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奶爸的逆袭〕〔妃要爬墙:王爷来〕〔直播之无敌西游〕〔琳琅的理想人生〕〔正气复苏〕〔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级无敌大胖子〕〔重生八零:家有媳〕〔第一战神〕〔日娱秋叶原48〕〔萧萧梦里天使来〕〔逆世丹皇〕〔闪婚总裁契约妻〕〔明朝大纨绔〕〔与仙为途〕〔左苏〕〔最强妻管严〕〔山河运〕〔重生之都市仙帝〕〔七零甜妻太撩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一章 毋为凤尾
    “主公,宣武军那边传信过来,后天一早朱全忠率宣武军高层前来我军军营拜见主公。『→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向杰匆匆将刚刚收到的消息送到薛洋面前。

    “看样子这个朱全忠倒是很识时务,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在如今的中原他最能倚重的靠山是谁了。”袁袭微微一笑道:“主公,要不让第四卫稍后启程如何?给朱全忠一点信心。”

    “不必,留下骑兵都,第四卫立即前出虞城,按时发起进攻。”薛洋摇了摇头,此时调整过来的他已经看到了战争的另外一种结局了,所以朝着向杰道:“你去通知杨行慜让他也来参加,多拉上杨行慜的庐州军,朱全忠心里才能稳得住。”

    “对了主公,吴明今日返回,诸葛爽那边的回应也来了,只是他本人病重多日,按照吴明的说法,只怕撑不到年底,河阳军的变故就在眼前。东都留守李罕之还有在宣武军军营的张全义只怕目前心思也都未定,诸葛仲方年幼,一旦自己的老父亲去世,只怕未必能够弹压得住手下的这几员大将。”

    “不急,河阳军这边本来也只是无心之举,而且东都距离淮南道太远了,结个善缘便是,用不着费太多心思。张全义想的是朱全忠,但是李罕之则未必。”袁袭在旁边摇头笑道:“明日等诸葛仲方前来,兴绪兄到时候找机会和他聊一聊便可。”

    “倒也是,此前在长安帝都,心绪还曾经见过这位诸葛家的少公子,虽说也是很有才华,但是乱世之中缺乏定见,不能临机决断,实在不是一方诸侯的人选。”李振在旁边笑道:“另外此前袁敬初过来之时,他身后那位文臣这几日臣也想起来,便是敬翔无疑,以兴绪之见,他并没有投靠朱全忠,来我军营八成是来查看主公的,说不得明日便会舍弃朱全忠转投主公也未可知。”

    “敬翔?”薛洋哑然失笑,随即明白朱全忠为何在此时屡屡吃亏了,身边少了个这样的鬼才,光是一个谢瞳只怕还未必能够让他在无险可守、群狼环伺的中原站住脚。

    淮南军这边很快就给了回应,不过第四位还是按时启程前往虞城,原本庞大的淮南军营很快变得稀疏起来,但是放开了手脚的骑兵都却直接在原地跑马练兵,场面倒也是热闹得很。以至于第二天朱全忠带着宣武军高层在庞师古的护送之下抵达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虽说李克用的骑兵在成武铩羽而归,但是中原的各路诸侯对于骑兵的认识却更上一个台阶,尚让动用了数倍兵力尚且两败俱伤的消息根本就瞒不住有心人的探查。所以在见到淮南军居然能够装备一个成建制的骑兵都,朱全忠和随后抵达的杨行密等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精彩起来。

    “下官东北面招讨使、宣武节度使、汴州刺史朱全忠拜见兵马副都统薛相公!”朱全忠见到薛洋在辕门之下迎接,当即压下心中的阴霾,上前几步朝着薛洋大礼参拜。不论怎么说,朱全忠至少在面子上做的还是很足的,这种郑重其事的礼节是大唐下级将领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的时候才会使用,朱全忠居然面不改色带着谢瞳和庞师古等人上前直接拜倒。惹得后面跟来的杨行慜尴尬不已,一时之间甚至都不知道该是不是跟着对方一起去行礼。

    戴友归见到就连诸葛仲方和张全义也代表河阳军上前拜见,赶紧推了一把杨行慜,这种场面可没办法失礼,否则平白惹来笑话,更何况在外界看来出身庐州的杨行慜本来就是淮南节度使薛洋的部下。

    所以紧随其后杨行慜也学着朱全忠的架势上前道:“寿光兵马使、庐州刺史杨行慜拜见薛郎君!”没办法,相对于其他人的职衔,杨行慜就寒碜不少,朝廷正儿八经授予的也就这两个。不过好在杨行慜直接开口叫薛郎君,倒是和其他人暗地里区分开来,表明自己是淮南道内部官员。

    “诸位不必多礼,我等皆是唐皇臣子,来中原也是奉命剿灭叛乱,扶持正统,宇清华夏,更重要的是还百姓一个太平世道。”薛洋当先将朱全忠扶了起来,然后挽住对方的手朝着其他人示意笑道:“我等同殿称臣,如今更是站在中原第一线,自当相互扶持,共同对敌,大家不要拘礼,随我一同进账如何?”

    “薛相公请,我等属下虽说得蒙唐皇信任,然则在中原却势寡力孤,不及薛相公手下兵马强势,今日前来,一则是拜见上官,聊尽下属之礼,其次更是请示方略,请命出击,在副都统帐下听命差遣。”朱全忠恭恭敬敬的落后半步,在薛洋身后躬身道。

    这句话倒是让薛洋忍不住诧异的看了一眼跟随他而来的谢瞳一眼,这家伙到底给朱全忠灌了什么*汤了,怎么如此低调,俨然一副下属自居,而且说出来的话让旁边的淮南军众人都一阵无言,这态度简直比自家人还要熟络。

    “朱相公抬举了,薛洋年幼,虽然承蒙唐皇看重,授予副都统一职,然则一直以来却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懈怠。今日甚好,得见朱相公、诸葛郎君还有化源兄信赖,和诸位相聚一堂,自当相互请益,取长补短,早点剿灭黄巢,到时班师还朝,也能得到陛下赐封,上不负君王赏识,下无愧百姓厚望才好。”

    薛洋带着众人在前面边走边谈,后面李振却故意错开队形,落后几步,忽然之间将人群中的敬翔直接拖到了一边,不待后者反应过来就冷笑道:“好你个子振,敢明目张胆的混在宣武军军中前来窥探我淮南军虚实,今日饶你不得,还不跟我走!”

    “兴绪?你如何在这里?”敬翔才看清楚李振的身形,当即是惊喜交加,根本没理会对方恶狠狠的话语,反倒是上前一把将其抱住,随后嘿嘿笑道:“许你在这里,难道就不许我过来不成?我看薛相公面容,可是个大度之人,对我一介草民,想来也不会过于责怪,总不见得我才来就把我当成黄巢的奸细不成。”他是一边絮絮叨叨说个没完一边脚步轻快跟着李振转了几个弯之后来到一个僻静的营帐之内。

    “兴绪,我还想问你呢,当日在长安一别,你怎么跑到这淮南军中了?你不是该去台州上任了啊?”敬翔进去之后一把揪住了李振的袖子奇怪的问道:“我此前听到传言,说你在亳州被淮南军抓住了,是否真有此事?”

    “胡说,我家主公待我甚好?我已经是淮南军的军师了,如何是被抓?”李振在旁边瞪了他一眼,随后笑道:“倒是你,我可是知道,你随着你那个同乡王发一同在宣武军中效力,怎么朱全忠没有给一官半职,让你混在护卫之中?”

    李振狭促的笑意让敬翔老脸一红,随即颓然叹了口气道:“这不是还没看好吗?我刚到宣武军的时候,这个朱全忠意气风发连战连胜,结果才去宋州多长时间?就被打得损兵折将,若不是张全义这小子及时出现,只怕宣武军的节仗都要被人抢了去了。”

    “你自己不愿意扶持又说什么丧气话?中原地势平坦,诸侯多加窥视,光靠子明一人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难能可贵了,你还想怎样?”李振在旁边摇了摇头道:“你总是这么左等右等,想等到一切水落石出的时候才落子,等到那时候你以为还有哪一路诸侯愿意高看你一眼?”

    “那你怎么这么快就落子了?”敬翔在旁边坐倒之后撇了撇嘴,随即有些好奇道:“你之前可是刺史之位,现如今就甘心去给薛相公当个幕僚?”

    “因为他心里记挂着百姓,记挂着大唐这百年的国祚,记挂着曾经的那个万国来朝的大唐盛世。”李振一叹,随即道:“就冲这一点,值得我为他拼尽全力。更何况,薛相公如今鼎世已成,这以后的天下该如何,只怕别人说了可不算。”

    “你这番话就不怕被我告诉了别人,传出去对你家主公不利吗?”敬翔笑道:“要是让那位唐皇陛下知道,只怕薛相公会成了第二个黄巢,被人人喊打。”

    “我笃信你不会,否则你今天干嘛过来?还不是想看看我军虚实,看看我家主公吗?”李振笑道:“子振啊,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能不信,我家主公身边可是有一位才学丝毫不逊色你我的军师在,淮南军能够一路走到如今靠的可不是运气,更何况我家主公自己本身就是心智卓绝之辈,很多事情他自己都能一眼识别决断。”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过来看看薛相公的。”敬翔在旁边叹了口气道:“可惜啊,薛相公身边有了一个你,还有一个袁军师,只怕未必会有我的位置了。”

    “你还是以前的脾气,宁缺毋滥。但是你要知道如今的天下只怕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李振坐在他身边道:“子振,跟我走吧,我家主公很赏识你,而且他用人从来都是不拘一格,任人唯贤,你留下来随我一起,早日结束战乱,也好让这那个曾经的万国来朝的繁华盛景重现世间。”

    “能重现世间吗?”敬翔喃喃自语,脸上浮现出一丝沉痛和惋惜之情,班上没有再说话。他二人都是当年赴京赶考的士子,自然是对于曾经的那个大帝国心驰神往。

    “自然是能,事在人为。”李振起身道:“走吧,中军鼓声已响,你我也去看看吧,你不是还没见过我家主公吗?”

    “也罢,随你去看看也好。”敬翔随后就跟在他身后来到帅帐的时候,那里已经相谈甚欢,薛洋见到两人前来,朝着李振点了点头,笑道:“两位既然来了,那就请坐吧。”

    “薛相公,刚才入营之时,属下曾见淮南军军营内部骑兵往来操持,甚有法度,然则却不见步军踪迹,不知薛相公是否命令手下将军出营了?”袁敬初在旁边见到敬翔并没有随着李振而去,随即见到谢瞳暗示,顿时起身道:“我家主公今日前来实在是想请薛相公率军进攻宋城,我宣武军愿随相公马前效命。”

    “看样子敬初对于我军很是了解啊,不过你有所不知,我军主力昨日已经东进虞城了。”袁袭在旁边一笑,李振独自前来自己身边,他也早就有所预料,老实说对于敬翔,袁袭并没有什么感觉,所以也没在意,反倒是对这个见过几次的袁家子很在意,所以闻言笑道。

    “薛郎君为何忽然分兵攻击虞城?”袁袭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只有谢瞳和敬翔二人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意思,但是二人乃至于朱全忠尚未开口,旁边的杨行慜忍不住惊道:“此时我等应该合兵一处迅速拿下宋城,扫清宋州之隐患,然后举兵北上,攻入兖州才是正道。”

    “看样子化源兄还是对平乱剿匪很在意的嘛!”薛洋微微一笑,接过话茬笑道:“进军虞城之初衷为何,诸位以后可知。宋城之敌不过是杨希古一伙人,朱相公数日攻打已经逐步将城外敌军逼入城内,接下来若是我等四面围攻岂不是让杨希古决心死守?还不如给对方一线生机,如此等到对方不济之时自会北上去找尚让,朱相公和敬初不才有机会吗?”

    “这?”薛洋这一番话说的很直白,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是明白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在袁家为首的宋州豪门投靠朱全忠之后,宋州和汴州一样都成了朱全忠和宣武军的自留地,只不过大家以前都是心照不宣,但是此时忽然被人挑明,却让朱全忠一阵尴尬,所以当即摆手道:“薛相公说笑了,下官今日前来就是听候差遣的,相公说什么,下官自当是做什么,没有二话。”

    “化源兄,我率军如虞城,宣武军这边力有不逮,你率军和他汇合一同攻打宋城吧。”薛洋微微一笑,对于朱全忠这种手段也没有理会,索性转而看着杨行慜道:“庐州军如今想来也恢复元气了,是时候拉出来让杨希古瞧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