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0549、教主?
    “兄弟,你真的对这样一朵美丽的鲜花完全没有兴趣?”丁毅的左眼窝乌青,呲牙咧嘴地道。

    李牧瞪着他。

    “别呀,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啊,郎才女貌,豺狼虎豹……反正,双宿双飞啊,以我的观察,这个叶无痕,乃是罕见的内媚之体啊,外表冷漠,内里火热,加上我这一本,绝非可以让你享受人间至极的美妙……”丁毅说着说着,就眉飞色舞了起来。

    李牧直接一拳,将他的右眼窝也打青了。

    “哎哟……兄弟,咋地,你不喜欢女人啊?”丁毅捂着自己的眼眶,难以置信地道。

    李牧道:“问题的关键点在这里吗?啊?在这里吗?我特么的是不是逆命传人,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丁毅笑嘻嘻地道:“嗨,多大点儿事啊,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呢。”

    李牧道:“滚犊子……这件事情,是你自己搞出来的,你去和所有人都解释清楚。”

    丁毅摊手:“现在恐怕是解释不清楚了,再说了,你难道没有发现,叶无痕看到你,明显就是王八瞅绿豆——对上眼了,就算她知道你不是逆命传人,也会死心塌地地纠缠你,嘿嘿,以我的经验,这种女人,一爆发就像是火山一样,所以你是不是逆命传人,根本都不重要。”

    李牧无语。

    丁毅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李牧不是木头人,又岂会感受不到叶无痕的心意。

    但问题是……

    “兄弟,别犹豫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丁毅挤眉弄眼地道:“这等艳福,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呢,哈哈哈。”

    李牧作势又要出手,丁毅直接跳起来仓皇而逃。

    李牧直接无语。

    交友不慎啊。

    从当日把自己打昏丢到贼船上的举动来看,这个丁毅就是一个不靠谱的货,随时挖坑埋人。

    吱呀。

    房门突然又打开,丁毅探头进来,道:“对了,这东西忘记给你了。”

    他扬手丢进来一个玉质小册子,转身又跑了。

    李牧捡起来一看,扉页上写着‘洞玄子洞房三十六式’,不由得哭笑不得。

    还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啊。

    他本想随手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丢掉,而是纳入到了储物空间里面。

    暂且将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丢在一边,李牧刚要在房间里布置下禁制阵法,开始调息,恢复体内的暗伤,突然外面又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李牧过去开门,没好气地道:“你还有完没完啊,这洞玄子三十六式,赶紧拿走……呃,叶姑娘,你怎么来了?”

    叶无痕换上了一袭绿色的裙衣,气色好了很多,浅绿色的长发沿着鬓角两侧编织出两条细密的麻花辫,将中间的长发围在中间,一个非常漂亮的发型,充满了地球元素,精致无暇的面容,在绿色长发的衬托下,简直就像是从森林中走出来的完美精灵一样美丽优雅。

    李牧原本以为是丁毅在外面耍幺蛾子,没有想到,竟然是叶无痕主动登门。

    略尴尬。

    “断师兄,什么是洞玄子三十六式?”叶无痕脸上的神色,柔和很多。

    也许是因为常年冷若冰霜,所以看起来依然不带笑意,但对于她来说,这样的颜色对待一个异性,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李牧顿时大为尴尬:“呃,是逆命秘传的一种……呃,修炼功法,很厉害的,对了,叶姑娘,你找我有事吗?”

    叶无痕的性子天生冷淡,没什么好奇心,也不追问,点点头,道:“诸位掌门吩咐,让我带断师兄去‘青莲池’,可以借助‘青莲池’的力量,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伤势。”

    哦?

    李牧闻言感到意外。

    青莲池吗?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听起来**的,应该是疗伤圣地之类的地方。

    李白创立下神教蜀山,建造白帝城,应该是会留下一些遗泽,之前青莲宝气不断地喷涌,只怕是与这‘青莲池’也有联系,去看一看也好,说不定,可以助自己突破破碎境也一定。

    ……

    ……

    “什么?这是真的?”

    神教蜀山的主殿飞仙堂中,听完浣刀宗老奶奶的话,各大支脉的掌门,都大为震惊。

    “是无痕所说,定然不假。”浣刀宗老奶奶慈眉善目,一头雪白浓密的银发,依稀可见年轻时候风华绝代的美貌,道:“听无痕说完,断水流竟然斩杀了寒江城主曲艺,还先后重创九大派的其他破碎境强者,我也很震惊,不过,这是好事啊,神教终于出了一个真正的天才啊。”

    “哈哈,这个断水流,真的是大涨我神教气势啊,好啊,好啊。”龙王岭的龙首,习惯性地抚着自己的紫髯,兴奋地拍大腿。

    “能够斩杀寒江城主曲艺,必然是在破碎境之上,说不定,已经打通了生死桥之境,也不一定。”一位身穿灰色袍子的老者开口,他面貌清癯,颇有儒雅之气,正是蜀山七大支脉执掌超天亭的亭主欧阳幻羽,一位名震苦星世界的顶级强者。

    “必然是生死桥之境,只是破碎境的话,可败曲艺,但于万人包围之中,斩杀曲艺,还力有未逮。”另一位神教首脑,水月流的宗主水月先生开口道,他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副书生打扮,相貌俊秀,文质彬彬,说话时微带三分笑意,令人有一种春风化雨的和薰之感。

    龙王岭龙首点点头:“水月先生言之有理。”

    得出这个结论,在座的神教蜀山首领们,细细再想,不由得都心中震惊。

    百年之前的一战,神教损失惨重,支离破碎,尤其是仙唐、李山和逆命三大支脉,都被打没了,到如今,李山和仙唐两支,虽然说又有传人出现,但都还未到破碎境,只能算是年青一代之中的翘楚,怎么逆命的传人,竟然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难道真的是天佑神教吗?

    “还记得当年教主他老人家大战离去之前,留下的法旨吗?”龙王岭龙首开口道。

    众人的神情,顿时都为之一肃。

    昔日,创立了神教的青莲剑神,留下法旨,后世教众,不管是什么身份,高低贵贱,年长年幼,只要是先突破破碎境,就立为教主,执掌神教。

    而如今,逆命传人断水流,似乎已经做到了?

    昔日,因为群龙无首,蜀山各大支脉之间,相互不服,经常斗气,虽然没有发展到厮杀血争的程度,但难言团结,这一次九大派的突然发难,在外力的威胁之下,各分支之间才抛弃前嫌,精诚团结在一起。

    但鸟无头飞,人无头不走。

    这样的大背景之下,选出一位可以服众的教主,统帅各大支脉,才能真正将神教上下拧成一股绳。

    “呵呵,我们这些老家伙,骨头都老了,撑不了几天了,选一个年轻教主出来,最好不过。”龙王岭的龙首抚着紫髯,笑呵呵地道。

    昔日,龙王岭独占白帝城,自命为撑起蜀山神教荣光的卫士,瞧不起分崩离析的其他各大分支,但这一次一战,龙王岭大意之下,损失惨重,两大‘龙神’只剩一个,四位‘龙鳞’也算是三位,让这位脾气火爆的龙首,逐渐有了隐退居于幕后之心,争夺教主之位的意思彻底淡去。

    他对李牧的感观,极为不错,如果将这个年轻人,推为教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龙五你终于承认自己是老骨头了?”超天亭主欧阳幻羽呵呵一笑,道:“断水流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只是,他来白帝城时日太少,之前又威望不显,怕就怕成为教主之后,难以服众,而且,他常年浪迹在外,对于神教的事情,了解不多。”

    水月先生道:“无妨,不了解有的时候,也是一种优势,卓然独立,各不偏帮。”

    一番商议,几大支脉的掌门,逐渐达成了共识。

    “只要断水流通过神血验证测试,血脉纯度足够,可以推他为教主。”最后龙王岭的龙首龙五直接拍板。

    浣刀宗老奶奶笑呵呵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因为孙女叶无痕和她说过,断水流接受过一次神血验证,血脉显化,可是一条银色神龙啊,那意味着最纯正的神教血脉,便是在做的几大支脉的掌门,也有所不如,通过验证,还不是水到渠成。

    一想到自己的孙女,找到了如此完美的良配,孙女婿眼看着就要坐上神教教主之位,老人家就笑的合不拢嘴。

    就在这时,突然——

    轰隆隆!

    整个飞仙殿突然震动了起来。

    不,是整个白帝城都震动了起来,似是一种很奇异的共鸣,城内的天地灵气,也如沸水一样,蒸腾了起来。

    “怎么回事?”

    “是青莲池的方向。”

    “快去看看。”

    一道道流光,从飞仙殿中飞射出来,朝着青莲池的方向电射而去。

    ……

    “我勒个去,什么情况?”

    李牧有点儿懵逼地看着周围的情况。

    他跟随叶无痕,来到了青莲池修炼恢复伤势。

    所谓的青莲池,那是白帝城中中央区域的一个修炼秘地,由大小三十多个形状不同的池子组成。

    青莲宝气从地底喷涌出来,浓郁的青莲之气宛如液体一样,在几个硕大的池子里翻滚,神教的天才们进入其中,就像是泡温泉一样,一边修炼,一边吸收青莲之气,增加修为,和九大派趁着青莲宝气喷涌时在白帝城外吸收相比,蜀山的弟子们,这种泡温泉的方式,简直奢侈的像是用百年茅台琼浆来洗澡一样。

    不过,根据叶无痕的介绍,这青莲池百年之前就有,但一直处于干涸状态,一直到数月之前,青莲宝气喷涌,地下灵液涌出,才将青莲池注满。

    李牧一想,这倒也是。

    如果这一百年以来,青莲池都是灵液满溢的状态的话,不知道要培养出来多少的高手强者,苦星世界还哪里有九大派玩的地方?早就被神教蜀山按在地上,想怎么摩擦就怎么摩擦了好嘛。

    “进入青莲池,最好赤身*,方才可以让灵液滋养肉身,达到最好的修炼效果。”叶无痕说完,转身离开了,去了数十米远的另外一处池子里。

    灵液雾气蒸腾,隔绝了视线。

    恓恓索索的脱衣声传来。

    李牧不由得老脸一红。

    他看看周围无人,脱下衣物,跳到青莲池中,才运转不到十息,这个青莲池就突然开始沸腾了。

    什么情况啊?

    李牧本想跳出去,但一想自己还光着腚呢,略微犹豫,周围嗖嗖嗖传来破空声,有人来了。

    ---------

    感谢缘订今生2022,浮一生若一梦,人未尽酒杯莫停,19810316,流火麒麟,小二郎浪4,翩跹舞,诸位大大的捧场,请大家多多关注我的公众微信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