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月纪〕〔幸好你来了我还在〕〔情满沂蒙〕〔火影之剑压天下〕〔绝世兵王〕〔微尘传〕〔大创造者〕〔克莱因之瓶〕〔从网红到拳王〕〔独孤之后复孤独〕〔我的冒险空间〕〔双世录〕〔暴躁主播在线吃鸡〕〔法医狂妻:蒋先生〕〔一剑超游〕〔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叶落修竹忆往昔〕〔传奇在继续〕〔虐妻上瘾:陆总裁〕〔我的爷爷是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六十九章 分兵作战
    “将军,淮南军传来急报,说是尚让打算连夜撤军,王将军让我军立即前出,牵制住留守断后的虎狼军。『→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庞师古几乎是接到王成的命令之后一刻不停的来到葛从周的帅帐。而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张全义也急匆匆而至,甚至走得太急,连头盔都还是被亲卫拿在手上。

    “让我们拦截虎狼军?”张全义摇了摇头道:“虎狼军三万人,我们加起来也就和对方相差不多,如何能拦得住?”张全义摇摇头道:“王将军可还有其他命令?”

    “立即让各部出击,拦住虎狼军,至少天亮之前不能让他们离开单父。”葛从周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事态紧急,没时间解释了,立即出击。”

    宣武军和河阳军各部陆续出营,趁着稀疏的月色朝着单父县城猛冲而至。两部合一之后葛从周分出部分兵力趁势攻击县城,主力部队直奔大齐军营而去,厮杀声伴随着无数的火把开始肆虐整个单父县城周边。

    而此时淮南军已经越过单父地区,直接朝着金乡所在的方向直奔而去。早就准备好的林言刚刚率军出营就被葛从周搂头挡住了,为了对抗虎狼军,庞师古亲自领队参加攻击,葛从周从全军选拔了近千名弓箭手持火箭参加阻截,一时之间整个大齐军营面前无数的火光在空中划过,将整个大营前面全部点燃。宣武军这些时日虽然对于淮南军的装备直流口水,甚至葛从周都不惜脸面去王成军中去求取,得到的二十架老式弩机也在一瞬间投入战场。一心想要拦住淮南军的林言猝不及防之下被直接打蒙了,无数的弩箭不断呼啸着在黑暗之中穿梭,这种东西虽然淮南军已经淘汰,但是就其威力而言,却没人敢小觑,呼啸的弩箭不断带走一条条虎狼军的性命,竟然在一瞬间直接以箭矢和弩箭挡住了对方前进的脚步,乐的庞师古哈哈大笑,趁着这难得的机会率队杀出,直接扑了上去。

    “将军,虎狼军没有跟上来,看样子宣武军已经尽力了,不过他们真刀真枪的打只怕未必能够挡得住林言。”卢静跟在王成身边,他的第二十四都作为中军,前军全都交给了王虎和胡默成率领,刘启山更是干脆在后面带着辎重部队,已经和急行军的正军脱离了一大截。

    “让王虎和胡默成率队分出左右,逮到尚让军之后就扑上去,能吃下多少就吃多少。”王成若有所思道:“各军要和十三司沿途的暗线联络好,别掉进尚让的陷阱之中。”

    “将军放心吧,我们的速度比起尚让要快不少,一个时辰之内足够追上他们。”卢静拱手一诺之后立即催动战马朝前而去。

    王成所料不错,尚让的确在后面安排了伏兵,只不过在吴明亲自调动手下沿途跟踪的情况下,这些伏击地点直接被王虎和胡默成绕了过去,这让负责阻击的盖洪有些傻眼,急忙收兵要去追击的时候又被卢静一头撞了上去,双方顿时开始先前锋部队一步开始厮杀。

    “将军,黑暗之中也不清楚大齐军到底有多少人,是不是传令卢将军就地将他们先杀散了?”王成的亲卫刚说完就被打断了,“让卢静先攻击对方的中军,然后就地掩杀,打掉一部算一部。”

    王成的策略很简单,就是利用这长达两百多里的路程不断消耗尚让的兵力,但是对其核心精锐却暂时不动。在这样的想法促使之下,大齐军在随后很快被王虎和胡默成分别咬住,整个追击战场分成三个部分,各自独立却相互应援。

    “左相,后方追兵已经被我留守各军拦住了。”黄揆一整夜的时间几乎都在分派人手不断分兵设置拦截,所以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累的直喘粗气,神色疲惫之极。

    “后面是没人了,但是前面却未必没有。”尚让摇了摇头道:“淮南军虽然只是数万之众,但是他们的各部人马之间的联络却超过任何一支藩镇大军,所以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尚让脸色冷峻,时不时的还会回头张望,一夜之间自己已经离开单父近百里,所有的兵士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此时若是被人冲击,只怕整个大军会立时崩溃,所以他几乎是咬着牙抽调精锐各部进行防御,让主力兵马能够有机会休息一会。

    “将军,十三司来报,葛从周已经撤军,虎狼军开始从单父城外往金乡而来。”刘启山在后面好不容跑到了王成身边,急急汇报道。

    “你布置的如何了?”王成根本就没理会,反倒是看着对方问道。

    “将军放心,只要虎狼军一来,保证烧死一片。”刘启山嘿嘿一笑道:“至少一两个时辰之内,林言那老小子寸步难行。”

    “一两个时辰?”王成看着眼前逐渐清晰的战场,点了点头道:“卢静差不多应该可以结束了,你马上去准备。”

    王成这边打发走刘启山的同时,卢静率领自己的本部精锐已经开始朝着盖洪的中军突进。第二十四都和王虎所部不一样,几乎和卢静本人的性子一样,稳迅兼备,打起仗来一丝不苟,犹如流水一般绵密,让对手在不知不觉当中就被其杀散。而此前黑暗之中盖洪根本就没有办法有效指挥各部反击,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却发现对方的精锐距离自己本人只有不到百丈的距离,顿时吓得亡魂皆冒,急急忙忙让周围各部上前拱卫中军。

    不过他这一动却让原本就被打得没有多少还手力道的大齐军彻底陷入混乱之中,各部之间号令不一,很多士兵开始不知道该遵守哪个号令了,被逮到空子的第二十四都扑上来咬住,然后迅速被击散。

    “弓箭手攒射,给我拿下盖洪。”卢静右手一挥亲自带队冲锋,身后弓箭手一轮接着一轮箭雨之后,盖洪身边的亲卫迅速被切下去一大块,整个中军的阵型迅速凹了下去,被随即而来的卢静突入进去,双方开始近身厮杀。

    王成所部本就是寿州兵改编而来,普遍是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很多士兵本身就有两下子,这一近身肉搏之后迅速将差距拉开。卢静在身边亲卫的护卫之下,直奔盖洪而来,将沿途十几名对方的亲卫接连挑落马下,然后直接举起手中长枪朝着对方投掷过去。

    危急之中的盖洪只觉得眼前一道光亮闪过,急切里值得俯身马背,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但是自己身后的掌旗兵却直愣愣倒地。

    “盖洪已死,大齐军各部立即投诚,违令者杀无赦。”卢静拔出长刀纵声高呼,身边的亲卫几乎是一边冲锋一边呼应,很快就在原地汇聚成一股巨大的音浪冲击,在这纷乱厮杀的战场上,被打得精疲力尽的大齐军被这最后一击彻底打掉了士气,无数的士兵在随后纷纷举手投降,扔下了手中的兵器。

    而侥幸躲过那致命一击的盖洪尚且来不及庆幸就被卢静一个纵马直奔眼前,马背上的卢静直接一手探过将其提了起来,随即扔在地上怒喝道:“绑起来。”

    卢静这边很快结束战斗,足足两千多人的俘虏和盖洪本人让王成点了点头,命令各部一边休息一边等到后军刘启山那边的动作,而也几乎就在差不多的时候,王虎和胡默成在前军也陆续开始落下帷幕。他们二人没有和卢静一下,但是却将两股大齐军近两万人的军队彻底击溃,激战之中的王虎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杀性,屠刀举起,很多已经投诚的大齐军士兵也遭到了毒手,若不是副将死命拉住,只怕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带着俘虏回来的人。

    “将军,你看那边的浓烟。”王虎这边的动作暂时还没有传到王成的耳朵里,但是刘启山那边的滚滚浓烟却让他和卢静相视而笑,看起来虎狼军的动作比起预想的要慢了不少。

    “看起来宣武军倒也没有急着收复单父。”王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刘启山那边顶多还能再阻拦一个时辰,你让各部收拾一下,然后准备厮杀,通知王虎和胡默成,赶过来增援,绝对不能这么容易就放林言过去。”

    “将军放心,打不死他,但是至少让他脱层皮再走。”卢静抱拳领命而去,第二十四都各部连战场都没来得及打扫,只是匆匆将己方伤员带到一边,然后原地布阵,同时传令兵纵马疾驰,朝着前方快速而去。

    只不过刘启山此时却有些皱眉,自己不知的这场大火虽然如愿烧了起来,让刚刚突破宣武军阻截的虎狼军一头扎了进来,但是对方却很显然杀红了眼,虽然前军无数士兵被烧成了火人,原地哀嚎打滚,但是后军却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继续猛冲,短时间内就将自己布置在外围的引火之物全都冲散了。

    “火油弹再继续扔。”刘启山看了看天色,急的忍不住直跺脚,让身边仓促组织起来的五架投石车一刻不停的朝着战场前方投掷火油弹,加大火势。他选的这片战场非常刁钻,周围都是坎坷难行的陡坡,只有眼前是一片倒斗形的洼地,事先布置好的无数柴草被点燃之后浓烟滚滚,加上冲天的大火,短时间内要想冲过来除非真的靠人填。但是虎狼军这种不顾性命的打法还是让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而且林言抵达现场之后干脆让士兵就地使用长枪一点一点拨开燃烧的柴草,然后逐步推进。办法虽笨,但是却犹如釜底抽薪一般将自己辛辛苦苦布置起来的火阵一点点摧毁。

    “将军,虎狼军轮番上阵,以盾牌开道,已经推进到中间位置了,再下去我们恐怕坚持不住了。”刘启山身边眼看着自己携带来的火油弹快要耗尽,身边的副将焦急道:“是不是去寻问大将军要不要撤兵?”

    “那你赶紧快去吧!”刘启山直接一拍对方的脑袋,后者急匆匆而去,不过还没到一盏茶时分就再次返回道:“大将军军令已到,让我等立刻撤离,前方三都已经打完了。”

    “打完了,这么快?”刘启山刚要跳脚,火阵之中忽然迸发出一阵箭雨,铺天盖地而来,直接让他刚刚举起的胳膊被洞穿,身边无数猝不及防的士兵更是被射倒一片,顿时气的哇哇大叫道:“全军撤离,带不走的都给我烧了,不能留给大齐军。”

    刘启山身边的士兵连滚带爬的脱离了这片区域,只匆匆将弩炮和弩机等机密武器带走,剩下的投石车这等大件直接丢弃在原地混合着最后仅剩下的几颗火油弹直接点燃。

    刘启山连滚带爬的来到王成身边的时候,林言也艰难的突破火阵,虎狼军上下除了烧死的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被熏得面色焦黑,狼狈不堪。而担忧尚让的他根本来不及让士兵休息,急匆匆率军突进,一头撞到了已经重新整编集结的王成大阵面前。

    这一会淮南军没有选择伏击,而是堂而皇之的在原地列阵,两军都是厮杀一夜,士兵疲惫不堪,但是淮南军这边却连战连胜,所以所有人尽管脸色带着倦意,但是精神却很好,反观虎狼军虽然是百战精锐,但是这一夜先是被宣武军阻截,后来有遭遇大火,几乎从一开始就被打晕头转向,所以林言对于眼前的冲阵没有丝毫的兴趣,甚至在见到对方的大阵之后破天荒的准备绕道而走。

    “黄存,你率军在前,聚拢精锐冲过,他们人不多。”林言看了看对方的布置之后,摇了摇头,收起了不太实际的想法,让前军黄存立即发起冲锋,趁着将士们最后的精气神尚未松懈,一举突破对方的阻截。

    虎狼军对于命令的执行程度比起大齐军其他各部要坚决不知多少,尽管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但是命令一下还是跟着黄存立即发起冲击,其攻击速度甚至出乎了淮南军的预料。

    “果然是刀山血海之中趟过来的无敌精锐。”王成叹了口气之后当即下达了命令,前军王虎和胡默成一左一右联手对敌,卢静在身后负责正面,一个偃月阵随即成形,将搂头打过来的黄存一下子困在了其中。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