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宠妃惹君心〕〔不死剑尊〕〔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透视医尊〕〔攻约梁山〕〔无敌从来到地球开〕〔种田神医:小媳妇〕〔快穿:大佬你人设〕〔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们,该还钱了〕〔都市狂少〕〔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次元法典〕〔我的女友是偶像〕〔苏家有女倾繁城〕〔主播小傲娇〕〔甜心特工:腹黑Bo〕〔美利坚纵享人生〕〔猫小二寻情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五章 拖后腿
    “主公,紧急军情,单父县城方向,尚让十万大军气势汹汹而去,逼近王成军营。”向杰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将最新的情报递给了薛洋。此时楚丘刚刚被打下来的县城之中,淮南军正在各处执勤,看押俘虏打扫战场的同时配合李振安抚民众。其实楚丘地区也没多少百姓乐,大部分不是被大齐军带走就是逃走,剩下的也都是些孤寡老弱。

    “曹州地区的仓库启动了吗?”薛洋将情报递给袁袭之后问道,第四卫随军携带的粮食之后维持半个月,但是再加上多出来的这数千名战俘和百姓之后,就不够了,必须未雨绸缪,所以原本应该调吴明去配合王成的行动,都被耽搁了,向杰直接让他和第十都星夜出击曹州,配合后勤大队将粮食都运过来。

    “三日之内,第一批粮食就能到位。”向杰点了点头道:“十三司沿途都派了暗线监控,确保无虞。”向杰一脸肃然,后勤部从扬州运粮到这里已经是长途跋涉,所以能够节省一点是一点。

    “主公,王成若是和宣武军合兵一处,应该能够挡住尚让的兵锋,但是若是想反击乃至于将其赶出单父,只怕力有不逮,除非杨行慜能够出兵,三家合并一处才能够有能力战胜尚让。”袁袭皱眉道:“但是就怕这个杨行慜心思不定,而且真到了战场,光凭王成也压制不住对方,反而会被拖了后腿。”

    “不能指望杨行慜,他是一定会拖后腿的,而且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兖州方向,而是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打着蔡州秦宗权的主意。”薛洋冷哼一声道:“这个戴友归,缺乏整体盘算,事事只有小聪明,暗地里和朱全忠密谋,真以为自己的主意能瞒天过海不成?迟早被人算计了。”说起杨行慜薛洋也有些无奈,这一世被自己压制的太狠,似乎已经走上岔路了,史籍记载的那股英雄豪迈之气似乎越来越消磨殆尽,反倒是这种小算盘打得很响。

    “王成那边不用去传递命令了,他能够掌控好局势。”薛洋的话让袁袭也是一阵摇头,对于自己这个同乡他感到有些脸红,不过随即就听到薛洋继续道:“天平军那个朱瑄在郓州不是刚刚起来吗?让吴明处置完仓库粮食之后立即以我的名义去找他,想办法让他率军南下,如此一来我军就可以从楚丘前移,逼近兖州地界。”

    “这倒是个好主意,在兖州北部的朱瑾说起来还是朱瑄的堂弟呢,只需稍稍动点脑筋,就可以让这两兄弟南下牵制住尚让,弥补李克用败退之后的损失。”袁袭点了点头笑道:“向杰,你马上将大齐军霍存率军北上攻击曲阜的消息送给吴明,让他立即准备去找朱瑄。”

    “如此一来就算是没有杨行慜,我们也能将尚让牢牢地关在兖州,然后一点一点将其剿灭。”薛洋微微一笑,看着向杰匆匆而去,和袁袭在地图上将兖州这最后两个缺口也给填上了颜色。

    而此时在宋城,诚如薛洋和袁袭所料,朱全忠亲自去请杨行慜,对方却始终避而不见,只有戴友归出面迎迓。对于这种场面话,朱全忠甚至带着敬翔和袁敬初两人都不是戴友归一个人的对手,双方连续打了好几次太极拳之后,朱全忠终于坐不住了。

    “难怪薛相公对于这个杨行慜始终都是拿兵威来胁迫其听从命令,这种人哄着不走,打着倒行。”朱全忠差点将身边的案几给拍碎了,怒气冲冲。

    “不行,不能看着单父被尚让持久占据,必须想办法将其赶出宋州。”朱全忠强自咽下这口恶气之后看着敬翔问道:“军师可有良策?”

    “把河阳军派上去,趁着诸葛郎君赶回去侍奉老相公,让张全义领兵去和葛从周汇合,然后主公再给葛将军一道军令,严令各部必须统一听从淮南军调遣,两军合力挡住尚让兵锋,给薛相公争取十天时间,唯有如此战局才能重新回到淮南军掌控之中,我等才可以按照淮南军此前的方略将大齐军锁在兖州境内,逐步绞杀,否则的话一旦尚让重开单父这个缺口,不仅仅周边州郡不保,还有可能置全盘大局彻底崩坏,再无转换之余地,重现当初在关中时的景象。”

    “也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就算到时候老相公怪我,我也顾不得了。”朱全忠咬了咬牙道:“敬初,你去找张全义,然后和他一起去单父,告知从周和老庞,务必听从淮南军的命令,不得有误。这一次我老朱也豁出去了,就看薛相公如何力挽狂澜。”

    “主公放心,薛相公心中有数,而且他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不会和杨行慜这个小人一般,定然不会看着我们在前线冲杀,自己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的。”敬翔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感慨道:“往后,我军可以和淮南军多多走动,双方没有冲突,反而可以相互守望相助,对于主公和宣武军只有好处。”

    “子振乃是谋国之言啊,当初子明也劝说过我,只是那时候我还想着和薛相公争一争这勤王大军的主导权,现在想来倒是有些意气用事了。”朱全忠听到敬翔也是这么说,点了点头笑道:“往后还希望子振也能和子明一般,多多提点我这个粗人,有什么说什么,不必顾忌我的面子。”

    “哈哈,那主公可要养一副好脾气才好,子振的这张嘴说话可不太好听。”敬翔笑道:“那个杨行慜不是打算去找秦宗权的麻烦吗?那就由得他,只要他一走,我们就想办法将他逼出宋州,断了他北上扩张之路,到时候容我军缓过手来慢慢收拾他。他在南边得罪了薛相公,北边如果被我压制必然是进退无路,迟早将这些家当都给我吐出来。”

    敬翔现在已经打算算计杨行慜了,基本上如今的局势明白人都知道,在尚让随时可能反扑的情况之下,如果不能齐心协力,那么终究会将这大半年来辛辛苦苦努力打出来的局面彻底断送。此时保全自己根本就没有意义。

    而此时杨行慜其实也有些担忧,朱全忠不惜脸面亲自来请自己,自己却连面都不露,这让他自己颇为尴尬,薛洋之前可是给自己传过命令的,现在朱全忠又亲自来请,一软一硬对方两大诸侯南北两面都是靠着自己的地盘,这要是都得罪了,将来只怕处境艰难。

    这一点刘威和李神福等军中将领看的最明白,所以都是激烈反对,刘威更是不惜跪地要求率军立即进入单父,但是都被戴友归拦下了。

    “主公,若是想一举摆脱淮南军掣肘,就不要派军前往,而应该转道西南,进入蔡州境内剿灭秦宗权。秦宗权此前投诚黄巢,也是乱军,我军进击蔡州名正言顺,薛相公也挑不出什么不是来。”戴友归见到杨行慜召集众人到中军大帐议事,知道大家伙的情绪,所以当即道:“而对于我庐州军而言,只有拿下了蔡州,原本南北走向的地盘才有了回旋余地,到时候趁着淮南军和大齐军鏖战,拿下光州,就能彻底扭转首尾被人擎住的尴尬境地,打出一番自己的天地来。”

    戴友归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将目前庐州军南起庐州北至陈州的这一个狭长型的地盘圈起来之后指着蔡州道:“蔡州就在陈州西部,一旦南下就可以和申州接壤,将光州彻底围在其中,诸位请看,这么一来我庐州军就有了回旋余地,摆脱掣肘,往后不论是往南还是往北,甚至往西直入山南东道就不必再看扬州脸色。这才是上上之策,而不是诸位以为的勤王大业,有薛相公等人在,就算我军不参与,尚让也蹦跶不了几天,既然如此那我军为何要参与?”

    “军师所言不妥。”刘威深吸一口气上前看着杨行慜道:“虽说军师所言对于我庐州军而言句句良言,但是时机不对。如今勤王大军已经锁定了尚让,就等着最后一击之时,此时若是我军放弃掉头南下,岂非得罪了所有诸侯节度使?那朱全忠和薛相公位居我庐州军南北两面,若是看到我们坐视他们在前拼杀对我军焉能有好眼色?只怕此战之后他们对于我军对于主公定然是心怀嫌弃,往后说不得会联手夹击我庐州军,如此一来岂不是因小失大?”

    “再者说,如今剿灭黄巢乱军是唐皇陛下的旨意,天下藩镇皆遵从,我军不出击难道军师不怕唐皇责难吗?到时候剿灭黄巢之后唐皇必定会对各路诸侯大加封赏,如果宣武军和淮南军联手阻挠主公的话,唐皇还会注意到主公和我庐州军吗?”刘威摇头道:“没有了唐皇册封的官职爵位,主公如何去治理这数州之地?如何能够堵住其他诸侯的悠悠众口?”

    “乱世争雄,岂能在乎这些细枝末节?”戴友归见到刘威将自己的话堵的死死的顿时拍案而起道:“你也不想想,那薛相公如何能够凭借弱冠之龄就能够让朱全忠等拱手称臣?难道是凭借着唐皇给的天下兵马副都统的职衔?那是凭着他手中十万精锐。只有实力和地盘子民才是乱世称雄的唯一屏障。若是主公手握十万精锐,手中子民百万,那唐皇不会也给主公一个天下兵马副都统?”

    “军师,你说差了,如今大唐国祚已经尚存,唐皇对天下依旧有号召力,各路诸侯无一对朝廷对皇帝陛下有过篡逆之心,军师何来如此大逆之言?”刘威气的胡子乱抖,忍不住斥责道:“军师难道要让主公步黄巢后尘不成?”

    “够了!你们俩别再吵了。”杨行慜被这两人最后两句说的一张长脸逼得通红,怒喝一声之后制止了两人的继续争吵,呵斥道:“如今不论是北上还是转道蔡州,都需要我军上下同心协力,若是持续争吵个没完,那我庐州军岂不是立刻就要分崩离析不成?”

    “主公恕罪,臣也是多日来一言不发,难以释怀,此时说出来也好让大家为我做个见证。”戴友归吁了口气道:“至于刘威将军所言得罪唐皇,等到陛下还京之后,我等多送些朝贺之礼比什么都强。”戴友归一脸淡定道:“如今关中破损,陛下还京之后只怕耗费颇多,光靠周边的节镇如何支撑,此乃是讨唐皇欢心之举,臣早有思量。”

    “既然如此,那就转道西南,去蔡州,剿灭秦宗权,打通一条直达长安的道路。”杨行慜点了点头,也终于下定了决心,起身道:“各位如果有什么疑义,那就打完这一仗再说,千秋功罪,自有我杨行慜一人承担。”

    中和三年十一月二十,在持续了一下午的争论结束之后,庐州军开始从宋州境内撤离,转道前往蔡州,几乎就在单父大战打响的时候,庐州军五万大军直接进入蔡州和秦宗权的势力展开激战。由此中原大战也开始开启了两个不同的战场,只不过此时不论是薛洋还是朱全忠,甚至一直躲在汴州迟疑不前的王重荣都顾不得去关注蔡州的战情了,单父那边的大战在袁敬初和张全义匆匆赶到之后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只不过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河东并州,李克用顾不得自己伤势未愈,强令手下兵马集结,准备开拔南下,这位北方军事强人不顾自身实力耗损严重强自前行又将给这场勤王大战带来了另外的变数。

    而此时,在楚丘军营内,让向杰一脸喜色的走进来之后,不论是袁袭还是安抚完百姓的李振都是忍不住拍掌相庆,薛洋也在这同一时间霍然起身,面前第四卫所有的高级将领全部肃然而立,等待着命令的下达。

    “全军东进,进入成武。”激昂的战鼓声在催促着已经在中原厮杀将近半年时间的淮南军将士快速启程,朝着下一个战场奔赴。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