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武星辰 1308、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听到父亲的声音,郦元辰一下子像是活了过来,在院子里大吼了起来,道:“爹,我在这里,爹,快救我。”

    李家院子里的人,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

    可以说是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

    工府主事郦寅,这可是东圣洲顶级的权贵人物啊。

    平常就算是随便一句话,都可以决定无数人的生死。

    这样的大人物,竟然真的来了。

    坏了坏了。

    这种人物惊动了,带着愤怒而来,今日的事情,怕是要出大麻烦了。

    咣!

    大院门本就敞开的门,被直接砸破。

    两列甲胄鲜明森严的工府天将,凶神恶煞地冲进来,将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围住,杀意沸腾,刀枪闪烁着寒光。

    “都跪下,否则,死。”

    一位身着黄金仙甲的仙将厉声大喝。

    院子里的亲友们,吓得魂不附体,瑟瑟发抖,噗通噗通就跪了一地,连头都不敢抬。

    唯有李牧和吴越两人,依旧站着。

    天将们训练有素地控制住了场面。

    “徐叔,我在这里,快救我……”

    郦元辰看到为首的那位金甲仙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大声地尖叫了起来。

    这位金甲仙将名为徐震,乃是郦家的家臣,仙君级的修为,辅佐郦家已经有数百年,在整个流星岛上,也算是一号人物。

    “啊,辰公子,你这是……”他过去扶起郦元辰,一看其腿部的伤势,顿时愤怒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不可饶恕。

    在这流星岛上,竟然还有人,胆敢如此重伤郦元辰?

    徐震一眼扫向李牧,道:“是你做的?”

    李牧冷笑不语。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好,今日谁也救不了你,来人啊……”徐震冷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

    正主儿功夫主事之一的郦寅,终于在几个亲卫的簇拥下,从大门里走了进来。

    工府主事的出行排场,自然是不小。

    来的路上,郦寅心中的怒意和杀意一起沸腾。

    已经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没有人敢这么挑衅他们郦家了。

    这一次,竟然有人将他儿子打伤,还扬言等着郦家去动用关系,看看谁能压下去。

    这哪里是打他儿子?

    分明是在打他郦寅的脸啊。

    别说郦元辰乃是他的独子,平日里百般宠着,就是他郦寅的脸面,也丢不起啊。

    看来自己最近低调太长时间,流星岛上的一些人,都忘记了他郦寅的可怕。

    正好展露一下爪牙,让那些政敌们,也知道他郦寅不是软柿子这么好捏的。

    怀着这样的心态,郦寅进了李家大院。

    “是谁打伤吾儿,今日……咦?”

    怀着杀意和盛气而来的郦寅,在进入大院之中时,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李牧。

    他的心中,猛地一怔,旋即心头的怒火,烟消云散。

    别人不认识李牧,他却是认识的。

    当日大仙主为李牧举办庆功宴席,郦寅有幸作为参加,并且与工府的其他主事一起,前去敬了李牧一杯酒,这已经是足以让他吹嘘的事情了,虽然当日他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一见李牧在这里,郦寅立刻就意识到了。

    一种巨大的危机感,瞬间笼罩在他的心头。

    刑府啊。

    刑府是干什么的?

    就是专门对外搜捕乱军间谍,对内镇压异己份子的凶狼啊。

    仙庭中,除了大仙主之外,有那个人不怕刑府的人?

    这位新任刑府大掌座,乃是大仙主东方夜刃面前的红人,更被许多人私下里称之为大仙主的忠犬,他的行动,往往都代表着大仙主的意志。

    今日的事情……

    难道大仙主盯上了郦家?

    刑府要动人,坑定会编制一箩筐的罪名。

    难道这是要动自己的先兆?

    这些个可怕的念头,一瞬间在郦寅的脑海之中闪过,让他一下子就觉得有些腿软,巨大的错愕和惊恐之下,郦寅甚至忘记了上前向李牧行礼。

    而他这样一副面色阴晴不定的表情,却让其他人都误会了。

    徐震还以为自己大人郦寅是因为看到儿子重伤,心中的愤怒难以平息,当下不敢怠慢,大声喝道:“来人,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野狗,给我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天将们立刻就要出手。

    这时,郦寅终于是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还动手?

    这是找死吗?

    “住手,快住手……谁敢无礼,找死吗?”郦寅惊慌失措地大喝着,连忙冲过去,将一个举剑对向李牧的天将,一脚踹飞,然后连忙向李牧行礼。

    “卑职郦寅,见过掌座大人。”

    郦寅毕恭毕敬地弯腰,行礼。

    姿态谦卑到了极点。

    一瞬间,气氛毫无征兆地扭转。

    整个院子里的空间凝固了,时间静止了,空间冻结了。

    除了吴越之外的所有人,都呆了。

    一些人以为自己看错了,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但是,没看错。

    的的确确是顶级权贵郦寅,如同一个卑微的奴仙一样,在那白衣年轻人的面前,弯下了他倨傲的脊背,低下了他骄傲的头颅,就像是奴隶参见主人一样。

    徐震愣住了。

    天将们愣住了。

    院子里的李家亲戚好友们,也都呆住了。

    他们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致的凝固,定格于一种介于无法相信和极度震惊之中的表情,仿佛是雕像一般,肌肉僵硬,再无无法做出其他的变化。

    李牧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让郦寅心脏狂跳。

    “郦主事来的很快啊。”他淡淡地道。

    郦寅心中发颤,连忙道:“不知道是掌座大人在此,卑职……卑职实在是罪该万死。”

    他心里苦啊。

    这事儿,他真是都无法解释和推脱。

    “爹,你……”郦元辰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了不妙,好像是招惹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可是怎么可能?

    这么年轻的家伙,竟然比他爹更加显贵?

    啪!

    郦寅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郦元辰的脸上。

    他其实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的路上,郦寅根本就没有问自己的儿子到底做了什么。

    反正这些年郦元辰的纨绔行径,他都已经习惯了,招惹一些不值一提的人,郦寅也无所谓,反正最后都能帮儿子摆平。

    但是现在……

    先打了再说。

    “犬子无知,招惹了掌座大人,实在是该死,还请掌座大人恕罪。”

    郦寅抽了儿子一巴掌,挤出笑容,向李牧求情。

    李牧好整以暇地道:“你儿子得罪的可不是我。”

    郦寅一愣。

    李牧淡淡地道:“郦大人,你先搞清楚状况,然后再来和本座说话吧。”

    “是,卑职遵旨。”

    郦寅尴尬地赔笑。

    然后他转身,目光一扫郦元辰,后者委屈巴巴地想要说什么,郦寅直接喝道:“你给我闭嘴。”他到平日里跟随在儿子身边的一名天将身边,询问原委。

    那名天将此时,也已经慌了神。

    眼见得这个白衣年轻人的身份地位,如此恐怖,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将事情的原委经过,都说了一遍。

    郦寅听完,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并非是大仙主或者是其他政敌要对付自己。

    还真的是这个逆子惹出来的祸。

    郦寅也是一个极为光棍的人,到这时,心中大概有了主意,转身回来,对李牧道:“掌座大人,卑职教子无方,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实在是汗颜。”

    李牧不语。

    郦寅又到吴越的身前,道:“郦某也曾闻听过将军的威名,一直颇为欣赏,没想到,今日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实在是惭愧,吴将军放心,此事,郦某必定会给将军一个交代。”

    说完,直接按着郦元辰,就是一顿暴打。

    “啊,爹,饶命,爹……”

    郦元辰凄厉地哭着,仿佛是在遭受酷刑一样。

    父子两个人的配合,倒是极好。

    李牧斜着眼,在一边看着,也不说话。

    拙劣的演技。

    “好了。”李牧摆摆手,道:“这一套把戏,在本座的面前演,有用吗?”他直接丢了一柄仙剑,在郦寅的面前,冷笑道:“如果郦主事真觉得他伤天害理,何不替天行道呢?一剑下去,一了百了。”

    郦寅的眼皮子跳了跳。

    真不给面子啊。

    “卑职就这么一个儿子,我……”郦寅挤出笑容解释。

    李牧摆摆手,道:“李振剑也只有一个女儿,却差点儿被你儿子害死……本座懒得听你说这么多废话,你也知道刑府是干什么的,如今吴越已经是本座的人,这件事情,怎么了结,郦主事说个办法啊。”

    郦寅想了想,连忙道:“卑职立刻就派人去请李振剑老爷子过来,并且提拔他为矿坑首席,日后不用下井了,李莹姑娘几日起执掌织女院,回去之后,属下会派人送来十万仙晶,作为恭贺吴将军和李姑娘的新婚贺礼,如果李莹姑娘不嫌弃,卑职愿意收她为义女,从今以后……”

    李牧摆摆手,道:“义女就算了,你这样的爹,人家也不敢要……除了你刚才说的,本座还有一条,让你儿子,亲自为李莹抬轿送嫁,赔礼道歉,回去之后,闭关一百年,不许再出现在流星岛。”

    郦寅如蒙大赦,连忙道:“是是是,卑职定当遵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