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0887、杀人湖
    王言一的眼神里,有着炙热的光芒。

    他看着校场上整齐站立着的骸骨,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终究还是被雨部耽误了时间,来晚了一步吗?”

    他看向刑台后面城墙石壁上那个素描一般的拱门,向内凹嵌着的门板,乳白色的神光犹如一团泛动着的牛奶。

    “中天之门。”

    还是被开启了吗?

    王言从车上走下来,对这些骷髅、干尸列队行了个礼,然后就穿着这一身血衣,带着一身的剑伤,朝着城墙上的素描之们走去。

    “你不休息恢复一下吗?”

    云光圣女忍不住道。

    王言一身形微微一顿,道“没有时间了。”

    “你也要去争取仙缘吗?“云光圣女又开口,道:“各部的人,可能都已经进去了,你杀光了雨部修士,已经是神部的敌人,此去凶多吉少。”

    “仙缘?”王言一回头看了一眼云光圣女,道:“你也想要去吗?”

    云光圣女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王言一突然神秘地笑了笑:“你知道,所谓的仙缘,是什么吗?”

    云光圣女一怔。

    王言一道:“想进去就进去吧,不过,接下来的路,你自己走,我不会管你了。”

    云光圣女道:“我有一个问题,特别想问你。”

    “什么?”王言一看着她。

    云光圣女道:“为什么要救我?”

    “这还值得问?”王言一道:“雨部是我的敌人,我的敌人杀你,我当然要救你。”

    “可我是神部的人。”云光圣女道:“雨部是神部的一员,在你的视角来看,不应该也是敌人吗?”

    王言一点点头,道:“这就是我要问你的事情了,雨部为何连你也杀?”

    云光圣女摇头,道:“不知道。”

    王言一摊摊手,失去了再多问的兴趣:“自己珍重吧。”

    他身形一动,直接冲到了城墙上的素描拱门之内。

    云光圣女一个人站了一会,将自己的战车收起来,也选择进入了。

    她脑子里回想的是之前王言一单人双剑,与雨部死战的画面。

    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过,一个人的战斗,可以强悍不畏死到那种程度,而偏偏整个雨部,就是被这样一个似乎永远都不会倒下的疯子给斩尽杀绝了。

    王言一为什么要救她?

    云光圣女没有想明白。

    但有一点可以可定,绝对不像是王言一自己解释的那么简单。

    “不管其他了,先进再说。”

    她也进入了城墙上的素描之门。

    乳白色神光笼罩中,并没有太明显的时空穿梭之感,云光圣女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度可以清晰视物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中。

    和门外的世界差不多,依旧是宫殿群,廊道,清一色的汉白玉雕砌,美轮美奂,一条长长的白色廊道,通往云气氤氲深处。

    云光圣女没有看到刚刚进来的王言一的身影。

    因为只有一条路,所以她毫不犹豫地顺着廊道,飞奔起来。

    突然,鲜血的味道飘来。

    (,请翻页)

    云光圣女瞬间警惕。

    走了几步,他看到一具尸体,歪歪斜斜地倒在地面上,背后插着一柄建,看其穿着,是雷部的弟子,像是被人从后面偷袭而死。

    再往前不到百米,有看到三个身影倒在血泊中,两个鬼部弟子,一个竟是雾部的神玄境长老,空气里有战斗的痕迹,分别是鬼部和雾部功法留下的痕迹。

    难道是自相残杀而死?

    云光圣女有点儿不相信。

    她心中记挂着所谓的仙缘,所以并未仔细观察,未做停留,继续顺着白玉廊道赶路。

    但越走,越心惊。

    一路上,遇到的都是尸体。

    鲜血染红了汉白玉栏杆,铺过了地面。

    不出意外地她看到了云部弟子、长老的尸体,其中有她认识的人,还有不认识的,而且不用怎么观察,就可以确定,这些人都是相互混战残杀而死。

    为了争夺仙缘吗?

    云光圣女看到一位平日里对自己疼爱有加的云部云部长老被人拦腰斩断的身躯时,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悲呼。

    但她并未停下脚步。

    她开始担心起来。

    千万不要遇到师父的尸体啊。

    汉白玉廊道曲曲折折,一直往前,而廊道之外的虚空中,则有可怕的杀机存在,无法跨越,唯有廊道里面,是安全之地。

    随着前行,她越发觉得,前方好像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牵引呼唤着自己,令她走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否则,什么都被别人抢走了’。

    她看到了雷部传人雷藏的尸体,然后看到了鬼部之主的尸体……

    这些平日里在神部仙门之中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此时如被人屠在路边的野狗一样,呲牙咧嘴面目扭曲地躺在血泊里,生机消散。

    换做以前,云光圣女肯定会停下脚步。

    但现在,她心中只有‘着急’这一种情愫。

    她只想赶路,赶路,赶路……

    汉白玉廊道终于到了尽头。

    一路上她已经见到了不下七八十具尸体。

    廊道的尽头,是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隐约看到,湖泊中间有一座数十米高的异形假山。

    仙缘一定就在那山上。

    云光圣女心中没有任何悬念地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抢!

    一定要将这仙缘抢到手。

    云光圣女本能地飞起,冲出去,就要越过湖泊登临假山。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闪烁,从旁边骤然现身,将她一把拽住。

    “死!”

    云光圣女心神狂跳,惊怒难言,云光惊天指一指点出,一身修为毫无保留地朝着那人的眉心点杀过去。

    “云儿,是我。”

    熟悉的声音响起。

    “师父?”

    云光圣女陡然一惊,这才看到,拉住自己的人,赫然正是自己的师父。

    “那湖水有古怪,千万别过去。”

    仙气美妇拉住云光圣女,仔细一看,顿时心惊肉跳万分悲恸地道:“你……云儿,你的

    (,请翻页)

    脸……谁伤的你?”

    云光圣女道:“雨部的人,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

    “那群该死的贼子。”仙气美妇仔细检查,发现伤势并不特别致命,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仔细观察云光圣女脸上的拿到黑色蜈蚣一样的疤痕,面色又凝重又心疼,道:“是雨部之主的弱水剑伤,你放心,师父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脸。”

    云光圣女心中升起一种难以形容的烦躁之意,强忍着没有挣脱,沉声道:“师父,你刚才为何阻我?莫非你不想要仙缘了吗?”

    仙气美妇道:“那湖水有大杀机,雷部之主葬身其中了,没有人过得去,你看那里……”

    她指了指廊道尽头右侧方向。

    云光圣女顺着看去,这才注意到,原来廊道尽头还有一片极浅极小的白色沙滩,之前被白色的水汽遮笼看不清楚,此时凑近了,才看到,沙滩上,站着十几个人,其中,就有李牧,还有刚刚进来的王言一。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李牧等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白袍长发的中年人,正一步一步,踩着蔚蓝的水波,朝湖中央的那个异形假山走去,每一步都走的非常缓慢而又费劲,好似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一样……

    “他们在干什么?”

    云光圣女奇道。

    她同时发现了一个奇特的迹象,只要自己多往那异形假山上多看一眼,心中的烦躁,就越是难以压制,之前那个驱使着她,奋不顾身地来到这里的声音,在内心深处,就越发清晰。

    这假山上,到底有什么?

    云光圣女心中好奇到了极点,朝着沙滩走去。

    “别去,危险。”仙气美妇将她的手拉住,道:“封闭感观,尤其是湖中央那个假山,千万不要去看,否则……”

    话音未落。

    “啊啊,不行,我不能在这里等,仙缘,我要仙缘……我不能错过这机会……”疯狂的大吼声之中,一个身影从沙滩上跳起来,不顾一切地朝着湖泊上空飞去。

    是鬼部传人‘鬼’。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才刚刚越过水线,一道浪花打过来,将‘鬼’毫无意外地拍下来,这位一只脚快要踏入神玄的天才修士,就像是掉入水中的棉花糖一样,瞬间融化,尸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与湖水融为一体。

    “什么?”

    云光圣女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寒意。

    这是什么水?太可怕了。

    “千万不要踏出廊道,你经受不住那假山的诱惑,算上刚才的‘鬼’,死在湖水中的人,已经超过二十之数了,其中包括雷部之主等十一名神玄,行走在湖面上的那个白跑人,是一尊准帝。”

    仙气美妇道。

    什么?

    准帝?

    云光圣女脑海里嗡地一下,脑袋几乎炸裂。

    这两个字,可有点儿太骇人了。

    “你仔细看那假山,像什么?”仙气美妇道。

    云光圣女仔细观察,刚开始时,目光有点儿迷惑,但渐渐地,她的瞳孔收缩,到最后,瞳仁几乎缩小成为一个针尖,这是震惊到了极限的表示。

    竟然是……

    仙气美妇道:“没错,这就是仙缘,如假包换真正的仙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