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宝难养:总裁老〕〔极品全能保安〕〔暴君的娃娃亲〕〔恶毒下堂妻〕〔龙回都市〕〔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璀璨王牌〕〔总裁霸爱,老公请〕〔穿越全能网红〕〔特种医王在都市〕〔朱颜祸妃〕〔我有一个帝王群〕〔要我教你做人吗〕〔无敌副村长〕〔觉醒吧异能〕〔不能承受的生命之〕〔七零律政俏佳人〕〔我无敌了亿万年〕〔出名太快怎么办〕〔华娱之闪耀年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一百八十五章 讨要战俘(上)
    “布阵!”突如其来的沙陀骑兵让李唐宾和陈瑜大吃一惊,甚至率军赶过来的陆明都一时之间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仓促之间只得让黄杰所部立即上前,摆开阵势挡住了对方。

    “李相公所为何事?”陆明打马上前,朝着李克用行了一记军礼之后道:“李唐宾所部已经归顺我淮南军——”

    “大齐军的乱臣贼子,如何来的归顺?”李克用冷笑道:“今日你淮南军上前解围,我李克用承你的情,回头自有重礼答谢薛相公,但是这些人和我沙陀族有不共戴天之仇,还请将军让开,待我斩了这帮贼人,再来和将军把酒言欢。”

    “李相公此言差矣,我淮南军已经招降了他们,他们就是我淮南军的战俘,李相公若要处置还请随我去见我家主公,他若同意,我自无二话,然则我家主公未发话之前,在场所有人只要向我淮南军投诚,我自会保他们性命无碍。”陆明摇了摇头,躬身一诺之后继续道:“末将军命在身,不得不如此,还请李相公勿怪。”

    “这么说你淮南军当真要和我李克用过不去?”陆明的话李克用根本没听进去,反而惹来对方一阵怒吼,道:“难不成你也要和本汗在此一决生死吗?”

    “不敢!李相公乃是唐皇重臣,末将不敢。但是我淮南军不归河东统属,况且我家主公乃是唐皇御封的天下兵马副都统,他有权力处置整个勤王大军所有军务,还请李相公慎言,有任何事还请您去找我家主公,莫要为难末将。”陆明回头朝着陈瑜摆了摆手,随后右手一挥,传令兵紧急而去。

    “你们随我来吧,我淮南军率军护送你们抵达我军大营。”陈瑜脱离大队人马来到李唐宾和李谠等人身边,看着刘捍眉头紧皱,忍不住一笑道:“各位难道觉得我家主公会把你们当成礼物送给李相公不成?秦王妃已经在我军大营了,有她在,我等岂会坑害你们?”

    陈瑜三言两语说的李唐宾等人点了点头,各部开始重新编队,在李克用面前排成长队跟随第四都快速而去,剩下的兵马前部原地修整,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却都死死地盯着李克用所部,随时等待陆明的命令。

    “父汗,此事不如我们去找薛相公吧。”李克用当即就要动手,旁边李存孝则死命的拉住了对方,然后朝着陆明拱手道:“请将军禀告薛相公,我父帅自会前往贵军军营,大齐军和我河东有灭军之耻,还请将军一并告知薛相公。”

    他说完之后拉着立刻离开,沙陀骑兵此时才缓缓调转马头,朝北而去。

    “大将军,沙陀人不足五千余人的骑兵还敢在我淮南军面前逞凶,刚刚就该三军合围,将他一举给灭了。”王茂章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有些跃跃欲试道。

    “算了,等回去请示主公。”陆明摇了摇头,随即道:“你和第五都留下来打扫战场,其余各部去接应王成,随后回转军营。骑兵都立即北上,搜索战场幸存的马匹带回去,李克用不稀罕,我们可不能像他那么败家。”陆明安排完这些之后直接回转军营,见到薛洋已经和袁袭等人在大帐议事,先一步回来的陈瑜忙着安抚各部,救治伤兵,整个大营人烟不断,进进出出。

    “看样子打完了。”袁袭在旁边看着陆明的脸色笑道:“尚让跑了你们就这么垂头丧气的?”

    “功亏一篑。”陆明苦笑道:“平卢军败退的太快了,王成那边根本来不及跟上去,战场北翼洞开,实在难以遏制尚让北逃。”

    他刚说完薛洋就摇了摇头,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语气道:“尚让应该是命不该绝吧,让他回去也好,死在我们手中,说不得李唐宾他们也就不会这么轻易选择归顺投诚了。”

    “主公,李克用他们——”陆明尚未说完,外面向杰就匆匆而至,朝薛洋行礼道:“李克用来了。”

    “好吧,末将还没说完呢,他就来了。”陆明苦笑道:“主公他是来找你讨要大齐军战俘的。”

    “有本事自己去战场去抓。”向杰在旁边嗫嚅了一句之后见到薛洋点头,当即出帐将李克用引了进来。

    “薛相公有礼了,李克用前来拜见。”不知道是之前陆明在战场之上的压制,还是李存孝回去的劝说,此时的李克用恢复了正常,而且还按照官阶主动给薛洋行礼。

    “李相公军务繁忙,大战刚刚结束,何故来我淮南军营啊?”薛洋和对方见礼,等到李克用坐下之后才笑道:“此战河东兵马是战场中坚,扛住了大齐军十万大军的反击,是勤王大业的最大功臣,将来唐皇陛下封赏,李相公想来加官进爵,前途无限啊。”

    “薛相公说笑了,您是天下兵马副都统,此次大战淮南军力挽狂澜,最后时刻还能救出我河东子弟兵,某家感激。”李克用摇了摇头,独目之中闪过一丝希冀的神色,转而道:“某家前来也是有件事想要求薛相公允准。”

    “求我?”薛洋故作惊讶,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之后道:“李相公但请直言,不知贵军是遇到什么困难了?粮草不济?”

    “看起来薛相公尚且不知,也罢,某家想请薛相公将手中收拢的大齐军战俘移交给我河东,作为报酬,我愿以良马三千匹作为报酬,不知薛相公意下如何?”李克用难得的再次朝着薛洋抱拳道:“大齐军战俘对我有大用,还请薛相公明察。”

    “战俘!”薛洋脸色逐渐变化起来,沉吟半晌之后抬头道:“李相公,你要战俘何用?如果光是战俘的话,尚让虽然逃脱,但是大齐军也已经被打散了,你们骑兵追击,只怕乾封城往北漫山遍野都是,花些时间多少人都能抓到。为何非要找我讨要战俘?”

    “上次成武之战,我沙陀骑兵遭遇灭军之耻,罪魁祸首就是尚让,但其余诸人如今皆在贵军战俘大队之中,所以——”李克用老脸一红,但随即道:“我沙陀子弟为了唐皇大业赴汤蹈火在所不齿,然则不能见自己的仇人逍遥法外,还请薛相公明察。”

    李克用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对于他的脾气来说已经到了极致,若不是此战手下兵马损失惨重,他也用不着如此低声下气,也根本就不用来讨要战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