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系统会作怪〕〔重生之南朝争霸〕〔国产GGG〕〔穿成白月光替身后〕〔窃盗诸天〕〔我是光明神〕〔漫威世界的替身使〕〔嫡女之嫣入心妃〕〔病娇毒妃狠绝色〕〔二爷,大房有话说〕〔嫡女归来之皇后太〕〔重生九零俏千金〕〔十方乾坤〕〔吃货大帝国〕〔我的客栈很大〕〔至暗亡神〕〔都市之无限选择系〕〔霍少,你老婆又作〕〔重生之娇妻追夫记〕〔玉手调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逆转
    “卫相,不好了,辎重大营起火,我军内部出现了多股叛军,炸营了。”杨希古刚从帅帐出来,就被身边亲卫这一连串乱七八糟的汇报给彻底给绕晕了。不过很快杨希古就再也顾不得这些,当即让围绕在自己帅帐周边的四部兵马齐齐出动,前往辎重大营附近组织救火。自己之所以能够在襄邑附近坚持这么长时间,军队士气还能够保持高昂,辎重大营内庞大的粮草储备才是稳定军心最重要的因素。

    当费传古带着四部兵马冲开沿途混乱的士兵营帐前往辎重粮草所在的后营的时候,张全义已经围绕着整个后营掀起了巨大的混乱。在王建和秦贤率军突然离开,让开了巨大的空挡之后,这股混乱伴随着冲天大的大火已经无可阻拦。

    “张言,你率军去救火,我来杀敌。”费传古根本没有时间去安排指挥这些乱兵,混乱之中只得和张言分兵,自己带着两部兵马来到厮杀最激烈的右后方,和张全义在这里相遇,双方随即在黑暗和混乱之中激战不止。杨希古部署在中军的四部兵马是他这一支大军最精锐的战队,这些天征战朱全忠很少出手,基本上都是拱卫中军,弹压四方,此时一出动,四万多人硬生生的在黑暗之中将张全义的两万河阳军团团包围,双方对于四周的混乱视若无睹,拼了命的进行捉对厮杀。

    诸葛爽凭借着河阳军在怀州甚至敢对沙陀骑兵叫板,其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而且对于今夜的这场厮杀不论是张全义还是河阳军手下的兵将都是准备了多时,所以对于费传古的攻击张全义根本没有退让,反倒是主动上前和对方纠缠在一起。这数万人在大齐军后营大举出手,顿时彻底将原本的营地彻底搅乱。河阳军甚至一边厮杀一边将周围的营帐和草垛全都给点燃了,熊熊的大火更加助长了大战的惨烈。扑上去的双方士兵基本上都是直接生死相搏,寸步不让。

    而趁着这个机会,张言已经率军抵达辎重大营附近,在堵截了几路乱兵之后,大量的大齐军开始冲入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抢夺粮食,同时其他人手也拿起各式各样的工具参与灭火。只不过襄邑附近虽然河流较多,但是十月份的天气却非常干燥,大火一旦烧起来想要灭掉难度就太大了。所以张言尽管抢下了不少粮食,但是火势却并没有因此变小,反而逐渐朝着周边蔓延。

    说起来大齐军对于宿营之后营地的安排已经大营内部的管理一直没办法和官军相比,基本上兵马只要超过万人,那么营地之内每天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炸营和走水几乎都是家常便饭。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齐军长期裹挟民众参战的一个负面影响。这些百姓根本无法和正规军相比,在营地之内依旧延续着之前的生活方式,以至于如何管理兵营一直是困扰大齐军的一个难题。

    大齐军这边在分兵救火,而宣武军那边几乎是一刻不停的投入兵力参加围攻,齐猛和朱友伦的加入愈发加剧了大齐军营内部的混乱。和张全义还和费传古厮杀不止不同,这两队人马在冲进大齐军营的时候几乎如入无人之境,两部人马驱赶着混乱不敢的大齐军开始逆冲整个大营,无数的乱兵在齐猛和朱友伦暴力驱赶之后愈发增加了混乱。而大齐军在杨希古将主力兵马调过去灭火和围剿张全义的河阳军之后,就再也无力应对齐猛和朱友伦的轮番冲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整个大营内部混乱的局势越来越大。

    “卫相,赶紧命令各部将领就地组织兵力反击,安排副将疏导乱兵,避免冲击中军大帐啊。”亲卫的声音让杨希古如梦方醒,立即让手下亲卫四处传令,同时让尚未受到冲击的左军上前抵挡宣武军的冲击,自己则带着其他各部逐步朝着后方的襄邑县城撤退,准备先期将乱兵放到城内,然后逐步整顿再回过头来反击。毕竟不管怎么算,朱全忠手中的兵马就那么多,只要自己能够调整好秩序,宣武军就根本讨不了好。

    此时的杨希古根本不知道,在他城外的大营受到冲击的时候,襄邑县城内此时也在经历着一场厮杀,其惨烈程度甚至比他所在的大营更加严重。

    葛从周按照郑璠手下的指点顺利摸开了襄邑县城的北门,大军一拥而入,原本这一切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在悄无声息之间拿下城池,然后引诱杨希古率军入城之后执行斩首,将整个大齐军彻底搅乱。但是没想到的是,在入城的时候,却被旁边临时赶过来巡视城墙的一名将领察觉,顿时间这场偷袭变成了硬战。

    其实不论是谢瞳还是在郑璠有点都相差了,城外的大齐军军营之中虽然囤积了大量的粮草,但是襄邑城内其实才是杨希古囤积后勤物资的堡垒。毕竟杨希古虽然对于行军打仗没有张言和费传古这样的宿将精通,但是对于战场之外的事情却处置的异常得体。大齐军从关中等地带过来的物资除了大头在尚让军中,其他的都是杨希古负责掌控。城外大营内的粮草只是大军作战所需,城内才是他们的屯粮基地。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葛从周明明有内应的情况之下还能被人察觉,这样一来葛从周为了拿下襄邑县城不得不将所有的兵力投入到狭小的城门附近和对方依靠着城墙反复争夺。虽然他手下几乎是集中了宣武军最精锐的人手,但是城内守军却占据着地形地利的优势,不断的朝着城下倾泻各式各样的守城武器,在短时间内就大量杀伤了宣武军的有生力量。而且在城楼之上的守军不顾一切的朝着城下投掷火把之后,在随后片刻时间内,大量的火焰伴随着无数的引火之物被扔下之后,整个北城门口化作一片火海,无数簇拥在这里的宣武军士兵变成了一个个火人,愈发加剧了城门口的混乱。

    “将军,你组织兵力对抗守城士兵,我去率队冲锋。”张归霸只是喊了一句然后就带着自己的亲卫队不顾一切的冲入火海之中,不顾身上被点燃冒着无数的火焰,一头扎进了城内的瓮城石阶,自下而上硬抗上面无数大齐军的攻击。他这样不顾一切的举动倒是吸引了部分守城士兵的注意力,减轻了葛从周在城门口的压力。在大量士兵不顾伤亡强行开道之后,越来越多的宣武军士兵突烟冒火扑了城内各处,甚至还有些士兵直奔城楼而去,将大齐军守军的防守秩序打乱,逼迫他们和自己短兵相接,一点一点将战线我那个城内推进。

    激战之中葛从周自己甚至都被对方的一块礌石砸中,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来,不过他此时根本顾不得其他,手持长刀亲自率队攻击,硬生生的在积尸如山的城门口杀出了一条血路,进入城内。

    而此时襄邑城内大乱,城内的守城兵马在持续的短兵相接之后兵力迅速告罄,无数的传令使者从其他各处飞速冲入城外大营,向杨希古汇报紧急军情。而处在慌乱之中的杨希古差点被这道消息吓得一头栽倒在地。襄邑城原本是他准备防守反击的所在,此时被人袭击,等于是断了他的后路。所以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的杨希古不顾大营混乱,立即让还在救火的张言率军撤退,进入襄邑城中应对葛从周的攻击,自己则汇合了和张全义打得难解难分的费传古组织人手收拢人马靠近襄邑东城门,就近组织乱兵,稳定秩序。

    杨希古如此安排等于是放弃了已经混乱不堪的城外大营,甚至在入城的时候张言还得到了命令,事不可为,立即组织兵马掩护辎重大队撤出来,放弃襄邑。在城外的辎重保不住的情况下,城内的粮草就成了自己这些人的救命粮,绝对不能有失。

    所以张言大军入城之后几乎是第一时间让所有的兵马前往辎重囤积仓库,让辎重大队立即开始搬运物资出城,他自己带着部分人手上前迟滞葛从周前进的步伐。如此安排虽然算得上是断尾求生,但是却将原本可以歼灭葛从周的大好机会给白白错过。使得虽然宣武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但是却一点一点突入城内,反而将守在城门附近的大齐军反包围在其中。

    “张言,你的死期到了。”葛从周和张归霸两人已经在城内走散,不过葛从周虽然没有找到张归霸,但是却见到了前来的张言,顿时大喝一声,抢过身边亲卫的弓箭,刷刷刷三箭直奔张言的要害而去。

    黑夜之中原本就视线模糊,所以张言虽然见到了前面葛从周,但是没有料到对方居然出手这么迅速,只是在短短一刹那之间,呼啸的箭矢就已经到了自己跟前。急切之间的张言根本没办法避开这葛从周几乎竭尽全力的连环三箭,只能手中长刀猛然下切,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他手中的长刀将第一枚箭矢挡住之后,后续的两枚箭矢却再也没办法抵挡,从他长刀的缝隙之间一闪而过,直接扎进了张言的两肋之中。

    “啊!”一声凄厉的嘶吼之后,张言带着两枚箭矢轰然倒地,生死不知,身边的亲卫也在这一瞬间轰然大乱,将他从地上拖起来之后迅速后撤,旁边掩护的士兵为了阻拦葛从周趁势杀出,直接放出了漫天箭雨。

    不过葛从周这边尚未来得及轻松,一枚流矢忽然越过两军之间短短数丈距离,悄无声息的一下子扎在了葛从周的大腿之上。原本在此前被大火点燃,不得不撕掉了大半甲胄和衣服的葛从周也跟着倒地。

    “大将军。”葛从周倒地,同样惊到了他身边的亲卫,不过在将他扶起来之后,葛从周咬了咬牙,接过亲卫的长刀猛然挥出,直接将箭杆砍断,然后怒吼道:“立即传令各部,给我奋勇冲杀,尽快拿下襄邑城。”

    他的话音未落,前方忽然传来了惊天的喧嚣声,漫天的厮杀开始隐隐然传来。这一幕让葛从周猛然间双目一瞪,怒吼道:“各军随我出击。”他不清楚前方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么大动静,只怕是找到了城内的关键所在。所以葛从周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杀了过去。沿途更是就地传令各部随他一起冲击。渐渐地宣武军在襄邑城内汇聚成一个越来越庞大箭头,朝着喧嚣声所在的方位疯狂的杀了过去。

    而这股喧嚣声正是城内储存粮草的仓库。杨希古在占领襄邑之后直接将县衙全部半空,作为自己的屯粮基地所在。虽然此前张言已经下令自己的两部数万人人马一刻不停的搬运粮草,但是短时间内就算是数万人一起动手也不可能搬掉多少。这么大动静在张言中箭之后不久就被一头扎到这里的张归霸寻到,顿时间厮杀声传出。而等到葛从周率军赶到后,失去了张言的指挥,大齐军开始逐步混乱,既要运粮食,又要分兵抵挡宣武军不要命的突击。两头都紧张,两头都无法完成任务。

    逐渐的,当葛从周本人一瘸一拐的被亲卫搀扶着出现在战场的时候,宣武军已经突进了县衙各处,里面更早一步的张归霸更是不顾身边宣武军的安危,直接纵火,将县衙也给点着了。

    熊熊的大火一起短时彻底断了大齐军的希望,尽管张归霸自己都被这四面八方而来的大火给困在了最里面,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那震耳欲聋的狂笑声。在葛从周率军冲击之后,大齐军彻底丧失了前来争抢的斗志,迅速朝着东城门疯狂败退而去。

    “给我派人拆了县衙前院,接应张将军出来,其余人手给我不顾一切攻打东门,一定要追出去,不能让大齐军有喘息之机。”葛从周此时虽然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整个战局的盘算让他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他身边的宣武军士兵此时已经不再顾及编制上的混乱了,是个人都跟着这股大潮疯狂朝东而去,粘着大齐军的尾巴一头扎进了东城门附近,和大齐军厮杀不止。

    而因此带来的混乱在随后张归霸被烧的浑身是伤但是依旧坚持着冲过来之后,这场战役大齐军就再也没有了反复的余地,大量的乱兵在宣武军前后夹击之下,迅速冲乱了费传古的阵型,如果不是关键时刻杨希古不顾一切的将此前归拢起来的虎狼军残部投入战场,压住了张归霸,让大军有了时间撤离襄邑,只怕这费传古手中唯一一直没有混乱的大齐军也会遭到乱兵冲击,被宣武军重创。

    杨希古虽然顺利带队脱离出来,费传古甚至还将已经运出来的数万石粮草也一同带走,但是却被随后的宣武军衔尾追杀数十里,历经一夜混乱的大齐军在天明时分杨希古逃得性命之后只剩下身边两部兵马,大部分军队都被生生的冲散走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