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嫡女贵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最佳豪门女婿〕〔南明第一狠人〕〔我有三千大世界〕〔一剑独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安姐 第39章 爵少抱着你,脸不红气不喘
    !

    宁溪轰一瞬睁大了眼帘,金色的细碎光辉从窗口蔓延进来,撩起被子往下看了眼,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酒店,而被单下的自己竟只穿着内衣!

    而且锁骨之上,还有一道指痕。

    那指痕看上去……很明显是男人的。

    宁溪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她昨晚先是被战少晖骗喝了酒,他想欺负自己,最关键的时刻战寒爵到了,他救了自己,带着醉酒的她来了酒店……

    然后呢?

    断片了!

    宁溪用力地捶了捶脑袋,恍惚间闪过一个个片段。

    貌似是她跨坐在战寒爵胸膛,热情地脱自己的衬衫……

    天啦,她竟然又做了这么糗的事?

    “我醒了,可以进来的。”宁溪脸红得像要滴血,匆忙叫了服务员进来。

    服务员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递给了宁溪:“这是昨晚那位先生安排今早等你醒过来就给你的,尺码也是按照他给的买来的,您看看合不合适?”

    宁溪刚勉强压下去的心神顿时又炸了!

    她的尺码……

    他也知道了?

    宁溪倒抽一口凉气,头皮发麻,羞愧懊悔地跑去洗手间换上,出奇的合身。

    服务员看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暧昧:“请问需要用了早餐再走么?”

    “不、不用了。”

    宁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酒店的。

    可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她一到了酒店大厅外,阿澈就迎了上来,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宁小姐,你起来了啊,现在要去哪?爵少吩咐我送你。”

    宁溪哪里敢让阿澈送?

    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阿澈先生早安,不用这么客气,我自己打车就好。”

    “那怎么行呢?你累了一晚上,必须我送你,而且爵少都下了命令了。”阿澈一副你不用掩饰的表情,恭敬地替宁溪拉开了车门。

    宁溪简直想一头撞死,就连阿澈都知道她昨晚的糗事了么?

    什么还累了一晚上?

    崩溃得想哭。

    刚刚晨起,酒店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宁溪也实在不想和阿澈再这么拉锯战下去,便讪笑着坐进了他的车内。

    阿澈徐徐开着车子,通过后视镜观察宁溪的状态。

    怎么好像没有传说中的走不动路合不拢腿?

    难道昨晚爵少快枪手了?

    清了清嗓子,阿澈故作大气地开口,一副玩笑的口吻:“宁小姐,你觉得我们爵少身材怎么样啊?”

    宁溪脸颊火烧火燎的滚烫。

    “挺好,挺好的。”

    她含糊着应答,都没心思去理解阿澈话里的深意,满脑子都是她昨晚究竟还干了哪些糗事?

    她属于一喝醉就会彻底放飞自我的类型。

    当年她还是宁家千金的时候,曾有一次被有过节的其他名媛陷害,导致她喝醉了酒,直接在宴会上疯狂唱歌,还一边跳脱衣舞……

    宁凯烟着脸让佣人把她带回去了,从此再也不让她喝酒。

    宁溪当真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就只是挺好而已么?”阿澈一脸不认同道:“不应该啊,爵少每周固定时间健身,标准的八块腹肌,人鱼线、黄金倒三角全都有,一口气跑十公里都不带喘气的……”

    宁溪:“……”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如果你对爵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那一定是太久没用导致功能退化,也可能是血气方刚掌控不好时间,不要紧,以后多练练就好了,你千万要包容啊。”

    宁溪耳畔轰隆隆的全都是惊雷炸开和蜜蜂嗡嗡乱飞,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阿澈这是说……她和战寒爵昨晚全垒打了?

    她试探性地动了动双腿,却又很肯定没有四年前那种疼痛感。

    难道是像阿澈说的,战寒爵秒那什么,所以她没感觉?

    难怪她胸口还有他的指痕,他也知道她的尺码!

    “你……你开玩笑吧?”宁溪谨慎地问。

    阿澈以为宁溪是在质疑战寒爵的体力和能力,非常认真地用力点头:“我当然是说真的,昨晚爵少抱着你走了一路面不红气不喘,你应该都能体会到才对啊?”

    宁溪:“……”

    深吸一口气,她假装好奇,不肯死心地继续问:“爵少他……什么时候走的?”

    “你别怪爵少不体贴,集团早上有个重要的会议,他不能缺席的。”阿澈笑眯眯的解释,爵少昨晚肯定舒服了吧?

    宁溪呵呵了两声,原地爆炸。

    恰好此刻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宁溪那快要乱麻似的思绪。

    她几乎是秒接:“喂?”

    “宁溪?这个号码果然是你的,我是战太太,少晖的母亲。”那端,赵晓蓉趾高气扬的声音愤怒地响起。

    宁溪抚了抚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去想那混乱的场景。

    四年前宁溪和战少晖订婚时,和赵晓蓉有过交集,属于典型的眼高于顶且目中无人,习惯性以自我为中心,自诩贵妇。

    “伯母,您好。”宁溪礼貌问候。“好?我可一点都不好!”赵晓蓉尖锐地打断宁溪:“我们少晖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找人把他打得重伤进医院?我告诉你,你最好马上给我滚来医院,给少晖磕头道歉,否则

    ,我就告到你坐牢为止!”

    宁溪先愣了一秒,而后语气带着一丝冷意:“你是说,我找人打他?”“别抵赖了,我问了少晖身边的保镖,除了你不可能有别人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要家世没家世,能被少晖看上那是你祖坟冒青烟了

    ,你居然还敢打他?贱人!”

    阔别了四年,真是久违的神逻辑,宁溪内心的那点羞窘竟出奇的被抚平了,甚至有点想笑。“战太太,我既然长得这么丑,战少晖还上赶着被我打,是被虐狂么?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外面招惹哪些风流债,打他都嫌脏了我的手,盘问我之前还请你自己掂量清楚,若要找律师告我,那请随便,我清者自清,倒是好好让慕晚瑜看看,她挺着肚子为他怀孕的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网游我能强化万物〕〔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跪下,我的霸气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