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0590、太彪悍
    天一门的人,四下搜索,并未再找到郭雨青和左青青三人的踪迹,只能暂时无功而返,这让冯朕非常失望。

    “师父,您放心,这三个人,逃不出星风城的,就算是把这里搜个底朝天,我也会为您把他们找出来。”穆顺为了讨好师父,极为卖力,带着人继续搜寻。

    冯朕点点头。

    郭雨青三人,在之前的追杀之中,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有了保护,他们根本要逃不到那里去。

    “将他带回去。”

    冯朕命人,带着被擒住的李牧,先行返回天一门在星风城之中的官署。

    天色彻底明亮。

    新的一天到来,只是空中依旧是阴云密布。

    大暴雨之后的空气非常清新,但有些寒冷。

    李牧被押在飞舟上。

    星风城是天一门的地盘,经营了数千年,官署自然是重中之重,是一座漂浮在天空之中的宫殿群,巍峨如雄伟的山峦,气势十足,宫殿群之下是一片森林药圃,种植者诸多的草药,是天一门的药园,亦是地脉汇集之处,灵气潮汐澎湃,在专门建筑的阵法的引导之下,几乎可以说是整个星风城之中最为上等的造化之地。

    飞舟破开云层。

    “先将他带入铁血天牢。”冯朕道。

    四名天一门的凡境巅峰高手,押着李牧,一路经过重重的关卡和阵法,最终,李牧被带入官署一处地下城堡之中,锁在了一处阴森黑暗的牢狱之中。

    因为是冯朕亲自出手,将李牧的真气修为封印,再加上还有专门囚禁兵境强者的镣铐,所以天一门的人都很放心,将李牧锁住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牢狱里阴气森森,有黑暗罡风流转。

    周围四壁上,特别的阵法加持,让整个铁血天牢牢不可破。

    浓郁的腐烂腐臭和血腥味道,混合在一起,极为刺鼻,在整个牢房里流通。

    李牧静静地坐在潮湿的牢房地面,四下打量。

    虽然他被封印了真气,但目力依旧极强,周围黑暗之中的一切,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这间牢房四面石壁,纹理粗糙,其中一面石壁上有黑铁栅栏牢门,只容一人可以通过,和墙壁一样,每一根栅栏上,都加持了阵法符文之术,极难打破,地面上有枯骨,有些还带着血迹,有些已经充满了年代感,显然漫长年代里,死在这里的生灵,为数不少。

    透过栅栏的缝隙,隐约可以听到,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哀嚎声,夹杂在罡风之中,传到了石牢中。

    那应该是被上刑折磨的囚犯发出的惨叫。

    李牧站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稍微一挣,就将那号称是可以困住兵境强者的镣铐,挣开一道细微的缝隙。

    他笑了笑。

    兵境强者的一身恐怖修为,都在真气上,一旦被封住了真气,那肉身之力的确是挣不开这镣铐,但他不同,真气修为只是战力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小部分,真正强大的底牌,都是肉身强度和力量上,以前的先天真气也好,现在的混沌真气也好,修炼来都是为了滋养肉身,其次才是驱动战技。

    所以这种镣铐,在李牧的面前,简直就和塑料纸糊一样。

    但是李牧并未着急将镣铐挣脱逃离。

    他想要再观察看看。

    因为被活捉,也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甚至是故意被捉来的。

    在确定冯朕的剑气都伤不了他之后,李牧就决定,混入天一门的官署之中,来一票大的。

    所以,需要慢慢来等待机会。

    李牧盘坐在原地,尝试催动,结果真气凝滞,无法运转,可见兵境强者的截脉封禁的手段,还是不容小觑的,不过李牧并不灰心,原地继续一次次地冲关,的独特之处,得到了彰显,一丝丝的气机,逐渐可以牵动。

    照这样的效率下去的话,大概最多十天,李牧就可以完全破开真气封禁。

    他不着急了。

    之前大战时,他将身上所有的宝贝、储物器具,都藏入到了识海之中,天一门的人,都以为是被冯朕的剑气连续轰击给点爆了,所以也没有搜出什么东西来。

    最多再有三日,真气恢复一些,就可以利用网牌登陆仙网,也可以催动传讯令来联系丁毅和猪精二师兄了。

    李牧开始闭目养神,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应该怎么样来给天一门来一记狠的。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

    脚步声传来。

    “就是他。杀了我不少的弟子。”

    “这种狂徒,不能让他太快活。”

    说话的声音传来。

    石牢的栅栏们被打开。

    数个身影走进来,为首的一个人,赫然正是穆顺。

    穆顺看到李牧,可以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今晚他本来可以活捉郭雨青和左青青,为师父冯朕送上一份大礼,重得欢心,巩固自己的地位,谁知道,就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给破坏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郭雨青三人,他的一切计划都落空,如何不记恨?

    “给我狠狠地揍。”穆顺冷笑着。

    他来到牢房中,就是要拿李牧出气,先殴打羞辱一番再说。

    他身后跟着的几名天一门弟子,手里拿着棍棒铁鞭,狞笑着,直接就围过来狂殴李牧。

    李牧抬起一脚。

    砰!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天一门弟子,直接就被踢飞出去,撞在铁牢石壁上,啪叽一声,直接撞成了一滩肉泥,死的不能再死了。

    “佛山无影脚。”

    李牧直接连环踢,腿影如电。

    这还不是他恶搞,而是在地球时,他研究过一些武林秘籍,真的有这一门功夫,李牧现在真气被封闭,肉身力量和速度,也不容小觑,就算是地球上简单的腿法,在他施展出来,也不是这几个普通的天一门弟子所能抵挡招架。

    砰砰砰!

    就听一连串的闷响声中,六七名天一门弟子,全部都被射在石壁上变成了泥状液体。

    “什么?”

    穆顺和其他弟子,都吓傻了。

    不是被封印了真气吗?

    怎么还这么残暴?

    他们转身就跑,第一时间,逃出牢房,将钢铁栅栏牢门锁了起来。

    李牧装模作样地冲过去,抓着牢房栅栏门,摇晃着,大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结果——

    咔嚓!

    牢房栅栏门直接被就摇断了。

    卧槽。

    李牧心中一惊,演过头了,怎么还把这牢门给弄断了呢?

    这下子,似乎只能继续演下去了。

    他一根一根将栅栏掰断,然后从牢房里逃了出来,大踏步宛如太古凶虎一样,朝着穆顺等人杀过去。

    穆顺等人震惊难以言表,更是被吓得心胆俱裂,牢房的门都被摇断了,这也太凶悍了吧,要知道这间牢房可是特选,曾经关过许多的凶悍魔头,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从这间牢房里冲出来……这他妈的今天到底是抓回来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

    “嗯?冲出了牢房?”

    听到了汇报,冯朕看着鼻青脸肿的穆顺,也有一些无语。

    他早就看出来,那个人肉身修为强横,有不死之身的趋势,但没想到,竟然是强大到了这种程度,活生生地从牢房里给打出来了。

    看来之前是因为有自己在,所以这个人才一直都隐忍着,等到送入牢房,自己离开之后,他才想要趁机杀出牢房。

    穆顺道:“不过,目前已经将他重新制住了,只是,铁血天牢中,没有其他房间可以关住这个人了。”他心里也是憋屈啊,最近简直现实撞了邪一样,事事不顺,连去牢房里出气,结果都惹出这样的事情来,差点儿被打个半死。

    冯朕道:“本来还想要再准备一下,既然如此,也罢……你带人,将他送到我的丹房之中吧。”

    穆顺一怔,道:“丹房?”

    送到丹房去做什么?

    冯朕道:“不死之身,天赋神通,存在于遥远的传说之中,但若是以秘法丹术祭炼,可以得到传说之中的……你速速去办吧。”

    穆顺连忙道:“遵命。”转身去办事。

    冯朕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的笑容。

    对于这个偶然抓获的囚犯,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这一次竟然冲出牢房,又给了他惊喜。

    他又将一名心腹弟子叫进来,给了一张罗列了数百种珍惜药材的单子,道:“你去药园采摘,若是药园没有的药材,就去城中各大药商和仙网上去买,务必在三日之内,不惜一切代价,将所有的药材都准备齐全了。”

    那弟子略通草药丹术,一看单子,倒吸了一口冷气。

    将这单子上的药材全部都准备齐全的话,星风城天一门药园中这些年培育出来的神草药材,只怕是都得被割一茬,这还不够,其他一些全部都买全,没有三位数的黄金仙晶是绝对买不到的,这等于是整个天一门星风城一年的税赋和其他各种收入的总和了。

    绝对是大出血。

    但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去办。

    ……

    ……

    “怎么回事?教主在做什么,怎么一直都联系不上?”

    丁毅在房间里急的想的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已经有数个时辰,他尝试用传讯领来联系李牧,但却都没有回应,这令他有些担忧,因为他知道,李牧今夜是去做什么了。

    一边的猪精,点了一大桌子的送餐美食,大快朵颐地吃着。

    “没事,你就放心吧,嘿嘿,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以你们家教主的揍性,绝对是可以熬过万年老龟,绝对死不了……”猪精二师兄满嘴油腻,狼吞虎咽,一边吃肉,一边大口地喝酒。

    -----

    今天第一更,还有2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