至其情报刺探的能力已经隐隐然不下于杨行密手中的帐前都,更何况向杰一开始就暗中指使十三司可以将这个消息释放给其他诸侯的刺探人员。

    “确定无疑,淮南军以不到两万人的兵力,在半天时间内就逆袭了大齐军五六万兵马的疯狂进攻,在谷熟城北制造了一场惊天的屠杀,我们的斥候在战后抵近战场的时候,发现整个战场积尸如山,血流成河,据刺探回报,大齐军只有数千人逃回宋城,大部分在战场之上被就地斩杀。”郑璠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己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但是还是肃然道:“淮南军暗中组建的重甲兵团手持陌刀参战,兵锋所向,无可阻挡。”

    “好,好样的。这个淮南军果然如军师所言,关键时刻能够助我军一臂之力。”朱全忠忍不住狠狠锤了一把案几,笑道:“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军师,对了,郑璠,你立即持节前往淮南军大营,代我拜望淮南节度使薛相公,不对,拜望大唐天下兵马副都统,希望他能够统帅中原勤王平乱大军早日克定乱军,我宣武军必效犬马之劳,军令所致,无一不从。”朱全忠说完之后看了一眼郑璠道:“然后把这个消息立即散布出去,不仅仅在我军内部散布,还要去告知所有人,明白吗?”

    郑璠匆匆而去,而在随后不久,宣武军中葛从周和谢瞳带着所有的战将全都集中到了雍丘大营。谢瞳更是第一时间问道:“主公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军师但请点将,某已经决定,此战不论如何都要闯一闯。若是让杨希古重建虎狼军,则我军将死无葬身之地。”朱全忠朝着谢瞳郑重一诺。

    “既然如此,葛将军,明日由你统兵应对杨希古大军攻击,记住,要投入我宣武军全部兵马和杨希古打一场争锋相对的大战,不得有任何保留,凡我宣武军帐下兵马将领,有任何人敢不尊号令者,立斩不赦。”谢瞳素来稳重,但是此番说出来的话却杀气腾腾,将宣武军的一种将领说的是凝然不已。

    “诸葛相公,张将军。”葛从周躬身接令之后,谢瞳上前几步,来到诸葛仲方和张全义面前道:“两位是客军,听从诸葛相公之命前来驰援我军,我宣武军上下感激不尽。然则此战已经关乎整个中原存亡,所以谢某也不得不厚着面皮烦请两位出手,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

    “谢军师但请吩咐,我河阳军上下无有不遵。”张全义看了一眼诸葛仲方,见到对方点头之后当即抱拳一诺。

    “好,谢某在此谢过了。”谢瞳点了点头,当即道:“明日一战之后,按照此前的惯例,杨希古傍晚时分定然会收兵回营,我需要河阳军入夜之后精选敢死之士夜袭大齐军营,趁乱烧毁大齐军粮草,配合我军拿下襄邑城,反守为攻。”

    张全义有些诧异,但是还是躬身领命。旁边的诸葛仲方则是忍不住开口道:“谢军师可否明言,贵军和大齐军在襄邑城外僵持如此之久尚且步步后撤,如今为何贵军有此能力可以攻击城垣?”

    “小郎君既然心有疑惑,不如明日随我家主公一起坐看此战我军绝境翻盘?”谢瞳和朱全忠相视一笑,倒是让诸葛仲方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在场的人随葛从周出帐之后,谢瞳脸上轻松的笑意逐渐消失,重新变得严肃起来道:“主公,我军在襄邑城外的布局能做的臣已经都做了,唯有一条尚请主公训示。”

    “军师是说,南面?”朱全忠本身就是一路打出来的战将,自然对于战局的把控有自己的造诣,所以很快就察觉到了谢瞳话中的意思,不过此时的他忽然皱眉道:“此时箭在弦上,我们也是不得不发,南边太康地区不是有薛相公帐下的杨行密镇守吗?想来不会放松戒备。如果杨希古大军一旦败亡,只需要一支偏军守住泰康北部疆界,将乱兵挡在陈州境外,杨希古就不得不率军从襄邑往东,和尚让所部汇合。”

    “想来薛相公应该会临机处置得宜吧。”由于杨行慜和薛洋之间的关系外界各路诸侯知道的并不多,很多时候都是习惯性的按照杨行慜出身淮南的缘故将他算在了薛洋的帐下。不过此时谢瞳的脸色却有些尴尬,深深的看了一眼朱全忠之后才离开。他是知道朱全忠这番话背后的意思,如果杨希古大军兵败,乱军冲击太康,太康的杨行慜一旦没有提防,难保不会因此被败兵冲击。这是很明显的打算借此机会坑淮南军一把,在东面淮南军兵锋直逼宋城,牢牢地牵制住了尚让西进驰援杨希古的时候,朱全忠这么做确实不地道,以邻为坑,到头来只怕宣武军战后会被所有人敌视。不过这件事谢瞳也做不了主,他虽然是宣武军的军师,一言九鼎,甚至很多时候朱全忠对他都言听计从,但是涉及到这种方略的时候,能够当家的只有朱全忠一人。

    不过不论朱全忠的心思是什么,第二天一早当杨希古几乎是倾巢而出攻打宣武军的时候,葛从周率军的宣武军主力一反常态,依靠着大营防守反击,寸土不让,双方在宣武军大营外面反复厮杀一上午,死伤狼藉。

    而战至下午,葛从周和张归霸在关键时刻率军逆冲杨希古大军本部,冒着对方无数的人潮硬是将韦国素和刘塘率领的援兵击溃,甚至如果不是刘塘知道葛从周的心性,在关键时刻不惜冒着被对方一箭洞穿的危险死拼不让,杨希古自己都有可能被突进来的葛从周一箭射落马下。葛从周在大齐军中搅风搅雨,张归霸则领军硬生生的将大齐军前锋三万人从本部之中剜了出来,汇合了齐猛朱友伦等人之后合力攻击,双方在宣武军大营门口厮杀竟日。虽然最终杨希古让霍存率军救援,从侧翼打开了一条缺口接应前锋脱离了宣武军的围攻,让张归霸的企图功亏一篑,但是这一整日的厮杀却取得了极大的战果。葛从周亲自上阵,领兵突击,和张归霸一前一后让杨希古的中军根本无法有效指挥前锋部队展开进攻。而宣武军这边康怀英和齐蒙等人却始终秉持葛从周的吩咐,将原本应该杨希古认为是一场轻松的大战硬是达成了一场艰难的苦战。以至于收兵的时候杨希古自己都不敢相信,这近乎于一整日的战斗,自己手下各部轮番上阵,居然阵亡了一万多人,还有数千人受伤。

    “军师,葛将军已经领军趁着对方收兵的空隙绕道出营。”康怀英在今日的大战之中被一名大齐军刺中一枪,整个后背都是巨大的伤口,但是此时还是硬着头皮前来谢瞳面前汇报军情。在朱珍被朱全忠一撸到底之后,葛从周对于宣武军的将领重新做了调整,他也由此前朱珍的副将变成了葛从周的副将,和张归霸兄弟并列。在张归厚养伤不能出动,张归霸又跟着葛从周出征之后,整个军营就他在实际主持军务。

    “河阳军何时动身?”谢瞳点了点头,对于葛从周他没什么好担心的,对方心思缜密,只要是他出手,就不会出现大的变故,反倒是河阳军,虽然诸葛爽领导的这支兵马在中原强势之极,如果不是对方年老体衰,重病缠身,只怕如今中原还真不是朱全忠能够折腾的动的,这位老将军战功卓著,有着极大的威信。只不过这个张全义,谢瞳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初更时分出营,约定在二更至三更之间抵达大齐军营。”康怀英不知道谢瞳在想什么,还以为他在担心战事,所以在旁边道:“军师放心,郑将军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探知出杨希古大军的辎重所在,今夜必然成就大功。”

    “说的也是,怀英,你让留守的朱友伦将军,在今夜大齐军营着火之后率领我军剩余的全部兵力兵分两路,从西北两面攻入杨希古大营,汇合河阳军之后驱赶乱兵朝东而去。”谢瞳有些自失的一笑,随即安排下最后一步棋。

    不过不论是这场宣武军反攻计划的制定者谢瞳还是实际领兵的葛从周甚至是朱全忠都不知道的是,就在中和三年十月初一夜,他们决定反攻的时候,杨希古的大营内,也发生着后来被认为改变战局走向的一件事。一直没有踪迹的沈勇出现在了大齐军营内部,而且是堂而皇之的坐在了后军的一处营帐之内,而和他对面而坐的正是此前秦宗权的部将王建和秦贤。

    “二位将军考虑的如何了?”沈勇笑道:“秦将军想必也早就收到贵家兄的急信了吧?废话我也不多说,我军不日即将北上汇合朱全忠夹攻襄邑,两位将军迟疑不决难不成真打算抛弃兄长主公,和杨希古在这弹丸之地陪着他们送死不成?实不相瞒,朱全忠那边早已经定下了反攻方略,你们虽然兵力庞大,但是杨希古非统兵大将,他根本就不是朱全忠手下一众大将的对手,此战大齐军必败无疑。”沈勇的这番话说的两人心惊肉跳,王建更是起身道:“将军此言当真?”

    “我大晚上到你们这敌军大营之中,冒着生死危险,总不能就为了说几句假话吧?白日里的大战你们看不出来?”沈勇不屑一顾,十三司早就知道谢瞳拿下襄邑的办法,而且这个办法还是十三司透露给郑璠的,襄邑城北的城门令本身就是十三司的暗线,这个办法怎么可能瞒得住他?不过神勇不知道的是谢瞳居然会选在今夜动手。

    “轰”一声巨响打断了三人的谈话,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无数的喧嚣声,无数沉睡中的士卒开始被惊醒,四处传来的嘈杂声中隐隐然有一股喊杀声传来。

    “你们的粮草辎重被偷袭了。”三人几乎是瞬间出营,只见原本靠近后营的方向一处营寨迎来了冲天大火,四处的喊杀声也正是从那里传来。沈勇只是一瞬间就明白过来,点了点头道:“没想到这个朱全忠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啊,居然选在今夜反攻,这是不成就死的打法。”

    “你们若是想死无葬身之地的话就冲上去救火吧。”沈勇看了一眼旁边面色踟蹰的秦贤和王建二人,冷然道:“此时大齐军内部混乱,正是你等二人率部脱离的好时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多谢沈将军指点。”两人如梦方醒之下立即朝沈勇一抱拳,随后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命令亲卫招呼手下兵将,借着驰援辎重大营的由头集结兵马。

    “我们也走吧,今夜只怕整个襄邑都会随之倾覆。”沈勇微微一笑,和身后随行的暗卫悄然隐去身形。消失在混乱的大齐军营内。

    中和三年十月初一夜,宣武军在白日里和大齐军鏖战一天之后趁夜偷袭大齐军辎重大营,一把火将近二十万大军的辎重粮草点燃,趁着各军混乱不堪,各自救火而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张全义的河阳军开始在军营内部大肆出击,拉开了这场谢瞳一手策划的反攻大幕。而也就在同一时间,宣武军大营内齐猛和朱友伦也率部出击,两军合力攻向大齐军。

    伴随着大齐军大营的混乱,襄邑城外,葛从周率领的精锐人马也在此时露出了獠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