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雨洗柔情思漫漫叶〕〔神医药王〕〔重生学神:封少娇〕〔重拾璀璨星光〕〔重生之先声夺人〕〔别惹太岁〕〔七十亿分之一的遇〕〔蓬门伊始〕〔武神圣帝〕〔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老爸穿越了〕〔慕林〕〔神龙废婿〕〔猛兽出笼〕〔萌宝已发出:薄先〕〔桑泊行〕〔大道诛天〕〔逆道狂枭〕〔妙手回春〕〔重生之完美未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七十九章 鏖战
    “哈哈,给我传令德威和存孝,这一次一定要将虎狼军全军吞下。”李克用坐镇中军,哈哈大笑。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李存孝指挥骑兵队尾和对头翻转过来,犹如一条巨蟒一口咬住了虎狼军,同时转过去的对头一个横扫,将虎狼军直接围在了其中,而此时周德威趁着卢弘率领平卢军挡住了尚让大军主力的机会,迅速返回,将虎狼军的后路彻底堵死,当即命令中军吹响号角,“呜呜”的草原牛角号响彻全场,甚至比起平卢军的牛皮战鼓声还要激昂,一刻不停的催促着各部全力以赴奋勇杀敌。

    河东兵马这边火力全开,意图非常明显,要一口吃掉虎狼军,断大齐根基。而此时黄揆率部直接放弃了乾封县城,集合了城内近两万人马快速从被北城绕道,直奔李克用的后军而去。

    “大帅,黄揆所部已经出城朝我军后方而来,是否从前线抽调兵马回援?”李克用没有发现,但是王敬武这边却第一时间察觉,只不过他此时手中的兵马已经运用到了极限,如果让卢弘抽调兵马回援,那么光靠平卢军势必挡不住尚让大军的全力攻击,一旦缺口被打开,那么周德威立时会陷入两面受敌之境地。

    “不用了,沙陀骑兵一旦冲起来,就没人能够挡得住。区区两万兵马,还不至于让他难受。”王敬武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这件事,甚至没有将消息转告给李克用,眼睁睁的看着黄揆全军出击,在李存孝调集骑兵首尾相连直接将虎狼军围在其中的时候忽然扑了上来,犹如一头龇牙咧嘴的豺狗,一下子咬在了沙陀骑兵的软肋之上。

    因为林言在中间苦战,带着虎狼军死死地吸引住了李存孝所有的注意力,所以黄揆在最开始的时候甚至没有遇到什么阻击,大军都杀到跟前了,沙陀骑兵才仓促之中调动兵马反击,却被黄揆直接打了个措手不及,前锋黄揆亲自率领的长枪兵几乎是在对方冲起来的那一瞬间将所有的长枪当做标枪扔了出去,与此同时弓箭手在这一刻发挥了极其强大的作用,两轮覆盖硬生生的将对方的脚步逼停了,前方无数的骑兵人仰马翻之余,被后方紧急而来的骑兵直接踩在了马蹄之下,而趁着这难得的一瞬间,黄揆已经率军冲进了对方的阵型之中,无数的长枪犹如刺猬一般迅速捅入沙陀骑兵的心脏位置,短短片刻时间内,两军在原地就杀得血流成河。沙陀骑兵持续撞击,和对方的长枪手撞在一起,双方几乎是用以命换命的方式在两军主力鏖战之余,上演了一场血腥大战。

    黄揆大军介入战场,真正的让李存孝也尝到了此时林言的苦楚。被沙陀骑兵团团围住之后,虎狼军真正的遭遇到了成军以来最大的危机,四面受敌,三面都是骑兵冲击,饶是虎狼军战力强悍,如果对阵周德威的步兵,说不得早就冲散对方的阵型了,但是在冲击力比自己还要强横的骑兵面前,自己苦心维持的防线犹如一个四面漏风的漏沙网一般,根本就修补不了,如果不是自己在中军附近集中了三千名弓箭手,不断的上前支援前军,避免沙陀骑兵冲到中军附近,彻底将虎狼军冲散,只怕此时此刻尚让的大军主力尚未前来救场,自己就先崩溃了。

    “左相怎么还不率军冲阵啊?”林言此时头皮都要抓破了,但是却没有丝毫办法,这种身处最中心周围都是敌人的任务就算是自己领着虎狼军也支持不住。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此时黄揆已经在外面和沙陀骑兵打得难解难分了,而且依靠着手下前锋几乎全军尽丧的代价,黄揆已经将李存孝和李克用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在李存孝的主力骑兵没有办法回援之后,李克用直接让夏鲁奇带着自己身边的亲卫上前顶住了黄揆的誓死攻击。李克用还是和此前一样,身边并没有摆过多的部队,甚至此时在夏鲁奇出击之后,他身边就只剩下了一千多人,不过好在他距离李存孝的大军主力不远,倒也不用摆那么多人。

    但是夏鲁奇上前之后,有了这支生力军,原本李存孝左支右突的状况得到了好转,全心全意对敌之后,开始逆冲林言的中军,如此一来虎狼军面临的压力不仅没有减小,反倒是因为李存孝加大了力度之后变得更严峻。林言的中军弓箭手甚至都无法照顾到三面防线,蜂拥而至的沙陀骑兵冲锋起来,犹如排山倒海一般,将原本布置在前方的长枪方阵直接冲得七零八落。

    “左相这是要让我也战死沙场吗?”林言咬了咬牙,开始调动自己最后的三千精锐投入战场,这是林言自从上次虎狼军重建之后选拔最精锐的将士组成的,只不过人数太少,虽然投入战场之后正面沙陀骑兵的攻势被挡住了,但是南北两翼此时却出现了巨大的空挡,再也弥补不上,一旦两翼的沙陀人一汇合,自己的虎狼军势必会被对方一切两半,彻底崩溃。

    “左相,虎狼军只怕坚持不住了。”此时的尚让的眼光不断的在虎狼军的方向凝聚,双手紧握在背后,捏成的拳头青筋暴起,似乎凝聚了全身的气力,身边亲卫的汇报他似乎也是置若罔闻,始终按住了大齐军主力攻击的力度。

    “平卢军的兵力还剩多少?”半晌之后尚让才带着沙哑的声音低吼,犹如黑夜里的孤狼一般,让身边的人都一阵心惊胆战。

    “平卢军已经尽数开赴战场,王敬武身边只有数千中军。”亲卫的汇报声引来了尚儒的注意,后者是尚让的族弟,所以上前一步道:“大兄,该是时候了,不然的话虎狼军一旦崩溃我军就再也挡不住沙陀人的攻击,全局也会彻底崩盘啊。”

    “差了一点。”尚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不过随即就被坚毅所取代,那握拳背在身后的右手也在此时迅速举起。这一刻坐镇中军的尚让身形清越挺立,犹如寒风中的苍松一般。伴随着他的右手挥动,大齐军中军战鼓开始骤然而变,急速犹如雨点一般的鼓声开始响彻全场,这一刻在前方厮杀调度的费传古和张言几乎是一刻不停,将大齐军中军主力所有的兵力顷刻之间投入战场。费传古再被,张言在南,两厢同时动作,大军呼啸而至,原本僵持不定的战线在这一刻发生了天崩地裂的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