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第929章:你和他是一伙的不?
    站在父亲的灵堂前,lin雷闷声不哼。

    那条自三楼延伸下来的楼梯,长长的,是lin家大宅庄严豪华的标志。但正因为楼梯过长,过高,lin华海从上面滚下来时,全身多处骨折。致命伤在颈椎。

    当年这吒咤风云的人物,就这么死在了‘楼梯’上。

    一波接一波的吊唁之人到来,葬礼开了许久许久。而lin雷也默默的坐了许久许久。

    别人以为lin雷伤心过度,纷纷走来安慰。

    但别人说什么,lin雷却是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父亲是被他推下楼的。

    父亲是被他害死的。

    这个秘密,天知,地知,他知,还有父亲……不能再被另外一个人知道。

    按着财产分割,lin震和lin沁蓝拿到了自己的一部分。

    却是少之又少。

    因为lin老太爷生前曾经对律师说过,他死后财产要怎么分割。而律师又刚好保存了这段录音。

    lin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产,都归了lin雷。

    当众人都快散去时,马小娆出现在灵堂里。

    像看到救命稻草似的,lin雷走到马小娆面前,将她紧紧的拥抱着。

    lin雷这个举动,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但很快别人就‘释然’。

    lin雷喜欢马小娆,这不是秘密了,父亲去世,lin雷在马小娆面前表现出这种伤心,也是正常的。

    但此刻lin雷嘴里却念叨着:“小娆,从现在开始,再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挠我俩了。”

    马小娆轻拍着他的背,像哄小孩一样。

    lin雷做了什么,她太清楚了。

    听到lin华海逝世的消息,她还真是吓了一跳。

    lin雷竟然能动手?

    直到看见lin华海的遗容,她才真正的相信。

    原来她一向瞧不起的lin雷,也有这么‘勇敢’的时候。

    lin华海一死,lin雷拿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遗产,虽然有点美不足,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起码没再弄出什么大乱子来。

    看着lin雷紧紧拥着马小娆的样子,一旁的lin震眉头微皱。

    事情很奇怪!

    “沁蓝,看来以后我也不能回lin宅了。”lin震打趣着说道。

    lin沁蓝挑了挑眉:“那个男人死得太突然,太诡异。”

    这么一说,lin雷跟lin沁蓝互相交换了个眼色。

    原来都想到一块去了。

    lin沁蓝压低声音道:“二哥,对于那个男人的死,有什么看法?”

    “父亲一直反对大哥跟马小娆在一起。父亲这样突然去世,伤心的大哥应该会在短时间内疏远马小娆。现在竟然还抱在一起了,证明这私底下肯定有些什么不见光的事情。”

    lin沁蓝点头:“赞成。”

    lin震动了动唇,却又收着,有一句话,他不能说给lin沁蓝知道。

    他必须要弄清楚父亲真正的死因,如果真是lin雷做的,那lin家的财产,就不归他了。

    而lin沁蓝跟lin华海有直接血缘关系,lin震一旦罪名成立,财产自然都会归到lin沁蓝所管。

    有了lin氏这么庞大的物业在,蓝蓝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

    “老婆,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易云天抿着嘴,对冷薇薇竖起了‘八’字眉。

    “对lin华海的死?”

    “我感觉lin老爷子的死绝对不正常。接下来就是lin雷跟马小娆在一起,然后再接下来,lin雷就要对我出手了。”易云天语越来越快,一下子抓着冷薇薇的手:“老婆,你一定要保护我!不然我也会被lin雷害死的!”

    冷薇薇白了他一眼:“易大总裁,你要是这么怕死的话,怎么还去卯马家和lin家?你现在这样子,我可以理解为‘兴奋’吗?”

    易云天顿了顿,眨了眨眼睛:“还是老婆你最懂我!”

    lin家和马家终于联手了,也省得他一个一个对付。

    lin雷,马小娆,李拓,凡是通用集团的大股东,他都想‘染指’一下。

    不排除未来的货币战争。可能通用集团也会用他这个手段,策反他公司里的股东。如此一来,更他下怀。

    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敢。

    别人不敢碰的‘大家伙’,他想生吞了它!

    他要给薇薇和未来的宝宝,一个最好的环境。

    一个没有潜在敌人的环境!

    所以无论是黑骷髅也好,通用集团也好,别的什么潜在势力也好,他都要一一的拔除掉。

    是连根拔起,让它永无翻身之日!

    某咖啡厅,隐蔽角落里。

    “小娆,我是越来越不懂你了。”李拓喝了一口咖啡,眉头紧皱。

    “老家伙,有什么话就直说。姐的时间有限。”‘受了伤’的lin雷就像个孩子一样,少见她一阵也不行。

    李拓轻咳一声,低声道:“我让你将易云天抢过来,你现在倒是要跟lin雷结婚了。这个男人,你不是一直瞧不起的吗?”

    “没错,我瞧不起他。但现在lin华海不在了,lin雷他背后,有整个lin氏集团。牢牢的掌握在我手里。老家伙,你说,我做个风险投资呢?还是直接拿现钱?”

    李拓顿了顿,沉默着。

    马小娆话里所说的意思,易云天,就是风险投资。

    易氏集团肯定比lin家厉害,但易云天不是省料的主,再加上他对老婆十分痴情,马小娆就因为去捋了一下老虎须子,马氏企业就受到了重创。

    要跟易云天‘玩’,要靠压倒性的大智慧。

    而lin雷,资产方面虽然小了不少,但lin雷对马小娆十分痴情,这两人结了婚,以马小娆的能耐,肯定能将lin雷治得死死的。

    那lin氏,就变成是马氏的了。

    对马小娆来说,是直接拿了现钱。

    再说马氏和lin氏联手,矛头肯定是指向易云天,他本来就是要对付易云天,结果一样,只是形式上有点不同罢了。

    “聪明,”李拓对马小娆竖起了拇指:“lin雷为你如此,小娆,你真是个极品女人。”

    别人可能不知道lin华海的事,他是十分清楚。

    lin华海的死,绝对与lin雷有关!

    李拓一语双关,马小娆挑了挑眉,笑了笑:“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lin雷刚没了父亲,我得要去‘安慰安慰’他。”

    “明白,你回去吧。”李拓话锋一转:“小心易云天。”

    “知道。”

    云凝居。

    “通用集团快要出手了。”易云睿喃喃的说了一句。

    “呃?”夏凝疑惑道:“老公,你在说什么?”

    “lin雷继承了lin氏企业,如果马氏和lin氏在一起,那就直接牵涉到通用集团的利益了。”

    夏凝想了好一会:“是这样没错,老公,你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易云睿脸色一正:“老婆,北堂本家想跟通用集团联手,而大哥直接跟北堂本家扛上了。听说马氏跟大哥产生了些摩擦,大哥正着手对付马氏,这么一来,大哥就有三个对手了。北堂本家,马氏,lin氏。”

    夏凝脸色微微一变:“怎么lin氏也跟大哥有仇?”

    “lin雷喜欢马小娆。”

    夏凝了然,大哥这一下子单挑三个对手,着实很呛。

    夏凝看了看丈夫的脸色,像想到什么似的道:“这么说来,大哥是先‘入局’对吗?”

    易云睿赞赏的看了妻子一眼:“可以这么说。”

    “但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

    “以大哥的能耐,没问题。”易氏创业到现在,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败在易云天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大哥,是很有手段的人。

    他喜欢不按套路出牌。

    也是最狡猾的人。

    “老公,”夏凝柔柔的唤了一声:“我能帮你们些什么呢?”

    易云睿眼眸微微颤:“宝贝,你真性情就好。”

    真性情……

    易云睿的意思是叫她无论遇到什么事,该生气就生气,该伤心就伤心?

    如果这明摆着是一个局,她处在局时,不知道这局里玩的是什么招,遇到事情她肯定会按着自己的意思去做。

    这就难免会出现很多误会。也难免会看到很多她不能理解的事。

    “你不怕我搅局?”

    “我怕老婆你不搅局。”

    夏凝眼睛亮了亮,突然像想通了些什么。

    她要是‘搅局’的话,其它人就看不到这个‘局’了。

    因为连她也不清楚,别人怎么可能会知道。

    是个很好的障眼法。

    “嗯,我懂了。”夏凝主动的搂紧丈夫:“如果我闹过头了怎么办?”

    易云睿疼爱的轻抚着妻子的背,一脸宠溺:“没事,再大的事,老公帮你顶着!”

    夏凝心里一暖,头伏在丈夫胸膛里:“老公,人家好乖的哦,不会闹事的。”

    “哈哈哈!”易云睿大笑起来,妻子是越来越可爱了。

    可以想像以后龙龙和凤凤长大了,再加上妻子,三个人对着他轮流撒娇的样子……

    易云睿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偌大的会议厅上,分成了两派人。

    北堂修一派,易云天一派。

    净舒和北堂修坐在一起,旁边还有李拓,而易云天旁边就只有冷薇薇。

    “咳,”易云天喝了一口茶:“北堂先生,你这样好像有点犯规呢。”

    “怎么犯规了?”

    “李拓是怎么回事?他干嘛坐在这里?”

    北堂修笑了起来:“李拓是我一个朋友。他是陪我过来‘旁听’的。易总太厉害,我得要找个人压压惊,镇镇场才行。”

    “噢,”易云天看向李拓,半带威胁的道:“李董,这么说来,你要跟北堂修一块来对付我了是吧?”

    料不到易云天说得这么直白,李拓愣了愣:“易总裁,刚才北堂公子也说了,我是他朋友……”

    “如果只是朋友关系,那你可以出去了,别在这里多管闲事。”易云天大手一挥,下逐客令。

    隔壁老王手机请访问: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