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侠〕〔一名隐士的前半生〕〔重生之超级仙帝〕〔魔道至宝〕〔豪门蜜爱,重生天〕〔龙舞传说〕〔贴身兵王的总裁老〕〔甜妻难追:总裁老〕〔废少重生归来〕〔文明的见证〕〔我的灵根不正常〕〔异界火影战记〕〔一刀倾情〕〔贴身女王〕〔娇妻狠大牌:别闹〕〔战国赵为帝〕〔宁桐惜盛昂司〕〔奋斗吧反派〕〔喵我变成猫了〕〔斗破苍穹之无上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七章 山东剧变
    “启禀主公,单父城下,王成联手葛从周和张全义,主动发起进攻,火攻大齐军营,已经挫了对方一阵。Δ书阁ん.『k→shu→.co”单父城下之战的战果被十三司以最快的速度送往行军成武途中的薛洋手中,而紧接着来自天平军和泰宁军的消息也送了过来。

    “主公,我等无忧矣。”袁袭笑道:“朱瑄天平军南下必不会和我军汇合,而是绕道兖州,和自家堂弟朱瑾汇合,如此一来整个兖州北部只怕立即陷入连天大战。尚让一旦知道自己的后路被截断,他在单父城下还待得住吗?”

    “主公,依臣之见,莫不如让十三司立即将消失散布给金乡的黄巢,逼迫他让尚让回援兖州。”李振在旁边若有所思笑道:“尚让到时候必会骑虎难下,左右为难。身为三军主帅,一旦心思迟疑,那么新败之后的大齐军肯定会再次遭到败绩。”

    “主公,兴绪之言甚是。”袁袭点头道:“黄巢不是尚让,对于这种大局谋划欠缺甚多,只要他一动,大齐军内部必然会纷乱四起,我军从成武也就找到了可趁之机。”

    “咦,向杰,你还想说什么?”李振在旁边见到向杰欲言又止,似乎还有事情要说,当即问道:“难不成谁还会有反复不成?”

    “李军师厉害,一眼看穿。”向杰苦笑道:“并州还有一个消息,说是李克用在筹备兵马,不日即将再次南下。”

    “消息可靠吗?”袁袭闻言脸色一振,和薛洋对视一眼之后,眼神之中爆射出一丝精芒,浑身上下猛然间一股凌厉的气势陡然间发出。

    “消息确实可靠,而且李克用还从云州方向抽调了数千精锐铁骑南下,应该是报仇来了。”向杰点头,脸色也变得肃然起来道:“按照十三司急报的传送速度,只怕近日之内就会拔营启程。”

    “主公,李克用南下,肯定会不顾一切和大齐军拼命,我军是不是暂缓攻击成武?”李振自然明白袁袭的心思,所以当即接过话茬道。

    “攻击可以暂缓,但是围城之举不能停下,立即传令第四卫,给我将成武县城团团围住,不能放走一名求援信使,十三司配合行事,另外让李庆先率领骑兵都一部先行。”薛洋点了点头道:“立即传讯给沈勇,让他立即设法搅乱兖州北部的局势,加速朱瑾和大齐军的战争。”

    向杰匆匆而去,为了应对这两种突发状况,甚至在沈勇前往兖州北部之后,直接让吴明就近潜伏进入金乡地带,直接深入大齐军目前的核心地区。

    来自淮南军的最新命令也很快伴随着十三司的快马送到了单父城下的王成手中,不过给王成的命令薛洋倒是没有透露太多,而是让其率军继续在单父城外和尚让对峙,将其拖在单父地区不是其走脱。

    “看样子山东战场又有新的变故发生。”王成收到急报的时候已经是中和三年十一月下旬的事情了,对于这道命令,卢静疑惑道:“主公那边是不是派人搅乱了兖州北部的战事了?”

    “那是一定的,十三司向杰将军随军出征,一方面是安排北方十三司分部的事情,可是更大的作用还在于挑动各地诸侯和大齐军争斗,从而给我们勤王大军提供机会。”王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兖州原本就是泰宁军的地盘,朱瑾接任泰宁军留后没多长时间,黄巢便占据了兖州南部的金乡等地,现如今一旦派兵北上,必然会和朱瑾发生龃龉,而朱瑾和天平军朱瑄是堂兄弟,唇亡齿寒之下,必会联手对敌。”

    王成只是凭借着一道命令就将山东战场猜测的七七八八,此时此刻沈勇在曲阜城中根本就没来得及动作实际上朱瑾就已经采取了行动。霍存在率军攻占任城和邹县之后就已经对曲阜形成了半包围之势,使得朱瑾如果不愿意放弃曲阜就不得不派兵应战。只不过面对霍存本部六万多人再加上沿途收拢的残兵败将,总计十余万人的强大兵力,饶是朱瑾勇冠三军,也不得不退守城池,同时紧急派人向自己的堂兄,天平军节度使朱瑄求救。

    事态发展到如今,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沈勇再做什么事了,朱瑾和朱瑄兄弟一旦联手必然汇合霍存僵持不下。但是对于这种结局很显然不是淮南军想要的,所以很快,几乎就在朱瑄绕道开始从郓州出发前来驰援朱瑾的同时,沈勇将目光瞄准了山东的另外一路强势诸侯,刚刚驱逐了安师儒的平卢节度使留后王敬武。和朱瑾差不多,王敬武在青州接任平卢军只有一年多时间,而且唐皇罢免王铎之后将其任命为平卢军节度使,所以王敬武此时的这个留后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而且还曾经对外宣称效忠黄巢,只是后来被谏议大夫张浚劝说,才改口倒戈。

    针对这种心思,沈勇没有理会朱瑾和霍存在曲阜城外的相互斗法,而是悄然北上青州,除了一路上让十三司四处散布消息,将大齐军在兖州境内的战斗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之外,还直接以薛洋的名义,诏令平卢军立即南下参加平叛。

    这种消息伴随着十三司的快马直奔青州之后很快就在城内蔓延开来,而且因为沈勇尔等授意,大齐军的战绩被直接夸大了数倍,导致了青州城内一时之间人人自危,无数富家豪门开始思索是不是搬到幽州等地去避险。

    王敬武此时正在筹备商议如何应对此事,青州地处兖州和忻州北部,靠近卢龙幽州,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而且王敬武本身也不满足局限于青州一州之地,对于临近的齐州等地早就有兴趣,只是目前他的地位非常尴尬,虽然王铎并没有前来上任,而且唐皇最近实际上也已经宣布让王铎出任伐齐道行军都统,目的是统一调度目前在中原境内的所有诸侯大军,尽早剿灭黄巢。

    但是王敬武却不知道这件事,在张浚的建议之下反叛了黄巢才一年多居然就看到了对方直接打到了自己家门口,难不成再宣布效忠一次?

    “张大夫,现如今我青州前途在哪?”事态紧急王敬武也顾不得其他,当即招来当初劝告自己投诚大唐的谏议大夫张浚询问道。

    “将军应该速速挥兵南下,协助中原大军剿灭叛乱,如此在唐皇面前才能够名正言顺上表留后。”张浚原本是盼望王铎前来青州主政的,但是现在王铎没来,黄巢却来了,这么大的消息在王敬武的探子没有传回来确切消息之前,张浚也只能就事论事分析,不过他还是打算劝说王敬武率领平卢军南下参加平叛。毕竟平卢军当年可是参加过剿灭河北三镇反复叛乱的边军,战力强劲,是一支可靠的军队,而王敬武接手之后对于军队这一块抓的也非常严格,在张浚看来南下必然会为中原战局带来一丝新的力量。所以毫不迟疑道:“如今黄巢虽然势大,但是中原各路诸侯已经联兵围剿,而且我听说淮南节度使薛相公也率军北上,这可是当年渤海郡王高相公留下的底子,足以对抗黄巢大军,将军但请安心南下便是。”

    张浚的话只能算得上是心理安慰,事实上王敬武也只是想要对方一个态度,所以从张浚的住所出来之后王敬武不待第一批斥候回禀就再次派出大量人手进入兖州境内,准备打探更多的细节。

    而也就在此时,沈勇带人已经到了青州城下,只不过对方大大方方亮明了淮南军旗号的办法却让身后的十三司暗卫傻眼了,甚至连带着前期进入青州潜伏的暗线都不敢上前搭话。

    “无妨,立即去青州刺史府通报,就说天下兵马副都统、淮南节度使薛相公信使来青州传令,着令平卢军节度使、青州刺史王敬武立即出府接令。”沈勇根本就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反而大大方方的让人去传令,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

    他这个办法却着实吓了王敬武一大跳,在不知道前方具体战况的情况之下,对于这位挂着天下兵马副都统职衔的使者,他根本不敢怠慢,客客气气的将其迎入自己的府邸。

    “天下兵马副都统、淮南节度使薛相公军令,着平卢军节度使留后、青州刺史王敬武立即率平卢军主力南下兖州,参加勤王大战,剿灭叛贼黄巢,规复中原秩序。”沈勇传令的时候倒是一本正经,面色严肃。

    “敢问军使,兖州目前战事如何?”王敬武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接过军令之后却一脸为难,盯着沈勇问道。

    “目前乱军已经被我勤王大军逼入兖州境内,泰宁军和天平军也已开赴战场,在曲阜等地与敌接战,然则势单力孤,需要青州平卢军即可南下,共同参加平叛。”沈勇哪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思,八成是被自己散布的消息搅得不知道深浅,所以主动道:“我淮南军和宣武军、河阳军在西南已经逼近金乡,不日便可和泰宁军会师曲阜。薛相公听闻兖州北部军力薄弱,唯恐乱军不敌南面我大军压境继续北窜,将山东战场推进到青州,故而请王将军率军南下,将战场摆在兖州境内。将来剿灭叛军之后薛相公也好在唐皇陛下面前为将军保举,坐稳这节度使大位啊。”

    “军使何意啊?”王敬武看着沈勇,一脸的惊疑不定,而他身后大儿子王师悦更是暗中拉了一把自己的老父亲。

    “薛相公打算战后向唐皇建议,邀请王铎总管去江南任职,将军可要好好把握。”沈勇笑了一声之后道:“言尽于此,本将还要前往齐州,就不在青州多做逗留了,望请将军早做打算。”

    他是直接扬长而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但是他的话却让王敬武呆立在原地良久没有说出话来。

    “父帅究竟作何打算?”王师悦已经成年,所以见到自己的父亲沉吟不语上前一步道:“若是父亲能够和薛相公搭上线,将来平叛成功,父亲也可以直接尚未平卢军节度使,名正言顺,我等也就不必在青州坐守,可以主动出击了啊。”

    “痴儿,你知道什么?这薛相公可是要我率军南下啊,沙场征战胜负难料,这黄巢若是那么好平定,何至于肆虐这么多年?如今更是直接从关中一路流窜我山东境内?”王敬武瞪了一眼自家的长子。

    “父亲糊涂啊,刚刚淮南军军使不是已经说了吗,淮南军南线逼近金乡,北线朱瑾和朱瑄二人也已经到来,若是他二人挡住了黄巢兵锋,那我父子诸人岂不是错失了一次可以在唐皇面前露脸的机会?”王师悦急声道:“若是他们挡不住,这黄巢势必会被驱赶往北,到时候不还是逼近我青州吗?难不成父亲真打算和黄巢一路和天下人为敌?既然前后已无退路,就该果断出击,在兖州摆下战场总好过在青州吧?”

    “那依你的意思?不论斥候打探的军情为何,我平卢军都该立即南下了?”王敬武被自己的长子说的有些意动,当即问道。

    “父亲如果还有迟疑,不如让孩儿率领两万先锋军先行南下,一来先看看情势如何在做最后定夺,二来也好给薛相公一个交代啊。”王师悦道:“只要得到薛相公这位兵马副都统的认可,那将来平定叛乱,唐皇封赏,薛相公难道还会忘了我等今日之意吗?青州和淮南毫无冲突,顺水人情薛相公一定不会拒绝的。”

    “也好,就依你。”王敬武点了点头,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不论如何,自己都要派遣军队过去打探一下情况,如果真的有机可乘,他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去年他不也是就是依靠着这样的机会才成功攫取青州军政大权的吗?

    王师悦如约率军南下,这让沈勇悄然松了口气,当下再不迟疑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回传消息。而此时伴随着平卢军的入局,整个兖州战场迎来了巨大的变化,朱瑾和朱瑄联兵曲阜一线,将这座昔日的传承圣地当成了战场,后方又有两万平卢军星夜前来,霍存的大齐军北上兵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在消息传到霍存手中之后,他几乎是一面派遣偏军出泗水,绕道北上,一面紧急向金乡求援。

    而这个消息传到成武薛洋手中的时候,袁袭却明显的看到了对方脸色那一缕诧异的神情,不过随即一闪而逝。

    “传令时溥,让他立即率军出藤县,北上兖州。”薛洋微微一笑,似乎从霍存的这个举动之中看到了别的意思。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