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势攻婚总裁的叶〕〔总裁的叶清欢邵允〕〔我在人界掉马甲〕〔我有个神级选择系〕〔天降我才必有用〕〔都市妖孽狂兵〕〔众圣之门〕〔陛下宠妻无方〕〔掌欢〕〔农门恶女是团宠〕〔超凡赏金猎人〕〔农家小福女〕〔秦桑榆陆凉城〕〔农门小辣妻〕〔镇鼎〕〔你的爱如星光〕〔妃倾天下:王爷请〕〔你的爱如星光〕〔日月同辉〕〔顾少的独家挚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杨家有女初长成(下)
    “大将军,撤兵吧,再打下去,我们不投入主力兵马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 .co”王成在李庆先回身撤退,夏恒随后掩护,将左翼搅出漫天风雨的时候开口道。

    “等主公前来吧,这个杨希古,到底在搞什么鬼。”陆明哼了一声之后传令收兵,淮南军伴随着清脆的收兵鸣金之声开始缓缓撤出战场,激战最激烈的第三都甚至在攻击到半路上硬生生止住了脚步,各部相互掩护撤退,强弓硬弩铺天盖地一般将密集如簧的箭雨投向战场,打破了刘塘原本想要趁势杀出去的幻想。

    “主公,原来您早就到了?”陆明和王成收兵回营的时候才发现薛洋和袁袭等人已经在大帐之内坐定,顿时上前见礼。

    “主公和两位军师这不是在帮你瞭阵吗,所以等你收兵之后才通知你。”向杰在旁边故意挤兑了陆明一句之后,随即道:“尚让大军在后方已经出动,除了虎狼军和狼虎军这两支精锐以及霍存等先遣进入金乡等地的先头兵马之外,其余各部在赵璋和费传古等人统帅之下已经开始朝宋城方向前进,应该是执行和杨希古中心开花的方略。”

    向杰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皱眉,甚至他自己本人也觉得意外,所以在旁边苦笑道:“我已经让沈勇秘密前往单父等地,近期还会有更详细的线报传来。”

    “两位军师,你们觉得尚让此举到底意在何处?”薛洋独自皱眉半晌之后开口道:“如若是依照尚让手中目前的兵力,在主力精锐未曾出动的情况之下,就算是拥兵十万众也未必能够对我军构成什么致命威胁。而且一旦他在宋城被我缠住,势必会在西北两个方向露出致命破绽,别人不清楚,但是朱全忠和李克用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到时候沙陀骑兵只要一出动,势必会起到一剑封喉的作用。如此浅显的道理难道他不清楚吗?”

    “所以这其中必然有鬼!”袁袭在旁边点了点头,不过随即一笑道:“不过主公,此时加上时溥事先赶到沛县和藤县附近的徐州军,实际上黄巢周边一个方向一路诸侯,他打的主意无外乎这些人。依袭之见,莫不如先按兵不动。只要没打到我们,就随他去。”

    “主公,目前形势不明,而尚让的意图我等也未能查清楚,不如依军师所言,先按兵不动,看看再说。”李振在旁边跟着道:“另外可让西面的陈瑜所部暗中做好准备,一旦出现意外,则立即脱离朱全忠所部的接触,星夜回援,如此一来可确保万无一失。”

    “李军师所言甚是,这个朱全忠自己不到两万兵马,居然还让我军听从他的命令。”陆明在旁边摇了摇头,有些不屑一顾道:“若不是陈瑜在关键时刻出兵护住了他,只怕他现在都被王重荣一口吃了。”

    “你们今日出兵试探,这个杨希古在宋城虚实如何?”薛洋摆了摆手,陈瑜在朱全忠那里听令是他有意安排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朱全忠对于自己的态度,不过李振的话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提醒,所以朝袁袭点了点头之后才问道。

    “对了,主公不问差点忘了,今日骑兵都出兵攻击杨希古左翼兵马的时候发现,领兵作战的是杨希古的女儿杨若兰。”陆明拍了拍脑袋之后苦笑道:“就是嫁给黄巢那个傻儿子的秦王妃。”

    “杨若兰?原来是她!”薛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这个杨若兰不是应该待在黄巢和他那个儿子身边的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主公,难不成黄巢的儿子黄霸也出战了?狼虎军一般只是作为黄巢的禁卫侍从,很少出现在大战战场之上。但凡这支兵马一出战,肯定是有天大的动静。”向杰和袁袭相互点了点头,道:“黄霸虽然是痴傻之人,但是却勇猛无敌,曾经在关中作战时,和李克用的养子李存孝硬拼过,虽然被对方打了个半死,但是也算是极为不凡了。”

    薛洋并不记得黄巢的这个傻儿子的事情,不过前世倒也看过这方面的一些野史记载,只是他不知道历史上还真有杨若兰这号人。所以禁不住有些好奇:“明日让骑兵都和第三都随我出营,咱们去看看这位秦王妃在宋城给我们摆了个什么*阵。”

    不过在薛洋打算明日亲自出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其实城内的杨若兰也在和父亲说着淮南军的事情。

    “父亲,淮南军战力虽强,但是骑兵却未必有什么过人之处。今日我只是让中军护卫弯弓攒射,对方就一触即退,想来是南方缺马,训练骑兵殊为不易,过于爱惜。”杨若兰将自己在右翼对战的经过大体上说了一下之后道:“所以不如我们把主意打在他们的骑兵身上。如果骑兵被围,他们的步军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上前搭救,如此一来也就给我了我们可乘之机。只要淮南军被我们打疼了,那么那位淮南节度使一定不会放过宋城,肯定大军大举攻城,到时候朱温和李克用焉能不上钩?”

    “王妃这话有些不妥。”杨若兰的话刚刚说完,韦国素和刘塘就直摇头,就连旁边的林远图也是眉头紧皱,不看好杨若兰的话。诚如她所言,淮南军上下对于骑兵的爱惜程度非常高,但是骑兵本来就是属于高速突击兵种,要想给它设置陷阱?这几乎就不可能事先,更何况对方的骑兵战力就不差。

    “王妃今日只是稍稍解除了淮南军,不清楚对方的战力。”韦国素和刘塘和淮南军从蔡州的时候一直打到现在。根本就没有赢过一次,不论是自己设谋定计还是阵而野战,没有一次不是一败涂地。以至于今天在战场之上刘塘在追击的时候,对方只是一轮箭雨就拦住了他的脚步。

    “刘将军以前也是我大齐军的一员战将,为何今日如此怯战怯敌啊?”杨若兰见到刘塘也跟着摇头,忍不住有些诧异,刘塘原本就是大齐军中的一员猛将,还从未见过他有这种畏难的情绪。

    “不是末将怯战,而是真的不敌对手。”刘塘苦笑道:“淮南军不是某一支兵马强势,而是整个淮南军的战力都非常强悍。依我军留守宋城的各路兵马来比对,只怕就算是将最精锐的战队拉出去,没有四倍的兵力是不可能和对方打成平手的。更何况,林将军手下的数万人几乎都是平头百姓,他们根本就无法进行阵战。”

    “四倍于敌才能平手?”杨若兰有些不信道:“今日我在城楼上的时候曾经见过对方的步军和刘将军的部下对阵,并没有特别出奇之处。”

    “也罢,若是王妃不信,明日就请到我营中自己一看便知。”刘塘一抱拳道:“今日我们和淮南军都是相互试探深浅,收兵之时曾经见过对方的将旗之后有一杆大纛竖起,想来是淮南节度使亲自来了。只怕明日淮南军还会继续出战。到时候两军对攻之时,有何差距王妃可以自辨。”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明日一看吧,我倒要看看传的沸沸扬扬的这位薛相公到底是何方神圣。”杨若兰闻言一震,随即俏脸之上露出了浓浓的兴趣。只不过她的这种态度却让周围的几个大男人苦笑不已。甚至一瞬间韦国素都看了一眼杨希古,希望他出言让杨若兰放弃这个想法。

    “既然如此,那明日就再打一次,刘塘你到时候和远图相互配合,如果刘塘能占得上风,你就率军攻击淮南军两翼,反之,则需要策应刘塘退回阵地。我们在城外的部署必须坚持十天,否则的话就根本无法掩护陛下进入兖州。”杨希古并没有说出尚让的计划,甚至到目前为止他对这个计划都是消极应对的。

    不过杨希古的这么点头,也就造就了第二天一早大齐军大局出营,紧锣密鼓的进行战备,似乎要和淮南军打一场堂堂正正的大战。

    “王妃,您就坐镇中军吧,我去前军力战。”刘塘朝着杨若兰一抱拳之后匆匆上马朝前军而去。刘塘本部是一直随他征战的老部下,新补充进入的新兵也是从战场上闯过来的,所以杨若兰相信刘塘能够打出不错的成绩。

    “主公,好像前军的是刘塘,那坐镇中军的难不成是杨希古不成?”向杰和薛洋等人来到中军将台,远远的见到刘塘的旗号居然直接到了前军,忍不住诧异道。

    “既然刘塘在前军,那中军只怕就是这位秦王妃了。”袁袭在旁边若有所思道:“主公,只怕今日不会是一场小战,这位秦王妃是铁了心要和我军在此地争一争高低了。”

    “王成,让卢静和黄杰做好准备。”袁袭朝着身边的王成点了点头,后者立即下去准备,陆明在旁边不屑一顾道:“第三都对付刘塘的兵马,还需要助阵吗?军师你是不是太过于小心了?”

    “军师是打算将这位秦王妃带回来吗?”薛洋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袁袭,然后点了点头道:“这一手倒也不错,秦王妃若是被我们在阵前拿获,那么杨希古只怕坐不住,甚至黄巢也会坐不住,也可以起到打探大齐军虚实的作用。”

    “既然如此,那我也去,主公,中军就交给您了。”陆明跟着跳下了将台,直奔前军而去。

    “主公可有意今日就将此战变成决战?还是打算一触即退,让朱全忠来试试杨希古的深浅?”袁袭见到几人一同下去,想了想之后道:“十三司已经将单父那边的消息递给了朱全忠,如今一旦陈瑜率军回撤,朱全忠肯定等不及,所以主公您如何决断?”

    “现在不能决战。”薛洋摇了摇头道:“杨希古所部看似是给尚让争取时间,实际上就是大齐军反身来制衡中原局势的一个由头,所以一旦杨希古面临危险,必然会吸引尚让来救。不过对于尚让来说应该是反过来的,利用杨希古来吸引中原各路诸侯的注意力,然后在择机——咦,军师,尚让此时的心思只怕未必在宋城上面。”

    “主公的意思是——”袁袭和李振对视一眼,忽然异口同声道:“朱全忠?”

    薛洋点了点头,不过眉头却并没有松下来,反倒是依旧紧皱,半晌之后才叹息道:“我也不能确定,所以如果能够生擒这位秦王妃,正好可以接机试探一下尚让的心思。”

    “主公所言甚是,秦王妃此时出现在宋城,本身就不合常理。”袁袭见到前军的厮杀已经开始,随即不再说话,但是一瞬间包括向杰在内的四人却各个眉头紧皱,在仔细思索这其中的缘由,向杰更是直接让十三司紧急派人出发,去打探尚让的最新动静,试图从中间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此时的四人却没有一个人打算去提醒朱全忠,反倒是像是将这件事遗忘了一般。

    “大将军,您怎么来前军了?”中军陷入沉默,但是伴随着陆明抵达前军,实际上淮南军已经开始发动进攻。王成在旁边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亲卫立即发信号,同时有些诧异的问道。

    “一会让卢静设法去把这位秦王妃给主公抓回来。”陆明冷然一笑,随即道:“主公和军师觉得,一旦秦王妃被抓,必会带动整个大齐军的态势变化。”

    “那就要活捉了,这只怕要光凭目前三个都还不行。”王成在旁边微一沉吟之后皱眉道。

    “我已经让夏恒和李庆先去准备了。而且还将主公身边的亲卫队给带过来了,他们各个都是淮南军中精挑细选的精锐,突击能力和应变能力绝对当时一流。”陆明和第三都做过薛洋的戌卫队,自然知道薛洋身边这最后一支只有两三百人的亲卫队的实力。

    “既然如此,那此事交给我便是。”王成一笑,随即低声在陆明耳边说了什么,后者听后哈哈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么一幕让两人身边的人忽然觉得浑身一寒。

    “擂鼓,进攻!”大齐中军,杨若兰一声呵斥之后,身边的战鼓发出震天巨响,催动了前方大军率先踏出,一场大战随即展开。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