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任务之炮灰来〕〔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最强农家女〕〔我的理由老公〕〔拐个野人来种田〕〔庄牙奋斗史〕〔都市狂少〕〔大小姐她人美钱多〕〔妃同反响〕〔青梅很强势:小狼〕〔战少,你被捕了!〕〔我家太子妃又种田〕〔超凡赏金猎人〕〔笙歌落尽负流年〕〔修罗重生之复仇嫡〕〔弃子如龙〕〔重生影后有点刚〕〔天命殓师〕〔脑核风暴〕〔重生当学神,又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章 两败俱伤
    &a;nbsp&a;nbsp&a;nbsp&a;nbsp“突厥昆仑神的后裔们,随我杀,拖住这些该死的汉人!”薛铁山不顾一切的嘶吼,手中弯刀疯狂砍杀,在李嗣源率军冲击突围之后,自己带着身后的所有人执行断后,阻截身后虎狼军和狼虎军的最后反扑,和他们纠缠在了一起,挡住了对方脚步的同时,也断送了所有生存的希望。

    &a;nbsp&a;nbsp&a;nbsp&a;nbsp“沙陀骑兵只怕最后能够冲出去的寥寥无几了。”此时的战场之上,薛铁山拼死堵住了大齐军两支精锐最后的攻击,让李嗣源和身后的四千精骑能够突出李谠的围攻,毕竟霍存的最后防线,两军厮杀至此已经让这片狭长的战场之上血流成河,积尸如山。而远离战场之外坐观两军拼死一战的沈勇却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好个硬气的沙陀人,是中原大敌。”

    &a;nbsp&a;nbsp&a;nbsp&a;nbsp“飞鸽传书给主公,就说中和三年十一月初三,沙陀骑兵和大齐军鏖战成武城外,沙陀军大败,两万精锐覆灭,李克用下落不明。”沈勇说完之后就自顾自的离开,只留下少部分暗线在原地,一方面查看最后的结果,另一方面则伺机抢夺战场之上那些存活的战马。战争打到现在已经基本上落下帷幕了,不论李嗣源能不能突出重围就已经无碍于大局。尚让精心部署的这场伏击战取得了几位丰硕的战果,李克用手中引以为傲的骑兵两万人埋骨沙场,已经占到了沙陀本部精锐的一半还多。就算是李克用侥幸不死,河东大军也会元气大伤,甚至有可能盛极而衰。要知道河东附近可不止沙陀部族一支,北方河套草原附近除了汉人势力之外,党项族、回鹘族都是蠢蠢欲动,缺乏足够的精锐镇守,并州繁华之地只怕立马会陷入战火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左相,秦王伤重不治,已经,已经殁了。”沈勇从原地离开,而这场战役的策划者和指挥者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喜悦之情,就被后面传令兵的话匆匆打断。

    &a;nbsp&a;nbsp&a;nbsp&a;nbsp“伤重不治?”尚让原地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随即匆匆吩咐身边的赵璋接替自己指挥,然后匆匆跟着传令兵而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其实尚让抵达成武城中的时候,黄霸已经咽气,李存孝不顾一切出手,黄霸能够连续对拼数招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至少此时带着李克用逃出包围圈的李存孝丝毫没觉得黄霸在自己此前暴力出手之后还有生还的余地。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李存孝虽然击杀了黄霸,但是李克用也是负伤非常重,在还没脱离危险的时候就连续昏厥数次,好不容易等到李存孝找到落脚点,让身边的人急匆匆通知已经进军楚丘的李克修紧急回军定陶和济阴的时候,李克用甚至一口鲜血喷出之后还夹杂了内脏的碎块。可以说黄霸虽然脑子痴傻,但是那一身气力和武艺却给了李克用致命一击,以至于此时的李存孝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在很快亲卫找来了一个村医郎中,这才让李克用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此时突围出来的沙陀骑兵寥寥无几,甚至李嗣源在随后都被重伤,差点直接倒在了战场之上。两万骑兵最终跟着几人突出重围的十成之中只有两成不到,这还是薛铁山最后牺牲自己为代价,拼死拦住了虎狼军和狼虎军的攻击,才让李嗣源顺利的躲开了这最致命的对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可以说尚让精心布局的这一场战役直接将勤王大军最强横的一支军队彻底覆灭在成武县城以北这个无名的小山丘上,其带来的后果除了河东兵马遭到重创,李克修甚至都不敢在济阴多待,在李克用伤势稍见好转之后立即启程返回河东之外,更是让整个原本大好的四面合围少了北面最重要的一环,大齐军在兖州的严峻形势也随之逆转。

    &a;nbsp&a;nbsp&a;nbsp&a;nbsp“大齐军损失如何?”沈勇的飞鸽传书抵达宋城的时候,薛洋和袁袭等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事先三人都没有料到李克用会败得这么惨,手下精锐骑兵居然差点尽数被歼灭。而随后紧急返回的沈勇在汇报完整个战场详情之后,薛洋才倒吸一口凉气,和袁袭四目相对之后露出了一丝心悸的神色。

    &a;nbsp&a;nbsp&a;nbsp&a;nbsp归根结底,不论是薛洋还是袁袭甚至是李振,对于成建制的骑兵作战尤其是大规模骑兵战术并没有深入的了解,不清楚骑兵在战场之上的短处原来在特定的地形之下居然会被放大到如此程度。成武一战,沙陀骑兵被限制住速度之后几乎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其战斗力比起在关中平原来大打折扣,甚至连基本的反击都做不到,就被尚让的人海战术翻盘成功。

    &a;nbsp&a;nbsp&a;nbsp&a;nbsp“启禀主公,大齐秦王黄霸战死,虎狼军和狼虎军损失过半,两军六万人战死者多达三万出头,至于剩余兵马死伤者不计其数。”沈勇也是在随后通过暗线才了解到大齐军详细的战损,所以当即道:“尚让的十万大军倒下去的足有四五万人,受伤的更是多达数万之多。”

    &a;nbsp&a;nbsp&a;nbsp&a;nbsp“主公,末将在前线查看过,整个沙陀骑兵战力最强的时候就是其冲锋之时,大齐军两支精锐为了拦截对方的速度,限制起战场活动地域,基本上都是以命搏命。倒在骑兵马蹄之下的士兵比起被斩杀的要多出数倍不止。”沈勇说完之后继续道:“如果不是尚让精心布置而且李克用求功心切,对于成武周围并没有派遣过多的斥候侦查,防止被成武城中的守军察觉,此战尚让绝对无法取得如此战果,两万骑兵就算打不赢大齐军十万人,也会来去自如,甚至有可能反败为胜。”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沙陀部本就是以前草原上的突厥分支,对于弓马骑射,骑兵战术本就比我中原各路兵马熟稔太多,而且地处河东,北面连接草原,在回鹘和党项两族接连被李克用击败之后,战马不缺,手下良将更是层出不穷,如果不是人口所限,只怕这大唐江山早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李振在旁边叹息一声之后忽然道:“主公,此战虽然出乎我等所料,然则却带来了一连串的影响,万望主公早做打算,避免中原战局出现逆转。”

    &a;nbsp&a;nbsp&a;nbsp&a;nbsp“兴绪所言甚是,主公,现如今不是感慨骑兵战力强势的时候,既然事情出乎我等预料,就该立即设法补全,避免战局逆转,让大齐军在兖州真的站稳了脚跟。”此战之前不论是薛洋还是袁袭对于两军大战的结果都有预料,所有的谋划都是按照设想的结局谋划的,但是此时在李克用彻底败退河东之后,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必须马上作出调整。

    &a;nbsp&a;nbsp&a;nbsp&a;nbsp“既然李克用败退了,那就我们自己补上吧。”薛洋点了点头道:“立即命令杨行密率军和朱全忠合并,并力攻击宋城,务必在十一月中旬之前拿下宋城,断大齐军南下道路。”薛洋点了点头,随后立即道:“然后以我的名义去请朱全忠来我淮南军中一叙。”

    &a;nbsp&a;nbsp&a;nbsp&a;nbsp“然后第四卫立即前出,从虞城方向攻击前进。”薛洋和袁袭对视一眼之后,立即朝着陆明道:“和王成所部形成东线的钳形攻势,将大齐军彻底从宋州赶出去。这一次既然李克用被打败了,那就我们自己上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薛洋说这话的时候,几人都有一种苦涩的感觉,有一种玩弄阴谋诡计玩漏的感觉,不过淮南军这边果然调整部署的时候,尚让却一头跪在了黄巢面前。黄霸虽然痴傻,但确实黄巢最信任的儿子,究其原因就在于大齐军自从黄巢在长安含元殿称帝之后就一直处于战争状态,黄霸的狼虎军和虎狼军一向都是作为大齐军的镇军利器存在,几次挽救危局于危难之间,黄霸本人更是在渭河灞桥之战中硬撼李存孝,在千军万马之中将其救出。

    &a;nbsp&a;nbsp&a;nbsp&a;nbsp如今黄霸一倒,虎狼军和狼虎军两军损失过半,六万人的精锐存活下来的只有一半,等于一战折断了大齐军一半的根基。这对于黄巢来说不啻于灭顶之灾,此时此刻他甚至无心去追问尚让的罪责,也无心去查看成武一战的战果,只是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话都没有。

    &a;nbsp&a;nbsp&a;nbsp&a;nbsp“父皇,殿下,殿下他——”也不知何时,寂静的单父县衙之内出现了一丝声音,一个女声迅速从外面传来,紧接着杨若兰的身影出现在黄巢眼前。她原本在城外的,听到黄霸的死讯之后才匆匆赶回。

    &a;nbsp&a;nbsp&a;nbsp&a;nbsp“王妃,是臣的错,臣无能,才让殿下他——”尚让是泪眼滂沱,对着杨若兰连连磕头不止。

    &a;nbsp&a;nbsp&a;nbsp&a;nbsp“左相,您告诉我,殿下他,他真的战死了?”杨若兰跌坐在地上,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了尚让的手,急切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殿下和李存孝硬拼数招之后,体力不支,对对方一招击飞,脏腑俱碎——”尚让说不出话来了,但是这几个字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杨若兰呆若木鸡,愣愣的坐在地上,嘴唇蠕动,却半晌都没有一个字传出。

    &a;nbsp&a;nbsp&a;nbsp&a;nbsp“左相起来吧,沙场征战,死伤,死伤也在所难免。”不知何时间,黄巢似乎是回过神来,轻轻的将二人扶了起来,但是这一瞬间却让尚让莫名的战栗起来,黄巢似乎在短短的片刻之间苍老了十岁一般,两鬓的白发在这一刻格外的刺眼。

    &a;nbsp&a;nbsp&a;nbsp&a;nbsp“左相去整顿军务吧,大军受损,不能持久,但是我大齐还需要继续战斗,传令各部立即转入兖州吧。”黄巢似乎很镇静,以至于尚让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唯独此时已经啜泣无声的杨茹兰发现对方眼神之中的那一缕沉痛。

    &a;nbsp&a;nbsp&a;nbsp&a;nbsp“若兰,霸儿去了,犹如折我一臂,使我痛彻心扉。”黄巢看着这位儿媳妇,徐徐道:“但是狼虎军却不能就这么倒下去,他是霸儿全部的心血,他如今走了,父皇希望你能去领军,他日待我从兖州再起,定要让李存孝血债血偿。”

    &a;nbsp&a;nbsp&a;nbsp&a;nbsp“父皇放心,若兰定不辱命,也一定要手刃仇人,为夫君报仇。”杨若兰被黄巢的这一番话说的重新燃起了斗志,朝着对方深深一鞠躬之后,不顾自己哭的梨花带雨的面盘道:“儿臣立刻去整军备战,为父皇为我大齐守住这最后的疆土。”

    &a;nbsp&a;nbsp&a;nbsp&a;nbsp“孩子,这不是最后的疆土,父皇是给你一个希望啊!”黄巢此时难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慈爱的神色,对于杨若兰,他很满意,当初这个儿媳妇可是他不惜脸面从杨希古那里求来的,就是为了给自己那个傻儿子找个可靠之人,照顾他的后半生。而婚后,虽然黄霸无法人伦,杨若兰至今还是个黄花闺女,但是却将黄霸照顾的很好,这一点让他对于杨若兰多了一份疼爱。

    &a;nbsp&a;nbsp&a;nbsp&a;nbsp“传令宋州各部,立即携带民财粮草进入兖州,那些不愿意跟着我大齐走的,给我全都杀了,以血祭奠我儿在天之灵。”黄巢走到门口,脸色也变得异常冷峻,甚至有一个疯狂的气息在笼罩,下达的命令更是让身边的亲卫不寒而栗。

    &a;nbsp&a;nbsp&a;nbsp&a;nbsp黄巢的这个命令传到尚让那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明显是不顾宋州死活,要竭泽而渔了。往常大齐军作战虽然基本上都是裹挟民众,但是可没有这么冷酷。但是此时不论是尚让还是赵璋等人没有一个敢去劝说黄巢的,甚至对于军中那些激进的将领,都是不待尚让的阻拦直接执行命令而去,短短数日之内,单父和楚丘等地鸡飞狗跳,无数不远离开家园的百姓被残忍杀害,更多的人在大齐军的押送之下踏上了去往兖州的征程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黄巢此举虽然让宋州北部被洗掠一空,但是在大量的百姓被带走之后,无数的青壮年被就地选拔送入军中,大齐军在人数上短时间内恢复过来,甚至还有超出。而清醒过来的尚让也让人将成武之战的战果散布出去,一时之间整个中原战局风起云涌,周边各路诸侯几乎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以至于王重荣急忙在汴州等地止步不前,唯恐自己速度太快,被风头正盛的大齐军撞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主公,是时候去见见薛相公了。”谢瞳站在朱全忠面前,看着对方那不断变幻的脸色,沉声道:“薛相公此举想来就是为了应对目前形势而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军师的,三日后我们去淮南军营。”良久之后朱全忠带着一丝嘶哑的声音传出,让谢瞳默默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