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至强剑士〕〔诸天尽头〕〔抢救大明朝〕〔每秒都在升级〕〔明日之劫〕〔晴有所归处〕〔封神之大妖尊〕〔天价娇妻霸道宠〕〔牛小顿的棺材板〕〔夏耘〕〔英雄联盟意识王者〕〔三千韶华为君狂〕〔我家夫人病好了〕〔长恨缘歌〕〔唐宝日记〕〔都市狂兵〕〔总裁的绝命爱人〕〔晚风残〕〔妖女宋姬传〕〔殿下当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二百二十七章 流水无意
    “主公以为呢?”袁袭和李振对视一眼之后,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当即道:“平湖郡主应该是想拉拢主公声援皇子李成而已,只是李成年幼,唐皇陛下身边尚有两位年幼的皇弟在身边,只怕未必能够如愿。”

    “军师所言甚是,以臣之见,寿王李杰应该是杨复恭等人中意的人选。”李振在旁边跟着道:“而且还有一个李保在旁,唐皇子嗣乱世之中只怕难以上位。”

    “是啊。”薛洋点了点头苦笑道:“就算是我肯扶立皇子登基,只怕田令孜和杨复恭也未必会同意,长安距离扬州千里之遥,淮南军也没办法插上翅膀飞过去。”薛洋隐约记得僖宗皇帝应该是几年后才病逝的,此时黄巢刚刚剿灭,只怕还能坚持一段时日也说不得,所以摆摆手将这件事放下,三人继续商议东南即将开始的战事,直到夜深时分才带着陈南岳等前往驿馆。

    “薛相公倒是很准时啊。”薛洋走进去的时候,李稚妍已经在等候,而且换下了白日里的宫装,穿上平常时节服饰的她月色之下看起来倒是显得别样的风情,只是薛洋微微一愣之后却暗自叹息,只怕就算是今夜自己点头,眼前这位为了保住弟弟的皇位而不惜不远千里来到扬州的平湖郡主也未必能够如愿。

    所以薛洋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笑道:“月色之下,美人花下起舞,落英纷呈,倒是有别样的丰姿,郡主面若桃李,却有一股卓然之气喷薄而出,与这乱世之中悄然绽放,薛洋得见,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

    “哦,薛相公怎么今夜倒是言辞恭敬,不似白天咄咄逼人了?”李稚妍微微一笑,也不理会对方不知礼节的模样,坐在一边,主动为他斟茶,笑道:“还是淮南好啊,这时兴的茶水,比起帝都长安要好太多了。”

    “郡主既然喜欢,那就在扬州多住些日子便是,不论外面如何风雨轮换,在淮南这一亩三分地上,可没有人敢对郡主不利。”薛洋一笑,随即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点头道:“郡主茶道精致,这云脚比起潇潇来,倒是多了一份细致的韵味,难得。”

    “我也多想在此间逗留,奈何梨园虽好,却不是久恋之家啊!”李稚妍苦笑一声之后似乎有些感慨,“身为皇家人,就需要为皇家出力,稚妍虽是一介女流,但值此江山危急存亡之时,又岂能在后宫坐享安宁?置我大唐江山社稷于不顾?”

    “郡主忧国忧民,薛洋佩服,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薛洋微微一笑,也不接话,反倒是举起茶盏,朝对方示意一眼,接着一饮而尽。

    “薛相公,不知你对朝局如何看待?”薛洋不接话,但是李稚妍今夜邀他前来本就是想让他表态,又岂能在此间说些不咸不淡的闲话?所以借着斟茶的机会,悄然问道。

    “郡主这就是问道于盲了,扬州距离长安甚远,唐皇及朝中诸文武大臣对我本人也并不甚喜欢,否则也不会连个封赏都没有,我又岂敢乱议朝政?”薛洋摇头,随即道:“朝中大事,传到扬州本就时日过长,而且往昔御史郎官前来扬州,不是让我出兵就是让我交钱,又何曾问过我的意思?”

    薛洋这番话似乎带着一丝怒气,李稚妍点了点头跟着道:“唐皇如今是被田令孜这个奸人蒙蔽,所以才不识得相公的忠心,但是稚妍今日得见薛相公点将台上的一番话,深受震动,得闻今日之大唐尚有薛相公此等忠勇无二,能够低下头来收拾山河之栋梁,稚妍感动。”

    “哦,郡主白日里可不是这么说的?”薛洋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道:“难不成真的为了若兰不成?”

    “是,也不是,薛相公想知道原委吗?”李稚妍模仿对方的表情,嘴角一抿,跟着反问道。

    “郡主愿说,薛洋就愿听,若是不愿说,那就作罢。”薛洋摇了摇头,只不过那眼神之中的一丝莫名的意思还是被李稚妍捕捉到了,心头忍不住一愣。

    “杨若兰是叛军王妃,薛相公私自将其藏匿府中,还想与其成亲,这有违为臣之道,的确有错在先。就算是钟情于她,也该上表请求唐皇,我想以薛相公北征的功劳,赦免她一个女流应该不难吧?”李稚妍摇了摇头道:“可是薛相公呢,直接将其堂而皇之的带回淮南,放纵其和本宫作对,这难道就是薛相公的处世为人知道吗?”

    “哦,还有这番情节?”薛洋故作惊讶,但是眼神之中的那股不屑一顾却丝毫没有掩饰,这让李稚妍忍不住修眉紧皱,不过随即也就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黄巢一死,杨若兰也成不了什么其后,而且当日长安惨案发生只是对方也未曾是秦王妃,所以摇了摇头之后不再理会薛洋的无礼继续道:“只是如今国势日艰,长安凋敝,难以震慑地方,这些事情大可放一放,甚至于对于薛相公而言,也算是什么大事。”

    “郡主这是为我开脱了?薛洋在此多谢了。”薛洋点了点头,好奇的看了一眼,这转眼之间情绪态度变化这么快,该不愧是皇室中人,从小生活环境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样了。

    “薛相公慢言,稚妍还有事要说。”李稚妍见到薛洋话语之中似乎有要走的意思,急忙拦住对方笑道:“薛相公这么急着回去,难道是惦念府中的三位大娘子不成?”

    “军国大事过多,倒也没有多少闲暇去想儿女情长,南征已经开始,扫平东南是淮南军的大事,岂能耽误?”薛洋自顾自的笑道:“夜已经深了,郡主路途劳顿,就此安歇吧。”

    “薛相公南征虽是好事,但是无诏擅自出兵,攻击大唐守土之臣州郡,难道不该向唐皇陛下禀明实情吗?”李稚妍也知道如今东南各道几乎都是州郡大族擅自起事,然后逼迫唐皇承认其地位,但是对于淮南军和薛洋这种擅自做主,一言不发直接挥军征伐的做派难以接受,当即道:“有了大义名分,至少薛相公行事之时也少一分阻力。”

    “郡主!”这等大事,原本薛洋以为对方会勃然大怒,但是听着这近乎于为自己转圜的口气,他实在是不忍心,叹了口气道:“郡主是不是有事要说?”

    “薛相公终于不再为难小女子了?”听出了薛洋语气之中的那一丝不忍,李稚妍也是眼眶一红,但是随即笑道:“稚妍来扬州确实是有事相求。”

    “可是为了皇嗣之事?”薛洋深吸一口气之后问道,“我听说唐皇最近身体有恙,是真的吗?”

    “薛相公还说自己对朝堂之事不知情,唐皇龙体有恙是最近的事,你居然知道,扬州和长安之间的路程,倒也难不倒薛相公。”李稚妍闻言倒是心头一震,随即点头道:“确实如此。”

    “郡主想扶持自己的弟弟李成上位东宫?”薛洋若有所思,自言自语道:“只怕郡主难以如愿吧?”

    “为何?皇子上位东宫,自来是常事,更何况如今唐皇并未有册立太子,如何不能?”李稚妍不解的问道。

    “因为,废立之事只怕你们皇家人未必能说了算,有田令孜这等掌控神策军的宦官在旁,皇帝废立你们岂能如愿啊?”薛洋摇了摇头,也不理会自己说出来的话是不是大逆不道,直截了当道:“所以就算我肯出手,这千里遥遥的,郡主难不成真以为我身在扬州,能够左右朝堂,甚至能让神策军俯首听命吗?”

    “那你说该怎么办?”薛洋说的李稚妍都想过无数遍,只是在神策军在旁虎视眈眈之后,早就凋零的大唐皇室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参与这种废立之事,稍有不慎,甚至会祸及自身。

    “及时抽身啊!”薛洋有些奇怪的看着对方道:“如今乱世纷争不断,皇位只怕未必是那么好坐的,你这个做姐姐的难不成真的想让自己年幼的弟弟上位,面对这满目疮痍的江山社稷,面对满朝的勾心斗角?”

    “那是我父皇的江山,自然应该传到他的子嗣手中,岂能让他人白白夺去?”李稚妍霍然起身道:“难道薛相公不想辅佐幼主继位,做当代周公,青史留名吗?”

    “周公?”薛洋忍不住哑然失笑,随即摇了摇头,看着李稚妍叹息道:“你身为长姐,爱护弟弟之心我明白,只是如今大局已经走到现在,除非唐皇立即册封你弟弟为太子,然后设法除掉田令孜,保持朝局平稳,否则的话就算我入朝辅政,也无济于事。”

    “除掉田令孜?”李稚妍喃喃自语之后忽然道:“你是想除掉田令孜?”

    “除掉田令孜对我而言,可能更加顺畅一点,但是不是最紧要之事。”薛洋也不否认自己的想法,点点头道:“田令孜之害在于朝廷中宦官干政,扰乱朝局,其实除掉田令孜只是表里,若是唐皇无法重整朝纲,那么除掉一个田令孜,还会有另外一个田令孜出现的。”

    “我明白,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李稚妍起身点头道:“我去筹谋一二,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我的意见。”

    “你这丫头,死心眼,跟你说句实话吧。”薛洋叹息一声之后道:“大唐国祚只怕要转移了,你还是尽早为李家留条后路吧,否则一旦有人攻入长安,只怕昔日之祸又会再次上演。”

    “那你会救驾勤王吗?”李稚妍被他这句话说得俏脸色变,浑身颤抖,但是最后还是抿着嘴角,问道。那一脸倔强的神情,让薛洋莫名的有些心疼,闭上眼睛沉吟良久之后道:“若你在长安,我自会出手相助!”

    “你在说什么?”李稚妍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薛洋,双目之中两道奇异的光泽一闪而逝,似乎是奇怪薛洋为何会这么说。不过后者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倒是话锋一转,淡淡的开口道:“郡主来扬州应该是私下前来吧?还请早日返回长安。”

    “你这是打算下逐客令吗?”李稚妍忽然没来由的闪过一丝气恼,看着薛洋的眼神似乎带着一丝幽怨。

    “我也知晓了你的来意,只是你的要求薛洋无法满足,而今唐皇身体有恙,帝都风云变幻,若你不在,只怕你弟弟万难应付这等变幻莫测的局面,还是早日回去,至少皇位保不住,以郡主的才智,保住他们的性命,应该不难。”薛洋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的杂念都驱逐之后,目光重新变得清澈如水,看着李稚妍,露出了一股浓浓的悲悯的神情。

    “若是我愿意下嫁与你呢?你也不愿意吗?”李稚妍忽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看着薛洋的目光也一瞬间变得异常复杂。

    “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薛洋无奈的摇头,随即道:“我又不是好色如命的登徒子,你的婚姻应该自己做主,去嫁一个你喜欢的,能够护佑你一生一世的人。而不应轻易的拿出来做交易。那样你不情愿,我也不乐意,明白吗?那个九五之尊的宝座虽然好,但是若是太平时节,幼主登基或许可以保全,然则如今是乱世,就算你弟弟在长安坐稳了江山,又怎么面对这天下格局纷争的反震之乱呢?他一个孩童,难不成你让他面对这一切吗?如今大唐气数在黄巢被剿灭之后就已经转移了,皇命不出长安,已然是回天乏力了。与其做一个末代之君,还不如设法保全自己,为将来打算,或许还有别的契机。”

    “什么契机?”被薛洋一口回绝,这让李稚妍有些羞怒,但是对方紧接着的这一番话却让她放下了戒备,转而问道。

    “夜深了,郡主安置吧,薛洋告辞。”薛洋拱了拱手,踏着月色缓缓离开,留下李稚妍独自在原地发呆,良久之后脸上才重新爬满了羞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