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1123、
    面色大变。

    “你……你不是死了吗?”

    他震惊无比。

    ‘堕仙器灵’方画眉舒展着身躯,声音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调侃和戏谑,缓缓地道:“死?你个老乌龟死一万次,老子都不会死。”

    难以置信地道:“可是……我分明看到,李牧用诅咒绿竹,刺入了你的三大本源穴窍,摧毁了你的生机,你……”

    李牧笑了起来。

    “老仙长,你活了这长的时间,想必是老眼昏花了吧。”

    他手中拿着那杆绿色钓竿,仔细看了看,道:“原来这玩意叫做‘诅咒绿竹’,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幸亏我刺的时候,往三大本源穴窍边上挪了挪,没有按照你说的去做。”

    “什么?”

    定睛一看,就发现了真相,顿时气的咬牙切齿。

    他刚才过于自信可。

    自认为将李牧完全掌握在掌心里,算计的死死的,所以看到李牧连刺三下之后,下意识地就觉得是刺到了三大穴窍。

    现在看时,根本不是。

    而且李牧刺的手法,也很高明。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气结。

    大意了。

    被李牧给玩了。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李牧脸上笑嘻嘻。

    “刚才我刺方前辈的时候,你一定很兴奋,哈哈,是不是激动的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蹦出来了?哈哈哈,飙演技?我的演技怎么样?配合的还好吧?”

    快要吐血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最后的关头被欺骗了。

    这可真的是打了一辈子雁,最终却阴沟里翻船,被雁啄瞎了眼。

    “你这个小畜生,该死的杂碎……”

    他气的眼睛冒火,忍不住破口大骂。

    我靠。

    人身攻击啊。

    李牧摊手道:“老仙长,这就是你不对了,是你自己先戏瘾大发,先开始表演的,我都配合你演出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让你体会到了万年期望一朝实现的美妙甘甜,虽然是假的,但也是一片苦心啊,你竟然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真是太没品了。”

    气的几乎咬碎一口牙。

    一个本以为完全掌握的小棋子,结果竟然失控了。

    看着李牧一脸嘲讽的样子,他喉头一甜,一口逆血,差点儿真的喷出来。

    “小畜生,你也不要太得意,就算是没有刺死方画眉又如何?你们两个,还不是在我的仙道领域囚禁之中。”

    他强压怒火,冷笑道。

    之前那所谓的堕仙器灵帝道领域,那围绕着方画眉周围的暗红色能量力场,其实并非是方画眉的力量,而是操控着的轮回仙球的力量。

    轮回仙球,本就是邪物。

    正是这种力量,一直在压制和封印方画眉。

    表面上是利用魔刀,将这领域破开缝隙,让李牧进入斩杀方画眉,实际上,是在演戏。

    并不是魔刀斩开了暗红色堕仙力场。

    而是在装模作样挥刀之后,他暗中开启了力场缝隙,故意放李牧进去。

    此时,这种暗红色邪异杀戮力场重新闭合,将李牧和方画眉两个人,都困在了其中。

    “小杂碎,被你发现了端倪又如何?到最后,魔刀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中。”

    阴沉沉地道。

    这柄魔刀,是他唯一忌惮的东西。

    当日在擂台上,李牧拿出这柄刀,把他吓了一大跳。

    后续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骗刀。

    只要这柄克制堕仙之力的魔刀,落入他的手中,那这升仙之地,就不再有任何力量,可以威胁到他了。

    他,就是无敌的。

    想到这里,心情陡然又好了起来。

    李牧像是看着傻子一样看着,道:“哈哈,我既然早就发现了你的破绽,难道我真的会把魔刀交给你?”

    一怔,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刀莫非是赝品?不,不可能,我之前分明已经试过……”

    他失声惊呼道。

    之前李牧将魔刀交到他的手中时,他当然有观察过,。

    这柄刀中,绝对有可以克制堕仙之力的阵纹和力量存在。

    不应该是假的。

    否则,他也不会完全相信李牧。

    但此时,李牧的表现,猛然让他意识到,这柄刀,有问题。

    “小杂碎,你想诈我?”

    看向李牧。

    李牧微微一笑,右手捏了一个手印。

    嘭!

    手中的魔刀,骤然爆裂了开来。

    可怕的能量,瞬间从破碎的刀身之中爆发出来,奇异的符文闪烁之间,化做一张能量罗网,将猝不及防的,直接笼罩在了其中。

    “动手。”

    方画眉低喝之声响起。

    李牧早有准备。

    魔刀爆炸的瞬间,他手腕一震,诅咒绿竹斩出数道刀芒。

    叮叮叮!

    金属交鸣之音爆响。

    那锁在方画眉身上的巨型火焰锁链就被斩断。

    “哈哈哈哈……”

    方画眉宛如出笼的猛虎,狂笑声中,化作一道流光冲出去。

    被魔刀爆炸之力所扰,周围的堕仙力场失去控制,猛地紊乱。

    方画眉被囚禁在此处无数年,对于这堕仙力场的了解无能能级,瞬间就找到了破绽,以点破面,一拳轰击在力场上。

    轰隆!

    力场像是无形的暗红色玻璃碎片一样炸裂。

    方画眉在千分之一瞬之间,就破开了周围的堕仙力场,朝着扑去。

    “找死啊啊啊啊。”

    骤然遭袭,气的三尸神出窍。

    他奋力一挣,想要将笼罩在身上的符光锁链扯断。

    谁知道那锁链竟是有奇异的韧性之力,一挣之下,竟是未断。

    而此时,方画眉已经杀近。

    他的手腕脚腕上,还拖着火焰仙符镣铐和四截数十米长的锁链,挥动之间,宛如武器一样,直接抽向。

    “啊!”

    惨呼一声,身体差点儿被这火焰锁链抽断。

    他想要后退逃跑。

    但方画眉如何会给他这个机会?

    嗖嗖嗖!

    缠绕在他手腕和脚腕上的火焰锁链,像是蟒蛇一样,将缠住,绞在了其中。

    “愚蠢,你竟然想要用我的力量,将我困住?”

    毕竟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断之辈,反应极快,当下已经冷静下来,冷笑之中,催动堕仙之力开始反击。

    缠绕在方画眉身上的火焰仙符锁链,乃是堕仙力量的结晶,轮回仙球的力量,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谁知道秘术运转之下,缠绕在他身上的锁链,竟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什么?”这一惊非同小可。

    方画眉的黑色杂乱的长发披散宛如枯草,朝着两侧分开,露出一张皮也兮兮的脸,毫不掩饰自己得益于洋洋的表情,呲牙咧嘴地笑道:“没想到吧,我连你的堕仙符文锁链,也炼化了一部分。”

    连续挣扎了几次,竟是都无法从捆缚的火焰仙符锁链之中挣扎出来。

    反倒是这火焰锁链,越缠越紧,勒进了他的皮肉之中,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诡谲符文光华闪烁,形成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将的一身力量、神通和手段,统统都封印了起来。

    噗通!

    摔倒在了脚下的岩石上。

    “你……你这是仙道阵法,你竟然真的会仙道阵法……”看到火焰符文锁链上闪烁着的符光,极度震惊之下,嗓音嘶哑地吼道。

    “嘿嘿,早就给你说过了,老子我来自于仙界,你偏不信。”

    方画眉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一个潇洒的甩发动作。

    这时,周围的堕仙力场开始崩溃消失。

    整个地下火山山腹空间之中的堕仙之力,失去了操控,一下子变得松散,就像是一支训练有序的军队突然失去了主帅一样,群龙无首,散入空气之中,无法再对李牧和方画眉形成威胁。

    李牧身形如电,从远处飞射过来。

    “这就是搞定了?”

    他看着被制住的,有点儿难以相信。

    这也太顺利了吧。

    方画眉嘿嘿地笑着,道:“老方出马,一个顶俩,没有什么是老方我搞不定的,毕竟,我是仙人,哈哈哈哈。”

    李牧摸了摸鼻子。

    怎么说呢?

    李牧的想象之中,这位人族历史上的第一绝世天才,连道宫主人、剑君等武道皇帝都钦慕惊艳的人物,就算不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也应该是老成持重道骨仙风吧。

    但是现在看起来,这气质,这谈吐,这表情……

    哪里像是一个前辈高人啊?

    这分明就是一个逗逼啊。

    “您真的是方画眉前辈?”

    李牧不由狐疑地问道。

    “如假包换。”方画眉道:“你听过我的名字,哈哈,是不是被我一身仙风道骨所设伏,有一种想要拜倒在老方我袍摆下的冲动?”

    李牧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拜倒你妹啊。

    “制服了这家伙,是不是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了?”李牧道:“外面升仙之地现在乱的很。”

    方画眉道:“你放心,我早就料到会搞风搞雨,已经提前让那条狗去稳定局面了……嘿嘿,一切尽在掌握中。”

    什么?

    让蠢狗萨摩耶去稳定局面?

    李牧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方画眉是不是对‘一切尽在掌握中’这几个字,有什么特别的理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