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佛系少女不修仙〕〔全球示爱慕太太〕〔奇迹的召唤师〕〔公主嫁到之莫少太〕〔游戏之狩魔猎人〕〔都市剑说〕〔穿越农女不缺田〕〔快穿守则:黑化男〕〔我不想成为帝王〕〔爱妃已经三天没打〕〔天命道尊〕〔武道独尊〕〔御卡狂潮〕〔无敌藏宝图〕〔快穿之金手指商城〕〔巫师降临诸天〕〔炮灰女配的完美逆〕〔九爷终于对我下手〕〔都市灵剑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三章 直插楚丘
    “主公,宋城之战已经结束了,杨希古战死,韦国素和刘塘率军两万余人战场突围,林远图率部不知所踪。 . .co”向杰和沈勇联袂走进虞城县衙,打断了薛洋和虞城县令之间的谈话。这个张文蔚的县令倒是颇有才干,对于政务打理这一块倒是很有些真知灼见。

    “看起来我们待在虞城的时日也没了。”袁袭摇了摇头,有些叹息道:“杨希古其人倒也算是忠诚了,而且看穿了大齐军此时最窘迫的境况。只是可惜了,他一死,尚让就等于失去了一个臂膀,我军必须立即北上,直插楚丘,以楚丘之地势,拦截尚让回军掩杀,唯有如此才能够将大齐军牢牢锁进兖州境内,恢复中原安定。”

    “军师此举莫非是觉得李克用还会南下吗?”李振在旁边皱了皱眉,袁袭的策略实际上是此前李克用在的时候,谋划出来的布局,只不过现如今换成了淮南军自行北上而已。但是一南一北,这中间不仅仅是兵力和距离削弱的问题,淮南军分兵作战之后,除了王成所部之外,自己的主力兵马就直接和后勤辎重囤积地点脱节,如果此时被人切断,那第四卫主力必然陷入进退无路之境地。

    “军师是打算启动陈家在曹州的秘密仓库?”薛洋盯着地图沉吟不语,但是旁边向杰却一瞬间明白过来,点头道:“陈家当初在汴州、曹州还有忻州总共囤积了十几个仓库,如果我们动用曹州秘密仓库的话倒是可以让第四卫脱离后方作战。”

    “既然如此,主公,臣无异议。”李振在旁边笑道:“你们当初埋藏的暗棋怎么这么多?”

    “传令下去,第四卫立即出动,直奔楚丘,骑兵都押后。另外十三司立即通知王成,近期从砀山逼近单父,和楚丘形成左右夹击的钳形之势。”薛洋点了点头道:“只要我军逼近单父的消息一传到宋城,朱全忠必然会不顾疲劳率军前来,从而减轻我军压力。”

    “张县令,虞城一地甚为重要,我淮南军在中原作战期间,烦请守住县城,对外悬挂淮南军战旗,确保虞城无虞。”薛洋下达完军令之后向杰和沈勇两人匆匆而去,大军出动,十三司是最忙碌的时候,各路情报都需要汇总然后送交分析。而薛洋此时却对一旁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的张文蔚点头。

    “臣领命,请主公放心征战,只要文蔚一息尚存,自当守住虞城,确保我淮南军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薛洋刚出分析军情,下达军令之时并没有避开他,很显然已经将他纳入到淮南军的体系之中,所以张文蔚显得很激动,当即拜倒在地,直接跪地臣服。

    薛洋将其扶起来交代了几句就听到外面战鼓声不断传来,第四卫散布在县城周围的各部已经开始迅速集结,守备城内的骑兵各部甚至都已经整装待发,所以也没有多言,只是勉励了对方几句就匆匆而去。但是张文蔚却显得很激动,直接送出城外数里之后才缓缓而归,而且是第一时间将淮南军的战旗竖在了城楼之上。

    “主公似乎很看重这位知县?”袁袭和李振是将薛洋之前的举动看在眼里,所以三人跟着骑兵都出城之后见到第四卫前锋部队已经出发,顿时笑着问道。

    “是啊,此人对于政务熟稔,为人处世也不拘泥于陈规陋习,能够适时而变,是个人才。”薛洋叹息道:“我等纵横沙场,说得好听点叫做建功立业,说的不好听,那就是在消耗民财!消耗大唐气运,唯有这些治国理政的文臣才能够让百姓修养生息,让家国恢复繁荣。所以遇到这些人自然要善加对待,说不得以后都会成为治理天下的大才。”

    “主公悲悯苍生,心系天下,一定会达成所愿的。我等也会竭尽所能,辅佐主公,早日平定天下。”李振在旁边肃然道:“到时候让别人看一看,这大唐的天下如何在主公手中重新一统。”

    “兴绪此前和敬翔怎么谈到最后谈崩了?”李振这最后一句话的语气让薛洋和袁袭两人一愣,随即好奇的问道。

    “他说我淮南军内主公聪慧天资,军师更是谋算无双,他若是进来,说不得还得排在兴绪之后,不愿过来,想待价而沽。”李振似乎有点怨气,所以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道:“结果回去之后就转投朱全忠了,哼,朱全忠为人貌似忠厚,实则奸诈无信,逆境之时尚能患难与共,倘若顺时,必然会无所顾忌,此等人他难道看不透?”

    薛洋被李振这番话说的目瞪口呆,这位历史上朱全忠身边的心腹重臣的李振居然在自己面前分析起朱全忠丝毫不留情面,而且按照薛洋的记忆,他的分析几乎全都应验了。

    “呵护,兴绪,等到王成逼近单父,朱全忠率军前来,你我联手去试试子振和子明,引诱宣武军继续打头阵如何?”袁袭在旁边笑道。

    “军师所言甚是。”袁袭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李振居然直接拱手,看样子之前这几天的确是憋着一股火了。随即居然真的和袁袭两人商议如何在单父地区给朱全忠下套,这让旁边的薛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袁袭和李振在预谋算计朱全忠,但是此时第四卫从虞城北上直插楚丘,却直接重演了李克用在曹州给大齐军带来的压力,而且相对于李克用来说,淮南军带来的压力可是切切实实的。楚丘原本倒是有部分大齐军守军的,但是在中和三年十一月十五,第四卫前锋抵达城下的时候,却根本不敢出城迎战。

    “攻城吧!”陆明抵达的时候见到李秀峰居然还在围城,忍不住直摇头道:“你要这土城墙做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我淮南军还需要依靠这些土疙瘩来护卫不成?”

    陆明的训斥让李秀峰一阵脸红,随即找来杜广义,两都合力不顾天色将暗发动攻击,和宣武军在宋城艰难的攻城大战不同,在远程打击力量充盈的情况之下,淮南军各部甚至能够将城墙上所有的大齐军反击全部压制回去,从容登城,一个时辰的时间,李秀峰已经带队杀了进去。

    “这还差不多。”陆明和陈瑜相视而笑,率军就地驻扎,根本就没有理会城内的战斗。而十三司在第二天就开始迅速将楚丘被淮南军占领的消息散布给已经开始进入金乡,甚至已经筹备攻击任城的尚让。

    而几乎与此同时,在王成率部进入单父附近的时候,朱全忠也收到了十三司故意传给他的消息,心急的他急令庞师古和朱珍率队迅速进击单父,同时传令雍丘附近的葛从周迅速前来宋城地区,调度兵马以宋城为中心,收拢流民就地安置,袁敬初也以袁家的名义号令宋州残存的几大豪门出钱出力,协助宣武军稳定局势。

    “主公,我军进击单父,和淮南军合力之后封住了南面的缺口,但是北面光是薛相公手中一军之众只怕难以为继,这张大网还需要兵马加入才能够尽早在兖州形成决战。”敬翔看着自己制作出来的地图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道。

    “楚丘被拿下的消息估计尚让很快就知道,如此一来,只怕对方会率军反扑,以攻代守,争取保住兖州的稳定才是上上之策。所以接下来的大战肯定会围绕这两地为中心。”谢瞳道:“依臣之见,应该让葛将军前往单父,其一可以协助敬初尽快将宋州豪门库藏搬出来扩充兵力,稳固地方,其二也可以和淮南军相互配合,尽快完成薛相公的谋划,剿灭大齐军。”

    不知道为何,谢瞳对于朱珍始终不喜,所以此时更是大有让朱全忠换将的言语,惹得朱全忠也是尴尬不已,毕竟朱珍此前的罪责实在是太大了,此时就因为攻击宋城有功就直接抹掉了,确实有些徇私枉法之意。

    “就听军师之言,立即让从周去单父,让朱珍会雍丘,经略汴州。”不过朱全忠也知道谢瞳这个人想来不太会用自己的喜好去决定一件事,所以尴尬归尴尬,半晌之后还是决定按照对方所言进行调换。

    “主公,如今宋州大部已经无战事,下一步子明就需要多关注政务,所有军情还请主公和子振多多操心。”谢瞳本身就长于政务,对于军政虽然也很熟悉,但是毕竟不是他的长处,所以此时他说话几乎算是交接了,“子振,值此剿灭叛乱的关键时刻,你执掌军政,切记不可损坏大局,不要因为想和兴绪斗法就将主公辛苦经营下来的这点基业直接断送。”

    谢瞳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极为严厉,他是知道敬翔的性子,甚至能够猜到对方最终选择朱全忠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在此时,却不得不出言敲打他。朱全忠的实力根本和淮南军不在一个层次之上,而且目前的大局虽说是薛洋在主导,但是谢瞳却对其十分认可,这种布局方法已经是在不破坏各路诸侯独立领军的前提之上最合适的办法了,绝对不允许有所破坏,要知道如果中原战局出现逆转,最悲惨的就是朱全忠了,对于宣武军而言剿灭黄巢就是一锤子买卖。

    “子明你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意气用事的。”敬翔眼神有些闪烁,但是最终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朝着朱全忠郑重一拱手道:“主公也放心,子振定当竭尽全力,效忠主公。”

    “河中王重荣不远深入山东,那是山东距离河中过远,他不愿意耗费兵力在上面,但是有一人主公却需要想办法说服其加入进来,而且也是当务之急。”谢瞳紧接着道:“庐州杨行愍自从一路攻占陈州之后,手下兵马州郡一多,应该就想脱离薛相公钳制。子振你应该有办法说服他吧?”

    “左右不过一些阴谋诡计而已,此事我在行。”敬翔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同时也是对杨行愍的为人不屑一顾道:“此人心无大局,私利之心甚重,不足为虑。”

    可以说不论是本身就有认识还是十三司那边的散布的消息,宣武军很快就抵达单父地区,在葛从周接替了朱珍掌兵之后,这位宣武军的第一大将立即主动派人联络王成,表达了两军协同作战的愿望。

    “立即飞报主公,就说宣武军已经抵达单父,不日即可出兵剿灭大齐军,领兵将领已经换成了葛从周。”王成接过葛从周的书信之后直接让十三司立即传讯给楚丘的薛洋。

    单父和楚丘不一样,如果说楚丘只是一种战略上的威胁那么单父就是金乡的门户,只要单父一失,那么金乡必然是朝不保夕。这对于尚未拿下兖州全境,甚至核心城池曲阜等都尚未拿下的大齐军来说等于直接打到了家门口。

    所以尚让在此时将攻打兖州北部城池的任务全权交给了霍存负责,由对方精选三万精锐,配属王重师、李唐宾和浮道昭为部将,攻略曲阜等地,自己则带着大齐军主力,以林言和黄揆为前锋,前出金乡,朝着单父猛扑而来。

    尚让大军七万人,号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而来,确实震慑人心,至少宣武军这边已经惊慌失措,毕竟葛从周只有两万人,淮南军也差不多两万,加起来四万人,和对方差距太大,这还不算驻守单父的万余人守军。

    “将军,我军该如何行事?”庞师古原本在做攻击县城的准备,这些时日,因为王成按兵不动,故意给葛从周时间,袁敬初已经找到了大部分当初储备的粮食,和隐蔽起来的人口。但是这些东西尚未送回宋城,结果尚让就直接率军反扑,打了葛从周一个措手不及。

    “你把兵马交给副将,然后随我亲去淮南军营,我需要和王成亲自商议此事。”葛从周面色严肃,但是倒也没有庞师古那边带着惊慌。但是他说的话却让对方有些迷惑不解。

    “此战取胜之关键,不在其他,而在于淮南军到底如何盘算。”葛从周带着庞师古一边走一边向对方解释道:“我军虽然在宋州算是主军,淮南军是客军,但是真到战场之上则恰恰相反。此前薛相公进入楚丘,此番单父面临大战,必须搞清楚淮南军的方略,否则的话贸然出击必然会拖累他们。”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