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势攻婚总裁的叶〕〔总裁的叶清欢邵允〕〔我在人界掉马甲〕〔我有个神级选择系〕〔天降我才必有用〕〔都市妖孽狂兵〕〔众圣之门〕〔陛下宠妻无方〕〔掌欢〕〔农门恶女是团宠〕〔超凡赏金猎人〕〔农家小福女〕〔秦桑榆陆凉城〕〔农门小辣妻〕〔镇鼎〕〔你的爱如星光〕〔妃倾天下:王爷请〕〔你的爱如星光〕〔日月同辉〕〔顾少的独家挚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三百二十七章 合纵
    文德元年的六月初六,金陵城的这场大婚注定引起了全天下人的关注,不论是藩镇诸侯,还是那些在底层挣扎求生的百姓,或者是对于平南军的畏惧想要未雨绸缪,提前探听动静,或者是听到了来自东南的那一缕福音,他们无一例外都在期盼着这位大婚的主角,南平郡王新的动静。

    “主公,这可是大婚的第一日,怎么起的这么早?”一大早,当陆翊和袁袭等人刚刚来到王府军部的时候,发现薛洋也走了进来,顿时诧异的笑道。

    “你们几个家伙,我还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薛洋瞪了一眼陆翊,也不理会自己说出去的词是不是这个时代该有的,直接招呼道:“你们南征将领何时启程返回前线?我和军师去送送。”

    “主公的意思是?”袁袭和李振对视一眼之后,一瞬间明白了薛洋的心思,当即道:“这是不打算掩饰我军南进方略了?”

    “不是不掩饰,而是不能让朱全忠这帮家伙摸准了我们的心思。”薛洋摆了摆手,招呼三人坐下之后道:“从明日起,各路诸侯的使节大概都会前来辞行,其他藩镇倒还好说,但是那几位只怕是得不到准信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对于他们,我军地处东南,不论往何处出击,都会牵扯到整个天下局势的变化,搞清楚我军之意图,关乎他们的生死存亡。”薛洋说到这里笑道:“不过,为了给朱全忠压力,我已经派人去请李克修了,今日下午就先见见他。”

    “嗯,有所区别,如此才能分化瓦解他们对于我南平王府的担忧,从而互相攻讦。”袁袭在旁边点头笑道:“如此一来的话,只怕陆翊他们要晚点再走了。”

    “可以让高济他们提前返回,陆翊你留下便可。”李振看着陆翊道:“如今我们这位南征大都统可是名扬天下了,只要他在金陵,必然可以让所有人都摸不清我军底细。”

    几人商议已定之后开始分头安排,等待下午李克修到后,薛洋当即向对方表达了昨日相助之情。不论如何,昨日在宴会之上,李克修的维护之意都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甚至于就连薛洋本人都没想到,李克用会对自己下这么大的本钱。

    “郡王客气了,末将乃是粗人,看不得这些仗势欺人的事情。”李克修倒是连连摆手,薛洋如今权势震动天下,能够带着手下心腹朝自己拜谢,这份礼节也让他诧异的同时充满了欣喜。

    “不瞒郡王,末将此次前来,除了代王兄为郡王贺喜,同时还有一事想请郡王相助。”李克修的性子并不擅长绕弯子,所以几句场面话一说完之后直奔主题,朝着薛洋拱手道:“郡王昨日也看到了,那个郑璠若不是仗着背后有朱全忠撑腰,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郡王大婚仪典之上横行无忌。如今宣武军在中原做大之势渐起,威压临近诸侯,东征西讨,难以钳制。我家王兄有意出兵南下,只是势单力孤,还望郡王能从南境前知一二。如此必让朱全忠左顾右盼,最终彻底败北。如此也为中原除一害!我家王兄言道,若是破了宣武军,土地子民,郡王先取,不知郡王意下如何?”

    “如此一来岂不是占了晋王爷的大便宜了?”对方如此直白的话语倒是让袁袭哑然失笑,只不过随后跟着道:“克修兄也清楚,我平南军如今主力在南境,只怕短时间内难以抽调北上,更何况,从最近的楚州出发,中间还隔着数路诸侯,只怕鞭长莫及啊!”

    “不用,只要郡王爷派遣一支偏军进入徐州,牵制住徐州前线的宣武军兵马即可。”李克修见到薛洋面色沉吟,但是袁袭却一脸为难,当即脱口而出道:“如今平南军军势熏天,只要旗号出现在徐州,那朱全忠必然不敢放松,肯定会继续增派人手入徐,如此一来不仅仅时溥能苟延残喘,徐州境内局势也可平稳。到时我部兵马难渡黄河,直插汴州腹地,必可一剑封喉。徐州土地肥沃,百姓人口稠密,而且地靠扬州,郡王爷难道不想将其纳入麾下吗?”

    李克修的谈判方式确实让四人感到诧异,不过薛洋倒也看出了李克用的意图,还是打算南下,而不是西进吞并王重荣。对于目前来说,这一条倒也合适,在稳住了北面和东北的局势之后,腾出手来的沙陀人也只有这两个地方了。而且相对于王重荣目前人多势众来说,朱全忠面临的局势就要差很多。地处中原,四面皆敌,而且无有山川险阻,正是沙陀骑兵驰骋冲杀的好机会。若不是此前在剿灭黄巢的时候损失太大,只怕李克用根本不会想到南下和自己结盟。

    “克修兄昨日援助之情,我薛洋绝不敢忘,更何况,此前和晋王爷在北面剿灭黄巢之时也颇有交情。”薛洋沉吟半晌之后点头道:“我平南军可以派遣偏军北上牵制朱全忠在徐州的兵马,不过对于时溥,本王不敢保证。你也清楚,他和我平南军之前可是存在大仇的,所以——”

    “不妨事,此事交给末将!”薛洋能点头,已经出乎李克修所料,所以当即抱拳表示,时溥交给他,由他负责出面劝说对方放下对平南军的戒备。

    谈下了这件大事,对于后续薛洋提到的以粮食和南方物产换取定量军马一事,李克修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如今沙陀部族缺的是人,不是马。对于中原诸侯来说战马是战略物资,但是对于沙陀人来说却并没有那么稀缺。更何况背靠草原,他们随时可以从草原调动更多马匹南下。更何况,薛洋也只是说定量,至于多少,那到时不还是自己说了算吗?

    谈妥了大事的李克修满意而去,而袁袭却在他走后笑道:“主公这是给毕师铎放了一根鱼饵啊!”

    “让向杰稍时把这股风给放出去,我想还会有鱼继续上钩的。”薛洋在旁边点头一笑道:“陆翊,你晚间的时候约一下毕师铎的使者,提点他一下,免得这家伙把精力都放在了壕州。”

    薛洋虽然让向杰去放出风声,但是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十三司出手了,李克修为了坐定平南军北上的事情,当天晚上在金陵大宴宾客,邀请了诸多使团成员,几乎是毫无遮掩的将自己今日首先被薛洋请进南平王府的事情说了出来,再配合他那喜不胜收的表情,一场风波就此在金陵城中迅速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