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奶爸的逆袭〕〔妃要爬墙:王爷来〕〔直播之无敌西游〕〔琳琅的理想人生〕〔正气复苏〕〔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级无敌大胖子〕〔重生八零:家有媳〕〔第一战神〕〔日娱秋叶原48〕〔萧萧梦里天使来〕〔逆世丹皇〕〔闪婚总裁契约妻〕〔明朝大纨绔〕〔与仙为途〕〔左苏〕〔最强妻管严〕〔山河运〕〔重生之都市仙帝〕〔七零甜妻太撩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七章 算计李克用
    “第五都立即出击,截断大齐军反扑的道路,掩护骑兵都撤离。”李庆先得手的那一刹那,身在后方的陆明和王成见到大齐军中军将旗忽然消失不见,顿时拍掌相庆,二人当即让留下余地的第五都迅速出击,斜刺里闯入战场,利用几身强大的杀伤力阻拦杨若兰被抓之后大齐军的反扑。

    其实从夏恒和李庆先二人率骑兵突然出现在大齐军中军的时候,整个大齐军的阵列就乱成一团糟。不论是刘塘还是城内的韦国素都将视线放下了卢静身上,所有的兵力也都朝着他而去,所以在骑兵都骤然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根本无人能够来得及反应,杨希古甚至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城外被人掳走。

    不过伴随着李庆先的撤退,大齐军开始了疯狂的反扑,以刘塘为首的前军甚至对于卢静的危险不管不顾,率军从右翼直接转到左翼,试图尾随骑兵都而去。结果却被陆明和王成调过来的大批的陌刀兵一头堵住。血腥的屠杀只是持续了短短片刻时间,整个战场就被另外一股力量的骤然加入打破了。

    “主公,陈瑜的大军已经到来。”袁袭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着西北方向那高高举起的淮南军军旗,笑道:“这一下杨希古不退也要退了。”

    陈瑜的突然出现和加入战场,确实让战场的天平朝着淮南军一方快速倾斜。由于他并不清楚此前的布置,在见到两军厮杀之后本能的让大军立即介入,这两万大军只是刚刚出现,就彻底打破了杨希古和刘塘二人企图抢回杨若兰的幻想,在宋城和大齐军全军上下的安危面前,杨希古虽然一口老血喷出,差点直接晕倒,却还是咬着牙让韦国素传令收兵。

    他不出战,淮南军的目的已经达到,倒也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所以双方的这场大战逐渐平息。

    “主公,为何忽然收兵了?末将刚刚抵达战场,这还没出手呢。”陈瑜在帅帐之中有些奇怪的问道。

    “主公,杨若兰带到。”薛洋尚未说完,大帐外面就传来了李庆先的声音,紧接着这位年轻的骑兵都副指挥使直接提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放开我,你们这群贼寇。”杨若兰被李庆先直接扔在了众人面前,薛洋等人尚未说话,对方反倒是挣扎着怒斥不止。

    “得了,给这位秦王妃松绑吧,这到头来我们倒成了贼寇了。”薛洋摇了摇头,示意李庆先给她松绑,然后道:“杨大娘子,给你松绑可不是让你做傻事的。此战之后,我会还你自由,到时候你想去想留你自己说了算。不过此时你还是安生一点,就在我淮南军营内待上一阵子,若是试图想跑的话,那我可不客气,别真成了贼寇了。”

    “呸,你们这群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贼子,陛下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识相的,赶紧放了我,不然的话,我家殿下一定会亲提狼虎军来为我报仇。”杨若兰此时犹如一头发怒的小花豹,盯着薛洋似乎想直接扑上去一般。

    “哦,我若是当真不放你,你还能那我怎么着?本帅明日便回扬州,你们大齐军难不成还能打到淮南去不成?”薛洋心头一动,随口调笑道:“你们家那位啥殿下只怕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吧?”

    “废话,你敢辱我家殿下?若不是他此刻身有要务,要对付大敌,岂能容你们在此欺辱我。”杨若兰忽然间身形闪动,趁着众人听他说话的那一刹那,手中寒芒一闪,直接奔着薛洋急速而去。

    “说了让你不要乱动!”杨若兰的动作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在意,甚至就连始作俑者的薛洋都是轻轻一摆手,那两根看起来欣长的手指在一下子夹住了自己的手腕之后却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犹如一柄钳子一般让她瞬间动弹不得。

    “女人玩刀,麻烦。”薛洋摇了摇头,忽然笑道:“能让秦王殿下亲自出手的大敌只怕世间也没几个吧?看起来这个谋算还真是不错。只是可惜了,尚让的动作太过于生硬,那李克用又不是傻子,你还真以为他只是靠战场武力打出来的名声吗?”

    薛洋伸出一只手直接杨若兰手中的那柄短剑抢了过来,然后也不理会脸色大变的她,转而看着袁袭和李振笑道:“两位军师以为如何?”

    “原本我以为这个黄巢和尚让在关中应该是被李克用给打怕了,不敢再去找他的麻烦。现在看来还真是猜错了。”袁袭和李振对视一眼,出来朝着薛洋微微一笑道:“主公所言甚是。只是依靠杨希古手中的这点人马只怕李克用未必会上当,所以不如我们帮他一把吧。”

    “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杨若兰此时面色急变,如遭雷击,他没有料到的是对方只是凭着一句话就猜出来尚让在做什么,这一时之间让这位秦王妃难以自持。

    “王妃如果不想听可以下去休息。”薛洋也没理会对方的反应,反而转而直接道:“向杰,立即通知沈勇全力出手,一方面散布消息给李克用,就说我淮南军在宋城大败大齐军,俘获大齐军秦王妃及其杨希古数人,大齐军已经溃败,从宋城逃亡单父地区。”

    “主公放心,末将明白,同时对黄巢和尚让封锁秦王妃被我们擒获的消息,不要让那位秦王殿下真的发疯。”向杰在旁边一笑,接过话茬道。

    “然后把这个消息给朱全忠也送一份。”袁袭忽然之间笑道:“然后我等可以坐观朱全忠和杨希古在宋城决战。”

    “军师,还是你厉害!”薛洋在旁边点了点头,几乎是当着杨若兰的面下达各项命令的做法差点让后者直接当场崩溃。盛怒之下的杨若兰就要去抢案几上的短剑,被薛洋一手刀直接打晕。

    “将她带到后帐,让亲卫队单独看押,不得让其逃脱。”薛洋招呼亲卫进来将杨若兰带走,同时吩咐道。

    “军师让朱全忠来填坑,只怕我军尚且还要一番布置才可。”王成在杨若兰被带走之后朝着薛洋抱拳道:“依末将之见,不如让陈瑜将军的兵马驻扎在城西,让第三都和第五都大军启程往东而去,对外就说这两支兵马损失较大,暂时撤下来修整补充。”

    “主公打算何时放了这位秦王妃?”袁袭赞许的看了一眼王成,然后眼珠子一转笑道:“不如让她将我军分散驻扎的消息也带回去,给杨希古一点希望,让其能够集中兵力和朱全忠再战一场?”

    “具体要看向杰这边何时能够完成。”薛洋示意在场众人落座之后道:“让她听到这个消息也只是让尚让能够安心,同时这也是一招阳谋。李克用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尚让这一招就算是能够成功,自身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在此时找李克用硬拼,虽然他有自己的考量,但是在我看来却有些得不偿失。”

    “能让他们两败俱伤才符合我军的利益。”袁袭在旁边一笑,然后看着向杰道:“十三司立即去安排,这一次一定要帮助尚让实现这个谋划。”

    “军师放心,我已经让人去通知沈勇了。”向杰刚刚匆匆出门才回来,听到袁袭叮嘱顿时笑道:“我已经让沈勇亲自去安排这件事,同时让他混进河东兵马之中,必要的时候可以透露消息给李克用,两头用间。”

    “你这是打算怎么算都不会算漏了是吗?”薛洋在旁边一笑道:“陆明,军队调动你们三人自行商议处置即可,不必事事请示。另外有件事,派人催促一下陈烨,中原马上就要进入冬季,让他将冬衣尽快如数送过来,还要多一点积余,以防万一。”

    “冬装目前第四卫已经补充完毕,只有王成所部因为是从申州抽调过来,后勤部尚未齐备,还需要些时日。”李振因为主管后勤,所以当即道:“只是如今从北方逃难而来的百姓日益增多,光靠亳州赵犨安置只怕是力有不怠。此时尚且可以慢慢归拢让后勤部随船输送回扬州等地,一旦到了冬日,这些百姓只怕——”

    “是该早日结束战事了,不然的话中原凋敝之后,这些百姓根本没多少活路。”袁袭在旁边叹息道:“这几路诸侯几乎没有多少余力可以救助,这些逃难的百姓前途堪忧啊。”

    “我原本没打算算计李克用,但是尚让此举倒也不差,至少不论是乘是败,对方都会受损严重,尽量将战争结束在年内吧。”现如今薛洋也不想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时间去规划战争进程了,所以点点头道:“让后勤部多多运送部分粮食和冬衣过来,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

    几人计议已定之后立即分头行事,陆明等人当天打扫完战场之后立即分兵驻扎,将原本聚集在一处的七万大军兵分三路,占据宋城东南西三个方向。

    同时十三司在向杰调动之下迅速出动,一方面将宋城之战的战果送到了朱全忠手上,在向杰的添油加醋之下,担心单父等地袁家秘密储备受损的朱全忠不得不和刘威分离,率军奋力朝着宋城而来。不过他也留了个心眼,让在后面养伤的葛从周就地在襄邑地区组建新军,收拢百姓重建城池。一方面确保后方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建设一个稳固的落脚点,避免在后面的王重荣冲击。

    朱全忠的抵达和淮南军分兵防守,让宋城内的杨希古一方面担忧杨若兰的安危一方面则开始筹备应对朱全忠的战役。

    而沈勇那边的进展速度也非常快,他坐镇大齐军控制区内指挥暗线切短消息的同时,散布消息给李克用。从并州出兵直到现在一仗都没打的李克用坐不住了,生怕淮南军击破宋城的李克用在济阴地区分兵,自己率领主力骑兵转道成武,企图拦截大齐军北上兖州,同时让李克修的步军从冤句地区南下,朝着宋城而来。

    这个消息不仅仅让尚让大喜过望,在十三司将消息送到薛洋手中的时候,淮南军这边也终于放下了心。

    “王妃这几日委屈了,今日便放你离开。”薛洋将此前从对方手中没收的那柄短剑还给了对方,也不理会她铁青的脸色,笑道。

    “你想做什么?真有好心放我走?条件是什么?”杨若兰余怒未消,一把抢过短剑之后,杏眼圆瞪。

    “没什么条件,只有一条,王妃听不听在你。”薛洋在旁边抱拳笑道:“若是他日大齐军兵败,王妃可以带人过来,我可以出手救你们一命。”

    “哼,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你怎么不说如果你们败了,你带人过来我饶你一命呢?”杨若兰冷笑不已。

    “随你吧,正好趁着天色将晚,你回去吧。”薛洋摆了摆手,示意周边的亲卫放弃警戒,然后不理会对方,自顾自的往回走。

    这种轻松写意和全然不理会自己的做法让杨若兰一刹那明眸如水,深深的看了一眼薛洋的身影。自己被抓之后在营帐内的表现其实也是一种避免被羞辱然后一心求死,但是对方好像根本就没有理会,甚至连带着抓自己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更像是一种求证和一种谋划一般。

    “算了,还是先回去,助父亲打赢这一仗吧。”杨若兰良久之后才默然长叹一口气,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心头时不时的总会闪现出薛洋在自己面前的那种轻松的笑意,似乎眼前这纷乱的局面在对方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一般。

    “主公,这位秦王妃已经走了,前军哨探看着对方入城的。”袁袭和李振联袂走进薛洋的营帐,见到对方对着地图沉吟不语,随即道:“主公是否在考虑战后我军的部署?”

    “军师以为我军是否应该抽调人手吗?放到何处为好?”薛洋微微一笑,但是眼神却不在宋城的位置上。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