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混烘培圈的〕〔娇刃〕〔神魂丹帝〕〔变臣〕〔都市灵剑仙〕〔重生后正派大佬盯〕〔七十亿分之一的遇〕〔巨人的大航海时代〕〔乔夫人她总想着离〕〔绝域之星〕〔我混烘焙圈的〕〔重生之再无遗憾〕〔我的爱情得了一场〕〔山村小神医〕〔重生资本狂人〕〔先婚后爱:老公轻〕〔不死帝尊〕〔妖龙狂神〕〔我的帝国〕〔三国之黄巾神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兵进宋城
    中和三年十月中旬,在历经了谷熟大战和襄邑之战以后,中原的各路诸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进军宋州,北面李克用在进入滑州之后得知襄邑之战后续朱全忠和杨行密会师合兵一处之后,放弃了南下汴州的打算,转而进入曹州,逼近济阴城,前锋李克修所部更是直接越过菏泽,朝定陶方向前进。 . .co

    这个消息让黄巢都无心去追究杨希古战败的责任了,匆忙让尚让将大齐军主力从宋城附近转移到楚丘和东北的单父一带,甚至还打发霍存等人提前进入金乡等地,筹谋下一步的出路。并且责令杨希古在随后留守宋城,继续搜集襄邑之战被打散的兵将,重建各部,并且让自己的外甥林言以原先的虎狼军残部为核心,重建虎狼军,和自己手下的另一支精锐狼虎军并列。

    这一番连续不断的人手调动和部署也表明了大齐军从黄巢开始已经做好了离开宋州的准备。尚让作为实际上的统帅更是在此基础上提前让赵璋带着大齐军的大部分家眷和后勤人员秘密启程。在杨希古的屯粮基地被连续烧毁之后,尚让对于后勤物资的保护和搜集更加重视。如今已经进入深秋,大齐军在冬月里的食用和补给除了就地征收之外大部分就得依靠自己手中从关中各地搜刮过来的储备了。

    大齐军这边因为李克用的忽然转向提前动作,而原本已经下达了出兵命令的朱全忠实际上却没有那么将大军主力派出去,甚至连带着刘威和李神福也停兵不前,都被身后的河中兵马给牵制住了。王重荣基本上算是此时中原各路参战的诸侯当中最不积极的一位了。本身防地就在河中,和关中毗邻,在唐皇已经准备在年后从兴元府返回长安的时候,他来中原更多的还是为了应付差事。所以河中兵马几乎是一入中原就行军缓慢,到处抢夺民财,如果不是被前有诸葛爽强势驱逐,后又被朱全忠的襄邑之战的战果刺激,只怕河中兵马此时此刻还在河南府打转呢。

    不过他直接进入汴州却让朱全忠原本的计划落空,为了防备王重荣在身后给他一下子,朱全忠值得咬牙让前锋部队先行越过襄邑,朝着宋城试探前行,自己和刘威还有张全义抱团待在襄邑附近,时刻戒备。

    不过他心有顾忌,但是南线的淮南军却对此丝毫不顾,陈瑜率领的兵马甚至在半道上就直接接到了改道的命令,直接从柘城北上,直逼宁陵,在朱全忠的兵马尚未抵达之前拿下了宋州西面的要隘。

    这一动作倒是让朱全忠和谢瞳松了口气,至少在自己的兵马无法前行的时候,淮南军还能够如此强势,依仗着一万多人的兵力充当隔断大齐军反扑西面的道路。

    “主公,这是薛相公的急令,让我军立即全军北上,和他手下的陈瑜所部汇合,朝宋城进逼,驱赶黄巢军进入兖州。”刘威在前线被牵制,但是已经从陈州治所北上太康的杨行密却接到了薛洋的紧急命令。

    “主公,看样子薛相公的意思是要在年内将大齐军逼入兖州,然后变四路合围为三面夹攻了。”戴友归顾不得杨行密的脸色,接过这道命令若有所思道。

    “我何尝不知他此举的含义,只不过薛洋此人是不是太过于嚣张跋扈了?对我颐气指使也就算了,还三番两次用大军逼迫我按照他的方略出击。勤王大军唐皇陛下都没有指定统领,他倒好,好像这几路兵马都是他的下属一般,真当自己是天下兵马副都统了?”杨行慜气呼呼的一拍案几,难以平定下自己的情绪。

    这些话换作之前他肯定不会说出口的,但是自从北上用兵以来,杨行慜的地盘从庐州一路打到了陈州,如今他已然成了掌控四州之地,手下数万大军的一方诸侯,只要能够给他一些时间修养生息,整饬好内部,庐州军的实力肯定能够一跃而起,甚至和薛洋平起平坐,所以他自然不愿意再被对方屡次明火执仗的逼迫和强令了。

    “薛相公之方略几乎每次都是携大势而行,主公若是不遵从,一来破坏了整个中原大局,而来也会被对方拿捏住咽喉要害,我军是不得不从啊。”戴友归也是有些无奈,明明自己的实力已经可以摆脱淮南军的掣肘,但是却不得不按照对方的意图办事。这种近乎于阳谋的方略自己根本无法破解。

    “罢了罢了,率军北上吧,想来那个王重荣见到我军北上,也不敢对朱全忠下手,做了这么长时间人家的下属,也不在乎再做一回。”戴友归没说话,杨行慜倒是自顾自的缓了口气道:“军师,让田珺率军立即出发,我随后跟上,大军前往宁陵,然后给刘威传令,待我军抵达宁陵之后,他也立即出发,不要在襄邑附近耽搁了。”

    杨行慜在太康的动作自然瞒不住十三司的暗线,所以在他回复薛洋的传令使者尚未抵达谷熟的时候,十三司的紧急情报就已经摆到了薛洋的案头。

    “还是军师厉害,简简单单一道命令就让杨行慜不得不率军北上。”李振在袁袭旁边抚掌而笑道:“庐州军北上,自然能够解开朱全忠的心结和顾虑,让他安心,同时震慑住肆无忌惮的王重荣。”

    “陆明王成,你二人立即统帅大军出发前往宋城,宁陵一旦被堵住,大齐军就再无反复之余地,索性就由我来送他们出宋州吧。”薛洋点头一笑,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两位军中大将笑道。

    “主公很看好这位寿州大将?”袁袭在两人拱手接令出帐之后有些好奇的笑道:“也难怪,此等人才从草莽之中数年就能够一跃而起,成长成为一名合格的统兵大将,属于本身就非常有天赋之人,稍加历练,我军必然又可以增加一位统军大将军了。”

    “王成确实有天赋,他手下的兵马原本只是寿州军改编而来,但是却能够在短短数月之内迅速被编练成不逊色第四卫的精锐,他是倾注了极大地心血。”李振在旁边也是一脸的赞赏。他和袁袭不同,袁袭基本上只负责出谋划策,和薛洋一起进行前期的方略谋划,他的侧重方向有时候还需要配合统兵大将进行具体的战役部署,所以对于这方面更有发言权。

    “乱世出英雄,只不过很多人没有那么多的机会而已,否则的话,这青史留名的只怕未必就只有我们知晓的那些人了。”薛洋点了点头笑道:“将来,我们这一代人在后人看来说不得也是如此。”

    三人说说笑笑之间,淮南军主力已经开始从谷熟启程,大军浩荡而出,风起云涌,震撼了这自古以来就是逐鹿天下的中原战场,也让不足百里之遥的宋城山雨欲来风满楼。几次和淮南军争锋,不论是哪一位出战,大齐军就从来没有赢过。对方的那种沉默的震慑力甚至比起北面曾经让黄巢本人都坐立不安的李克用还要让人心悸。

    不过在尚让率军北上之后,留守的杨希古此时却面色愁云惨淡。黄巢让他受命组建新军,收拢残部,如果给他时间的话自然没问题。当初在襄邑他的十数万大军只是被打散了,并不是被歼灭。就算是败退,他也带回来了数万精锐,也算是保住了根基。但是此时费传古所部被尚让带走,虎狼军剩下的近一万多人也被林言合并,他手下满打满算只有韦国素和刘塘率领的三万大军还算是建制完整,有战力。其他的乱兵和裹挟而来的百姓根本甚至连统兵将领都没有安排好。此时淮南军忽然北上,依照两地之间的距离,只怕两三日之内大战就要在宋城打响,自己拿什么应对对方的数万精锐?尚让给他的命令是守住宋城至少十天以上,以确保大齐军全军脱离各路诸侯的围追堵截。

    “卫相,事到如今,不如将新兵交给学生吧。”林远图在杨希古一人站在城楼上的时候走上前道,“学生此前在谷熟城外被薛洋手下击败,这些时日痛定思痛,针对淮南军如今的部署也有了些自己的定见,若是卫相愿意给学生一次机会,学生一定不会让卫相您失望的。”

    “也罢,我就再相信你一回。”杨希古背对着林远图,沉默良久之后转身道:“远图,这一次可不是意气之争了,而是我大齐上下的生死存亡之秋。希望你能谨记这一点,莫要再让我失望了。”

    林远图脸色有些涨红,急忙朝着杨希古深深一鞠躬之后才匆匆而去。虽然杨希古在发愁那些乱兵该如何处置,但是在他看来已经有了好办法。毕竟这些兵马只是失去了指挥,而不像自己上次几乎算是带着一群老百姓在和淮南军相抗衡。只要理出头绪,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部署编练,这依旧是当初在襄邑城外打得朱全忠连连退却的强大军队。

    不论林远图的想法能不能实现,至少在此时帮了杨希古一个大忙,在将新军交给他之后,刘塘和韦国素两人重新在宋城城外进行了部署,由韦国素守备城墙,刘塘则在城外进行攻势防御,林远图所部被安排在城北,准备在合适的时间增援刘塘,同时保护后续撤退通道。

    杨希古如此安排也算是基本上将兵力运用到极致了,只不过在随后这个消息被十三司暗线传回陆明那边之后,他却和王成相视而笑。

    “这个杨希古本身就不是统兵的大将,怎么被尚让给扔出来断后了?该不会是黄巢打算放弃他了?如此安排真以为天下事都是如他这般一厢情愿的?”陆明随手让亲卫将这则消息快马送到薛洋那里,同时摇头道。

    “这个杨希古听说是黄巢的姻亲,女儿嫁给黄巢那个傻儿子了,应该不会被当成弃子。”王成在旁边摇了摇头道:“大将军要不要让十三司查一下尚让大军的详细动静?以防这其中有诈?”

    “你这一说倒是有可能,不行,咱们这一路兵马身后可是主公,绝对不能有失,否则你我都会变成千古罪人。”陆明被王成说的耸然一惊,急忙让亲卫去找向杰,让他紧急派人去查询尚让大军的动静。

    “主公给我们的任务是进军宋城,并没有说让我们立即发动攻城大战,大将军,不如明日我们就在宋城外面和杨希古对峙如何?看看对方到底是不是有什么心思。”王成微一沉吟之后道:“至少在十三司的线报送过来之后再作打算。”

    “也好,你我把情况汇报给主公和军师,然后明日停兵等等。”陆明点了点头,两人写了一份紧急汇报连夜送给了后方的薛洋和袁袭。

    “看样子八成是疑兵之计,只不过这个疑兵之计好像很奇怪啊。”袁袭第二天一早接到陆明的汇报之后当即摇了摇头,朝着身边的向杰问道:“你们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已经着手安排去查了。”向杰摇了摇头道:“军师以为这不是杨希古的手笔?而是尚让打算临走之前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好给他们下一步回身作战做一个铺垫?”

    “是不是的,已经不重要了。”薛洋摇了摇头道:“十三司立即将我军抵达宋城的消息散布给其他几路诸侯,尤其是朱全忠。我想如果杨希古这边给我们摆了一个*阵的话,那就让朱全忠去闯一闯。”

    “主公,您这话要是让朱全忠听见了,他一定会来找你拼命的。”袁袭在旁边哈哈一笑,随即点了点头道:“也好,容我来筹谋一下,向杰,你让十三司去告诉朱全忠,就说单父县境内有几处秘密仓库已经被大齐军发现,里面的粮草和附近潜藏的人口已经被洗掠一空了。同时让人隔断袁家和单父之间的联络。”

    袁袭的话让向杰眼前一亮,随即兴冲冲的直接冲出了营帐。单父地区有袁家的秘密据点也是十三司无意当中察觉的。当初陈家在附近也有秘密仓库,只不过后来因为地点不合适被搬走,没想到将袁家的据点给掀了出来。

    “诸葛爽那边可有回音了?吴明什么时候回来?”薛洋没理会袁袭的话,反倒是一句话问的他和李振两人脸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袁袭更是直接道:“主公的意思是,下一步会师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噬星魔劫〕〔锦鲤神医养包子〕〔超凡侵染〕〔重生之农女法医〕〔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我的甜心冤家〕〔造化石碟〕〔我混烘培圈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