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0853、天榜题名
    无数道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之下,碑面上跳跃着的碎金神纹,开始以一种奇异的节奏游动,如争食的金色锦鲤一样,汇集在一起,最终组合成为了两个大字——

    李牧!

    两字初成,金光大作。

    与之前风部传人玉惊风一掌在天榜石碑上轰出二十道金色神纹不同,李牧这一拳,击出了不下于百道的神纹,这百道神纹组合起来,形成的两个字,金光之强,犹如一根根金针一样,刺的周围仙门修士们,都快要睁不开眼睛。

    两个字,如两轮小太阳。

    更为关键的是,这两个字,在天榜石碑表面上悬浮起来,上升,将之前显示出来的‘玉惊风’三个字,完完全全地压在了地面。

    后来居上。

    成功题名天榜。

    李牧缓缓地收回了拳头。

    “果然是和我猜测的一样。”

    他心中惊喜。

    关于三榜石碑的一些秘密,他想,他是看出来了。

    而这是,整个内院广场,轰地一声,所有人都爆发了。

    沸腾的惊呼喧哗声,如从远山之中传出的洪水爆发声,初始时还小,到了后来,简直就像是群山咆哮,万水奔腾一样,衍化为今日仙魔大会以来,分贝最高的一次群体发声。

    有人抱着自己的脑袋。

    有人揉眼睛。

    有人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还有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所有人的反应不一,但总结在一起,就只有四个字才可以表达他们的心情。

    难以置信。

    在李牧走向天榜石碑前,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次自取其辱的赌气而已,之前双榜第一的光荣,将会在这一次的赌气中付诸东流,人们以后谈起这一次的仙魔大会,记起的将只是他在天榜石碑面前铩羽而归的耻辱,而不是高居双榜第一的荣耀。

    所有人都觉得,今日的主角,注定只有一个。

    那就是风部传人玉惊风。

    说到底,凡人又怎么真的可以和高高在上的天庭诸神相比呢?

    但是,现在……

    一切被颠覆了。

    玉惊风那张令人惊艳的年轻的脸庞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天榜石碑上那高高在上的‘李牧’两个字,散发着万千金光,璀璨夺目,相比之下,被踩下下面的‘玉惊风’三个字,就被衬托的越发暗淡无光,甚至不运足目力仔细看的话,会被忽略。

    为什么……会这样?

    他整个人仿佛是被冰水浇了个透心凉一样,彻底呆滞了。

    “这不可能,不可能……”‘鬼’喃喃自语,声音就好像是两块锈了千万年的铁块在摩擦一样,令人一听就好似猫抓玻璃,心中冒酸水。

    雷藏几乎是咬碎了一口牙,强忍着才没有吼出来。

    水月仙子甜美清纯的脸上,一双妙目,绽放出奇异的光辉,盯着李牧,仿佛是第一天见到他一样。

    她看的很认真,也很仔细,脑海之中,不由得回想起来,当初在,李牧哪怕是拼着粉身碎骨,也要保护那狐族女子离去……那个狐女的命,还真好。

    这才过去了多久时间,这个凡人,实力竟然提升的这么快?

    他们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石基上,李牧缓缓地转身。

    如一个踩着尸山血海登基的王,以征服的眼神,在俯视膜拜在脚下的。

    他第一时间,当然是看向了风部传人玉惊风,道:“看到了吗?”

    玉惊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李牧道:“天榜题名,很难吗?”

    玉惊风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李牧道:“我本想给你们天庭六部,留一点面子,可你非要在我的面前装逼,这是你逼我的。”

    玉惊风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三句话,像是三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这位风部天骄的脸上。

    要怎么样反驳?

    能怎么样反驳?

    玉惊风觉得,自己的荣耀和尊严,被这三句话,狠狠地踩在了泥泞中。

    什么样的反驳,那天榜石碑上那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面前,都苍白的像是秋天树枝上最后一片落叶,留也留不住,没有任何意义。

    “现在记住了,给我好好的记住了,凡人,也可以很强。”

    李牧道。

    这样的话,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方式说出来,哪怕在场的修士百分之九十九都出身于仙门,却也只能承认并且接受。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李牧又看向云光圣女,以一种怜悯的口吻道:“道就是道,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你走你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只要能够行至彼岸,就是无上大道,才刚刚摸到了一点点的道缘,就因为别人随便一两句带着魅心之术的呵斥,就崩碎了道心,还开始自我怀疑,呵呵,你这样,还修什么道?还成什么仙?早点回家去养猪抱孩子吧。”

    云光圣女咬牙切齿,看着李牧,但最终没有说话。

    同样是呵斥的话,同样是从天榜提名之后站在石基上的绝代天骄的人口中说出来,同样尖酸刻薄不留丝毫的面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作用却截然相反。

    风部传人玉惊风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子一样狠狠地插在她的心上,令她感觉到剧痛,感觉到愤怒迷茫,而李牧的话,却仿佛是一道道的惊雷,不知不觉就震碎了她心头的迷雾和谜团,让她全身那已经混乱紊乱的气息,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李牧站在石基上,觉得自己今天大约是圆满了。

    双榜第一。

    三榜题名。

    他心中得意,忍不住又看向玉惊风,道:“记好了啊,以后没事的话,别再我面前装逼,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当着我的面装逼了。”

    玉惊风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好,很好……我,记——住——了!”

    他一字一句地道。

    一口逆血冲到了喉间,他强行压了回来。

    被气的几乎吐血,这是玉惊风惊艳了十九年时光的人生里,从未遇到过的陌生体验。

    “还有,我记得,你之前说,想要直接将我摸去?”李牧又问。

    玉惊风那张英俊惊艳的脸上,一抹猪肝色的潮红涌动。

    “别不依不饶,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咬牙道:“风部的尊严,不容亵渎。”

    “就你有尊严?”李牧对于这种人,简直是嗤之以鼻。

    自己得势了就拼命作践别人,失势了就开始讲尊严和道理。

    “那你想怎么样?”玉惊风面容有些扭曲地道。

    “啧啧啧,真的是……”李牧耸耸肩,轻佻地笑着,道:“这么快就失态了?呵呵,那么装逼的出场,还以为你会有多么与众不同,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样子货而已,我想要怎么样?我想要你跪下来叫爸爸,你会做吗?”

    玉惊风平日里是出了名的震惊和淡然,宠辱不惊,但今日,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眼前这个该死的凡人,一语一字,有着特别的分量,让他的心火,蹭蹭蹭地开始冒起来。

    “如果你想要用这种话,来碎我道心的话,那你就想错了。”玉惊风深呼吸,表面从容地道:“大家都天榜提名,就算是你的排名比我高,但真正战斗起来,未必你就能赢我,不要忘了神部的底蕴。”

    “你以为谁都像是你一样,动不动就喜欢破碎别人道心。”李牧道:“真是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啊……排名低就排名低,挨打站稳,扯什么底蕴,真是可笑。”

    “你……好,今日之赐,改日必还。李牧,从此刻开始,你可以算是我的对手了,我的功法,还未大成,今日被你占先,我无话可说,不过,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证明,凡人亦可与天庭诸神并驾齐驱吗?三年之后,就在这金台观,你我代表仙凡两道,再来一战,一决生死,你,敢吗?”

    玉惊风如光如刀,死死地盯着李牧。

    “三年之后?”李牧呵呵笑了笑,耸肩道:“啊,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到时候,你只怕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了,不过,既然你心不死,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答应你了,要是到时候你输了,那就跪下来叫三声爸爸,你敢吗?”

    周围修士们听了,一个个都无语。

    叫爸爸这像话吗?

    从未听说过这种赌斗要求啊。

    玉惊风也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刚要说什么,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远处的高阁之中传出来。

    “哼,小小年纪,牙尖嘴利,以后长大了还聊得?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天庭神部,违逆天规,罪该万死,今日不惩戒你,我天庭威严何在?”

    高阁中的一位老怪物出手。

    天空中,一个青色巨手破开虚空覆压下来。

    巨手乃是以纯粹的符文、能和法则组成,犹如实质,符文光束流转缭绕,神玄境的威压恐怖到令人难以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种力量,巨手五指张开,像是捏小虫子一样,朝着李牧捏去,杀机沸腾。

    沛然莫御的气机锁定之下,整个内广场所有的修士,都仿佛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根本难以动弹。

    李牧只觉得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机压下来,好像是要将他直接震为齑粉一样,以他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反抗,就算是拼上任何底牌,都无济于事。

    这就是神玄境的力量吗?

    太可怕了。

    这种力量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眼看着李牧就要被拍死,这时,异变又生。

    一道剑光,从东南而来,划破天空。

    一闪,便将这青色巨手直接刺穿。

    巨手似是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瞬间就消散碎裂了开来。

    “妈的,是我灵感大王拿不动刀了,还是你风部飘了?我的传人,你也敢动?”

    老神棍猥琐的声音,犹如亲临,在内广场的上空响起。

    ------

    今天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