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第五百六十一章:一不小心
    两份一模一样的*啡,两份一模一样的三wen治。

    在心里,净舒小小的对比了一下,发现两杯*啡和三wen治的细微不同之处。

    她面前放着的这杯*啡,无论从色泽上还是气味上,都要浓一些。

    而三wen治的话,她这盘看起来更美观。

    看着净舒的眼神,北堂修嘴角微微上扬。

    小舒是枚潜力股,也是支‘蓝筹股’。

    “要不要两杯*啡都试一下?”

    “呃?”净舒眨了眨眼睛:“这样子不好吧,我喝过你的……”

    “没事,你直接喝一下对比。”

    净舒缓了缓,点了点头,两杯*啡都喝了一口。

    味道都很相似,不同的是她这杯微苦当zhong带着醇香,而北堂修那杯苦zhong带着一些涩!香味的话,北堂修那杯甚至透着微微的酸味。

    差之毫厘,差之千里!

    “有些不同是吧?”

    净舒点了点头:“我这杯……比较好喝。”

    “你那杯是我调的。”说着,北堂修将面前的三wen治推了推:“再试试这个。”

    这次净舒很‘大方’的两份三wen治都咬了一口,然后发现她盘里的那份味道浓一些,香味也浓一些,对上北堂修的眼神,她直接道:“我这份好吃。你做的吗?”

    “不错。”说着,北堂修拿起三wen治吃了起来:“我这里的*啡和三wen治,是刚才那位服务生做的。工序一样,但做出来的效果却是不一样。小舒,你仔细想想其zhong道理。”

    经验,技术,天份,还有心思都很重要。要将一件事情完美的完成,这四样缺一不可。

    看着服务生们还在细心的打扫着卫生,净舒发现自己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些事情,精益求精才能成功。而成功之处,旨在细微,所谓之细节决定成败就是这样。

    实话说服务生做的*啡和三wen治也很好吃,但不足以让人脑海里深深记着,而北堂修做出来的味道,那可是尝一次就让人终生难忘的感觉。

    就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所以,服务生们还在打扫着卫生,这是有其根本原因的。

    “北堂公子,你们这里什么时候开始打扫卫生的,我明天早一些过来。”

    “这事情不是你做的。让他们负责就行。”

    “北堂公子,我是来这里学习技术的,不能白学的啊,总得要付出点什么。”再加上别人拜师之前,都是先从杂工做起的。

    北堂修脸上的那抹笑意更浓:“你明天五点半再来,单纯等我就好了。别做其它工作。”

    看见净舒要说话,北堂修手指点在自己唇上:“我说过的,要听话,懂吗。”

    北堂修那温wen尔雅的举动,隐隐的似有一种魔力,让净舒乖乖听话:“嗯,我知道了。我明天五点半过来等你。”

    “乖。”将手上的*啡往旁边一推,北堂修说了句:“小,给我倒杯白开水过来。”

    君豪集团。

    偌大的会议室里坐着几个人,安子皓,夏凝,还有雷步阳。

    夏凝坐在〖主〗席位上,安子皓和雷步阳左右各在下方。

    看着面前这位戴着眼镜的满是书卷气息的男人,雷步阳心里有些发麻。这男人明明笑得人畜无害的,为什么他潜意识的就是不想多跟他在一起?

    而夏凝呢……那可就意味深长了。早上夏凝给了他电话,约他在君豪集团见面,他心里就有点毛毛的。

    小凝凝的语气有些不妥。哪里不妥,他说不出来。

    然后在君豪集团见到小凝凝,那大眼睛里总凝着一抹坏坏的气息,他心里嘀咕着会不会是因为他说了易云睿‘坏话’的事?

    “雷总,谢谢你百忙之zhong抽身出来。今天的事情有些特别,我约了个人,想你跟他见见面。”夏凝开了。。

    “小凝凝,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难得小凝凝亲自开口叫我过来,手头上再忙也得要抽空。还有,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要叫我名字的吗,叫雷总多陌生啊。”

    夏凝心里翻了一白眼,嘴上笑意不减,低头喝了。牛奶。她旁边坐着的安子皓眸里一片玩味。

    雷步阳动了动嘴唇,到嘴的话却是收了回去。潜意识告诉他,还是远离安子皓比较好。

    “小凝凝,你要让我见什么人?到现在人都还没出现呢……”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敲了敲,空旷的四周响起了回音。净舒领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雷步阳眼眸快速一闪!

    北堂修走了过来,黑曜石的眼睛看了一眼雷步阳后,对夏凝恭敬道:“夏总,我迟到了,不好意思。”

    “没有的事,是我们早到了。雷总,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天阳娱乐集团新上任的董事长,北堂修先生。北堂先生,这位是雷龙集团的董事长,雷步阳。”夏凝站起来介绍着。

    夏凝话音一落,北堂修和雷步阳两人便直直的看着对方,好一会的没有说话。

    两人的神情,都很耐人寻味。

    夏凝一片疑惑,莫非雷步阳认识北堂修?

    “两位……是认识的吗?”

    “不认识!”

    这句话,雷步阳和北堂修说得异口同声。

    夏凝心里疑惑更重!

    太有默契了吧!

    “雷总”北堂修率先伸出手:“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谈不上”雷步阳手一伸,紧紧的握着北堂修的手,暗zhong较力:“北堂公子年轻有为,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势头啊。该请教的人是雷某才对!”

    两人脸上都笑着,紧握的双手青筋暴起。

    空气zhong仿佛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夏凝见势不妥,朝净舒使了个眼色。

    净舒会意,将手头上的资料在雷步阳和北堂修桌面上各放了一份:“雷总,北堂公子,这是关于御帝龙图新的合作资料。你俩请过目。”

    雷步阳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道:“北堂公子,要不我们先看资料?”

    “好!”北堂修答得很爽快:“看资料!”

    然后,两人同时将手放开。然后同时的坐了下来。

    北堂修和雷步阳两人的动作奇怪得很,如果说不认识的话,夏凝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集团的总裁苏慎惹上的官司,他那里的空缺得补上,对于北堂先生的加入,其它人都没有什么异议。就等着雷总你的意见了。”

    “是吗?”雷步阳冷冷一笑:“小凝凝,既然其它人都同意,如果我不同意的话,那岂不是很不合情理?我尊重大家的意见就是。”

    夏凝缓了缓,直接问道:“雷总,御帝龙图的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有什么事大家还是开门见山来说好吗?”

    “没事!”雷步阳一挥手:“生意为重,大局为重,一切听小凝凝的。”

    夏凝眉角直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北堂修笑得更深:“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公私分明。今天夏总叫我过来是跟雷总商榷事情的。其它事情先放下吧。”

    就在这时,净舒端来了*啡,在雷步阳和北堂修面前各放了一杯。

    雷步阳端起*啡喝了一口,若有深意的问向北堂修:“听闻北堂公子深谱*啡之道,我也喜欢这玩意。有空的话指导我一两招好吧?”

    夏凝眼睛一亮,这两个男人还说不认识对方?雷步阳连人家做什么的都知道。

    “雷总过奖了,会有空的。”

    雷步阳眼眸微微一眯,拿着*啡站了起来,走到北堂修身边:“依我说,小凝凝身边的这妹子泡*啡的技术也不错。就不知道在北堂先生面前值多少分了。”

    “咳!”未等北堂修回答,夏凝觉得有必要插两句话了:“雷总,如果你想跟北堂公子切磋*啡之道的话,麻烦你们改天找个时间好吗?”男人间的战斗,别扯上小舒!

    “夏总说得对,雷总,我俩改天好吗?”北堂修说着,看了净舒一眼。

    净舒心里一跳,连忙低下头。

    她的技术如何,肯定是没北堂修的好!问题北堂修是她师傅,雷步阳是不知道的。于公于私,评不评分都是个坑。

    “噢……”眉头一皱,雷步阳‘啧啧’了几声,惋惜道:“那就只能如此了。改天吧。”

    说着,雷步阳刚想转身离开,脚下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来,身体一歪,手上的*啡一下子倒了出来,全数‘泼’在了北堂修身上!

    现场响起了两个女人的抽气声。

    “哎哟!我真的太不小心了!”雷步阳‘惊叫’了起来:“北堂修,真的很对不起啊,*啡泼了你一身。咋办呢?”

    咋办?

    如果普通人被*啡泼了一身,那肯定得回去换件衣服再说。想必雷步阳就是想达到这‘目的’吧。

    将北堂修‘请走’。

    雪白的西装上梁了一大片黑,*啡渍要洗的话很难的。北堂修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没事,我出门一般会备好几套衣服,以防万一。夏总,雷总,各位先等我几分钟,我换了衣服再来。”

    说着,北堂修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朝众人微微一躬,转身走出会议室。

    “我的天,这小子厉害,看来做的坏事不少啊,随身带着换洗衣服。”雷步阳一脸的诧异。

    夏凝眼神一黯:“雷总,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