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1009、复活
    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

    来自于混沌领域的月族大军的力量,根本不是混沌神朝所能抵挡,只是一次冲锋,给李牧的感觉,就好像是重装坦克在碾压骑兵一样,所过之处,混沌神朝的人齐刷刷地倒下。

    就好像是海水淹没盐层。

    月族战士的杀戮疯狂而又无情,像是为战争而生的机器一般,不管是个体实力还是阵法配合,都远远超越了混沌神朝的士兵,混沌神朝奋力组织起来几次抵抗和反击,但犹如浪打礁石,很快就被粉碎……

    面色大变。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井然有序的杀戮和可怕的战争运转能力,令他也感觉到心悸。

    不对。

    局势不对。

    他抬头看向李牧。

    擒贼先擒王。

    擒住李牧,便可化解这支诡异大军带来的危机。

    然而,就在吞天帝子念头浮现,要出手的前一瞬间,一股可怕的威压,突然迎面碾压而来,瞬间将他气机锁定。

    “什么?”

    他心头一颤。

    对面。

    手握着权杖,头戴着金冠的月亮皇出手。

    “卑微可怜的虫蚁,在吾主人面前,怎敢如此放肆?”

    月亮皇的声音中,带着不容抗拒的伟力。

    强大的力量,让周围的空间仿佛是漩涡的海水一样扭曲了起来,吞天帝子深陷其中,宛如蜗牛陷入沼泽一样,惊骇地发现自己体内真元运转都迟滞了起来,自身的力量在这样的力场之中,疯狂地衰减。

    “你……到底是什么人?”

    吞天帝子死死地盯着月亮皇。

    对手的强大令他感觉到震惊和绝望。

    这样恐怖的存在,绝非是籍籍无名之辈,但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在紫薇星域或者是李牧的身边,有这样一号人物。

    “我?不过是主人脚下的一个仆人而已。”

    月亮皇神色平静地出手。

    黄金权杖挥动之间,伟力降临,天地宇宙的力量,仿佛都随着他的权杖在涌动,这一方天地仿佛都是在贯彻他的意志一样。

    轰!

    吞天帝子哪怕是祭出全部的力量,最终的结果还是毫无悬念地被击飞。

    不过是数息之间,就将大道境修为的吞天帝子彻底制住。

    这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根本不是其他任何手段所能弥补,任何的法宝或者是秘法,在月亮皇面前都不堪一击,的挣扎徒劳无功。

    噗通!

    最终,吞天帝子被封印了一身修为,丢在了李牧的脚下。

    周围的人,恍惚如做梦。

    “主人,任务已完成。”

    月亮皇恭敬而又优雅地行礼。

    远处的喊杀声也逐渐消散。

    围攻蜀山剑派的混沌神朝高手武者,甲士大军,包括那些九大势力的残余,连一个都没有逃脱,全部都被月亮一族的战士大军所剿杀。

    这支亡魂大军是月亮一族残余下来的精锐魂战士,在战场上简直就像是精密运转的机器一样,完美而又准确地执行着来自于李牧的命令。

    局势的逆转,以这样一种令人猝不及防的节奏出现。

    很多人恍惚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本以为会有一场惊天大战,谁知道,结束的这么快,混沌神朝的大军,高高在上的吞天帝子,这样一股放在紫薇星域其他任何地方,都会令人敬畏恐惧的力量,在李牧的面前,却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被李牧的下属,在数息之间击败擒拿。

    之前的嚣张跋扈,自以为是,现在看起来,像是一个笑话。

    李牧看向叶无恨,道:“你来说,如何处理,杀了?”

    叶无恨的脸上,浮现出仇恨之色。

    蜀山剑派数万弟子战死,皆因此人,当然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李牧,等一等,你不能杀我,坦白告诉你吧,在混沌神朝中,有当世大帝坐镇,你若是杀了一位帝子,大帝震怒,便是整个苦星,都要为我陪葬。”感觉来到了叶无恨的杀意,连忙挣扎着大声道。

    这话,让周围的蜀山剑派众人心中陡然一惊。

    当世大帝?

    那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啊。

    可是,这世界上还有大帝存在?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叶无恨眉宇之间,略微出现一丝犹豫。

    她得为李牧考虑。

    若是杀了,为李牧招惹来杀身大祸的话,那她也愿意低下头颅。

    女人在这方面,是最理智,又最不理智的。

    “李牧,你是聪明人,仔细想一想,做出正确的选择。”一看起作用了,连忙又加了一句,道:“其实我们不一定要打打杀杀,以你的名气和实力,若是愿意加入混沌神朝,地位必定还在我之上。”

    李牧笑了笑,道:“现在说这些,晚了。”

    没有明白李牧的意思,连忙道:“不晚不晚……”

    “忘了告诉你,来时的路上,有一位叫做灭灵的家伙,也自称是混沌神朝的帝子,口口声声要杀我儿子叶思李,于是我只好出手,把他连同他的舰队,一起杀了个干干净净,所以,一个帝子是杀,两个也是杀,如果你口中那位当世大帝,真的会震怒,那也不缺再多杀你一个了。”

    李牧似笑非笑地道。

    叶无恨听到‘我的儿子叶思李’这六个字,顿时心中一颤,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愫就泛滥开来。

    一呆:“什么?你杀了灭灵帝子?”

    李牧没有再理会此人,而是看向叶无恨,安慰道:“所以,不用担心什么……何况,”说到这里,李牧自信地笑了笑,豪气万丈地道:“就算是当世大帝,也不是真的就无敌,我有办法解决。”

    这是不是在吹牛装逼。

    他身边还有藏剑海第三剑仙,地球上还有一个令虚空大帝都颇为忌惮的老神棍,加上李牧如今也算是在混沌世界之中见识了世面,所以早就已经度过了如一般人一样听到‘当世大帝’四个字就吓得腿软的时期。

    “狂妄!你根本不知道,当世大帝的力量有多恐怖,你……”意识到了危机,还想要大声地辩解什么。

    李牧已经从叶无恨的手中,接过浣月刀,刀光一闪,的头颅掉落。

    干净利落,毫不犹豫。

    的尸身扑倒在地,手脚抽搐。

    蜀山之战,至此彻底结束。

    幸存的蜀山剑派帝子,劫后余生,如梦初醒。

    这一次蜀山剑派损失惨重,几大分支之中,龙王岭、超天亭、浣刀宗等高层几乎都战死,逆命传人丁毅因为不在苦星,所以没有被波及,不复昔日辉煌。

    不过,最终幸存下来的两千多人,都是蜀山剑派的菁英,也是最忠诚的弟子,百炼成钢,劫难过后,会更加强大。

    有他们在,蜀山剑派的复兴指日可待。

    鲜血与剑火铸就辉煌与荣耀。

    自从混沌神朝肆虐星域以来,苦星蜀山剑派是唯一一个拼死抵抗,并且坚持了最后的武道势力,这无疑将会成为一段传奇。

    打扫战场的工作,很快就执行下去。

    李牧与昔日的一些熟面孔和老朋友见面,然后带着鲜花,去英灵堂中祭奠那些死去的蜀山前辈,龙王岭龙五等人的音容笑貌宛在,追忆往昔,李牧心中,也不由得有些伤感。

    江湖上时时刻刻都有人死去。

    一些熟悉的人死去,都会让人感慨岁月的无情。

    李牧并没有打算在苦星上停留太长的时间。

    因为复活王诗雨始终是第一要务。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利用破界图降临到紫薇星域的混沌世界各大种族、势力的强者很快就要出现,李牧虽然对不死天帝的传承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也不想这种帝级至宝,落在雷道祖山或者是人族死敌的手中。

    时不我待。

    所以,在传授了叶思李之后,李牧和叶无恨都很默契地并没有再提以前的事情,只是在一起,站在庭院里,陪着叶思李,在夕阳下肩并肩微笑。

    第二日一早,李牧就准备启程前往地球。

    这件事情并没有告诉蜀山剑派其他人,只有叶无恨一个人知道。

    离开之前,叶无恨将叶思李抱在怀里,道:“从今天开始,你要认祖归宗,你要跟着爸爸姓,不再姓叶,你的名字,叫做李思叶,记住了吗?”

    其实从一开始,叶无恨给儿子起的名字,就是李思叶,只不过是在没有见到爸爸之前,跟随她自己姓,所以倒过来了而已,现在恢复正常。

    小家伙很认真地点头。

    李牧伸手将小家伙抱过来,在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小男子汉,乖乖在这里陪妈妈,记住要勤加练习爸爸传授你的剑法,爸爸出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的。”

    李思叶依依不舍:“爸爸,这一次,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

    地球。

    李牧出现在了地球蜀山,前四川境内。

    离别不经年,但地球的变化,还是很大。

    名山大川小世界的面积更大,空间更深,同时空气里的灵气愈发浓郁,虽然比不上混沌世界,但和紫薇星域其他星球相比,已经丝毫不逊色了。

    天地灵气复苏,自然环境变化。

    李牧来到陕西省宝鸡境内的时候,已经是一夜两日之后。

    伏龙弯水库中,世界树依旧高耸,远远看去,宛如一座绿色山峦,覆盖着方圆数里的范围,之前被老神棍借助天使之力开启过一次通天之门,这棵树看起来略有些萎靡。

    李牧一闪而过,很快就来到了燃灯寺村。

    一切都和想象之中一样。

    才刚到燃灯寺门口,就听道了从敞开大门内传来了搓麻将的声音,其间还夹杂着老神棍为了耍赖而和老王头、老张头等人强词夺理争辩的声音。

    当李牧来到院子里时,老神棍明显呆了呆。

    “这么快?”

    他显然没有想到,李牧这么快就从混沌战场中找全了王诗雨的魂魄回来了。

    李牧也没有多废话,将锈剑递过去,道:“接下来,看你的了。”

    老神棍道:“要不等我把这局麻将打完,我这一把手气特别好,上手摸牌就快天胡了……”

    话没说完,看李牧神色不对,道:“哈哈,我当然是开玩笑了,救人这么重要的事情面前,打麻将又算得了什么呢……你们几个老东西,都别动我的牌啊,等我救完人,回来再大战到天明。”

    老王头等人自是一脸不屑鄙夷。

    事实已经不止一次地证明,老神棍的牌技完全就是小学生水平,只要不是天胡,老神棍压根就赢不了,而以他的收起,摸到天胡牌的概率是零。

    李牧跟着老神棍,来到了禅房门口。

    “在外面等着。”

    老神棍进去,直接关了门。

    李牧鼻子差点儿撞在门板上,只好在外面等着。

    约十分钟之后。

    吱呀。

    禅房门打开。

    李牧道:“怎么出来了?是不是忘带什么工具了?你直接吩咐一声我去帮你拿啊……嗯?”

    说到一半,他愣住。

    从禅房里走出来的身影,并不是猥琐老神棍,而是线条曼妙的女子,一袭白色的长裙,清纯唯美,那张从小学时候就暗中喜欢着的脸,此时笑靥如花,熟悉无比,青春逼人,妩媚中带着纯真,不是王诗雨又是谁?

    “你……诗雨,你没事了?”李牧大喜。

    王诗雨巧笑倩兮,转了一个圈,飞扬的裙裾下,露出象牙白的小腿细长好看,眼睛笑的像是月牙儿,这一瞬间,李牧仿佛是回到了曾经的校园岁月,那个身穿着校服裙子,像是活泼的小鹿一样蹦蹦跳跳地走在自己面前,被全校男生都用惊艳的眼神关注着的校花。

    “嘻嘻,牧哥哥,我们又见面了。”

    王诗雨笑的很开心。

    她直接跳起来,蹦到了李牧的身上,双臂紧紧地环绕着李牧的脖子,吐气如兰,用调皮的声音,在李牧耳边道:“牧哥哥,你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吧?”

    李牧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无限温柔地道:“这话应该是我说……从今以后,就算是你毁天灭地,屠尽苍生,我也会站在你的身边,为你挡风遮雨。”

    王诗雨的娇躯微微一僵,然后就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怎么会做那种事,以后肯定不会再让牧哥哥你为难。”

    -----------

    今天就这4000字吧,从明天开始,连续三更三天,损失补今天的欠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