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1089、招蜂引蝶
    整个升仙之地,处于一片轰动和震撼之中。

    李牧赢了。

    又赢了。

    这个如彗星一般崛起的人族妖孽,再一次在擂台上击败了准帝级的强者。

    如果说上一次击败尸族的姜玄,其中还有一些偶然因素,因为擅长进展肉搏的尸族体系,正好被李牧的功法克制的话,那这一次再度击败顾铁衣,则是赢得毫无花哨,毫无侥幸,任何人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

    这一战,也将李牧真正的修为,向各大种族展露了出来——

    天尊五重。

    所以李牧一开始,的确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他并不是道尊境,而是天尊中阶。

    但这样的隐藏程度,在他显赫的战绩面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而以天尊境中阶的修为,连续两次击败准帝级的强者,李牧创造的这一项记录,足以载入百族圣战历史记录的前三了。

    “竟然不是第一?”

    李牧很是惊讶。

    房间里的众人都很无语地看着他。

    诗白玄道:“历史记录的第一,乃是我人族的一位前辈,曾经以天尊境修为,连败六大准帝,最终毫无争议地夺得了的尊号,得到了仙丹和仙器,留下了无尽的传说和荣耀。”

    “还有这种狠人?”

    李牧颇为意外。

    “那此人现在何处?”他又问道。

    智千策回答道:“这位前辈,行踪非常神秘,平日里就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在百族圣战之中夺魁后,更是难见其踪迹,传闻,大约在六千年之前,离开了这个世界,乃是飞升到仙界之中去了。”

    飞升仙界?

    这么*?

    李牧细思之下,颇为心驰神往。

    以天尊境的修为,连败六大准帝,遥想当年,这位前辈是何等的风华绝代惊艳盖世。

    “这位前辈出身哪一圣地,叫什么名字?”李牧又问。

    诗白玄和智千策都看向青牛道人。

    青牛道人揉了揉太阳穴,默默思索了许久许久,才面色古怪地道:“这件事情,说起来也非常奇怪,这位前辈并非是圣地的弟子,他的出身,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谜,世人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方画眉,人族,其他信息,少之又少,而且自从方前辈飞升仙界之后,又发生了一些怪事,这世间,关于他的信息,就更少了,原本很多记住他的人,渐渐地竟是忘记了这个人,原本很多记载他事迹的书册,变成了白纸,曾经记录他在百族圣战上英姿的玉诀也失去灵性,丢失了战斗影像。”

    李牧听得一头雾水。

    听起来的确是怪怪的。

    青牛道人接着道:“到如今,世间知道他的人,已经很少,但宫主等少数人,却还记得他,我也是因此而得知。”

    李牧不是好奇宝宝,他将方画眉这个略带女性化的名字记住之后,就转而问道:“那记录榜上第二呢?”

    诗白玄和智千策等人就笑了起来。

    “第二名,正是宫主他老人家,曾经在未成准帝时,以天尊境修为,连败四大准帝。”青牛颇为自豪地道。

    竟然是老宫主。

    李牧吃了一惊。

    看起来和和气气与世无争的老人家,没想到当年这么生猛,有过这么辉煌的历史,但转念一想,这也难怪啊,毕竟是人族第一圣地之主,没有三两三,如何过梁山?

    王诗雨笑嘻嘻地道:“李牧你不用灰心,毕竟如今百族圣战才刚刚开始,不过进行到仙根榜阶段而已,你还有的是机会,等到本届百族圣战结束,你绝对可以打破那个什么方画眉的记录,成为有史以来圣战历史记录第一人,高高站在远端,俯瞰后来者,等待其他天才的挑战和追逐。”

    花想容也是一脸认同地点头:“夫君一定可以做到的。”

    李牧心里,也有些澎湃。

    听起来,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挑战,站在巅峰,像是巨人一样,迎接后来者的仰望和挑战,留下一个背影,等待后人去追赶和超越,就像是上学时,做一个学霸一样的感觉。

    “谁说我灰心了?嘿嘿,虽然我是一个很谦虚的人,但这样的挑战,听起来的确是很有意思,需要认真起来,才有可能实现。”李牧一脸向往地笑着。

    青牛道人、智千策和诗白玄等人,一脸无语。

    你这个还叫谦虚?

    骄傲的小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吧。

    不过,他们也都不得不承认,如今的李牧,是有资格说这种话的,连败两大准帝,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和机会,说不定真的可以打破尘封已久的前辈纪录。

    说话之间,道宫弟子进来通报,外面有各大圣地的强者前来拜访,祝贺李牧。

    人族出了这样的妖孽级选手,是一件大喜事,出了雷道祖山这样已经与李牧势如水火的圣地之外,其他诸大圣地,也都前来拜访祝贺,提前结一个善缘,万一日后李牧真的是一飞冲天,成就帝位,凭他掌握着‘岁月’的力量,必定也是大帝中的狠人,与之交好,利大于弊。

    是的。

    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怀疑李牧日后是否能够成帝,经历了两场准帝级战斗的胜利之后,在诸大种族强者心目之中,李牧成帝,已经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是一种承认和尊重。

    神机百炼的诸葛云,纯阳宫的吕留良,墨香书海的君无药,谵语圣地的谵语花颜……等等名声在外的传人强者,都来到道宫驻地恭贺,送上了一些小礼物。

    人族十大圣地之中,唯有雷道祖山和华藏寺没有人现身。

    倒是异族之中,兽族,猿族,虎族,狐族以及灵族这几大族,也派来了使者,献礼祝贺。

    其中灵族使者的到来,让李牧颇为意外。

    毕竟来的其他几大种族,与李牧都有一些渊源,哪怕是碧言所在的狐族遣使,都不让李牧意外,唯有身为妖族一大分支的灵族遣使,却在李牧的预料之外,因为在此之前,他与灵族之间,并无任何的接触。

    灵族隶属于妖族,是妖族一支大脉,多以草木成精有灵的强者为主,与妖族之中的其他各大脉略显不同,灵族生性淡薄,向往自然,很少参与争斗,颇有一种妖中隐世的感觉。

    “李牧大人好帅,我们族内的许多小姑娘,都非常崇拜您呢。”灵族使者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千年花妖,容貌绝美,身形诱人,自然率真,浑身散发着自然之气,非常崇拜李牧的样子。

    王诗雨听到这句话,看向花妖的眼神里,就带了一些抵制,看向李牧的眼神里,也有一丝责备。

    李牧啊李牧,你这也太招蜂引蝶了吧。

    ……

    “顾前辈,现在感觉怎么样?”

    沈甲小心翼翼地扶着顾铁衣坐起来。

    如今的顾铁衣,哪里还有昔日风云支参赛第一人的风采,苍老虚弱的像是就要咽气的耄耋老人,哪怕是坐在床上,稍微有点儿动作,都会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样的画面,让沈甲心中一酸。

    “放心,暂时还……死……不了。”顾铁衣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心境平稳,他一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和艰难困苦,心境早就磨练的宛如磐石,不复之前在擂台对战时那般心绪跌宕。

    一战败北,荣耀皆失。

    此时在身边照顾的,除了侍童之外,重量级人物就只有沈甲一人,其他风云支的参赛强者们,已经放弃了顾铁衣。

    在天魔族内部,荣耀和地位,从来都*裸地和实力修为挂钩,苍老虚弱失去修为的顾铁衣,不会获得任何的同情和怜悯,而且他也不会是个例。

    “前辈,你安心养伤,一定有办法恢复的。”沈甲道:“我一定会找到治疗好前辈的办法。”

    顾铁衣看着沈甲。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对沈甲青睐有加,就是因为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一种风云支其他天才们不具备的特质,也许是因为沈甲进入混沌世界还不久,没有被风云支内部那种冷冰冰*裸的利益风气所感染,在沈甲的身上,还保留着一丝丝温暖和人情味。

    “李牧的岁月之力,不过……是徒有其神,才刚刚……刚刚触摸到了一点时间禁忌的雏形,所以只能在短时间之内维持,无法%……永远剥夺我的寿元,只需……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我就可以慢慢恢复。”顾铁衣苍老的脸上,不无遗憾地道:“可惜在此之前,我……这一次百族圣战,却是无法在参加了,我要离开升仙之地一段时间,小甲,接下来的战斗,你要……自己要多加小心。”

    沈甲听了,这才略微放心一些,道:“我送顾前辈您离开。”

    顾铁衣摇摇头,微笑道:“不……不用。”

    他说着,目光上下打量着沈甲。

    许久,像是在心中做出了某种决定,顾铁衣断断续续地又道:“我顾铁衣纵横……天下千年,都是……是独来孤往,没有开宗立派,也没有弟子传人,可惜小甲你……你另有师门,一直不肯拜入我的门墙,经此一战,我也许反而因祸得福,勘破了往日无法理清的虚妄,不再拘泥于一些陈旧的……条框,所以……小甲,不需要你拜我为师,我也可以将一身衣钵,尽数……传……传给你。”

    沈甲一听,下意识地想要拒绝。

    顾前辈身体已经如此虚弱,要是再传功,岂不是有性命之忧?

    但顾铁衣直接打断沈甲的话,道:“百族圣战数……百年一次,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甲你的体内……体内隐藏着一股我看不明白的力量……很……很强……但……时灵时不灵,你并不能完全你掌控它,若是得到了我的传承力量,说不定可以将它完全消化,到时候……你……你才能真正的创造奇迹,走到百族圣战的最后,也不是没有可能,击败……击败李牧才有机会。”

    今天还有更,年终盘点,没碧莲争,所以不求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