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2038:故意挑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手机那头蔺赤的声音顿了顿:“我看到易,首,长的车出事了。翻侧在路面,四周还有一大滩血迹。”

    “什么?!”

    夏凝一下子僵在当场,脑海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正在现场,易,首,长不一定有事,夏总你不用担心。依现场的情况来看,好像有点不对劲……”

    “你在哪?我速度过来!”

    收到蔺赤的定位消息,夏凝没作多想火速的赶往现场。

    不会有事的,易云睿他不会有事的!

    夏凝心里一遍一遍的默念着,一遍又一遍的祈求上苍。

    车子飞速往事发现场驶去,看到路前方某个翻侧的车辆,夏凝的心越来越往下沉。

    眼看着越驶越近,就在这时,夏凝的手机响了。

    是一个陌生来电。

    夏凝想也没想的立刻接通——

    “老婆,你立刻离开现场,危险!”

    夏凝立刻傻眼,是易云睿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别犹豫,立刻离开现场!”

    再次确认,是自家老公的声音没错,夏凝应了一声,对易陌说:“离开这里,速度!”

    “是!”感觉到夏凝声音的逼切,易陌迅速调转车头,往反方向驶回。

    就在这时,四周突然闪出好几辆车,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堵住了夏凝的退路。

    中计了!

    夏凝暗叫一声不妙,再看一眼前面倒下的车,那个样子……好像与骑士十五世有些不同。

    是圈套!

    但是……不对,蔺赤亲自给她电话,这怎么会是假的?莫非蔺赤是敌人?

    “老婆,你趴下,不要慌,我过来了。”

    手机那头易云睿的声音紧张起来,夏凝心里一沉,这次麻烦了。

    看着前后的几辆车,夏凝倒是沉凝了下来。

    “阿陌,你估计车上有多少人?”

    “约莫二十多。”

    “我们的车能抵挡多久?”

    “我们的车经过改良,防撞防火,防弹,至少可以撑二十分钟。”

    “你说的防弹,防的是什么弹?”看着四周的车好像有点缓缓后退的样子,夏凝脑海里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对方不会是用十分激进的手段吧?

    例如——

    说时迟那时快,正前方的某辆车上升起一个机,关枪炮台,某人拿着机,关,枪对准了她的车。

    “防弹,也包括防这种弹。”易陌眼睛一眯:“母亲,你趴下,不要起来。事情交给我解决。”

    夏凝深吸了一口气:“阿陌,你小心。”

    她趴下,心跳加速着。

    无论她现在有多镇定,生死关头很紧张。

    ‘轰’!

    一声巨响,车身震动了一下,夏凝知道对方不单有机,关,枪,还有炮弹。

    假装易云睿的车出事,对方算准了她会过来,然后集中火力将她干掉。

    圈套很简单,她却一下子就掉了进来。

    手机震动着,是蔺赤打过来的。

    “夏总,对不起,这是个圈套。”

    “我知道。”车身在摇晃着,不时传来双方驳火的声音,夏凝没有去看,也知道不能看:“你老实回答我,你叫我过来,是让我进圈套的?”

    对方沉默了一会:“一半一半。”

    “什么意思?”

    “我是在看夏公爵的能力到达什么程度。”

    夏凝眼眸一眯:“你拿我当炮灰?”

    “不,我只是在看我跟着的这个主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现在的结果你很不满意?”

    “不,我很满意。陌少爷几乎已经将敌人扫平了。顺带说一声,设圈套的人不是我。这番话就算我不说,肯定会有人告诉你。我让夏公爵来的时候,已经在旁边布置好了火力支援。所以夏公爵你不用担心。”

    没一会,外面的驳火声停止,易陌的声音响起:“母亲大人,敌人已经清理干净。”

    夏凝松了一口气:“你打算躲在暗处吗?”

    “当然不。我就在陌少爷身边。”

    来了?

    夏凝抬起头,易陌和蔺赤就在眼前。

    那几辆车上的人早已被制服,有些瘫在地上不知死活,有些被绑得像个粽子。

    夏凝看了一眼蔺赤,蔺赤脸上挂着一丝笑意,看来还真的拿她当耙子。

    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累她白害怕一场。

    “带他们回去,仔细审问是谁的人。”冷冷的,夏凝下了这道命令,正想离开。

    不远处某辆大‘装甲车’急速驶来,正牌的骑士十五世来了。

    车辆在夏凝面前停了下来,开门时高大的身影跳了下来,易云睿二话没说的奔了过来,看到自己妻子完好无缺的,大大的松了口气。随即一把将她拥进怀里:“对不起,老公来迟了。”

    夏凝挑了挑眉,不是易云睿来迟,本来就有人安排好的。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易云睿是紧紧的拥着娇妻:“没事了,回家吧。”

    “嗯。”夏凝给易陌递了一个眼色,易陌会意,点了点头。

    易云睿将妻子抱出车,带进自己车里:“你们两个,把人带回去。迅速跟上。”

    “是!”

    云凝居。

    “你不用替他隐瞒事情!”易云睿直直的瞪着蔺赤:“你倒是我老婆的‘好’手下!”

    蔺赤耸了耸肩:“我说了,就算我不找夏总来,自然会有人找她来……”

    “那你说,会是谁找她过来?”

    “匿名电话,各种各样的方式。他们只要在那守株待兔就行。”

    易云睿咬牙切齿,这个男人让妻子身陷险境,还说得跟个没事似的:“我要撕了你!”

    “等一下!”见丈夫火冒三丈,夏凝连忙圆场:“这里面肯定有误会,蔺先生他……”

    “没有误会。”蔺赤打断夏凝说的话,直直的看着易云睿:“我跟夏总说了,现在再跟你说一次。我想要看一下,我的主人,夏凝,能力到底去到哪里。”

    易云睿脸色一片铁青:“我的女人,轮得到你来置喙?!”

    “但她也是我的上司。好的上司能服众,我要的,是一个能让我拿命来伺候的主!”

    易云睿眸里一团火焰,要是眼睛能杀人,蔺赤早死几百回了:“你倒是,很高看你自己。你有种说出这句话,就得有种承受后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