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第1947章 只想和你配合
    看到丈夫的脸色,夏凝知道丈夫在疑惑些什么:“任何一桩生意,除非是内定的,除此之外肯定不会是百分之百成功。我不知道陛,下那边对我看法怎样,对这桩生意部署怎样。君心总是难测的。上位者总是一手正,一手反。”

    对着妻子这番话,易云睿闪过一抹惊讶。

    从前妻子可能不会考虑这么多,现在比以前想的事情更加深入,而且一语中的。

    “你是指,陛。下拿汤且莹那边做后手?”

    “是啊,是在防着我啊,”夏凝说得一脸轻松:“可能害怕我会有什么动作。留个退路吧。陛,下和我曾曾祖父感情好,并不代表跟我感情能好到哪里去。她是陛,下,能认同我已经不错了,能喜欢我那我就今生荣幸。但是伴君如伴虎,我在接受她给我的恩惠同时,也得接受她在头上给我悬了一把剑。”

    易云睿心里一紧,将妻子拥进怀里:“你是我老婆,我不允许谁伤害你。而且他们不会有这个机会!”

    夏凝笑着窝在丈夫胸膛里:“我当然相信我老公的能力。我要补充的是,虽然我头上可能会有一把剑,但是我足够强大的话,那把剑伤不了我的。我老公就是我强大的护盾和力量源泉。”

    “嗯。”易云睿亲了妻子一口:“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明天要我怎么配合你?”

    夏凝看着丈夫,眼神深处隐隐的流动着什么:“我有计划啊。但是这个计划说不出来呢。这桩生意是我跟英国那边的事情,在合同未签订之前,任何一切都不能公开。希望易三少谅解。”

    听到‘保密’两个字,易云睿眉头微皱。

    这么多年来他瞒着妻子太多事,这是规定,他不能说。

    他当然清楚妻子为他承受了多少,就像这次,就只是一次生意谈判而已,谈判内容站在严格角度来说,他的确无权知道。

    “可以,我谅解。我尊重你。”

    夏凝微微笑了笑,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算是跟老公立场不同了吗?

    可能还真是这样。

    现在不能说,以后很可能也不能说,这样他跟她之间的秘密会越来越多。

    秘密越多,她跟丈夫之间的矛盾和误会也会多起来。

    她该怎么解决?

    她可以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全数向他坦白。

    但是他不能,而且也绝对不可以。

    所以往后也就只能她坦白了,而丈夫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她不想让他惹上麻烦,特别是在这种时候,古先生也好,荣氏家族什么的也好,都在抓着易园的痛处。在这时候易云睿做事要更小心,不能让他人抓着什么把,柄。

    “老公,你放心的做着自己的事,从今往后我这边能说的秘密我都告诉你。我是个商人,顶多也就只是做生意而已。你和我不同,你是系,统内的人,你负责着十几亿人的生命安全,我能理解的。只是我不想再发生像那次h国的事情。明知道是一个圈套,却是不能不去。”

    看到妻子眸里的隐忍,易云睿更是心痛。

    那次事情妻子在关键时候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她救了他,也粉碎了某些人的阴谋。

    妻子在用着自己的能力守护着他们的家。

    妻子是这世上最爱他的女人,最关心他生死的人。

    当时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本应给她安慰,给她呵护,但他给的却是呵斥!

    他很心痛,很心痛她,痛之切,骂之深,当时他很生气。以至于很久也没有理会妻子。

    直到妻子出事,他才追悔莫及!

    有一点妻子和他不同。

    就是当他做错事,妻子会很快原谅他,而且会体谅他。

    但是当妻子‘做错事’,他却是会生气很一阵子。

    表面上美其名他爱她,所以不想骂她。

    实则上这是一种大男人主义,他不理她,给她的压力几倍的暴增。

    他很清楚,做他的女人真的很不容易。

    “不能不去的人不是我,是你,”易云睿头埋进妻子秀发里:“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一个女人去了。你知道那些军,火,商有多恐怖吗?还是你已经接触过?”

    “那次吗?那次是第一次见。”夏凝将手播进丈夫发端里:“谁叫他们对你出手。我管他们有多恐怖,不就是看谁火力强嘛,他有的我也有啊。既然不讲道理那就揍一顿。揍痛了就听话了对吧?”

    妻子如童言般的分析让易云睿笑了起来,问题事情本质也的确如此。

    不听话就揍,揍到听话为止。

    大人嘛,也就是长大了的小孩,往往复杂的事情都有一个极简单的解决办法。

    要么用钱,要么用权,要么直接开打。

    “我的小傻瓜,”易云睿叹了一口气:“有件事情你没有向老公坦白。为什么要跟英方做这桩生意?或者说,这桩生意能带给你什么?”

    “你是问我目的吗?”夏凝从丈夫怀里坐了起来,脸色一正:“你是要我直接说,还是先猜一猜?”

    易云睿看着妻子,沉吟了许久。

    双方就打击恐,怖份子上进行合作,这是一项重大的人,防工程。

    要是妻子能成功拿下,正面来说可以立刻监控到所有重大的犯,罪情况,或者接触到一些可能,或正在谋划的犯,罪事件……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易云睿眼眸锐光一闪:“系,统!你要进入内部系,统。”

    就像安子皓心心念念的四级安全权限。

    有了这个通告证,他做起事来更加得心应手,或者说对他往后的技术开发和研究带来巨大的帮助。

    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能进入系,统,得到内部资源!

    夏凝眨了眨眼睛:“厉害啊,易,首,长不愧为易,首,长,五分钟而已,五分钟你就知道答案了!我为了这件事情可是谋划了大半年呢。”

    果然这样!

    易云睿直直的看着妻子好一会,却是心里一暖,眼眸瞬间一片温柔:“你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我吧?”

    被说到最柔软的地方,夏凝心里一跳,脸色微红:“我……我不为了你,不为这个家,为谁啊?”

    易云睿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抑制着心内情绪的翻涌!

    没错,基于保,密,守则他很多事不能说,妻子很明白。

    所以她没有问,而是去做。

    妻子避开着所有对他不利的因素,用着自己的办法配合着和他并肩作战!

    这是妻子和其它女人最大的不同之处!

    那么多年,追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很多女人表面上说着理解体谅,实则上关系到了某一种程度,要求的肯定更高。

    能做到体谅,那已经是很多女人的极限了。

    但是妻子用着积极的办法参与和解决。

    在不给他带来麻烦,不胡闹的情况下极力的配合着他。

    妻子的做法,对比起他前段时间的‘简单粗暴’,他觉得自己真的……

    他带兵打仗的能力无用置疑,但是家,国大事两相碰撞之下,他就不是一个好老公了。

    但是妻子却永远是一个好妻子。

    同样是为了这个家好,妻子选择的方法很迂回,却是让他后顾无忧。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老婆,”将妻子拥进怀里:“原谅老公以前的鲁莽,对不起。”

    “男人的思维和女人思维是不同的,我能理解,我也会配合。我当初想着这样做你会骂我,你不骂我已经很好了。”

    易云睿眉角直抽:“我为什么会骂你?”

    “你以前好像说过我一次,我好像变得有野心了。”

    这话像是一记重锤敲在易云睿头上!

    他……他说过这话吗?

    等等,他好像还真说过这样的话!

    天,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他说谁都行,却是对妻子这样说!

    再者有野心不好吗?没野心能上进吗?!

    妻子的‘野心’还不是被他逼出来的!

    看来他近段时间自身问题非常严重,大男人主义的意识空前膨胀。

    “我……”易云睿抚了抚额:“我坦白。我近期受了些影响,我将打仗时的心态用到家庭中来了。我对我的兵要求是绝对的服从,我……”

    夏凝点着他的唇:“不用说了,我明白的。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你说。再多的要求我也答应你。”

    “别说得这么轻松哦易,首,长,你就不害怕我说出什么过份的话语?”

    “你是我女人,这是你的特权和专属,”易云睿抚着妻子的脸:“你不会提让我两难的要求,从来就不会。”

    “我现在会了。”夏凝握着丈夫的手:“下一次遇到像h国的那种情况,你不能再独断专横。起码要有我说话的资格和份量。”

    “好。”易云睿想也不想的一口答应:“老婆最大,老婆说的话最有份量。我记着了。”

    “有事你一定要和我商量。其实我是挺羡慕汤大姐的。”

    “嗯?”

    “因为古先生会让汤大姐做一些事情,古先生绝对信任汤大姐。他俩夫妻同心,所向披靡。我有着汤大姐的能力,但是我的丈夫每次都让我窝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那样子我会感觉自己很没用。”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