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有田有点闲〕〔你跑不过我吧〕〔都市超品圣尊〕〔我游戏中的老婆〕〔后天道聊天群〕〔暴富人生〕〔都市绝品仙医〕〔蚀骨宠爱:BOSS太〕〔我不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超级鉴宝大宗师〕〔完美女婿〕〔魔法暗黑之森〕〔我和男神的倾城时〕〔人王〕〔快穿之反派今天死〕〔国医狂妃:邪王霸〕〔后宅里的漫画家〕〔重生之都市狂仙〕〔寒门祸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各方云动
    “主公,葛将军已经收兵了,襄邑城被我军拿下,葛将军率军追击大齐军数十里,长驱杨希古,将其逼向宋城方向。”谢瞳和袁敬初熬了一夜之后才在清晨时分接到了外面征战归来的葛从周和张归霸等人。只不过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人人带伤,甚至受伤最终的葛从周本人还没到营门口就一头栽倒在地,彻底晕了过去。所以这前来汇报昨夜战果的只能是留守大营的谢瞳和袁敬初。

    “往东去了?没有往南的吗?”其实谢瞳此时前来也只是向朱全忠汇总一下昨夜的信息,大体上的情况朱全忠自己就能分辨的清楚。只不过对于杨希古往东而不是往南他却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南线太康地区的杨行愍日前已经接到命令北上,想来昨夜大战之后的乱兵也会对他造成冲击的。”和谢瞳不同,袁敬初对此没什么忌讳,所以一五一十将最新的情报都说了出来。

    “我军昨夜战死受伤者有多少?”朱全忠没有看到谢瞳的脸色,依旧在自顾自的问道。

    不过他这句话之后,不论是谢瞳还是袁敬初,脸色都变得异常凝重,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谢瞳咬了咬牙道:“我军昨夜战死受伤者达到近两万人,还不算河阳军的损失。”

    “也就是说此战之后,我军能战之兵实际上只剩下不到三万人了是嘛?”朱全忠倒吸一口凉气之后,直愣愣的问道:“葛从周呢?他这个败家子,这才一战啊,就败光了我一半的人马。那接下来我们还打什么?还不如回家种地去。”

    “葛将军受了重伤,在率军返回之后就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未醒来。”谢瞳在旁边继续道:“昨夜参战的各军将领几乎都人人受伤,很多下层的军将一去不回。”

    “军师,那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朱全忠被谢瞳的这句话说的有点沉默了,随后也彻底清醒过来,一屁股坐在旁边,操着沙哑的声音问道,之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彻底消失不见。

    “如今我军虽然伤亡惨重,但是其基本谋算却已经实现,杨希古大军被击溃之后我军已经从原本两面受敌的境地转向汴州东南,独自占据一角。”谢瞳在旁边开口道:“而反观大齐军,在杨希古败退之后尚让在宋城就变成了孤军,难以持久。下一步他一定会从宋城尽快启程北上,到时候我军就可以趁机收复宋州,以此为根基,在各路官军进入山东围剿黄巢之时,择机在后方拿下汴州。然后据两州之地,主公才有在中原站稳脚跟的能力。”

    “主公,此言不差。”袁敬初在旁边道:“宋州虽然目前被黄巢占据,但是在当初我袁家等宋州士族就有所准备,事先将钱粮人口藏匿于周边州郡,为的就是应付如今这个局面。所以只要主公能够坚持到黄巢从宋州退走,则我军立即可以在宋州得到补充,钱粮兵员都不会发愁。”袁家如今是决定要跟着朱全忠一条道走到黑了,所以在见到朱全忠意志消沉之后,袁敬初当即将宋州各大家族当初采取的措施一一说了出来。

    “其实敬初说的只是其一,臣以为主公现如今应该考虑一下即将开始的其他几路诸侯的事情。”谢瞳见到朱全忠脸色稍缓之后在一边道:“昨夜的这场大战只怕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传到所有人耳中,到时候我军之虚实也会随之显现在众人眼前。主公,此时必须选定好我宣武军的盟友,在我军虚弱之时依靠着对方的实力阻止来自北方寒流的威胁。”

    “军师以为何人才能够为我借势?”朱全忠木然的点了点头,谢瞳的意思他一清二楚,实际上不光诸葛爽对李克用的沙陀集团警惕很深,他也不例外。这其中除了中原各州一马平川,对方大规模的骑兵实力太强之外,还在于李克用虽然被赐姓,但是骨子里依旧是少数部族的习性,沙陀军所过之处几乎是不分敌我,抢掠一空,甚至比黄巢的大齐军还要厉害。

    “主公已经选好了,又何必问我?郑将军此时不正在淮南军中吗?主公立即以最快的速度令他立即邀请薛相公率军北上和我军汇合,从西面一起驱赶黄巢军。如此一来在淮南军和我军合二为一之后,就可和河东兵马相抗衡了。”谢瞳似乎带着一丝奇异的神色,但是这个主意却得到了袁敬初的赞同。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军师了。”朱全忠将这件事交给谢瞳,自己则在随后和袁敬初开始安抚士兵,重新整顿兵马,并将昨夜被俘的大齐军士兵一点一点整合,然后补充进入自己的军队之中。

    襄邑的这场大战的确如谢瞳和袁敬初两人所料,在随后断断数天时间里飞速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甚至才刚刚越过黄河进入滑州的李克用都被李克修飞马告知。更别提已经意气风发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汴州地界的河中王重荣了。此时确实如谢瞳所料,在杨希古被朱全忠击溃之后,整个宣武军的虚弱一下子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而不论是李克用还是王重荣,对于中原这块土地都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朱全忠的耳朵里几乎每天都在听闻这两路大军行进的距离和速度。而他自己此时最心急的还是淮南军的反应。

    “启禀主公,襄邑一战,朱全忠确实受损严重,宣武军目前可战之兵不足三万,这其中好包括不少战俘。葛从周等领兵大将几乎各个深受重伤,短期内只怕无法出现在战场之上。”和其他各路诸侯得到的只是大概消息不同,此时此刻,薛洋身边,沈勇和向杰的汇报当中就详细的多了,甚至比之参战一方的宣武军自己都不遑多让。

    “杨希古的兵马损失怎么样?”袁袭和李振对视一眼之后,几乎是异口同声问出了其他人都没怎么在意的问题。

    “其实当夜之战,葛从周兵力不足,虽然我们劝说王建和秦贤二人率部离开,但是大齐军战损顶多和宣武军相差不多。宣武军只是将大齐军击溃,乱兵四散而逃之后导致大局崩坏的。”沈勇在旁边道:“所以杨希古应该能够在尚让那边逐步将失散在其他各处的大部分人手都召回去。”

    “那也就是说其实大齐军本身的军力损失并不大,而是后勤粮草被宣武军连续两把大火少了个干净?”李振在旁边皱眉道:“主公,如此一来只怕杨希古收拢的兵力越多,尚让那边需要做出的决断就越快,也唯有如此才能够确保大军失去粮草辎重之前寻到一个可靠的落脚点。”

    “是啊,这是宣武军特使送过来的信函,朱全忠请我们北上和他汇合,然后联手东向进军宋城。”薛洋在旁边点了点头,对于朱全忠的心思一行人都是心知肚明。只不过李振刚刚说到的粮草的问题让他忽然想起,按照历史史籍记载,黄巢军中发生吃人现象或者说黄巢自己开始将人肉当做军粮的时间也就是在他们转战山东的那段时间。

    “杨行愍抵达何处了?”薛洋见到只有向杰和沈勇将这封信拿起来在旁边琢磨,袁袭和李振甚至根本都对此不屑一顾,忍不住一笑道。

    “主公的意思是?”袁袭原本要和李振说宋城的事情,但是此时忽然听到薛洋询问杨行愍的行踪,顿时来了兴趣,转而笑道:“主公英明,我们完全可以让杨行愍率军北上和朱全忠先行汇合,先帮助朱全忠稳住军心和局势,避免他被人趁势吞并,然后让陆明、陈瑜和王成三人合兵一处,威慑尚让南线安全,逼迫他尽早离开宋州,给朱全忠一点喘息之机。”

    “军师的意思是要在河东和河中兵马抵达之前设法将大齐军从宋州驱赶出去?”李振和薛洋对视一眼,瞬间察觉到袁袭的盘算,相互点了点头。尚让的兵马只要在李克用和王重荣抵达之前离开宋城,那么这两股兵马就不得不继续追赶大齐军的进军步伐,从而朝着山东各地移动。如此一来受损最严重的宣武军也可以避开和这两股大军合兵一处的处境,从而有能力得到恢复和修养。

    “好了,既然如此,向杰你马上给杨行愍传讯,责令他立即率军北上襄邑,和朱全忠汇合,助他一臂之力。”薛洋稍一沉吟之后道:“另外让柘城的陈瑜率军难移,监督杨行愍北上。”

    “主公,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杨行愍留啊!”旁边陆明和王成对视一眼之后,捂嘴笑道。淮南军上下对于杨行愍的庐州军集团基本上都是沿袭着袁袭的态度,喜欢使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对方按照自己的部署来调动,在庐州的时候如此,现如今杨行愍一路打到陈州之后还是如此。

    “军师,稍后你代我回复宣武军特使,直接告知他我军的部署,这个郑特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薛洋忽然神秘一笑,一句话挑动了袁袭的兴趣的同时,也让旁边的向杰猛然间抬头,看着薛洋的眼神也充满了差异。

    薛洋的这一番调动,很快就让襄邑附近的局势开始发生变化,虽然杨行愍此时很不情愿,但是在陈瑜率军从柘城南下之后,不论是戴友归还是刘威都开始劝说杨行愍不要对抗薛洋的命令,并且很快就做出了由刘威和李神福领兵两万前出襄邑的决定。

    杨行愍的庐州军在抵达襄邑之后让朱全忠迅速松了口气,有了这两万大军和张全义的河阳军在旁边,三者连为一体之后,也就有了对抗河东和河中大军的底气。

    而此时匆匆返回的郑璠也将薛洋的最新部署告知了朱全忠和谢瞳,和朱全忠尚且有些不甘心不同,谢瞳几乎是当场脸色一惊,随后疾步走到旁边的挂起来的地图面前,手指头在宋城附近不断指指点点。

    “淮南军是否还有其他的兵马在谷熟?”谢瞳的动作甚至让袁敬初都有些疑惑,但是随即对方的一句话却让他立即反应过来了,脸色开始急变。

    “淮南军在我军进行襄邑之战前,从蔡州方向调来了两万多人,现如今谷熟城外应该有不到四万人吧。”郑璠有些不确定,但是随即道:“但是柘城方向还有两万人,陈州附近的杨行愍所部足有五万人左右。”

    “难怪啊,只需以一支偏军即可助我军牵制住各路诸侯,而自己的本部兵马一旦集中就可立即威胁大齐军整个南向防线,逼迫黄巢不得不提前率军北上,以免彻底陷入合围之中。”谢瞳此时此刻的脸上浮现出来的神色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在自己这些人还在为一场胜利而庆贺,为了自保不得不多方筹措兵力的时候,淮南军那边已经在部署整个大局了。

    “主公,我们也率军从襄邑东进吧。”半晌之后谢瞳忽然道:“配合薛相公的部署,挤压尚让,让他们早日离开宋州。只有这样,河东和河中的兵马才没有由头留在宋州,也唯有如此我军才有喘息之机。如今是中原战局一启,各方云动,就看这执棋人到底能够给予我们多长的时间了。”

    “军师莫要叹气,我老朱还在,我们就不会倒下。”谢瞳的这一番话说的朱全忠等人无言以对,对于他这种谋算天下的人来说,对方这已经不是和自己在一个水平线上了,其一举一动都可以让自己的处境瞬间出现剧变,所以由不得他不灰心丧气。但是朱全忠此时却忽然一笑道:“如今这天下不就是争来的吗?不去拼死一搏,如何能够知晓这天下究竟意属于谁?”此时在帐中的几人都是他的绝对心腹,所以朱全忠说话丝毫不在乎,不过这句话倒是让谢瞳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如此,主公传令吧!尽早赶过去,也免得敬初他们几家存的家当被黄巢寻到带走。”

    “哈哈,子明兄放心,我们这些宋州人要想藏个东西,黄巢那帮人就算是掘地三尺都不会想得到在哪。”袁敬初哈哈一笑,拍着胸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