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平生至爱你一人〕〔悠闲大玩家〕〔盛世婚宠:前妻,〕〔总裁爹地宠上天〕〔长生不老混都市〕〔重返洛杉矶〕〔全球高武〕〔商场大咖〕〔盛世书香〕〔你是我戒不掉的甜〕〔绝世仙尊在都市〕〔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婚途漫漫:甜蜜新〕〔婚前婚后:腹黑总〕〔一代狂婿〕〔进击的赘婿〕〔高冷总裁霸道来袭〕〔第一好婿〕〔机战天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进退两难
    “薛相公急令,让我武宁军立即北上兖州。”中和三年十一月底,薛洋的这道命令快马传到藤县的时候,其实时溥也已经察觉到了山东战场的变化,虽然不清楚北面平卢军已然南下,但是时溥却对发生在曲阜的大战却很了解。在曲阜城外黄巢北上军队被堵住之后,他就敏锐的察觉到,整个战场局势已然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整个兖州已经变成了一片好大的战场。所以在薛洋这道命令传来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个薛相公,倒是对战局把握的滴水不漏。”时溥深吸一口气之后,虽然脸上带着一丝不甘心,但是却也没有多言,随后传令屯驻在藤县地带长达数月的武宁军主力北上,出兵邹县。不过虽然对于薛洋的命令他执行了,但是却并没有直接进入第一线,而是在邹县东南的峰山附近就停了下来,而且目光也不再盯着曲阜和金乡,反倒是放在霍存偏军攻占的泗水方向。

    不过时溥率军北上确实给整个兖州战场带来了新的变化,东南被堵上之后,黄巢在金乡顿时坐不住了,一面命令在练兵整训的杨若兰匆匆率领狼虎军昼夜护驾,同时调林远图的新军北上和霍存汇合,让留守的李涛等人立即收拾军器粮草,时刻准备北上。同时急令尚让尽快击破单父之敌然后率军随他一起,驰援霍存。黄巢的目光此时已经不再停留在兖州,而是盯着隔壁冬天沂州的地区,试图打算利用沂蒙山的道路阻拦勤王大军的围剿,给自己喘息之机。

    只不过此时尚让却陷入两难之间,在持续和王成联军鏖战近半月之久,却并没有取得什么大的战果,王成和葛从周联手之后,直接以攻代守,不断利用精锐部队出击,打断自己的部署,然后主力兵马严守大寨,让一向不擅长攻坚的大齐军目瞪口呆,不知道从何处下手。而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袁敬初几乎是将整个单父县全部搬空,大量的百姓在袁家等豪门的带领之下撤到宋城附近重新安置,储藏在单父各地秘密堡垒之中的粮食也直接搬了出来,大部分运到后方,少部分就地充作军粮。

    这么多的人口和粮食被翻出来让尚让气的差点吐血,当初因为他的干预,单父地区并没有完全执行黄巢的命令,原本只是一念之差,现如今却真的将这些秘密的粮食人口资助了自己的对手。

    不过尚让在这半月的大战之中倒也并不是没有收获,手下的新兵在残酷的战场之上存活下来之后,迅速蜕变,手下兵马的战力也在迅速变强。这一点身为一线将领的黄揆感受最为明显。最近几次和对方征战之时,不仅仅指挥顺畅了许多,而且对方的反击势头自己也能够迅速拆解,甚至逐步反攻。

    “将军,主公急令,第四卫已经做好攻击金乡准备,于月初发动进攻,扫清外围。”十三司的命令传来的时候,王成和葛从周几乎是同时起身,脸上浮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葛将军,你我三人应该立即下达命令,将尚让大军牢牢地牵制在单父,不让他回援金乡,如此薛相公才能够从容攻占金乡,一举剿灭匪首。”张全义在旁边也非常开心,一向不怎么发表自己意见的他主动开口。

    “王成兄,你觉得呢?”葛从周对于眼前这位挂着领军大将军职衔的大将可是从未有过丝毫的轻视,在单父地区联兵作战也都是以他为首,所以相对于张全义而言,他是直接感受到了王成那边似乎并不打算完全按照这个方略来执行。。

    “主公此前告知我,让我将单父地区的尚让大军拖住,但是你我三家联手尚且只能和尚让打个平手,如果一旦金乡遭受到攻击,尚让肯定会忍不住撤军。本将以为,可以趁其撤退之时,衔尾追杀,将从单父至金乡的这两百多里山路化作一个浩大的战场,如此我军的损失才能够降到最低。”王成见到葛从周猜到了自己的心思,也没有隐瞒,当即道。

    “只是如此一来,薛相公那边岂不是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张全义道:“薛相公手中也只有不到四万人马,如果被大齐军前后夹击,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无妨,我家主公的心思向来都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而且两位军师也都是绝顶聪明之人,自然明白唯有如此才能够将各军伤亡降到最低,所以攻击金乡之时定然会留下足够的兵力。”王成说到这里笑道:“而且尚让被我等追杀难道不会受损吗?大齐军打这种追击战的时候是最不擅长的,一旦被打散,整个大军都会随之崩溃。”

    “既然将军都这么说了,我宣武军没有异议,听从将军调遣。”葛从周想了想之后点头道:“请将军下令便是。”

    王成这边紧锣密鼓的进行部署的时候,其实向杰在给他传讯的同时也直接将这个消息散布给了尚让,在北方攻击受挫,而淮南军突然进逼金乡的情况下,尚让的心思的确是矛盾到了极点,而且黄巢给他的命令虽然是让他后撤,但是话语之中却透露着放弃兖州的打算。如果失去了兖州这个前哨站,那么沂州只怕也守不住,而且对于一心想要争霸中原乃至于推翻大唐朝廷的他来说,兖州是关乎着大齐军前出中原的前线,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哈哈,主公,尚让做梦也想不到,此时李克用已经率军南下了,有了这个飞虎子在我军可以不用冲在第一线了,只需要做做样子,逼迫尚让放弃单父,撤回金乡,到时候沙陀骑兵也差不多到齐了。”向杰跟在薛洋身边,乐的哈哈大笑。李克用比起众人预料的来的更快,甚至这一次直接放弃了此前李克修手中的新军,调动的可都是北方原本用来征战党项、回鹘等少数部族的精锐,而且还以周德威为前锋大将,自己带着十三太保亲掌中军,六万大军浩浩荡荡从并州出发,直奔兖州而来。

    “王成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袁袭算了算时间之后道:“主公,可以让十三司将李克用南下的消息散布给黄巢和尚让了,这两人对于别人或许还能镇定应对,但是对于李克用,是绝对当做生死大敌对待的。”

    “军师所言甚是,让吴明立即将消息传递给黄巢,然后再送到尚让那边,记住将李克用的行军日期提前一点,逼迫尚让尽快动作。”薛洋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就道:“让陆明和陈瑜也开始准备吧,至少在李克用到来之前,将金乡以西的所有据点和堡垒全部铲除。”

    淮南军自薛洋以下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几乎就在金乡这边的战事一打响的时候,黄巢就被惊动了,当即让费传古调动兵马前来阻截,同时让季逵和李涛等人汇合了金乡地区所有的新兵轮番上前。金乡的防线绝对不能有失,否则的话在北方尚未传来捷报,而尚让大军尚未回归之时,大齐军必然遭到致命打击。

    不过在狼虎军被黄巢扣着没有出动,杨若兰无奈叹气的时候,虽然金乡西南费传古手中精锐足有数万再加上六七万新军助阵,却对淮南军不到四万人马无可奈何。前三天双方野战被淮南军以第五都和第三都为首打的差点全局崩溃,甚至费传古调动自己的本部精锐上前也无济于事,杀红了眼的第五都在黄杰的率领之下,将对方的人海战术撕得粉碎,那一刀两断的战斗方式更是让所有的大齐军士兵胆寒不止,战场之上凡是第五都所到之处几乎都留下了一堆堆断臂残肢,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尸体。

    所以费传古在第一线只是打了三天就缩回了各处据点和堡垒之中,准备利用紧急修建起来的这些防御工事逐步消耗淮南军的兵力。和自己不同,淮南军从出征中原开始,兵力始终就只有几万人,一旦兵力消耗严重,就只能撤退。

    不过接下来让他目瞪口大的是,淮南军面对据点和堡垒直接调来了二十多架庞大的投石车,当着他们的面投掷火油灌,利用大火连续烧毁了自己布置在前线的十几处据点,成功的突了进来,而且那些据点里的守军基本上不是被杀死的,大部分直接被烧死的。这种惨烈的办法甚至让那些新军的军心开始浮动,毕竟很多据点几乎是看着自己面前的其他据点一点点化为火海,里面的士兵直接被烧成了一个个火人却无处可逃,惨嚎声持续不断传来,这些新兵根本就没办法应对这种惨烈的场景,没有崩溃已经是因为各个据点圈着守着,否则的话只怕立时会直接崩溃。

    金乡西南全线告急,陈瑜和陆明兵分两路,费传古无法招架之后试图调来狼虎军反击,却被黄巢以拱卫中宫为由拒绝,无奈之下的费传古索性直接给尚让传讯,要求大军紧急回援,防止金乡被破之后,整个大局彻底崩坏。

    “左相,这已经连着第十封救援书信了,而且陛下那边还有旨意传来,若是我军继续在单父城外进行对峙,迁延日久,淮南军主力只怕真的会将金乡拿下啊。”林言知道尚让的意图,但是对于整个大齐军目前的局势也是十分明了,金乡南北连接兖州北部的霍存,南接单父,而且还是黄巢所在之地,万万不能有事。

    “是啊,金乡不能有失。”尚让苦笑道:“以前,我在想若是失去了沙陀人,中原其他各路诸侯虽然人多,但是却一盘散沙,足够我回军各个击破。”尚让这些天看起来苍老了不少,此时更是面露苦笑道:“却没想到这位薛郎君,以一己之力勾连宣武军、河阳军和我军正面对峙,现在又挑动泰宁军和天平军南下,一下子将我们都围在了兖州之内,只怕这件事不能善了了。”

    “报,陛下急报,我军斥候探知,河东李克用起兵六万已经越过黄河,朝兖州而来。陛下请左相立即率军北上,合兵一处重开曲阜防线,不得有误。”尚让尚未说完,帐外传令使几乎是直接将战马扔在一边,扑了进来。

    “李克用?他疯了吗?”尚让霍然而起,直接抢到传令兵面前,将对方递过来的急报拿在手中只是看了一眼就脸色急变道:“他这是将家底全都掏尽了?两万骑兵,沙陀部族一共才多少人?”

    “左相,不能再迟疑不定了,我军必须马上撤回金乡,转道北上,在李克用南下之前打败朱瑾,然后转兵沂州,依靠沂蒙山阻挠骑兵突击。”林言此前率军和沙陀骑兵打过无数次,自然知道在无险可守的平原地带要想和骑兵动手需要付出的代价到底有多大,此次李克用含恨而来,倾尽家底,大齐军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立即传令,让黄揆率军今夜随我出发,先行返回金乡,林言,你带着虎狼军和单父守军断后,绝对不能让对面的宣武军和淮南军追过来。”尚让深吸一口气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当天夜里,踏着寒霜,黄揆所部隐蔽撤离,只有林言尚且带着虎狼军坐镇单父,继续迷惑对面的联军。

    “王成,我来了。”吴明几乎是在尚让下达命令之后不久就踏入淮南军大营之内,找到了王成。

    “如何?大齐军是否有动静?”吴明亲自抵达军营,让王成霍然起身问道。

    “我们的暗线接替了黄巢的传令兵将李克用的消息送到了尚让手中,只是情况有变,尚让让林言率虎狼军断后,自己和黄揆今夜撤离。”吴明苦笑道:“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他分兵,那我们也分兵便是。”王成当机立断道:“我率军追击黄揆,让宣武军和河阳军拖住林言,等待我率军反杀回来。”

    “你的意思是放过这些人,让他们回金乡?”王成分兵追击两头作战,必然是到时候两头都无法取得决定性战果,但是这种策略却让吴明一瞬间明白过来道:“也好,我马上启程去禀告主公,让他做好准备。”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