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次元卡牌对决〕〔转生成蜘蛛在异世〕〔九零农媳有点甜〕〔随身空间的小毒妃〕〔林间谷雨〕〔三千韶华为君狂〕〔长恨缘歌〕〔总裁的绝命爱人〕〔三生梦千年〕〔殿下当嫁〕〔我家夫人病好了〕〔花瓶女配开挂了〕〔金牌足球教练〕〔绝色冷妃之地球超〕〔美利坚传奇人生〕〔东京灵探〕〔重生末世之石头缘〕〔网游之至强剑士〕〔舌尖上的神豪〕〔每秒都在升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八章 谋局之争
    “大将军,主公为何突然改变主意?”王成和陆明被薛洋紧急召见出来之后,两人边走边嘀咕。但是饶是他们都算是对于战场大局把控意识很不错的大将之才,但是对于薛洋的想法还是猜不透。

    “军师刚刚说,这是谋局之争,想来主公是打算让你提前一步落子了,不过他们为何选在砀山呢?”陆明也是想不透这一点,拉着王成来到自己的营帐之后道:“按理说就算是打算下一步封锁宋州,我军应该提前抢占虞城才是。可是主公直接让你率军抢占砀山,反而将虞城给绕过了。”

    “算了,这件事想不通就别想了,主公和两位军师都是如此意见,想来是有什么我们想不到的。”王成摇了摇头,将疑惑暂时压在心里之后抱拳道:“大将军,既然主公军令以下,那末将今夜启程,秘密东进砀山便是。”

    两人计议已定之后,当夜王成便率军从宋城以东秘密东进砀山,陆明则在第二天让第十都李秀峰率军进入城东,接替王成手下的三都兵马。

    而此时,西面从宁陵出发前来的朱全忠很快抵达宋城城下,只不过在看到陈瑜率军堵住了宋城城西之后,朱全忠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

    “主公,现如今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淮南军军势强盛,可不是如今我们能够抵挡的。就算是如今我军和杨行愍达成了秘密约定,但是对于这位薛相公,主公还是应该毕恭毕敬,最好言谈举止皆以下属自居,如此才可将此大援收住。”谢瞳见到朱全忠眼色不对,当即上前劝说道。

    “是啊,主公,如今我军之目的是要在短期内拿下宋城,打通和单父之间的道路,如此才能够让我军得到喘息之机,借此将宋州地盘稳固住。”袁敬初跟着道:“为今之计,我军不宜在竖此大敌,还是执行军师所言,远交近攻,为我军在中原争取一线机会。”

    “让张归厚领兵,明日一早举兵攻城吧,另外军师替我给陈瑜军营送信,以我的名义告知对方,就说我宣武军明日将攻击宋城城垣,请求淮南军派兵协助。”朱全忠深吸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吩咐道。

    袁敬初和谢瞳对视一眼之后,走出了营帐,袁敬初立即安排人手撰写文告,然后送往陈瑜军营。谢瞳则刚要走,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随即大喜,转头大笑道:“好你个子振,居然拖拖拉拉到如今才来。”

    “这不是路上不太平,怕贸然行走被人给捉了过去。我敬翔只是一无名小卒,可抵不上你谢子明如今富有名望!”身后来的也是一名书生,上前几步拉着谢瞳笑道:“看你给朱将军出的好主意,现在好了吧,人家淮南军根本就没理会你的善意,进退维谷了吧?”

    “耍弄阴谋诡计本身就是你的长处,我如何能是你的对手?”谢瞳闻言老脸一红将他拉到自己的营帐之后一边吩咐亲卫送来饭食一边问道:“听你的口音还是不看好我宣武军了?”

    “自然是不看好,朱将军若是在桃陵渡不任用朱珍为大将,说不得葛从周也不会如此艰难,你也就不用定下这等被动之计了。”敬翔撇了撇嘴道:“这是在关键时刻,尚且不能任用贤才良将统兵,那以后又该如何治理天下?”

    “那你看好谁?”谢瞳没理会这些,事实上他在朱全忠身边,接触的都是最核心的秘密,自然是感受最深,只不过他早就认朱全忠为主,这种话他自然是说不出口。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说我看好谁的,我只是无名之辈,看好谁不看好谁对于目前的大局有影响吗?”敬翔没有回答这个话题,反倒是开口道:“今日前来是想让子明兄帮我一把,给我口饭吃,免得哪天被那个王发给卖了。”

    “送你个见面礼如何?”敬翔的话让谢瞳一愣,随即继续道:“宋城这边你让朱将军尽可放心去打,我想淮南军和那位薛相公此时的眼光不会盯着宋城。所以你们要趁着对方没注意你,快速将宋城拿下。只要宋城在你们手中,往后淮南军若是北上的话,就只有借道而行。有着这个把柄在你手中,我想薛相公在关键时刻一定不会坐视你们被人欺负的。”

    “子振你真是目光锐利。”谢瞳在一旁笑道:“不如你先在我宣武军中当差如何?我会向主公举荐,让你来当谋主,我给你当副手也可啊。”

    “别别别,子明兄你饶了我吧!你给我当副手?”敬翔急忙摆手道:“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子明兄你擅长把控大局,这个我比不了!而如今中原虽然各军争斗不休,然则谋局之争其实还在庙堂之上。这一点我不如你,我只会临机决断,所以你这个谋主还是算了吧。”

    敬翔虽然插科打诨将谢瞳的邀请给拒绝了,但是对方赖在自己这里没走,就说明还有戏,所以谢瞳当即命令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宴席算是给敬翔接风了。

    第二天一早,张归厚接到命令之后大举攻城,宋城城外大战再次蔓延,淮南军刚刚退下,宣武军再次接上。而且和淮南军不同,宣武军可是实打实的准备夺占城池的。这连续三天大战,宋城城西一片狼藉,双方围绕着城墙频繁厮杀,死伤惨重。

    “主公,沈勇急报。”向杰匆匆找到薛洋的时候,陈瑜也在,朱全忠让袁敬初三次前来请求淮南军出兵援助,都被陈瑜给拒绝了。今天一早袁敬初更是绕过陈瑜直接求到了薛洋面前,如果不是李振出面挡住了对方,只怕向杰进来的时候对方还在场呢。

    “果然是在成武!”薛洋将急报递给袁袭之后笑道:“这个尚让倒也沉得住气,看样子这一次李克用是一定会在成武被尚让摆一道了。”

    “此次李克用带来的骑兵有两万之众,身边还有数千名亲卫,这么庞大的骑兵军团尚让如果不准备周全,根本就打不过,就算是打得过也没办法追击。”袁袭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主公,宋城和成武两地均有大战,我看此战之后不论李克用还是大齐军都会损失惨重,不如给朱全忠添点柴火吧。”

    “也好,谋局之争,不在一城一地之征战,而在庙堂之上。”薛洋起身一笑道:“军师去告知一声这个袁敬初,也免得人家礼数做的这么足,我们还爱答不理。”

    “哦,看样子主公也看出这个朱全忠打的什么主意了?”袁袭在旁边一笑道:“想让我军去当出头鸟,然后挑动南北对峙,他从中渔利,真是好算计。”

    薛洋和袁袭对于朱全忠乃至于宣武军高层的心思洞若观火,旁边的向杰更是冷笑不止吗,暗自在盘算是不是在吴明回来之后给对方找点麻烦。而另外一边袁敬初则看着眼前这位淮南军的军师微微有些羡慕。

    同样都是各自集团内军政的二号人物,李振此时却看起来更加自信,更加风采熠熠,二人所到之处,所遇到的所有的淮南军兵将都对李振躬身行礼,目露崇敬之色。甚至,袁敬初亲眼见到陆盛和黄杰等高级将领,对于这位后来加入的军师也是一样行礼,丝毫没有怠慢的意思。

    “李军师,不知薛相公何时能够见我?”袁敬初深吸一口气之后问道,“如今军情紧急,我军急攻宋城不下,希望薛相公看在勤王大军一脉的份上出兵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事成之后我家主公定当亲自拜谢。”

    “敬初为何如此沉不住气啊?”李振尚未大话,袁袭忽然从后方走了过来,笑道:“这可不是参赞军务的谋主所为啊!”

    “敬初见过袁军师!”袁袭的到来让袁敬初更加不敢怠慢,急忙行礼。对于这位同姓的袁袭,袁敬初可是一点想对方拐弯抹角的心思也没有。作为淮南军起家的核心人物,袁袭的名气伴随着淮南军逐步壮大而开始被各方诸侯关注!

    “我家主公已经同意出兵,此刻军令应该已经送往陈瑜军营,敬初但可放心。”袁袭一句话说完之后和李振对视一眼,后者闻言一振笑道:“既然正事已经说完了,不如敬初也留在我军歇息半日,我做东,请你在这大战间隙偷闲一会如何?”

    “也好,敬初年幼,正好有此机会向两位军师请教,求之不得。”袁敬初微一沉吟之后,抱拳一笑,三人把臂而行,朝着李振的营帐而去。

    “主公,十三司暗线察觉,秦王妃杨若兰今日一早离开宋城,往东北方向而去,应该是朝着单父去了。”向杰原本是随袁袭出去的,但是只是转了一会,就又过来,汇报了一条最新的消息。

    “这个秦王妃,算了随他去吧,你稍时告知陆明和陈瑜,让他从今日起,夜间加强营中巡逻,防止被人夜袭。但是记住,不要对外声张,要外松内紧。”薛洋摇了摇头,对于杨若兰的心思他是一目了然。

    “要不要属下安排人手暗中跟踪她?”向杰在旁边想了想之后问道。

    “也好,让暗卫将人手安排到她身边,说不得这个秦王妃以后能够给我们带来些惊喜也说不定。”薛洋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顿时点了点头。只不过向杰的想法很明显和薛洋不一样,所以听到这句话之后偷笑一声之后匆匆出帐而去。

    向杰匆匆而去无人察觉其目的,但是陈瑜这边接到薛洋的军令之后还是很快出兵,淮南军出现在战场之上给了鏖战不止的宣武军极大地信心。而城内负责防守的韦国素则是无声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杨希古。

    “别着急,你看淮南军并未派士兵前来,而是远远的射箭!一时半会的还不会给宣武军更大的帮助!”杨希古知道女儿想做什么,不过时至今日他必须坚持,至少坚持到尚让那边传来好消息。所以他没有阻拦杨若兰,甚至将城中最精锐的数千亲卫全都交给了对方。

    淮南军虽然没有派兵过来,但是对方犀利的远程攻击武器却让韦国素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站在城楼上了,对方那如簧一般的弩箭甚至宋城城墙的女墙都被对方硬生生的击碎。如此强横的武器逼得守城士兵根本就不敢抬头,如此一来很短的时间内原本僵持的局面就开始逆转。

    “卫相,不如让林远图率军从城北绕道而出,侧击宣武军侧翼吧?”韦国素拉着杨希古一边躲避弩箭一边道。

    “不行,林远图所部必须等到王妃回来之后才能动手!”杨希古果断拒绝了对方的建议,是的韦国素无奈只得抢过一方盾牌掩护,然后起身怒吼道:“各军立即将瓮城内的门板给我搬上来,挡住箭矢,然后继续攻击。”

    “这个淮南军,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势的兵器了?”陈瑜那边只有三千多人参与攻击,而且还没有和宣武军合兵一处,但是发挥出来的战力却让在前方观战的谢瞳和敬翔两人惊诧不已。相对于谢瞳脸色变幻不定,敬翔却不由自主的点头,对于淮南军此时的策略非常赞赏。

    “子明,这个袁敬初怎么还没回来?而且你不觉得淮南军忽然同意参战很奇怪吗?”敬翔在旁边忽然奇怪的问道。

    “你是说淮南军在打我军的主意?”谢瞳心神不属,所以随口道,“如何打我军的主意?”

    “子明你心乱了啊!打你们的主意?以目前淮南军的实力要真打你们的主意你也挡不住啊?”敬翔在旁边撇嘴道:“我真想见见这位薛相公了,听说他今年还不到二十吧?居然一手打造出如此强悍的兵马出来,而且你看人家谋局定计,调兵遣将,法度森严,这可不是你那位比得了的。”

    “是啊,我也想见见!”谢瞳忽然一声长叹,那一脸的神情甚至连敬翔都说不出话来了,半晌之后才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天降异星,混沌了原有的星象,你应该学会顺天而行。”

    “我从不信天象。”谢瞳转身往回走,不过没走两步忽然道:“后日敬初还会去代表主公拜谢薛相公,你要不也跟着去一趟?”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