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0871、凡人一怒,亦可诛仙
    玉惊风没有想到,这才短短一日多时间不见,李牧竟然强横到了这种程度,一己之力,反杀三位初阶神玄境长老,连同其他十几位上皇境、王者巅峰境的强者,所用的时间,也不过是短短一盏茶的时间而已。

    “李牧,你这个蠢货,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玉惊风咬牙切齿。

    李牧道:“真是没有营养的废话啊,拿出你风部绝世天才的实力来自卫保命,否则,这样撸嘴炮,会被读者说注水的。”

    玉惊风微微一怔,突然所有惊怒的表情消失一空,转而大笑了起来:“好,既然你这么期待的话……你以为,就只有你一个人修为提升了吗?”

    他祭出一柄流风漩涡萦绕于身的青色长剑。

    “我该说你愚蠢呢,还是该说你阴险?”李牧感觉到了那青色长剑之中,蕴含着的可怕的能量,知道这是玉惊风在这样局面下依旧没有逃走的底牌依仗,道:“非要等到手下都死光了,才祭出你真正的依仗,你是故意让我来杀死他们吧?”

    玉惊风微微一笑,道:“你猜?”

    青色长剑上,迸出一团一团月晕一样的青光,奇异的力量弥散,地面上,死去的风三等神玄境强者的尸骨血肉,化作了丝丝缕缕的血色雾气,朝着青色长剑汇集。

    不过是一个眨眼的时间而已,十数位风部强者的尸骸,失去了最后的精血,如被风干了的沙雕一样化作碎末散开。

    而青色长剑吸收了这种力量之后,则犹如血染一般,变得赤红,一抹抹的微光似是粘稠的鲜血在流动。

    玉惊风以一种无比陶醉的表情,深深地呼吸,嗅着剑身上流转而出的血腥味道。

    若有若无的血色氤氲,从剑身上脱离出来,被他吸入到鼻子里。

    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吸.毒.成.瘾的瘾.君.子。

    李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随着血色氤氲入鼻,玉惊风的气息,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提升变强。

    这是邪术。

    不,应该说是邪剑。

    一定与风部召唤出来的那尊古神有关。

    所以玉惊风刚才故意眼睁睁地看着风三等神玄战死,绝对是故意的——他需要强者的血,祭剑,然后这柄邪剑,会将亡者的力量,转化,一部分反馈给了玉惊风。

    玉惊风藉此来提升修为。

    这就是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终于一跃成为半步神玄的秘密。

    风部,还真的是一个邪恶的组织啊。

    为了得到力量,玉惊风不惜牺牲自己的同门。

    李牧这样想着,挥出了手中的刀。

    他当然不会等着玉惊风完全吸收邪剑中的力量再动手。

    “哈哈哈,现在反应过来,晚了。”

    玉惊风大笑着,出剑。

    诡异妖冶的红光一闪。

    嗤!

    撕裂布帛般细微的声音响起。

    李牧只觉得手中一轻,银山奇石铸就的轮回刀,已经从正中央被斩为两段。

    这么锋利?

    李牧大吃一惊。

    红色的妖冶光芒再度闪烁。

    不得不承认,玉惊风的剑法,非常高明。

    叮叮叮叮!

    空气中暴起一簇簇溅射如烟花璀璨的火星。

    连续的交手之后,李牧松了一口气。

    四刃伤神刀的品秩,果然是要比轮回刀更高,可以抵御那柄邪剑。

    不过,仔细观察之下,李牧注意到,四刃伤神刀的刃口上,出现了一个个细如发丝一般的豁口,显然是在刚才与邪剑撞击时留下来的。

    邪剑的威力,远远超乎李牧的想象。

    而玉惊风此时,心中也升起了与李牧相同的念头。

    血色邪剑的剑刃上,亦有不少细密的豁口。

    “不愧是传说之中的神刃啊,竟然可以挡住我青神剑的攻击,可惜,你并不知道这柄刀真正的秘密,发挥不出来他的威力,而我……”玉惊风笑了笑。

    血色邪剑的剑身,粘稠的血色流转。

    那几个剑刃豁口,迅速就消失。

    这一幕对于李牧并未造成太大的触动,真正触动了他的是玉惊风话中的意思——四刃伤神刀威力不至于此,还有更大的秘密。

    玉惊风挥剑,再度出手。

    李牧也毫不犹豫地催动体内的黄金符力,迎了上去。

    刀剑相交的争鸣之音,让整个废弃花园如同经历着一场疾风骤雨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李牧踢飞的蠢狗又回来,趴在不灭道士的身边,颇有一副忠心耿耿护主的姿态。

    但实际上,谁又知道它是怕黄衣仙女真的把它捉去吃狗肉火锅而不敢远离李牧。

    唉,真的是无聊愚蠢的人类啊。

    打到什么时候去?

    两大天才的交手过程,换做其他任何人,只怕是当场就会被吸引过去,沉醉其中,观摩领悟,但对蠢狗来说,大概和两个泼妇互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汪……有点撑,肚子痛。”

    蠢狗趴着趴着,只觉得肚子里好似是翻江倒海一样,一阵阵绞痛传来,心中陡然一惊:莫非是之前吃的几个熟烂了的桃子作祟?

    找个地方拉屎去。

    它悄悄地溜到花园一个角落里,蹲在石头后面,开始解决个人,不,个狗问题。

    一直到它突然发现,这块石头上面,镌刻着一条条一道道横七竖八的细密条纹,其中还链接着诸如正方形、长方形、圆形、椭圆、三角,抛物线等等奇怪的图案的时候,它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连拉屎都忘记了。

    怎么回事?

    这种图纹,分明是某个完全图案中的一部分,残破不堪,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块岩石,也不过是一座坍塌了的神像的破碎基石,风吹雨打,斑驳粗糙的纹理布满沧桑。

    但,就真的好像是哪里见到过一样?

    蠢狗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被点亮了,就好像是覆盖在镜面上的灰尘被拭去后明亮干净照印出了世界真容一样。

    素来混沌的蠢狗,猛然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好像是一下子多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我好像变聪明了?”

    蠢狗一激动,将正拉出来的一根屎都给夹断了。

    轰!

    远处剧烈的爆裂声传来。

    李牧长刀架住邪剑,左拳直接一记击出。

    玉惊风喉头喷血,直接倒飞了出去,半边身体被拳风直接打散了。

    “邪剑虽利,但你太差。”

    李牧连续强攻。

    战斗时间越持久,李牧就越是发现,自己体内的黄金符力的诸多微妙,以这种新的力量催动,毫无滞涩,颇有一种锁心所欲的感觉。

    这是第一次,李牧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和内力之间,融合的如此完美。

    连续的强攻,李牧直接正面击溃了玉惊风。

    “风部的绝世天才?”

    李牧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俯瞰。

    “啊啊啊啊,李牧,你这个低贱的杂碎,我要杀了你……”玉惊风如狂怒的疯狗一样,挣扎,催动体内的邪力,试图反击,肉身破损,也在逐渐恢复着。

    李牧手中刀一挥。

    “啊……”玉惊风握着邪剑的手臂就被斩断。

    李牧直接一脚踩碎了他的胸膛,道:“是不是很愤怒,很绝望?那些被你残酷屠戮杀害的无辜凡人,他们临死前的绝望不甘和愤怒,是你的千万倍。“

    “呵呵,他们……不过是……一群杂草而已……”玉惊风咳血,一张英俊的脸因为愤怒和疼痛而扭曲,道“谁拔草的时候,会在意杂草的想法,呵呵。“

    “如果他们是杂草的话,你在我眼中,连杂草都不如。”李牧被激怒,道:“如果你们所谓的仙门,都是用这种自以为是的姿态来俯瞰凡人,那我就让你们明白,凡人一怒,亦可诛仙。”

    “呵呵,可怜而又愚蠢的自信。”玉惊风口中喷血,道:“你如一无根浮萍,看着翠绿夺目,又能支撑到几时?”

    李牧直接一脚震碎他的身躯。

    “我能支撑到几时,你是看不到了,上路吧,去地狱向那些被你残害的凡人道歉忏悔。”四刃伤神刀的刀刃,指在玉惊风的眉心。

    “哈哈哈,死亡?你杀得死我吗?你知不知道,三榜到底……‘玉惊风大笑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疯狂。

    噗!

    李牧直接一刀,将他的头颅刺穿。

    四刃伤神刀对于天庭神部的人,有着特别的杀伤力,这一下子,玉惊风神魂飘散,死的透透的了。

    李牧收刀。

    很奇怪。

    玉惊风并不是那种坚贞不屈的人,但这一次,临死之前,他却如此硬气,让李牧意外。

    但李牧可以确定,他死了。

    并未看到玉惊风神魂逃离,可以说是形神俱灭了。

    李牧走过去,将失去了主人之后安静下来的邪剑拾起。

    握住剑柄的瞬间,一道刺骨冰冷的杀戮寒意传来,仿佛这一瞬间,握住的不是一柄剑,而是一个暴戾凶残的绝世凶魂,那股躁动杀意,疯狂地侵袭李牧的神识,要将其污染。

    李牧倒了一口凉气。

    好可怕的邪剑。

    它绝对可以吞噬正常人的心神,将其污染,只怕最后,人反而是会被剑所役,成为剑的奴隶。

    李牧运转,将这股冰凉杀意祛除,本想将这剑毁去,但念头莫名一转,最终以道术将其封印,暂时收了起来。

    “李世兄,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然……不过,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直悬着心脏的不灭道人第一时间开口,道:“风部之主已经疯了,为魔所役,正在仙宫中,展开杀戮,他正在找你……”

    话音未落。

    轰隆。

    大地震荡。

    一片阴影从远处投射过来。

    李牧下意识地抬头,就看一个身形高达万米,高耸入云的庞大巨人身影,浑身缭绕着远古的盖世魔气,犹如火焰灼烧,光线在它身边,都开始扭曲一样。

    正一步一步地朝着这边走来,那巨人的两颗眼珠,犹如两片血海一样,在仙宫白云中若隐若现,其呼吸之间,在虚空中扯出一道道的飓风龙卷。

    “李牧……”

    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巨人的肩膀上传来。

    正是风部之主的身影。

    “汪了个汪的,你一门都是乌鸦嘴啊,说啥来啥啊。”蠢狗从石头后面钻出来,面色惊恐地道。

    李牧也是一额头黑线。

    纯阳一们不会是贝利传人吧?

    -------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