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萧阳〕〔我的高端文艺人生〕〔我曾以不正当的名〕〔福晋有喜,爷又失〕〔嫡锁君心〕〔大佬总想套路我〕〔王爷,王妃在玩高〕〔学神不好惹〕〔万鬼吞噬系统〕〔爱你江先生〕〔瑶台宫主〕〔我的钢铁战衣〕〔膨胀大佬不好惹〕〔天眼炼魂〕〔热搜警告〕〔恶毒下堂妻〕〔喵,都怪夫人不吃〕〔暖婚结爱:晚安,〕〔魔法暗黑之森〕〔小可爱你被逮捕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人海战术
    “统领,李克用的骑兵距离尚让设伏之地不足三十里,骑兵一个冲刺半个时辰足以杀到。”成武城西北有几座连绵起伏的小山丘,有几条小河从这里经过,往北注入菏泽之内。深秋时节,这里一大早就被白茫茫的一片白霜给覆盖了。荒草丛中,在此地守候了好几日的沈勇终于等到了李克用到来的消息。原本他应该混入河东兵马之中的,但是在亲眼见过沙陀骑兵强悍的冲击力之后他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不再打算将成武城外尚让设置伏击的事情透露给李克用。

    “来就来吧,尚让和李克用从关中一路打到中原,对于李克用的战法早就了如指掌,此番设伏虽然步军对抗骑兵吃亏很大,但是架不住人家兵多,还有两支精锐压阵,说不得就是一场恶战。”沈勇从茅草堆里冒了个头,盯着全面寂静的小山丘笑道:“走吧,我们去找个视野宽阔的所在,好好观摩一下这场旷世大战。”

    沈勇带人从原地慢慢消失,而此时在山丘那边,尚让却带人不断朝北瞭望。两军相距太近,所以尚让得到消息甚至比沈勇还要快,为了今天他足足做了十全的准备,调来了两支精锐,包括霍存等人率领的前军也被抽调回来在战场待命。可以说,为了围歼这两万沙陀骑兵,尚让此时此刻集中了近十万大军在这方圆数十里的地方。

    “启禀左相,沙陀骑兵已经冲刺,应该是打算突然袭击成武县城。”斥候最后一次汇报之后,尚让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缕轻松的表情,挥手道:“让成武守军隐蔽好身形,等待沙陀骑兵到来。”

    “好家伙,都说人过一万,无边无岸。这骑兵大队冲锋就是比步军要浩大啊!两万骑兵冲锋向前声势竟然丝毫不逊色数万大军。”远处的一个孤零零的小山丘上,沈勇呆呆的看着从自己身前呼啸而过的大队骑兵喃喃自语。往常淮南军的骑兵都奔驰而出就已经让人感到吃惊,现如今这成群结队而来的沙陀骑兵更是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和压抑而来。铺天盖地的场景甚至连他这个局外人心头都有一股无形的颤栗在心头涌动。

    沈勇在这边感慨,尚让那边则是面色陡然间变得凝重起来,沙陀骑兵的战斗力和机动性在关中平原他是亲眼见识过的,当初李克用凭借数千铁骑就直接冲毁了自己精心布置的灞桥防线,突入长安,那犹如旋风一般的战斗力至今仍然让他心有余悸。这也是他铁了心要彻底扫灭对方的原因所在。

    “让霍存和李唐宾率军堵住沙陀骑兵后围,不要放走一个。”尚让眼见着沙陀中军已经钻入自己预设的口袋阵中,立即让传令兵去通知霍存。而也就在同一时刻,当沙陀骑兵前锋直接冲向成武县城的时候,原本敞开毫无异状的城门忽然之间关闭,城墙各处刀兵密布,城头上原本散乱的大齐军旗重新竖立起来。

    沙陀骑兵前锋是李嗣源,这位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将军刚要一鼓作气冲入城内,却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未等到他有所反应,身边的薛铁山死命的嘶吼起来,同时不待对方做出决断,立即喝止后军止步。

    沙陀骑兵庞大的军团不是依靠着他一人就能够说停就停的,所以尽管李嗣源已经带着骑兵迅速后撤躲避城楼上密集如雨一般落下的箭矢,但还是没办法让后续骑兵在短时间内止住脚步。

    而此时尚让却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几乎就在成武县城守军发威的同时,猛然间将自己的将旗竖了起来,与此同时隆隆的战鼓开始疯狂传遍四方,无数的大齐军开始从四面八方起身攻击。原本盖在身上充当隐蔽的茅草被扔出去之后,黑压压的人头几乎充斥了整片战场,喊杀声震动云霄,直接遮蔽了所有的声音。

    “快,回军突围。”位处中军的李克用原本坐在马背上闭目养神,并不清楚前锋在成武县城外的遭遇,但是此时周围传来的喊杀声让这位沙陀部族的领袖一瞬间睁开了独目,几乎是同一时间,身边的李存孝等人立即率军回返,朝着后军而去,一路之上不断招呼长长的行军队伍立即止步。

    “李克用,你的死期到了。”左右两翼负责主力拼杀的就是大齐军的两支精锐,林言新组建起来的虎狼军和黄霸带领的狼虎军,一左一右犹如两支铁钳一般迅速上前缠住紧急掉头的沙陀骑兵,厮杀几乎就在片刻之间就在两军之间展开。

    因为尚让前期精心的准备,所以这些大齐军几乎就在沙陀骑兵周边不到百丈距离之内,这么近的距离让沙陀骑兵根本来不及有所防备就被对方冲到了身边。

    “冲起来冲起来。”李克用身边的统兵将领在这一刻几乎异口同声催促各部迅速加快速度不断朝着后军冲击,战马嘶鸣声和兵器撞击声开始沿着沙陀骑兵庞大的队形展开。双方都是各自的精锐,在面对突发情况之后,除了最开始的混乱之外,快速恢复了镇静。在短时间内沙陀骑兵硬生生的在被对方从外围削了一圈之后开始稳定下来,战马全速奔驰朝着来路而去。

    “虎狼军衔尾追杀,狼虎军给我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冲起来。”尚让这边站在小山顶上,战鼓声不断变幻,身后两色令旗急速挥舞,林言和黄霸这两支精锐随后迅速变幻阵型。林言率军尾随沙陀骑兵紧追不舍,而黄霸因为脑袋痴傻,身边的副将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即带队挺起早就准备好的数丈长的木枪不顾一切插进了沙陀骑兵的阵型中间,以命换命,用这种事先准备好的木枪直接将对方的阵型拦腰截断。

    这一刻无数战马被木枪扎中身体,带着背上的骑兵狠狠的摔在了战场之上,无数的狼虎军士兵被这急速而来的冲劲直接撞飞,砸在了前面骑兵身上,整个沙陀骑兵的阵型中间一片狼藉。道路被截断的骑兵只能绕道两侧,但是紧接着而来的却是直接掉进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大坑之中,惨呼声传遍四野。

    “全军突击。”尚让根本就不管冲出去的半截沙陀骑兵会不会回身反击,立即下达了全军攻击的命令,十万大军全军出动,安排在虎狼军和狼虎军前方负责策应的两万兵马在李谠的率领之下加入战场,汇合霍存和李唐宾所部迅速合围,将沙陀骑兵整个的围在了道路中间。

    此时如果从空中俯瞰,整个沙陀骑兵就是一个一字长蛇阵,而大齐军执行的却是四面合围的阵势,尚让利用手中庞大的兵力直接上演人海战术。以消耗对消耗,要将这条长蛇直接摁死在这条长长的行军道路上。

    “存孝,你在前冲击,我随后,让嗣源不要管其他,率部给我冲起来。”李克用此时是真的急了,急速给身边的李存孝下达命令,同时传令李嗣源不要理会身边的纠缠,率军和自己汇合。甚至骑兵战术的李克用此时能想到的就是让骑兵动起来,只有动起来的骑兵才是无敌的存在。

    得到命令的李存孝和李嗣源等人根本就不顾眼前的伤亡,甚至连带着部分被围在人群中的部下都来不及解救,率领身边的本部人马不顾一切的朝前冲击。和大齐军在关中数场大战的李克用自然明白自己左右两侧的都是大齐军的看家兵马,一旦被对方给限制了机动性和速度,那么骑兵对战步兵根本就打不过对方,此时唯一能够化险为夷的办法就是冲起来。

    这一点李克用和手下的将领明白,尚让自然也一清二楚。大齐军曾经也打算建立一支骑兵,但是最终没能如愿,所以无奈之下只能在防骑兵战术上下功夫。所以几乎就在沙陀骑兵的速度重新恢复的同时,尚让手下各部也纷纷上前。在没有更多的武器装备的现实面前,不论是虎狼军还是李谠的兵马甚至执行堵截任务的霍存和李唐宾,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集合了最大限度的弓箭手和人力。前方厮杀的士兵几乎是以命换命,用血肉之躯阻拦骑兵冲锋,后方弓箭手根本就不管前面是敌是友,在有限的时间内投射更多的箭矢出去。密密麻麻的箭雨甚至在这一刻遮挡住了天空之中的太阳,将沙陀骑兵成片成片的放倒在地。

    “给我死来!”从后面冲到了最前面的李存孝,手中一杆毕燕挝所到之处根本就没有对手,硬是在人潮之中为李克用生生的开辟出一条道路,一路杀过了黄霸的狼虎军的阻截,在和李谠对阵之后,只是一个回合直接就将对方远远的击飞,然后趁势连闯重围,杀得天崩地裂,血肉横飞。只不过他能够在如此惨烈的对战之中一路所向披靡,他身后的飞虎军却被周边连续不断的人海和箭雨洗礼之后迅速凋零。

    此时的飞虎军还没有历史上成军之后那帮铁血,还是个雏形。李存孝在碰到霍存率领的大齐军之后才发现李克用没来得及跟上,当即匆匆和对方过手一招,就反身去寻李克用。

    而此时李克用被黄霸给截住了,这位痴傻的秦王殿下虽然不是李存孝的对手,但是对付李克用身边的康君立等人却不在话下,再加上狼虎军基本上都是和黄霸一个样,一身肌肉都练到了脑子里,两下一对付硬生生的在短时间内就将李克用的中军团团围住。

    激战之中的黄霸身先士卒,直接连续击伤康君立和和贺回鹘两人,逼近李克用身边。这两柄宣化斧舞动起来,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李克用本身也算是勇将了,但是在和黄霸对阵之后三个回合硬生生的被对方打落马下,如果不是李存孝及时赶到,身边剩余的亲卫不顾生死上前死拼,李克用绝对会被对方趁势一斧子看成碎片。

    “当当当”连续三声惊天巨响,黄霸和李存孝连续对撞三招,左手的宣化斧直接被对方的毕燕挝击飞,他本人也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打落马下。不过此时的李存孝根本没有时间上前再去补上一击,只得匆匆将已经面若金纸的李克用拉到自己的战马之上,然后自己手持缰绳,下马步战,带着身后不多的亲卫往前而去。

    “将军,快骑我的马,一定要带着大汗突围而去!”贺回鹘在李存孝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猛然间一声嘶吼,然后一口鲜血喷出,倒地身亡,刚刚被黄霸一斧子巨力直接伤到了肺腑的他迅速断绝了生机。

    李存孝虎目一酸,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倒地,然后回身上了对方的战马。带着剩余的人快速冲了出去。

    李克用生死不知,李存孝死命的保着对方突到霍存面前,甚至来不及去看一眼深陷后军被林言的虎狼军死死围住的李嗣源的生死。此时的这位十三太保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将李克用带出去。所以霍存等人联手布下的堵截大阵根本拦不住如狼似虎的李存孝,那一杆毕燕挝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之相抗衡,甚至李唐宾和霍存两人连手都被对方一招直接震飞。已经进入状态的李存孝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硬生生的以一己之力凿开了两万大军的大阵,带着李克用和数十骑突围而去。

    “算了,李克用逃了就让他逃吧。”尚让在山坡上将李存孝的反应看在了眼里,对于对方的勇武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这种人光靠霍存这种单挑根本没用,必须想办法用人海战术才能将其斩杀。

    不过李克用逃走之后,剩下的沙陀骑兵真正的到了绝境之地。深陷重围,没有李存孝的阻拦,李嗣源深陷数重重围,昔日里往来如风的骑兵在对方不及生死的打法之下逐渐丧失了引以为傲的机动性。在虎狼军和狼虎军带头之下,打出了真火的大齐军不仅没有被惨烈的伤亡给吓到,反倒是越打越勇,直接将李嗣源的活动范围缩小到了极致。

    “大太保,你快走吧,我来率军断后。”薛铁山死命的在李嗣源的马屁股上狠击一掌,一声凄厉的战马嘶鸣之后,薛铁山怒吼声震动四野,最后完整的四千多精锐开始跟着受惊窜了出去的李嗣源而去。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